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6月5日
王維林隻身攔坦克

89天安門事件大事記:1989年6月5日 星期一

吳仁華

6月5日到10日,中南海每天收到將近100份有關全國各地局勢的報告,除了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向中央表態,召開緊急會議部署對策,各地武警和公安配備情況外,主要是關於各地局勢的情況反映。這幾天,全中國籠罩在一派混亂和恐怖之中,每天都有各種形式的抗議,各種暴力事件發生,示威遊行遍及181個城市,全國所有的省會城市、計劃單列市、經濟特區、沿海城市全部都發生了示威遊行抗議活動。

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告全體共產黨員和全國人民書》。指出:“眾所周知,一個多月來,政府對極少數人蒙蔽群眾製造的動亂一再採取忍讓、克制的態度。但是極少數人以為政府軟弱可欺,變本加厲進行活動,終於發動了反革命暴亂。“

北京一些高校的部分學生在校內設置靈堂,為死難學生和市民開追悼會。北京大學、人民大學、北師大等校廣泛流傳“解放軍馬上要進駐高校”、“軍隊內部發生分歧,互相開火”等,師生人心惶惶,一些學生離校躲避。

北師大等校的一些學生交出槍41支、子彈2箱。這些槍彈都是64集團軍官兵遺棄的。昨日曾有一名連長帶着兩卡車的士兵進入北師大,說要起義站在人民一邊,北師大師生將他們連人帶槍送出校門。

北京大多數高校清除了校內的全部大小字報。人民大學的“北京之音”等學生自治組織的廣播站已停止播音,但北大、北師大等校學生自治組織的廣播站還在播音。

北京各界民眾普遍對屠殺表示憤怒。民眾自發的反抗活動仍在繼續,當日焚燒軍車41輛,燒砸其他各種車輛389輛。一群民眾在和平街北口公關汽車站焚燒28輛公交車,說“要讓北京市交通癱瘓”。

戒嚴部隊僅控制了天安門區域,以及東長安街天安門城樓至建國門立交橋路段、西長安街天安門城樓至復興門立交橋路段。20、24、27、38、63、65集團軍、空降兵15軍、北京軍區砲兵14師、天津警備區坦克1師等部隊聚集在廣場區域。

戒嚴部隊擁擠在廣場區域,情況混亂,楊尚昆說:“若有一個班部隊譁變,就會產生連鎖反應。”昨日緊急將鄧小平嫡係部隊、南京軍區的12集團軍空運進京,作為督戰隊。12集團軍在國共內戰時期隸屬第二野戰軍,鄧小平任二野政委。

李鵬擔心戒嚴部隊士氣低落,凌晨1時,與王震一起到人民大會堂看望部隊官兵,為他們打氣。

北京市委書記李錫銘情緒十分緊張,要求成立北京市區級戒嚴指揮部,實行區自為戰,保衛廣大居民和機關的安全。辦法是以區委和政府為主,同時配備一定數量的戒嚴部隊,加以配合。李鵬同意李錫銘的意見,並通知戒嚴指揮部研究他提出的方案。

李鵬《六四日記》記載:發動在京機關為部隊送主食,戰士食宿雖已有安排,但沒有蔬菜吃。幾萬官兵都擠在大會堂各大廳內地板上睡,特別是廁所不夠,大小便困難,室內空氣污濁,如不迅速解決,部隊難以為繼。

江澤民認為北京局面已基本控制,對全國“動亂分子”起到巨大威懾作用,因此主張在上海不再動用軍隊,用工人糾察隊來製止動亂,恢復和穩定社會秩序。李鵬同意此意見。上海市長朱鎔基才從國外訪問回來。吳邦國和黃菊一直主持上海制止動亂的工作,甚為得力。

通往天安門廣場各主要交通幹道線仍被抗議民眾阻攔。李鵬等認為,目前至關重要的事,是打通天安門各方的交通幹線,保證部隊給養暢通。坦克1師和38軍坦克6師多次奉命出動坦克,武裝押送戒嚴部隊的給養車隊。

