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5月16日
鄧小平垂簾聽政

89天安門事件大事記:1989年5月16日星期二

吳仁華

凌晨1時10分,提出要在天安門廣場自焚抗議的北師大學生柴玲等人,已被一些學生勸阻,取消自焚抗議計劃。

上午8時30分至9時30分,學生絕食團在天安門廣場東側的中國歷史博物館前舉行第二次新聞發布會。首先向記者介紹了絕食請願團總指揮柴玲及王丹、馬少方、李錄(南京大學學生)等成員。接著,柴玲發表了講話。

從上午9時到下午6時,北京一些機關、科研、新聞、文藝、醫務、企業系統的人員自發組成聲援隊伍來到天安門廣場,總計達30多萬人次。橫幅主要有“政府:你打算讓學生餓多久?”、“孩子們沒有錯”、“拖延真誠對話,就是殘害學生”等。主要口號有“不能坐視學生餓死”、“惜我學生,悲我政府”、“聲援學生有理,抗議政府無情,學生有好歹,人民不答應”、“廣場無水無食,學生危在旦夕”、“與大學生們共存亡”等。

據北京市急救中心醫生介紹,“絕食學生最大的問題是脫水,其次是腹瀉,因為不少學生喝了冷水或不潔水。”截止今天下午6時,天安門廣場絕食學生已有617人被送至醫院和急救中心搶救,留院治療247人。北高聯同意:17日凌晨1時起,北京市紅十字會全部接管對絕食學生的監護、搶救和治療工作。

上午,鄧小平會晤戈爾巴喬夫。傍晚,趙紫陽會晤戈爾巴喬夫。趙紫陽說:“經過中蘇雙方的共同努力,今天上午實現了你同鄧小平同志的高級會晤。從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鄧小平同志一直是國內外公認的我們黨的領袖。”“在前年召開的黨的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根據鄧小平同志本人的意願,他從中央委員會和政治局常委的崗位上退下來了。但是,全黨同志都認為,從黨的事業出發,我們黨仍然需要鄧小平同志,需要他的智慧和經驗,這對我們黨是至關重要的。十三屆一中全會鄭重做出決定,在最重要的問題上,仍然需要鄧掌舵。十三大以來,我們在處理最重大的問題時,總是向鄧匯報,向他請教;鄧也總是全力支持我們的工作,支持我們集體做出的決策。我這是第一次公開透露我們黨的這個決定。”

趙紫陽的這段談話當晚在中央電視台和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新聞節目中播出後,在社會各界尤其是中共高層引起軒然大波,並成為下一步局勢驟變的一個重要原因。社會各界因此知道了鄧小平垂簾聽政真相,李鵬則藉機挑撥說趙紫陽出賣鄧小平。

當晚,趙紫陽、李鵬、喬石、胡啟立、姚依林和中共元老楊尚昆、薄一波召開了中央政治局常委緊急會議。會議氣氛一開始就顯得緊張。會議決定:一、鑑於目前局勢非常緊急,於5月17日向小平同志進行全面匯報,聽取小平同志和其他老同志的意見。二、同意由趙紫陽同志代表政治局常委向天安門廣場的絕食學生發表書面講話,會後馬上播發。當晚的常委會議,沒有一人對趙紫陽與戈爾巴喬夫會晤時公開提及重大問題由鄧小平拍板決定的問題進行質疑。

20時,北大部分教師在校圖書館前集會。下午成立的“北大教師後援團”負責人張炳九、袁紅冰等宣讀了《北大教師就目前局勢告全國同胞書》和朱德熙等十位教授簽名的《緊急呼籲書》,要求當局“肯定這次學潮是愛國的、民主的行動,不是動亂”。

在北大三角地召開“中國知識界新聞發布會”。鄭義宣讀了有巴金、艾青逾千名知識分子聯署的《五•一六聲明》:“面對當前的學生運動,黨和政府的某些領導人是不夠明智的”,“將極可能把一個很有希望的中國引向真正動亂的深淵”。

“首都工人自治聯合會”(簡稱“工自聯”)宣佈在天安門廣場成立,總部設在天安門東觀禮台。北大法律系憲法學博士生李進進任法律顧問,為主起草了章程等文件,被北高聯除名的政法大學學生周勇軍化名“頑鐵”,參與工自聯活動。

中午,《人民日報》數十名記者舉著“旗幟鮮明地反對四•二六社論”橫幅,呼喊“為人民日報雪恥”口號,繞廣場遊行兩圈,受到熱烈歡迎。下午2時,《經濟日報》、《體育報》和《光明日報》記者的遊行隊伍先後進入廣場聲援絕食學生。

新華社聲援團在下午3時許進入廣場,橫幅上寫著“新華社五月十六日電:今日無新聞”。新華社《瞭望》周刊遊行隊伍打的橫幅是“解除報禁講真話”,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記者則舉著“救救孩子”和“本台消息:學生們已經餓了三天,五月十三──?”橫幅。

中午11時許,11名中央戲劇學院已絕食三天的學生開始頂著烈日在人民大會堂北門外絕水,情況危殆。數輛救護車停在旁邊應付意外,醫生每隔一段時間便以聽診器探視,到下午三時一刻,其中一名學生被發覺休克,送醫院搶救。

下午,政法大學已經絕食三天的五男一女學生到新華門前絕水,決心以死抗爭。我和劉蘇里緊急從廣場趕去,哭求學生放棄絕水,不果。醫生說這六名學生身體狀況極差,其中那位女生有肝炎,絕水有生命危險。

