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5月31日
戒嚴部隊官兵著裝上哨 學生骨幹溝通毫無共識

89天安門事件大事記:1989年5月31日 星期三

吳仁華

鄧小平、楊尚昆批准了戒嚴指揮部關於部隊進入北京市區執行戒嚴任務的實施方案。戒嚴指揮部將實施方案以命令形式下達北京軍區、瀋陽軍區、濟南軍區和空軍。今日,進駐首都重點警衛目標區的戒嚴部隊開始著裝上崗。

早晨,保衛廣場學生指揮部廣播說,天安門廣場內各種簡陋帳篷將分批拆除,代之以香港學生送來的新式帳篷,組成十個帳篷方陣,紀念碑北側有八個方陣,120多個帳篷,每個帳篷可容納20人;紀念碑南側兩個方陣,200個帳篷,每個可容納5人。全部帳篷可容納約3500人。

中午,全國人大委員長萬里從上海乘飛機回到北京。下午5時半,萬里去見李鵬,李鵬把江澤民將接任中共總書記的方案向他透露了。萬里很驚訝,對李鵬說:我原來估計你會接任總書記。

【新華社北京電】進駐首都重點警衛目標區的戒嚴部隊官兵近日開始著裝上哨。進駐的單位包括首都機場、北京火車站、電報大樓等。(其實戒嚴部隊還進駐了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等新聞機構)

鑑於即將對天安門廣場進行清場,為了鼓舞士氣,在前幾日解放軍三總部副主任慰問戒嚴部隊的基礎上,當天,總參謀長遲浩田、總政治部主任楊白冰和總後勤部部長趙南起前往各戒嚴部隊駐地看望官兵。

各戒嚴部隊已做好天安門廣場清場準備,制訂了各種方案,各部隊團以上指揮官均奉命化裝進入北京城及天安門廣場勘察進軍路線、社情、民情。學生及民眾並不了解這個情況,未引起重視。

上午,鄧小平找江澤民談話,談話沒有任何文字記錄。下午,鄧小平找李鵬、姚依林談話,鄧小平擔憂李鵬不服氣,特意要求李鵬、姚依林必須以江澤民為核心,很好地團結。

上午,中共元老李先念、彭真、王震、宋任窮、楊尚聚集陳雲家中,研究如何處理趙紫陽、胡啟立,一致決定應嚴厲處置趙紫陽。11時,李鵬在接到通知後趕到陳雲家中。

李錫銘、陳希同策劃了在北京郊區的順義縣、大興縣和懷柔縣分別舉行支持戒嚴的集會遊行,假藉以集會群眾的名義分別發出致中共北京市委、市政府的公開信,要求“盡快恢復首都秩序,堅決制止動亂”。這次集會遊行才真正是有組織、有計劃、有預謀的。

晚8時,天安門廣場周圍有北京和外地學生1000餘人遊行,抗議警察拘捕三名北京工自聯常委及部分“飛虎隊”成員,遊行隊伍前往北京市公安局靜坐。至晚10時,北京公安局前的靜坐人數近萬人。

晚10時,香港學聯主席林耀強等人出面約廣場指揮部(柴玲、李錄、封從德)、北高聯(王超華、梁擎暾、王正云、程真等)、外高聯三個組織的骨幹在北京飯店(後移到王府飯店)聚會,希望這三個學生組織的骨幹通過溝通,形成一些共識。聚會沒有什麼成果。

北高聯秘書長、北大物理系研究生王有才說,作為北高聯成員服從組織決議。但個人認為,目前形勢下在廣場繼續堅持靜坐請願已無必要,也不可能取得什麼成果。所以主張撤下來,好好地反思和總結一下,再決定今後行動,外地學生也應盡快返回原地。

上海、天津等地高校受空校運動影響,大批學生離校回家。各地官方加強了對學生自治組織及負責人的壓力,吉林工業大學學生自治會負責人宣布退出學生自治會。不少高校的學生自治組織已解散。南開大學學生自治會主席以學生運動已取得成果的名義,發表辭職聲明。

法新社台北電:台灣估計約有100萬名學生週三冒雨手牽手連成二百四十英里長的人鏈,象徵台灣青年的“血肉長城”,以示支持中國大陸民主運動。這些學生揮舞旗幟及唱着愛國歌曲,由台灣島北部的基隆市沿着公路連續至南部的高雄市。該活動是由半官方組織三民主義大同盟發起的。

左派、親中國官方的香港工會聯合會理事長鄭耀棠以全國人大代表身份,與香港其他五名全國人大代表一起舉行記者會。要求中國召開特別人大會議,承認學生愛國民主運動,解除北京戒嚴。

(2011/05/31 發表)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5/wurenhua/34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