當天發生一件令世界震撼的事情,在東長安街,天安門城樓與北京飯店之間路段,一位青年獨身阻攔一隊坦克,後來被幾個人拉走。盛傳此人名叫王維林。王維林至今生死不明。

上海16所高校的逾7千名學生上街遊行,呼喊“討還血債”、“反對暴政”等口號,在全市交通要道設置120多處路障,封鎖公交車場,破壞公交車輛,堵塞隧道交通,市內交通全面癱瘓。有的鐵路道口也多次被堵,造成火車一度停駛。

上海師範學院、上海工業大學、上海音樂學院等校少數學生強佔校廣播站。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等校學生自治組織在校內設立大喇叭,廣播“美國之音”等外台消息。

四川成都的騷亂加劇。凌晨,一群人燒毀建築面積為1.5萬平方米的西南最大的綜合商場人民商場,造成上億元損失,並將前來救火的5輛消防車燒毀,打傷80多名消防隊員。上午,一群人向市政府辦公大樓拋擲石頭、磚塊、汽水瓶,推倒市政府圍牆,燒毀市政府廚房。

湖北。9時,武漢17所高校逾5千名學生先後上街遊行,匯集於武漢長江大橋武昌橋頭靜坐,使連貫武漢三鎮的公路交通一度中斷。10時50分,華中理工大學、湖北大學等5所高校逾3千名學生阻斷長江大橋鐵路運輸,時間長達7小時。

14時許,武漢大學逾4千名學生遊行到火車站,百餘名學生衝擊火車站,阻止列車通行。晚,武漢大學、華中師大等校分別召開數千人的追悼大會。中南財經大學校內多處出現“打倒共產黨”、“共黨不除,國無寧日”、“向共黨宣戰”等標語。

山西。太原地區7所高校逾7千名學生打着旗幟,抬着花圈遊行,並在五一廣場召開追悼會,呼喊“絞死李鵬”、“絞死鄧小平”、“絞死楊尚昆”等口號。太原機械學院等校少數學生搶佔校廣播室。

陝西。西安一些高校的2400餘名學生上街遊行,並有一些學生到市東、南、西郊各大工廠門口阻攔工人上班,使企業正常工作秩序受到影響。

雲南。昆明地區昆明工學院、雲南大學等校逾6千名學生上街遊行,呼喊“反對血腥鎮壓”、“打倒法西斯”、“以死還血”、“絞死李鵬”、“民主黨派起來吧,這也是你們的希望”等口號。

吉林。長春8所高校4000餘名學生上街遊行,並到省政府門前靜坐。黑龍江。哈爾濱十餘所高校一萬餘名學生上街遊行,遊行隊伍中有少數工人和市民,呼喊“反對暴力”、“打倒李鵬”等口號。

江蘇。南京一些高校學生在省高自聯的鼓動下,上街堵塞交通,並有一些人呼籲工人罷工。由南京部分高校少數學生組成的“民主長征隊”今日全部撤回學校。下午,一些高校數千名學生在鼓樓廣場集會、演講,呼喊“絞死李鵬”等口號。

湖南。長沙20所高校2萬餘名學生上街遊行,呼喊“討還血債”、“報仇”等口號,一些學生和市民在路口設置路障,使交通癱瘓。浙江。杭州的一些高校學生成百成百地出來游行,並在街上設置路障,使市內交通全部中斷。

新疆。烏魯木齊市有60餘名高校學生在自治區政府門前靜坐。一直比較平靜的高校不斷出現大字報,抗議軍警鎮壓北京學生。天津。高校學生情緒相當激烈,在校內放哀樂。有些學生到街頭和市政府門前演講。下午,有十餘所高校數千名學生上街遊行。

甘肅。3時,有些高校學生到蘭州火車站臥軌阻攔火車,使鐵路交通一時中斷。蘭州大學等校1000多名學生上街遊行,並有學生上街設置路障,使市內交通全部中斷。

34名香港區的全國及各省市政協委員發表緊急聲明,譴責北京大屠殺,並呼籲各級政協、人大,盡一切辦法,動員全國人民,制止屠殺暴行發生,

據美聯社、法新社報導,北京血腥鎮壓學生運動事件震驚全球,包括美國、加拿大、歐洲和亞洲的各大城市,均爆發中國留學生、華人及華僑的抗議示威活動。在美加兩國的中國留學生得知北京屠殺事件後,都表示了極度的憤怒和震驚。

加拿大的多倫多爆發了三萬人的大示威,示威者遊行至中國領事館遞交請願書,要求中國軍隊停止在北京的屠殺。示威者大都是中國和加拿大的學生,他們高呼“鄧小平,劊子手!”、“處死李鵬!”

