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5月20日
10時起在北京市部分地區實行戒嚴

89天安門事件大事記:1989年5月20日 星期六

吳仁華

凌晨,李鵬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關於在北京市部分地區實行戒嚴的命令》:“自1989年5月20日10時起在北京市部分地區實行戒嚴,由北京市人民政府組織實施,並根據實際需要採取具體戒嚴措施。”

根據李鵬簽署的國務院戒嚴令,北京市市長陳希同簽署了《北京市人民政府令》第一、二、三號,宣布“自1989年5月20日10時起對東城區、西城區、崇文區、宣武區、石景山區、海淀區、丰台區、朝陽區實行戒嚴。”

凌晨,北高聯、對話團、外高聯舉行新聞發布會,提出:鑑於目前形勢,“將絕食改為靜坐。如果絕食的同學繼續絕食,我們將繼續聲援。我們的鬥爭目標絕不放棄。”呼籲立即召開全國人大緊急會議。呼籲各界人士配合北京高校學生維持秩序。

戒嚴令發布後,北京各界像炸開了鍋,絕大多數教師、學生、機關幹部和市民予以譴責。當天報送中南海的北京各界對戒嚴的反應就有200多份,除組織渠道正式表態予以支持外,80%以上對戒嚴表示不解或公開反對。

北京出現全民“截”兵現象,逾百萬民眾參與攔截進京軍隊,進京部隊均未抵達預定的天安門廣場等戒嚴執勤地點。65集團軍在軍長臧文清、軍政委曹和慶率領下數次向天安門廣場突擊,未果,退回石景山區、海淀區。

不顧戒嚴令上街遊行的隊伍不少。下午,數百名編輯、記者舉著《人民日報》的旗幟上街遊行,特別引人注目的是,他們沿途向市民拋撒《人民日報》號外,主要內容是:趙紫陽權力已被剝奪,由李鵬主持政治局工作並決定今晚對絕食學生採取強制措施。

在通往北京城區的路口,數以萬計的學生和市民有的給被攔截的軍人送報紙,講解學生運動的情況、北京目前形勢。丰台、六里橋、沙子口、呼家樓、古城、清河、五棵松、復興路等進城路口,都有戒嚴部隊遭到攔截。一些老人躺在軍車前。

上午,軍部在湖北孝感市的空降兵第15軍開始空運進京,抵達北京的南苑機場,空運持續了三天。空運進京的部隊還有濟南軍區第26集團軍步兵第138師。

參與北京戒嚴的部隊逾20萬,其中包括14個集團軍,詳情參見拙作《六四北京戒嚴部隊的數量和番號》,http://is.gd/Snnh5x

戒嚴部隊以空運、火車專列、摩托化開進三種方式向北京開進,一些部隊途中曾受阻。調動如此之多部隊的目的,可參見拙作《防止黨內“政變”和軍隊“兵變”》,http://is.gd/LWVYCx

10時許,先後有5架軍用直升機在長安街、廣場上空盤旋,學生們用高音喇叭大聲吼:“請說明來意,請說明來意!”飛機在天安門上空飛行了約10來分鐘。下午5時許,有一架直升機向廣場上的學生拋撒戒嚴令傳單。

學運之聲廣播站播出包遵信、嚴家其、王軍濤等人的《我們知識界的宣言》:絕不背叛愛國學生所開拓的爭取民主的事業,絕不以任何藉口為自己的怯懦開脫,絕不再重複以往的屈辱,絕不出賣自己的良知,絕不向專制屈服,絕不向80年代中國的末代皇帝稱臣。

北大英語系青年女教師朱荔貼出《退黨聲明》:“我鄭重宣布退出由鄧小平、李鵬所把持的中國共產黨。他們強奸了廣大共產黨員的意願,違背了我入黨時的信仰和願望,我決定退黨,和人民站在一起。”

中央美術學院召開黨委緊急擴大會議,發出致北京市委並即呈中央政治局、中央軍委的電報。稱,“會議決議:以愛護黨、愛護人民的赤誠之心,呼籲和懇請立即撤回從外地調到北京的軍隊,以避免可能發生的流血事件和事態不可設想的惡化。”

主要由北京個體戶自發組成的“飛虎隊”,駕駛數百輛摩托車,在北京城區各街道及天安門廣場周圍來回行駛,傳遞消息,鼓舞士氣。一些“飛虎隊”成員在六四事件後被判重刑。

北高聯、工自聯和絕食團聯合發表了《首都全體工人和學生的聯合聲明》,內容包括:要求全國人大立即召開臨時大會,罷免國務院總理李鵬、國家主席楊尚昆,追究法律責任。反對軍管,呼籲北京市民抵制軍隊進城。

