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5月9日
全國記者協會爭取新聞自由

 

1989年5月9日星期二

下午,《中國青年報》記者部主任郭家寬、學校教育部兼科技部主任李大同把有1013名首都新聞工作者簽名的請願書送交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請願書要求

與中央主管宣傳工作的領導人對話。李大同在遞交請願書時向在場的中外記者宣佈,請願書的1013名簽名者分別來自《人民日報》、新華社、《經濟日報》、《中國青年報》、《北京日報》、《北京晚報》等30多家首都新聞單位。

新聞工作者請願書列舉了三項對話內容:1、引起海內外強烈反響的上海《世界經濟導報》總編欽本立被停職;2、新聞單位無法對最近發生的學潮做客觀公正全面的報導,在很大程度上加劇了事態的發展,違反了黨的十三大提出的重大情況要讓人民知道的原則;3、袁木4月29日同首都大學生對話時關於“我國新聞是自由的,報社實行總編負責制”的說法與事實不符,這恰恰是新聞改革要解決的首要問題。

在記者遞交請願書時,近千名來自北大、北師大等校學生聚集在記協門前聲援請願的記者,舉著寫有“新聞自由,解除報禁”、“聲援新聞界之良心”、“向新聞工作者致敬”等橫幅,高呼“為民說話,事關重大,團結起來,振興中華”等口號。

晚上,北大籌委會在校內舉行新聞發佈會,宣讀了北高聯聲明:5月4日周勇軍擅自以北高聯名義宣佈複課的決定作廢,將周勇軍開除出北高聯。新聞發佈會上,北高聯通知:5月10日中午,北京各高校學生到政法大學集合,騎車環城遊行。遊行的目的:1、給政府施加壓

力,儘快答應學生對話條件;2、支持新聞記者的請願,聲援欽本立;3、向社會聲明學生沒有複課,仍有罷課。

李鵬《六四日記》稱:趙紫陽今天還出席一個"理論研究聯絡小組"的座談會,他說:"政治體制改革必須加快,這是我們主要吸取的教訓,得出的結論。”趙講話,說常委研究過,但有些又是他個人的意見:一、非法學生組織不能承認,但學生會改選不可避免,強調學生自治;二、新聞開放勢在必行;三、廉政措施:審計五大公司,要交人大審議;四、取消特供。我說,趙紫陽講的這幾條意見常委都沒有討論過,紫陽講話不能代表常委。紫陽講話要害是通過新聞開放進一步煽動動亂。把對動亂的處置權由黨中央轉到全國人大常委會,已顯露出要奪中央常委權的端倪,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李鵬《六四日記》:下午,萬里同志主持召開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會議。會議決定,6月20號在北京召開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八次會議,聽取國務院關於學生遊行示威和罷課問題的彙報,還要審議《遊行示威法》和清理整頓公司的彙報。本來按照正常運作程式,人大常委會的議程應首先由人大常委的中共黨組提交中央政治局常委審議,通過之後,再由人大常委黨組作為議案提交委員長會議決定。這體現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地位,也合乎民主的原則。

南開大學貼出該校學生《5月8日17點20分長途電信局與北大通話》大字報,稱北大仍堅持罷課;要堅持到五月中旬戈巴契夫訪華。

甘肅省蘭州的蘭州大學、西北師範大學、蘭州鐵路學院一千多名學生,舉著“取消新聞封鎖,要求民主對話”、“打倒官倒、打倒官僚”等橫幅上街遊行至甘肅省政府。

山西省太原的山西大學、山西礦業學院等校約1800名學生打著“民主萬歲”、“懲治官倒”的橫幅沿太原市主要街道遊行。部分學生試圖進入陝西省委、省政府大院請願。此前,自5月4日淩晨開始,太原市每天均有學生上街遊行。

據全美電腦網路提供的數位,中國留美學生學者為支援中國大陸學生民主運動而募集到的錢款已逾三萬美元。全美留學生們普遍希望這筆捐款能用於北京學生出版自己的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