在加拿大的溫哥華、蒙特利爾、哈利法克斯、薩斯卡通、里賈納等城市,週日也有規模較小的示威活動。

法國政府週日對中國軍隊血腥鎮壓民主運動表示震驚沮喪。在巴黎的中國駐法國大使館門外,數百名中國留學生示威,“譴責鄧小平幫派的罪行”,呼籲法國立即與中國斷絕外交關係,呼籲法國及其它歐洲國家發表聲明呼籲中國人民“推翻這個與人民為敵法西斯政府”。

在海牙,荷蘭外交部長佈羅埃說對中國情況“極度悲哀”。有三百名中國留學生在該市的中國駐荷蘭大使館門前示威,他們大標語是“中國政府踐踏人民精英”、“鄧小平──屠夫”。

西班牙政府對北京屠殺事件表示哀痛。

瑞典及奧地利政府皆譴責中國當局的鎮壓行動。

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五百人在中國駐奧地利大使館門前示威抗議。一個名為“綠”的環境保護組織向中國大使遞交譴責北京屠殺事件的宣言。

五十萬香港市民在快活谷馬場集會,譴責中國當局。他們多數穿白衣或黑衣悼念死難者。

澳門五萬人示威遊行到新華社澳門分社,譴責北京發生大屠殺。

中午,兩千名中國留學者、學者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國會山莊前舉行集會,悼念在北京“六三慘案”中慘遭屠殺的死難者,控訴中國當局的殘暴罪行,強烈呼籲美國政府和美國輿論運用其影響力,制止中國當局對學生大屠殺。來自美國加州、北科羅拉多州、密西根州、愛阿華州等地的國會參議員和美國人權組織的代表,在集會上發了言,表示對中國學生民主運動的支持,呼籲中國政府停止血腥屠殺學生。哈佛大學的中國留學生代表在集會上宣讀了悼文。集會結束後,舉行了抗議遊行。當美國民主黨的著名民主鬥士、黑人牧師傑克遜在白宮門前出現時,抗議遊行活動出現了一個高潮。傑克遜向中國留學生發表了一篇支持中國民主人權運動的簡短講話。他不斷地帶領大家高呼:“救救孩子!”、“停止屠殺!”遊行隊伍行進至中國駐美國大使館時,留學生們高呼“下半旗!”齊唱《義勇軍進行曲》和《團結就是力量》。

達賴喇嘛獲悉北京大屠殺消息後發表聲明如下:“中國當局採取軍事行動造成許多人喪生之事深感悲傷。中國當局對人民真實感情和事實情況之欠缺認識,令人極為失望。作為一個佛教徒,我為死難者悲悼,並與死者家屬同感悲痛。”

【美聯社華府電】布希總統週一譴責中國當局血腥鎮壓北京爭取民主的示威者,他下令美國立即中止對中國的軍事銷售以及商業性軍火出口。布希總統說:“我們對有關當局決定採取武力鎮壓感到遺憾。”他促請中國當局避免使用暴力以及“恢復較早前採取的容忍政策。”布希總統說,美國會採取如下行動:立即中止政府對政府的軍事銷售以及商業性軍火出口;中止美國與中國軍事領袖之間的互訪;對四萬名在美留學但懼怕回國的中國學生考慮延長其簽證期限;通過紅十字會對那些在軍事行動中受傷的人提供人道及醫療藥物援助。布希總統說,他暫時不考慮對中國採取經濟制裁或召回駐華大使,“但我保留權利,一見暴力升級,便對局勢另作全面考慮“。

美國眾議院以406票贊成,0票反對通過“譴責北京鎮壓事件,支持布希總統採取行動斷絕與中國軍事合作的決議“。

聯合國秘書長發言人發表談話:“上週未有人認為有必要在北京使用武力,結果造成許多公民散失了生命。聯合國秘書長對此極為沮喪。秘書長非常注意聯合國憲章的要求,即聯合國不應當干涉基本上屬於各國本國司法權範圍內的事務。然而,他非常希望在目前十分棘手的形勢下能實行最大的克制。”

