1989年6月9日
鄧小平接見戒嚴部隊

89天安門事件大事記:1989年6月9日 星期五

吳仁華

北京局勢今天十分平靜,雖然大街上仍然四處可見戒嚴部隊,但公共交通已基本恢復正常。戒嚴部隊已在展覽館、體育館和一些機構內安營扎寨。早晨有大批軍隊進駐中國社會科學院。

一隊隊揮舞警棍的警察在街上巡邏。持槍的軍人在各主要路口檢查路人的身份證明。一群群的軍人帶着手電筒騎自行車巡邏各處大街小巷。晚11時,街上幾乎空無一人,這在初夏的北京異乎尋常,太平時期,居民們家家都會走出狹小的住宅,聚到巷口乘涼。

戒嚴部隊守衛在東西長安街各主要路段和重要單位。昨天停在復興門立交橋的坦克、裝甲車已撤走,橋邊停着20多輛軍用大篷車。荷槍實彈、繫着紅袖章的數十名士兵在立交橋的四個路口站崗放哨。今天市中心沒有聽見槍聲,也未見直升機在市中心盤旋。

官方雖未宣布宵禁令,但一組組的戒嚴部隊巡邏官兵阻攔晚十時後仍未歸家的行人,並驅散五人以上的人群。晚上,一隊軍車首次在北京市西北面的大學區巡邏。原來在街上聚集的一小群一小群的學生民眾看到軍車衝來便向四周逃散。

北京市中心大多數商店未開門營業。開門營業的副食品店、水果蔬菜店排起長龍。餅乾、方便麵、鹹菜均成為搶手貨。糧店已開始限制供應糧食。部分銀行昨天恢復營業,出現擠兌現象。部分街區液化石油氣供應不足,蜂窩煤、煤球等均成為俏貨。尚無斷水斷電事情出現。

天安門廣場仍未開放。今天戒嚴部隊指揮部又組織了一批中國記者到廣場參觀。記者們看到了許多彈痕,向陪同的軍官詢問部隊為何要向平民開槍,軍官答稱他們轄下的部隊進京後未開一槍。

北京各高校局勢進一步趨向平靜。市屬各高校正在積極準備復課,有些學校已有部分學生復課。北大學生自治會籌委會的廣播站被學校拆除。至此,北京各高校的學生自治組織及其成員的公開活動已全部停止。

下午,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接見戒嚴部隊軍以上幹部,並發表講話。這是鄧小平在六四鎮壓後首都公開露面,顯示中共當局已控制北京局面。

自7日起,戒嚴部隊進駐北京各公安分局、派出所,“配合公安部門抓捕動亂、暴亂分子”。大逮捕行動開始了。被當局煽動起仇恨的軍人,對被捕者不分青紅皂白地大打出手,許多人受傷致殘。天安門城樓旁的勞動人民文化宮成為戒嚴部隊臨時大監獄,關押了大量在清場過程中和清場後拘捕的學生民眾,每個人都遭到毒打。山西大學計算機系學生高旭留下嚴重腦震盪後遺症,一隻眼睛幾乎失明。頭三天沒有提供任何食物,後來每天每人僅提供兩個窩窩頭。

北大哲學系研究生李海給海外人權組織提供了一份北京市判處十年以上重刑的所謂“暴徒”(應稱之為抗暴者)的名單,有五百多人。李海因此被以“洩露國家機密”罪名重判9年。六四事件已經22年,仍有五名所謂的“暴徒”在獄中服刑。

李海對自己所做的事情無怨無悔,他是八九民主運動的積極參與者,曾擔任北京大學學生自治會籌委會常務委員兼對外聯絡部部長,六四事件後曾被關押審查了18個月。

已知至少有22人在經歷不公正的、秘密的審判後被槍斃。更多的人人被判處死緩、無期徒刑,由於這些普通的北京市民都是以個人形式參與,又沒有知名度,所以外界很少了解他們的情況,他們被輿論遺忘,默默地在漫長的刑期中獨自煎熬,釋放後生活艱難。

