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5月11日
緊急倡議集體絕食

 

1989年5月11日星期四

下午,楊尚昆去鄧小平家彙報。這次私下談話主要談論了以下問題:一、這次學潮為什麼結束不了。二、為什麼有這麼多人支持學生。三、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態度。四、軍隊的情況。五、北京和地方政府的態度。六、下一步怎麼辦。鄧小平特地詢問了軍隊對學潮的看法、態度等情況,楊尚昆作了詳細彙報。可見鄧小平已有動用軍隊鎮壓學生運動的念頭。

下午2時許,北大校園內貼出署名“46樓部分研究生”的《緊急建議》:鑒於目前的嚴峻形勢,我們建議破釜沉舟,採取如下緊急措施:A、集體絕食,具體時間、地點可商量。B、竭盡北京高校之全力,于戈氏訪華之日遊行進駐天安門作最後拼搏。成敗在此一舉。

據北大、北師大學生反映,北高聯成員王丹、吾爾開希等人今晚聚會策劃絕食,籌備有關組織。他們的理由是:“絕食是同學們自發組織的,誰也沒有權利阻止。”北高聯關於絕食的通告明天將會在北京各高校公開發佈。

晚7時,北大籌委會在第二教學樓203教室舉行新聞發佈會,由天津學自聯兩名代表介紹天津學運情況。北大籌委會宣佈:學生要求對話,政府在一個星期內答覆;北高聯總部由政法大學移至北大;在戈巴契夫來華期間將邀請他來北大。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胡啟立前往中國青年報社,就這次學潮的報導和新聞改革等問題與該報記者、編輯對話,聽取意見。在一千多名記者簽名要求對話的請願書遞交上去僅兩天,胡啟立便來到記者中間聽取意見,此舉可謂罕見的迅速反應。參加對話會的有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宋德福、書記李源潮、中國青年報原社長余世光、中國青年報原總編輯王石等。該報社長兼總編輯徐志慶主持了對話會。胡啟立首先表示,什麼都可以說,特別歡迎聽到不同意見。

該報記者部主任、曾去遞交請願信的郭家寬發言:新聞界對這次學潮沒有作出全面反映,是學潮不斷擴大的原因。我們的新聞界就與國家的計劃經濟一樣。新聞界在1958年就起到幫兇作用,禍國殃民;文革中更是起著幫兇作用。郭家寬表示不同意袁木所說的報社已實行總編輯負責制,他認為一遇到重大問題時,這就不行了;黨對新聞界還是限制太多,希望逐步放鬆一下,按新聞規律辦事,這樣有利於民主氣氛下的安定團結。胡啟立對此的回答是“很好”。

起草對話請願信並第一個簽名的該報科教部主任李大同發言:無論從今天的社會情況,無論是世界潮流,新聞業是有獨特功能的職業,而不是一個簡單的宣傳工具,但現在往往總是把新聞界簡單地等同於党的宣傳幹部,進行管制,進行約束。在重大的突發性事件的報導

中,我們這些第一線的記者編輯感受到的是刻骨鏤心的恥辱感!為我們的職業規範職業道德感到恥辱。這傷害了我們的職業自尊。新聞是記錄事實的,將來翻開歷史,這會是怎樣呢?李大同披露,該報一位副總編沒費勁就迅速整理出三十個中宣部下達的各種各樣的新聞禁令,這些禁令都是近兩年下達的。他說,請中央領導像學習法律一樣,學習當代新聞的基本東西。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党和國家領導人要樹立現代新聞觀念。

該報原總編王石發言:我不贊同《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根據我聽到的同志們的意見,是不是起初對學潮有不科學的判斷?開胡耀邦追悼會,那麼多高級幹部,面對廣場上那麼多學生,心裡究竟是什麼樣的複雜心情?一些同志看到那個場面都流淚了。我問學生們是什麼時候來的,他們說走了六個多小時。我就想,這麼多學生就站在那兒為了什麼?我想裡頭一定有很多共青團員,......最使我難受的是三個學生下跪。人民大會堂啊,應該是反映民意的地方。究竟理解不理解學生?

該報另外幾位元記者賀延光、劉揚、張岳庚、孫亞明也發了言,內容包括對這次學潮的看法,群眾對學潮的反應,對《世界經濟導報》總編被停職一事的反對意見,對黨報與非黨報應該分類的建議,中央的決定在基層的回饋,對即將出臺的新聞法的意見等。

胡啟立較少插話,他最後總結說:今天來不虛行,不僅是對話,今後在有些問題如新聞法等問題,都應當按法律程式辦。加速新聞改革,是我們的共識,新聞改革到了非改不可的時候了。我的認識也不夠,我承擔責任。通過這次事件,要進行深刻的反思。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信訪局通過中國政法大學校黨委書記向北京高校對話團團長項小吉轉述政府就學生們要求對話的答覆,信訪局稱:中央正在研究學生們要求對話的問題,暫時還沒有結論,不過,信訪局會在本周內隨時通知學生們中央的有關決定。

15時35分,同濟大學學生、1986年學潮的骨幹曹建華等“決策組”成員在復旦大學召開記者會。《世界經濟導報》、《中國青年報》、《中國婦女報》、上海電視臺、上海人民廣播電臺等單位記者出席。會上決定組織七人請願團,以上海高校聯合會名義赴京請願。

上午,山西大學、山西醫學院、太原重型機械學院、山西經濟管理學院、太原電力專科學校等校逾六千名學生遊行到山西省政府靜坐,要求與省長對話。省委、省政府辦公廳負責人出面與學生對話。

20時50分,海南大學2000多名學生打著“打倒官倒”、“自由萬歲”、“懲治貪官”等橫幅,呼喊口號,在海南省省會海口市遊行。

李鵬《六四日記》:上午,鄧小平秘書王瑞林給我來電話,傳達小平的意見。小平說:沒有4月26日社論,就沒有今天形勢的緩和,要我堅決頂住來自內外的壓力。王瑞林和李先念的秘書徐桂寶、陳雲的秘書許永躍都列席了昨天政治局會議。下午3時,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兼秘書長彭沖來找我,說,6月20日要召開人大常委會,議程包括學潮問題,要國務院準備向會議作報告。我當即表示這樣做不妥。立即打電話給趙紫陽,認為在目前情況下召開人大常委會討論動亂問題是不合適的。......後來趙紫陽來電話告訴我,昨天人大委員長會議已作了決定,將聽取整頓公司和聽取學潮的彙報,不好改了。這使我不能不懷疑,這是他們早已商定好了的。

李鵬《六四日記》:晚上7時半,應王震邀請,我到他家談話。他強調四個堅持,建議開一次類似1960年中央召開的六千人大會,來統一黨內思想,解決動亂問題。王老的想法是好的,反映了一個老革命家的赤膽中心。但是。目前不具備開這樣大會的條件。

李鵬《六四日記》:今天,喬石主持了制止動亂小組的辦公會議,討論並通過了關於戈巴契夫訪華期間維持社會秩序的措施,包括堅決維持校園的穩定,依照北京市法規加強對遊行示威的管理,提出要進一步加強新聞輿論的導向作用,宣傳中央的方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