歐洲共同體執行委員會發表關於中國局勢的聲明,“對於痛受折磨的北京人民遭到鎮壓表示遺憾”。“如果中國政府的政策開始走上一條使迄今為止奉行的開放和改革政策有夭折危險的道路的話,這種合作有永久性地受到影響的危險”。

西德外交部長根舍說:“在北京的民主運動被鎮壓下去以後,在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將不會有高級會晤。”他還說:“我已通過電話與美國、英國和法國的外長就協調一致的反應取得了諒解。”

日本首相宇野宗佑在首相官邸說:“我對戒嚴部隊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進行武力鎮壓造成重大傷亡一事不勝憂慮。期望局勢能平穩下來。”社會黨、公民黨、民社黨發表聲明對北京屠殺進行譴責。

葡萄牙政府發表聲明,“對北京發生的慘劇極度悲傷。堅決反對向手無寸鐵的平民使用暴力”,“支持歐洲共同體主席以12國的名義馬上表態”。

西班牙首相岡薩雷斯說,“對中國發生的鎮壓學生事件極其擔心”,“希望中國能夠使其民主化進程達到終點”。

奧地利總統瓦爾德海姆、總理弗拉尼茨基、外交部長莫克等相繼發表談話,“對北京事件極為震驚,要求中國領導人立即停止動用軍隊,和平解決事態”。

希臘外交部發表聲明:“對事態的不利發展,對暴力衝突和造成的傷亡深表遺憾。我們希望中國的事件將不會導致民主進程走向絕境。”執政的泛希臘社會主義運動、最大的反對黨希臘新民主黨、希臘共產黨、希臘左翼黨、希臘民主黨都於同日發表聲明進行譴責。三千多名希臘人在雅典市中心進行遊行,並到中國駐希臘大使館門前抗議。

芬蘭外交部長佩爾蒂•帕西奧發表聲明,“對中國如此使用暴力無法理解”,“社會主義民主絕不是向群眾動用裝甲車,人民的軍隊絕不是向人民群眾開槍”。同日,芬蘭共產黨主席阿爾莫•瓦爾斯特也發表聲明予以譴責。

瑞典宣布取消國防大臣卡爾松對北京的訪問,取消中國前國家主席李先念對瑞典的訪問。

瑞士政府就北京屠殺事件向中國駐瑞士大使館遞交了一份照會,“呼籲採取克制和尊重人權,希望以對話替代武力手段”。

匈牙利國務部長波日高伊•伊姆雷和外交部長霍爾恩•久洛發表談話,“北京事件非常令人遺憾,也向我們提出一個嚴重的警告,我們必須採取一切措施,使任何一個政權都不能使用使用這種手段,去鞏固保守統治地位和獨裁統治。”

巴西政府發表聲明,“對這個友好國家的人民和政府帶來的動盪感到痛心。”這一聲明打破了巴西不對其它國家內部事務發表評論的慣例。

泰國總理差猜•春哈旺聲明:“對中國發生的事件表示遺憾。”“這是中國的內部事務,我們不表示任何看法。”但他又說:“如果中國採取強硬路線的領導人居支配地位,就有可能使解決柬埔寨衝突的速度緩慢下來。”

韓國外務部就北京流血事件發表聲明,對事件表示關注,並希望“局勢不致進一步惡化而能和平解決”。

新加坡政府對中國事態不予置評。自五日起,數以千計的新加坡人紛紛到中國銀行擠兌,凌晨4時,即在中國銀行四個分行開門之前的六個小時,排起了長隊。五日、六日兩天,就已經取走三千一百萬美元。

香港。清晨,中國銀行集團所屬的13家分行門口排起了長龍,發生了中國銀行集團成立以來最大的一次客戶擠兌,當天提走50億港幣。中國銀行集團元氣大傷。

國民黨主席李登輝發表聲明:“為抗議中共以武力鎮壓大陸民主運動,呼籲全世界所有愛好自由,重視人權的國家與人士,對中共暴行給予最嚴厲的譴責。”“對中國大陸同胞給予一切可能的支援,並與中共作徹底的決裂。”

(2011/06/05 發表)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6/wurenhua/5_1.shtml

 


獨自擋坦克的王維林身在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