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5月13日
《絕食宣言》

89天安門事件大事記:1989年5月13日星期六

吳仁華

上午,北大、北師大、政法大學等院校相繼貼出北高聯發布的《絕食書》和《絕食宣言》。絕食請願是由王丹、吾爾開希等人以個人名義發起,北高聯內部對此時發起絕食請願有爭議。學生絕食請願是八九民運中的重大事件,是一個轉折點,引發各界聲援,學生運動轉為全民運動。

8時30分,北大三角地貼出署名“首都高校自願絕食者”的《絕食宣言》:各位親愛的同胞,在繼前幾次聲勢浩大的遊行示威活動以後,今天,我們決定在天安門廣場進行絕食鬥爭。

絕食原因:第一,抗議政府對北京學生罷課採取的麻木冷淡態度。第二,抗議政府拖延與北京高校代表團的對話。第三,抗議政府一直對這次學生民主愛國運動冠以‘動亂’的帽子,及一系列歪曲的報導。

絕食要求:1、要求政府迅速與北京高校對話代表團進行實質性的具體的真誠平等對話。2、要求政府為這次學生運動正名,並給予公正評價,肯定這是一場愛國民主的學生運動。

絕食時間:5月13日下午2點出發。絕食地點:天安門廣場。

絕食口號:不是動亂,立即平反!馬上對話,不許拖延!為民絕食,實屬無奈!世界輿論,請聲援我們!各界民主力量,請支援我們!

9時30分,北大籌委會廣播了絕食行動方案:1、11時30分糾察隊在南校門集合。2、絕食團中午12時出發,13時到達北師大誓師,通電中外記者、紅十字會和各國政府。3、紀律:除水和飲料外,不進食任何食物,不准帶巧克力等食品。

10時30分,北大學生絕食團100多人頭扎白布條進行絕食宣誓,誓詞:“我宣誓,為了促進祖國民主化進程,為了祖國繁榮,我自願絕食。堅決服從絕食團的指揮,不達目的決不罷休。”宣誓結束後,部分青年教師在校園內的燕春園(餐廳名字)為他們餞行。北大作家班一些學員在燕春園打著“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快回還”橫幅為絕食學生送行。

下午1點許,北大、清華、北師大、政法大學、北京科技大學、北京理工大學、北航、北京醫科大學、北京農業大學、中央民院、北京經濟學院、北京機械工業管理學院、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等13所高校的300多名參加絕食請願的學生在北師大集合誓師。下午2點許,從北師大出發。

15時25分,300多名絕食學生及上海七人請願團的三名學生,在兩千多名學生護送下到達天安門廣場。圍觀群眾達三、四萬人。17時40分,絕食學生再次宣誓後宣布:絕食開始。

午飯前,中國政法大學碩士研究生浦志強等人在校門口拉著“為民主自由絕食”橫幅,因報名參加絕食者不多,浦志強悲憤呼籲“難道法大的男子漢都死絕了嗎?!”我與青年教師劉斌臨時買了巧克力讓他們路上補充熱量,以四特酒為他們壯行。臨出發,浦志強對著校門磕頭訣別。

18時,王丹、王超華、馬少方三名北高聯負責人在中國歷史博物館西側台階上舉行中外記者招待會。王丹宣讀了《絕食宣言》,王等二人回答了記者的提問。王丹表示:“這次絕食請願活動,同學們已決定不達目的決不罷休。”

22時,北大校內貼出季羨林、嚴家炎等226名北大教師簽名的給黨中央、人大常委會、國務院的公開信,建議:1、黨和政府的高層領導人盡快與首都高校學生對話代表團進行實質性對話,以求盡快妥善解決問題。2、應當儘早對這次學潮的性質做客觀、公正的評價,以安民心、黨心,不應採取拖延政策。3、應當高度重視這次絕食請願活動,以認真、謹慎和人道主義的態度,採取一切措施,保障學生的身心健康。

當晚,嚴家其、蘇紹智、包遵信等人在北大貼出《我們再也不能沉默了》的大字報,動員知識分子參加他們準備發起的5月15日聲援學生絕食活動的知識界大遊行。“不能再沉默了,拿出我們的良心、勇氣和社會責任感吧!!讓我們書寫歷史!!!”

上午,李鵬在首都鋼鐵公司與工人進行官式座談、對話。下午,趙紫陽與喬石、胡啟立、閻明復在人民大會堂與首都工人代表進行官式座談、對話。

有消息說,趙紫陽、楊尚昆、李鵬都對學生絕食的突然行動感到氣憤。中共高層商議決定:一、晚上先由閻明復代表中共中央與高校教師和絕食學生座談。二、如果座談沒有大的效果,則由李鐵映、李錫銘、陳希同等到廣場勸說學生回校。三、為防止事態擴大,將歡迎戈爾巴喬夫的儀式由人民大會堂東門外臨時改在首都機場舉行。

晚8時,閻明復邀請部分高校教師和北高聯、學生對話團、絕食學生代表20多人座談,包括劉曉波、周舵、王超華、王丹、吾爾開希、柴玲、馬少方等人。座談沒有實質性結果。座談結束後,閻明復當即向趙紫陽作了匯報。

晚上9時,北京市政府安排的市紅十字會的醫務人員和市急救中心的兩輛救護車進入天安門廣場附近,醫務人員開始救護工作。

李鵬《六四日記》稱:(楊)尚昆告,上午10時他和趙(紫陽)去鄧(小平)處。趙對鄧提出,採取對話、通過人大、增加透明度來解決學潮問題。小平講:我贊成搞透明度,但怎樣透明法要研究。非法組織不能承認。要辦出幾件實事,爭取大多數人的同情,社會的同情。

