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5月26日
當局伺機鎮壓

89天安門事件大事記:1989年5月26日 星期五

吳仁華

北京氣氛平靜,街上沒有出現大的遊行隊伍。由於奉命出動的北京各高校及外地高校赴京工作的幹部、教師的努力,天安門廣場靜坐的學生明顯減少。北京學生絕大部分已撤離廣場,滯留廣場的學生主要是外地學生。

北京火車站前,大量外地進京的學生排隊等待返回,新來北京的學生已經不多。中國國務院鐵道部有關負責人說,已經準備了一些專列或車廂,供離京的學生使用。減少外地學生在京的人數,是當局為天安門廣場清場所採取的一項措施。

中午,廣場臨時指揮部過渡為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繼續行使廣場指揮權,柴玲等人的職務不變。北高聯已無力重回廣場“執政”。廣場上已無力量可以取代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核心人物為柴玲、李錄、封從德、張伯笠。

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陳雲在中南海主持召開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務委員會會議,發表講話。27位常委中22人到會,張愛萍、李德生、黃華、李一氓、程子華等5人“因病因事”請假。據了解,張愛萍、黃華等人是因為對戒嚴和處置趙紫陽的做法有意見而請假的。

下午,彭真邀請民革主席朱學範、民盟主席費孝通、民建主席孫起孟、民進主席雷潔瓊、農工黨名譽主席周谷城、九三學社名譽主席嚴濟慈、全國工商聯主席榮毅仁等7名非中共黨員人大副委員長在人民大會堂座談,陪同彭真出席的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丁關根、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閻明復。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姚依林向國務院各部委負責人傳達了關於趙紫陽問題及中央的處理意見。中共中央直屬機關工作委員會、中共中央國家機關工作委員會也於當日分別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堅決貫徹中共中央和國務院關於迅速結束動亂的指示。

今天是中共高層通過各系統渠道,貫徹中共元老和政治局常委決定,徹底公開趙紫陽問題並力圖排除趙紫陽影響的行動最為廣泛的一天。這一系列動作,預示著當局對學生運動採取鎮壓行動的時機即將到來。

王軍濤、包遵信、王丹、甘陽等40餘人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所禮堂召開會議,形成四條決議:(1)要求李鵬下台;(2)軍隊撤離;(3)天安門靜坐堅持下去;(4)組織動員工人罷工。

下午,北高聯主席楊濤(北大歷史系學生)對柴玲、封從德、張伯笠等人說,北大籌委會建議學生撤出廣場,開展全國性的空校運動,官方不答應學生要求,就不復課。封從德對空校運動非常感興趣,補充了一系列實施細節。李錄反對空校運動。

清華大學學生、北高聯常委周峰鎖說:“89年5月23日開始,北高聯在北大每天開會討論廣場形勢,在26日所有代表一致要求在5月28日世界華人大遊行之後全班撤離廣場。我起草了《撤退宣言》,楊濤起草了《空校宣揚民主》聲明。楊濤和王超華代表北高聯到廣場促使廣場指揮部撤離。”

北京工自聯發言人韓東方說,官方已對他們的行動進行干預。目前他們正尋求途徑將工自聯合法化。工自聯總部設在天安門西門內。早晨8時半,一名自稱為天安門管理人員對工自聯人員進行威脅,要他們明天撤離,否則會有後果。這個人其實是北京市政府官兵。目前工自聯門前經常聚集一批便衣。

保衛廣場指揮部為了讓同學們有點娛樂,心情輕鬆一些,特別邀請了中央音樂學院、中國音樂學院的學生和搖滾樂隊“五月天”到廣場表演。演唱會在翌日清晨五時結束,在場的逾萬學生放聲齊唱《國際歌》。

中央音樂學院數百名學生合唱了《我的祖國》、《血染的風采》和電影《英雄兒女》主題曲。何勇等五人的“五月天”搖滾樂隊把通宵音樂會帶入高潮。唱了《大約在冬季》、《跟著感覺走》、《不是我不明白》等。

侯德健是演唱會的嘉賓,翌日凌晨三時許來到演唱,將演唱會帶到高潮。他先唱了他的成名曲《龍的傳人》,又邀請吾爾開希一起唱了一首新歌《下去吧》。這是天安門廣場上學生度過的最輕鬆、最快樂的一個晚上。

目前,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北京航天工業學校、人民大學已有一千多名學生參加宣傳工作,分路線到上海、天津、濟南、武漢等大城市的大學、工廠企業、農村向人民宣傳這次愛國民主運動的真相及意義。

天津市經貿委主任張煒日前在天津市的表態會上,公開表示反對動用武力鎮壓學生運動,宣布辭職。這是第一個局級幹部辭職抗議。張煒原是北大學生會主席、共青團北大團委書記、全國學聯副主席,曾任天津開發區主任。當時已內定升任天津常務副市長。

傍晚,大批香港市民雲集維多利亞公園,參加由突破機構及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合辦的“中港青年一條心”全港青年大集會,集會人數超過20萬。

陝西西安一些高校萬餘名學生聚集在新城廣場,參加陝西高校民主愛國運動聯合會成立大會。

湖北武漢20所高校40餘名學生代表在武漢大學開會,宣布成立武漢地區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會上決定將洪山禮堂一帶建成像天安門廣場那樣的根據地。

(2011/05/26 發表)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5/wurenhua/26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