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6月7日
「人民軍隊」殺人民

89天安門事件大事記:1989年6月7日 星期三

吳仁華

戒嚴部隊的控制區域逐漸擴大。按照戒嚴部隊指揮部部署,除了第38集團軍,其他部隊陸續撤出天安門廣場區域,轉往北京其他區域駐紮,設立戒嚴執勤點。

凌晨6點50分,武裝押運的運糧車隊回到天安門廣場,飢腸轆轆的官兵見狀興奮不已,發出一陣陣歡呼聲。中國官方資料稱:“歷史攝下了這個難忘的鏡頭。這時的天安門廣場沸騰了,戒嚴部隊指揮部負責人親自迎接運糧隊官兵,稱讚他們又立了一次大功。

由於北京各界的抵制,糧店不供糧,菜場不供菜,銀行不給錢,戒嚴部隊供給困難。瀋陽軍區為了保證進京的39、40、64集團軍的軍需供給,緊急調集現金,用專機將一百萬現金送到北京。

上午,39集團軍115師345團3營車隊行至建國門立交橋時,突遭來自左右建築群的槍彈襲擊。該營7連士兵臧立杰中彈身亡,另有三名士兵受傷。軍人開槍射擊,包圍各國外交人員居住的外交公寓,外交公寓彈痕累累。

北大籌委會廣播站仍在活動。18時許,廣播了北高聯和北大籌委會聯名發出的《告全市人民書》,“鄧小平、李鵬、楊尚昆反動政府鎮壓人民”,鼓動“全市人民罷工、罷市、罷課,同反動政府鬥爭到底“等等。

中國公安部宣布:“組織動亂和暴亂的高自聯、工自聯爲非法組織,這兩個組織的頭目要限期投案自首。”(公安部通緝21名學生領袖的通緝令於6月13日公開發布)

凌晨,清華大學學生在校內為悼念遇難學生而擺放的花圈、輓聯等曾被校方悄悄收走,天亮後學生發現後提出抗議,經交涉要回一些,重新擺在原來的地方。清華大學學生為悼念死難同學在主樓設置了靈堂,該校有六名學生遇難。

香港《經濟日報》報導,在血腥大屠殺的第4天,至少又有四名北京市民無辜死於解放軍的槍口之下。目前北京市內的駐軍士兵的神經極度緊張,變得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只要感覺到有什麼動靜,就胡亂開槍。

中央電視台相繼播出《天安門廣場清場紀實》、《暴亂真相》、《血與火的考驗》等專題新聞片。這些專題新聞片顛倒了軍人屠殺與民眾抗暴的因果關係和時間先後,欺騙了一些觀眾。李鵬認為“收到較好的效果。”

上海。10時許,同濟大學、華東師大、上海工業大學等校相繼出現部分學生衝擊學校禮堂、教學大樓,要求設立靈堂。華東化工學院、華東師大、上海交大、上海鐵道醫學院等校一些學生上街設置新的路障,使交通再次全面受阻。

湖北。9時許中國地質大學300餘名學生在武昌東門十字路口攔截9輛公共汽車作為路障。10時許,中南財經大學等8所院校的400餘名學生遊行至大東門,舉行追悼會,萬餘人圍觀。追悼會後,部分學生沿途將一些公共電汽車、卡車、麵包車放置作路障。

武漢鋼鐵學院等校200餘名學生在武漢鋼鐵公司周圍設置多處路障,阻擋工人上班,當地公共交通和武大(冶)鐵路運輸中斷。20時許,華中師大部分教師率學生1500餘人在武漢工業學院、武漢工業大學、武漢大學、武漢水利電力學院之間遊行。

安徽。合肥一些高校學生在市區多處設立廣播站,傳播“美國之音“有關北京屠殺的消息。中醫學院百餘名學生到合肥鋼鐵公司鐵廠等處臥軌,使鐵廠高爐的生產和安全受到威脅。

南京。河海大學等校400餘名學生又上長江大橋公路橋,堵塞南北交通。南京大學等校1千餘名學生到中央門鐵路旱橋設置路障,堵塞南北鐵路交通,91、303、375等次列車停運。

湖南長沙市內交通仍然堵塞,鐵路疏通幾小時後又被堵塞。

黑龍江。哈爾濱市內路障已大部被清除,仍有少數學生上街演講。上午,哈爾濱軸承廠四百多名工人上街遊行。下午,哈爾濱汽輪機廠等企業六百多名工人上街遊行。七、八百名學生深入工廠鼓動工人遊行、罷工。約五萬多名工人無法正常上班。

山西。太原一些高校仍有大小字報出現。一張署名“太原市全體學生“的《緊急呼籲》稱:“站起來,反對血腥鎮壓,與鄧小平、李鵬反黨集團進行鬥爭”,“全國動兵力,殺進北京城,消滅27,絞死李、鄧、楊。快!快!快!”

杭州。由浙江大學學生發起的鐵路臥軌事件進入第三天。在與浙江省副省長柴松岳等人現場談判後,19時30分,臥軌學生撤離南星橋火車站。20時12分恢復通車。

匈牙利政府發表聲明強調,“用武器和暴力同思想問題和政治立場作鬥爭是毫無意義和不能解決問題的”。“尊重基本人權是我們每個人的共同事業和國際義務,任何國家都不能把這看成是絕對的內政”。匈牙利社會主義工人黨總書記格羅斯就六四事件發表聲明,“我代表匈牙利黨領導和全體黨員堅定地宣布,我們強烈譴責暴力和兄弟之間的戰爭。這種方式同社會主義是不相容的。武裝力量不是解決社會政治問題和權力鬥爭的手段。”

由於戒嚴部隊向外交人員公寓開槍,美國駐中國大使館下令外交人員家屬全部從北京撤離,125人離開中國。

法國外交部長羅朗•迪馬在國民議會宣布:“法國將把駐中國的外交代表減少到必要的最低限度”,“任何訪問都將中斷”。

日本首相宇野在眾議院全體會議上說:“在中國的日本人有8300人,今天已指示他們撤離。”“中國的情況令人憂慮。不能把槍口對準國民。”“要召見中國大使,正式轉達政府的嚴厲見解。”下午,外務省事務次官村田約見中國駐日本大使楊振亞,聲明:“對於造成流血慘案的中國政府行為,從人道上來說是不能允許的。”戒嚴部隊因向外交人員公寓開槍,三名日本駐中國大使館人員住宅遭槍擊,日本駐中國大使中島向中國外交部提出強烈抗議,當天有1774名日本人離京。日本官房長官鹽川宣布,“為了徹底保護在中國的日本人,已向居住在北京的日本人發出了避難勸告。”並表示實施兩項政策:“一、通過紅十字會提供藥品等緊急援助;二、延長在日本的中國留學人員在日本的逗留日期。”

葡萄牙總理阿尼巴爾說:“我們對中國局勢表示憂慮,決定派一名部長前往澳門安慰這塊將於1990年歸還中國領土上的居民。”

丹麥政府決定“取消對中國的援助款和出口貸款”,“取消援助款的建議是由外交大臣埃勒曼•延森提出的,已獲議會批准”。丹麥議會外委會主席埃爾姆奎斯特說:“中國當局的暴行必須停止。只有當這個國家出現另外一種政治氣候時,援助才能恢復。”丹麥對中國的援助款和貸款總計十億丹麥克朗,約計一點五億美元。

(2011/06/07 發表)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6/wurenhua/7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