當年已逾70歲的王稼祥因抗議屠殺而焚燒軍車,被以“反革命破壞”罪名判處死緩。1997年,已逾80歲的王稼祥病逝於北京第二監獄。路洪澤因抗暴被判刑14年,1998年4月18日因突發腦血栓逝世於北京第二監獄。

李鵬《六四日記》記載:下午5點,召開(政治局)常委碰頭會,會議確定6月15日左右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6月20日左右召開中央全會,並一致同意李鵬、喬石、姚依林三人聯名向會議作報告。會議決定由公安部對方勵之發布通緝令。

上海五萬多名學生、工人、市民不顧當局的嚴厲警告,舉行盛大遊行、集會,悼念北京六四慘案的死難者。遊行隊伍中出現近千名打着“上海市自治聯合總工會”旗號遊行的工人。

湖南。湘潭大學少數學生到湘潭電機廠、電纜廠門前靜坐,鼓動工人罷工。

安徽。中國科技大學100餘人上街遊行。一些高校的幾百名學生遊行至淮南華東電網,鼓動工人罷工。

浙江。杭州個別高校少數學生到工廠、部隊串聯。

湖北。在武漢地區的高校中,除武漢大學外,學生自治組織已陸續宣布解散。武漢高自聯繼續在武漢大學開會,但僅來6所學校代表。會議宣布每天一次的例會暫停。

瀋陽。由於8日晚瀋陽市公安局抓獲了32名混入學生遊行隊伍,並指揮攔截車輛的市民,瀋陽出現一週來最平靜的局面,沒有人遊行。凌晨,因為一些人被抓,瀋陽高自聯成員在東北工學院開會,與會者較為恐慌,決定各高校學生不要上街了,更不要截車了。

西安。城區內的鐘樓、新城廣場和西五路口仍有三個廣播站不停地廣播外電報導和北京來電來函,有從北京回來的學生演講“六四真相”。除鐘樓及附近地區外,全市路障基本清除,全市交通基本暢通,商店正常營業。

蘭州。凌晨市公安局抓捕了65名攔車設卡人員。上午,在市中心廣場,市公安局兩次驅散聚集的幾百名群眾,抓了17名“市民聲援團”骨幹。市中心廣場高自聯設立的“廣場之音”被拆除。蘭州大學學生自治會放棄了校廣播台,自治會幾名負責人去向不明。

銀川。五百多名學生在南門廣場舉行追悼活動。在高自聯的組織下,市區各主要街道到處可見演講的學生,他們散發傳單,張貼標語,已有1千多名大中專學生分赴全自治區20個縣市,他們還組建了宣傳隊,準備向各縣學生和群眾介紹北京慘案真相。

貴陽。當晚,有兩千多名市民、學生重新聚集在人民廣場,發表演講。廣場上的高音喇叭繼續播放各種有關北京的消息。一名集會組織者通過高音喇叭宣布:10日上午10時,將在人民廣場宣布工人罷工、商人罷市、設置路障的詳細計劃。

中國國家教委稱:據不完全統計,在動亂和暴亂期間,在29個省、市、自治區的84個城市中的600餘所高校,有280餘萬人次上街遊行。

晚上,台灣約十萬民眾在台北市中心的中正紀念堂廣場參加由《中國時報》主辦、名為“自由呼喊”的集會,譴責中共當局屠殺爭取民主自由的學生和民眾,向北京死難的學生、市民致哀。現場人們紛紛解囊,為中國大陸民主運動捐款。台灣電視台、電台現場轉播。

中華民國政府決定,於6月14日台灣全島降半旗,並在各縣市分別舉行追悼會,以表達對六四事件中被殺害的大陸同胞的哀思。

(2011/06/09 發表)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6/wurenhua/9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