李鵬《六四日記》稱:小平對趙紫陽說,我現在感到很疲勞,腦子不夠用,耳鳴得厲害,你講的話我也聽不清楚。實際上小平用很清楚的語言否定了趙紫陽要在新聞上搞透明度的做法。對鄧這次重要講話,趙紫陽始終沒有透露出來,也沒有向常委傳達。

隨著戈爾巴喬夫訪華的日益臨近,北京掀起新聞戰熱浪,各國記者雲集北京。據透露,戈氏抵京當天,外國記者人數將超過九百名。美國四大電視公司ABC、NBC、CBS、CNN派出了七。八十人的強大陣容,並自帶地面衛星站,已到了北京。

下午,清華大學的班代表約3百人在西階教室開會。張銘代表學生籌委會宣讀《校園民主宣言》,要求中共黨團退出學校管理,學生會直接選舉產生,學生社團獨立、財務自主,校內自由辦報紙雜誌廣播,教授治校,學術自由。《校園民主宣言》作為近期綱領,具體可行,得到全體投票支持。

入夜後,空曠的天安門廣場風很大,下午出校門的學生們衣服單薄,飢寒交迫。我讓一些負責後援的學生趕快回校準備禦寒被服,並通知師生明天儘速到廣場聲援。

(今日回顧中首次提到北師大中文系講師劉曉波。八九學運發生時劉曉波正在美國紐約當訪問學者,與幾個同道約好回國參與。劉曉波在日本轉機回國時,正逢殺氣騰騰的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發表,是否回國猶豫不決,最終登上回國飛機。其他幾位沒有遵守承諾回國。劉曉波2010年榮獲諾貝爾和平獎。)

(2011/05/13 發表)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5/wurenhua/13_1.shtml


絕食書

  在陽光燦爛的五月裏,我們絕食了。在這最美好的青春時刻,我們卻不得不把一切生之美好絕然地留在身後了,但我們是多麼的不情願,多麼的不甘心啊!

  然而,國家已經到了這樣的時刻:物價飛漲、官倒橫流、強權高懸、官僚腐敗、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會治安日趨混亂,在這民族存亡的生死關頭,同胞們,一切有良心的同胞們,請聽一聽我們的呼聲吧!

  國家是我們的國家,

  人民是我們的人民,

  政府是我們的政府,

  我們不喊,誰喊?

  我們不幹,誰幹?

  儘管我們的肩膀還很柔嫩,儘管死亡對於我們來說,還顯得過於沉重,但是,我們去了,我們卻不得不去,歷史這樣要求我們。

  我們最純潔的愛國感情,我們最優秀的赤子心靈,卻被說成是「動亂」,說成是「別有用心」,說成是「受一小撮人的利用」。

  我們想請求所有正直的中國公民,請求每個工人、農民、士兵、平民、知識分子、社會名流、政府官員、警察和那些給我們炮製罪名的人,把你們的手撫在你們的心上,問一問你們的良心,我們有什麼罪?我們是亂動嗎?我們罷課,我們遊行,我們絕食,我們藏身?到底是為了什麼?可是,我們的感情卻一再被玩弄,我們忍著飢餓追求真理卻遭到軍警毒打……學生代表跪求民主卻被視而不見,平等對話的要求一再拖延,學生領袖身處危難……

  我們怎麼辦?

  民主是人生最崇高的生存感情,自由是人與生俱來的天賦人權,但這就需要我們用這些年輕的生命去換取,這難道是中華民族的自豪嗎?

  絕食乃不得已而為之,也不得不為之。

  我們以死的氣概,為了生而戰。

  但我們還是孩子,我們還是孩子啊!中國母親,請認真看一眼你的兒女吧,雖然飢餓無情地摧殘著他們的青春,當死亡正向他們逼近,你難道能夠無動於衷嗎?

  我們不想死,我們要好好地活著,因為我們正是人生最美好之年齡;我們不想死,我們想好好學習,祖國還是這樣的貧窮,我們似乎留下祖國就這樣去死,死亡決不是我們的追求。但是如果一個人的死或一些人的死,能夠使更多的人活得更好,能夠使祖國繁榮昌盛,我們就沒有權利去偷生。

  當我們挨著餓時,爸爸媽媽們,你不要悲哀;當我們告別生命時,叔叔阿姨們,請不要傷心,我們只有一個希望,那就是讓我們能更好地活著,我們只有一個請求,請你們不要忘記,我們追求的絕不是死亡!因為民主不是幾個人的事情,民主事業也絕不是一代能夠完成的。

  死亡,在期待著最廣泛而永久的回聲。

  人將去矣,其言也善;鳥將去矣,其鳴也哀。

  別了,同仁,保重!死者和生者一樣的忠誠。

  別了,愛人,保重!捨不下你,也不得不告終。

  別了,父母!請原諒,孩子不能忠孝兩全。

  別了,人民!請允許我們以這樣不得已的方式報忠。

  我們用生命寫成的誓言,必將晴朗共和國的天空!

  絕食原因:第一抗議政府對北京學生罷課採取麻木冷淡態度;第二抗議政府拖延與北京高校對話代表團的對話;第三抗議政府一直對這次學生民主愛國運動冠以「動亂」的帽子及一系列歪曲報道。

  絕食要求:第一要求政府迅速與北京高校對話團進行實質性的、具體的、平等的對話;第二要求政府為這次學生運動正名,並給予公正評價,肯定這是一場愛國、民主的學生運動。

  絕食時間:五月十三日下午二時出發。絕食地點:天安門廣場。

  不是動亂、立即平反!立即對話、不許拖延!為民絕食、實屬無奈!世界輿論、請聲援我們!各界民主力量,請支持我們。

北京高校絕食學生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