李鵬《六四日記》稱:沒有想到部隊進城受到極大阻力,可以肯定,戒嚴消息事先被洩露出去了。西面來的部隊被人群圍堵在八寶山,南面來的部隊被圍堵在南苑,東面來的部隊被圍堵在通縣,北面來的部隊被圍堵在北太平莊。戒嚴指揮部曾設想,西面的主力部隊經過地鐵運送到天安門,也因為走漏消息,復興門地鐵施工洞口被一群動亂分子佔領,堵塞了地鐵的通道,部隊調不進來。惟一成功的是從河北沙河縣乘火車到達北京車站的2千餘人。這是根據北京軍區司令員周依冰的請求我下令鐵道部長李森茂執行動運送沙河部隊的命令,他執行了。但部隊一下車,就被動亂分子包圍,困在北京車站動彈不得。

(李鵬《六四日記》所說的抵達北京火車站的部隊是北京軍區砲兵14師,該部隊抵達之初曾成功衝出火車站,準備向廣場挺進,但在火車站廣場遭遇聞訊趕來攔截的學生市民,被圍困在火車站,直到六月三日晚。)

李鵬《六四日記》稱:胡啟立給中央常委寫信,表示贊成楊尚昆在19日大會上講的,解放軍絕對不是針對學生的,他希望不發生流血事件。對此信,姚依林批示,要盡可能做到不流血,但不能要求完全不流血,不動武,那將束縛自己的手足。

李鵬《六四日記》稱:下午,成立了中央宣傳小組,由丁關根、王忍之、袁木、何東昌、曾建徽參加。(丁關根的外甥、北京月壇中學學生王楠六月四日凌晨在天安門城樓東邊中槍倒地,戒嚴部隊不讓醫生及民眾救治,直至王楠死亡。)

隨著北京宣布戒嚴,北京學生絕食改為靜坐,一些地方出現的少數高校學生的絕食活動也宣布停止。但事態沒有平息,許多城市出現遊行示威,反對北京戒嚴。

浙江。杭州一些高校萬餘名學生凌晨起進行遊行,呼喊“打倒鄧小平、李鵬”、“李鵬殺氣騰騰,鄧小平調兵遣將”、“不能一人說了算”等口號。

陝西。西安11所高校1萬多名學生上街遊行,呼喊“打倒李鵬”、“取消戒嚴”等口號。

四川。成都一些高校的8000多名學生遊行,呼喊“打倒李鵬”等口號。

天津。南開大學、天津大學等校5000餘名學生上街遊行,呼喊“打倒李鵬”、“打倒腐敗政府”等口號。

江蘇。南京有6所高校的6000餘名學生上街遊行,呼喊“打倒鄧小平”、“打倒李鵬”等口號。

湖北。武漢有5所高校的1萬多學生上街遊行,呼喊“反對鎮壓”、“打倒獨裁”、“不怕流血”等口號,並造成長江大橋公路橋交通一度中斷。

湖南。長沙有3所高校的4000多名學生遊行到市政府,呼喊“反對獨裁”、“反對法西斯”、“打倒李鵬”等口號。

上海。復旦大學等校1萬餘名師生上街遊行,呼喊“反對戒嚴”、“反對鎮壓”等口號。

中國留美學者學生聯誼會聯合會發表《告全國同胞書》:堅決反對軍事管制,堅決反對鎮壓愛國民主運動。李鵬應立即引咎辭職,立即讓趙紫陽主持中央工作。政府立即和廣大學生和人民群眾進行公開的直接的平等的對話,接受學生和人民群眾的合理要求。

上午,約5千名留美中國學生和學者從全美各地星夜趕到華盛頓的杜邦環形道公園,舉行集會,反對北京戒嚴。會上,宣讀了中國留美學生學者聯誼會聯合會的《告全國同胞書》。中午12時整,這些來自全美58所大學的學生學者由五星紅旗引路,舉著“打倒貪官污吏”、“救救孩子”、“救救中國”、“實行新聞自由”等標語,高唱《國際歌》和《國歌》,舉行了示威遊行。遊行隊伍來到中國駐美大使館門前,高呼“人民萬歲!”“中華民族萬歲!”等口號,學生代表、耶魯大學學生黃振東向中國大使館遞交了《告全國同胞書》。參加這次遊行和集會的還有旅美台灣學生聯合會代表及香港香港學生代表。

當天,中國留學人員還在中國駐洛杉磯、紐約、舊金山、休士頓等地的中國總領事館門前舉行了類似的示威活動。

加拿大。今天上午10時,250多名來自蒙特利爾市的中國留學生,分坐四輛大客車來到中國大使館門前,同等候在那裡的2百多名渥太華中國留學生匯合,學生們舉著橫幅、標語,高呼“反對軍管!”、“反對專制,要求民主!”、“堅決支持國內學生民主運動!”等口號。這是一個多月來,中國留學生在渥太華舉行的最大規模的一次示威抗議活動。當地的電台、電視台、報社和通訊社的記者都到場採訪。學生代表向中國大使館遞交了致中國政府、全國人大的公開信。隨後,遊行隊伍步行五、六公里來到加拿大議會山,進行示威遊行。

(2011/05/20 發表)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5/wurenhua/20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