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5月8日
不承認學生對話代表團的地位

 

1989年5月8日星期一

上午7時40分,北大學生籌委會廣播說,籌委會做出繼續罷課的決定。據北大教務處報告,當天約有50%學生上課。

下午3時30分,北京高校學生對話團項小吉等4名學生代表到中辦、國辦信訪局接待室詢問請願書的結果。局長鄭幼枚答覆說:國務院和北京市的有關領導已和部分學生對話。對話的效果是比較好的。

晚7時30分,北大三角地貼出北高聯聲明:“要廣泛進行校園民主建設,如自治會的選舉、確認,保留校園民主牆,絕不讓它輕易失去。要繼續對民眾進行宣傳,

如進行普法,普及民主自由思想的基本常識。鬥爭尚在繼續,同學尚需努力。

22時30分,北師大300多學生在校內3.18紀念碑前集會,北師大學生自治會決定,明天繼續罷課一天。集會上廣播了北高聯通知:宣佈五四複課是政法大學學生周勇軍的擅自決定,要追究其責任。在政府沒有答覆我們的對話要求前,為了鞏固現有成果,同學們應繼續罷課。

23時許,北大200多名學生舉著“堅持罷課,決不甘休”、“為民主忍痛罷課”、“爭民主求助恩師”等橫幅,高呼“堅持罷課,師生團結”等口號,在北大教師宿舍區遊行。

李鵬《六四日記》記載:下午,趙紫陽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聽取中央關於制止動亂小組前一段工作總結和下一段工作佈置的彙報。喬石重點敘述了27日學生大遊行前的情況,......。喬石肯定了動亂的事實。趙紫陽在常委會上說,如果北京高校學生會進行改選,即使一些鬧事學生當選上臺也沒有大的關係。因為這些人在廣大學生中沒有威信,在臺上久不了。這是趙紫陽變相承認非法學生組織,這與學生把今後鬥爭焦點放到承認學生自治組織的意圖不謀而合。趙紫陽提出一個問題,他認為中央與學生對話,也不一定都由學聯或青聯類官方式的學生團體參加,學校裡學生自己產生的

組織也可參加,學生自願結合也可以。與會同志不同意趙紫陽的意見,認為不能放棄學聯和青聯的領導權。

天津的南開大學學生自治會在校內張貼《公告》稱:全國各地愛國民主運動已進入一個新時期,現就有關問題請教校內外關心學運的師生:1、在當前形勢下愛國民主運動走向何處?2、各國民主運動進程及其對我們的教益。3、校園民主制度的形成途徑。

香港英文《南華早報》報導:由總理李鵬、政治局常委喬石、胡啟立和李鐵映以及公安部長王芳組成的、由李鵬占支配地位的“學生事務委員會”,一直主管平息學潮的工作,堅持政府只與官方學生會的代表進行對話,從而實際上阻止了與學生展開真正對話。

紐約《亞美時報》報導:劉賓雁已等不及中共當局開放報禁了,動手籌辦《中國!中國!》雜誌。他說,這份在美國出版的刊物不依附任何政黨,將以人民利益出發,報導中國現狀,進行分析論證,幫助海外瞭解中國的歷史和現狀,尋求問題所在和解決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