下午5時25分,閻明復應王丹等人請求乘一輛麵包車從中共中央統戰部前往廣場,這位平易近人、深得人心的中共要員在數百名統戰部工作人員的送別掌聲中上車,他的司機和十幾名工作人員爭相擠上車與閻明復同往。

王丹等人力促天安門廣場上的數萬名學生安靜。閻明復用顫抖的聲音對廣場學生發表講話,他說完全理解和同情學生,不想要求學生們做什麼。強調已將學生們的要求告知中共最高層,並懇求同學們結束絕食,給中共最高領導層時間和機會,給改革派時間和機會。

閻明復的聲淚俱下的講話博得數次熱烈、長時間的掌聲。他表示願意作為人質與學生們一起在廣場上靜坐,並請求學生們保持理智,盡快結束絕食。王丹聲淚俱下地讚揚閻明復的為人,並懇求同學們同意閻明復的請求,吾爾開希也哀求學生們結束絕食。

閻明復與趙紫陽一樣,願意承認學生運動是愛國民主運動,但由於鄧小平、李鵬等人的反對,他在講話中無法回應這個問題。在閻明復離開廣場後,廣場絕食團學生代表召開緊急會議,由於多數學生反對,結果仍然拒絕閻明復的要求,決定堅持絕食。

李鵬《六四日記》稱:晚上10時召開常委會,討論全國已十分緊張的局勢。常委會開得十分激烈。臨散會時,趙紫陽有提出一個問題,要大家思考。他問大家挽回局勢的出路何在?他說,惟一出路在於承認“四•二六”社論是錯誤的。他說:完全可以找到既可以保護小平同志,又可以平息學生情緒的辦法。比如說,社論不是小平同志的原意,是中央誤解了小平同志的意思。還可以說,社論是我在平壤批發的,由我承擔一切責任。這樣,就可以讓小平同志下了台階,這樣,中央就可以與學生達成協議,爭取學生停止絕食。

當天,北京以外地區上街遊行聲援北京絕食學生的人數達十餘萬,波及20多個城市,近百所高校。

南京。5時,南京大學30多名學生搶佔了校廣播站;7時,播出罷課宣言,隨後學校切斷廣播電源線。該校部分學生組成糾察隊,阻止師生上課。12時50分,南京大學1000多名學生走出校門,向鼓樓廣場方向遊行。

成都。中午,成都科技大學等校3、4千名學生上街遊行,聲援北京學生,抗議凌晨警察打人。當天凌晨2時,警察驅逐在省政府前靜坐的200多名學生時,有十多名學生受傷。

新鄉。10時,河南師範大學中文系86級90多名學生罷課。12時30分,該校上千名學生上街遊行,並到新鄉市政府遞交請願書,提出要省委、省政府發電聲援北京絕食學生,改組《河南日報》等八條要求,限17日17時前答覆。

鄭州。十餘所高校的9000多名學生陸續上街遊行,並在省委、省政府門前靜坐示威,要求與省領導對話。

太原。山西財經學院60多名學生自中午開始到省政府門前絕食請願,聲援北京絕食學生。

武漢。中南財經大學、湖北醫學院、湖北省教育學院等校1000餘名學生遊行到省政府門前,與15日在那裡靜坐的學生匯合。15時許,華中師大等校2000多名學生加入靜坐隊伍。15時30分,華中師大學生廖寶斌、武漢大學學生劉向陽(均為86年學潮的骨幹)等向省政府遞交請願書,要求16時前與省政府對話,否則上長江大橋靜坐。16時45分,劉向陽等人派人將靜坐學生帶往長江大橋。18時30分,2000多名學生在武昌橋頭靜坐,長江大橋公路交通全部中斷。21時許,湖北大學、華中理工大學等校2000多名學生遊行到武昌橋頭。

青島。13時,青島海洋大學2000多名學生上街遊行。21時,青島建工學院300餘名學生遊行。

長春。15時30分,吉林大學、吉林工業大學等校3700餘名學生上街遊行,70多名學生帶著募捐款乘火車赴京。

瀋陽。下午,20所高校25000多名學生遊行到省政府廣場。遊行活動持續到17日凌晨4時多。

杭州。浙江大學2000多名研究生上街遊行,呼喊“無能者下台”、“聲援北京絕食學生”等口號。

蘭州。13時,蘭州大學1500多名學生遊行到東方紅廣場。呼喊“不惜生命,聲援北京學生絕食”等口號。

天津。下午,南開大學、天津大學、天津師範大學等校學生陸續到天津東站廣場靜坐、發表演講、呼喊口號,晚飯後人數達到400多。這天,截至19時,天津高校1500多名學生乘火車抵達北京。

廣州。晚上,華南師範大學、華南理工學院、暨南大學等校2000多名學生遊行聲援北京學生。

海南。晚上,海南師範學院1200多名學生再次上街遊行。23時30分後,海南醫學院、教育學院、電視大學等校學生也陸續匯集到省政府大門前。

哈爾濱。哈爾濱工業大學、黑龍江大學、哈爾濱船舶工程學院等12所高校的近萬名學生上街遊行。其中哈工大等校的遊行經過哈爾濱市公安局批准。

呼和浩特。內蒙古大學“愛國運動學生組委會”在校內公佈其綱領。綱領包括綱領、任務、章程等。綱領稱:聲援北京的絕食鬥爭,嚴格與北京學生運動保持步調一致,與呼市各大、中專院校保持一致。

(2011/05/16 發表)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5/wurenhua/16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