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5月6日
學生對話代表團遞交請願信

 

1989年5月6日星期六

上午,北大學生在三角地進行是否複課的討論。12時20分,北大籌委會將是否複課的問卷髮到每個學生宿舍,進行民意投票,每個宿舍投一張票。在1268張有效票中,贊成繼續罷課的占64.2%,反對罷課的占24%,棄權票占11.8%。

根據北大學生投票表決情況,下午2時,北高聯在北師大開會,做出決定:1、先由北大和北師大聯合罷課,再號召全市罷課。2、活動以校園為主,辦講壇,出報紙,搞印刷,在校園內搞遊行示威活動。並準備找四通公司(總裁萬潤南)支援一些印刷設備。

上午,趙紫陽與胡啟立、芮杏文就當前的新聞工作進行談話。胡啟立說,“這次學潮中,學生們非常強烈的

一點就是要求新聞界對他們的遊行等活動如實報導。學生們對新聞報導的不滿一開始主要是認為4月19、20日晚學生在新華門前靜坐的報導過於片面。接下來就是對四.二六社論強烈不滿,認為對學運的定性是完全錯的。接著就是《世界經濟導報》被整頓一事傳得紛紛揚揚。新聞界在這次學潮中承受的壓力很大。學生們提出新聞要講真話的強烈呼籲在新聞記者中引起很大反響。

胡啟立說:一些記者對報社領導扣壓有關學潮的報導很有意見,連新華社、《人民日報》都出現這種情況。所以,在4月27日我們開了一個會,把幾大家新聞單位的負責人都召集來了。會上,他們強烈要求對這次學潮報導的分寸,中央要有一個明確意見。所以我在會上說了一條原則,就是在報導學潮這個問題上,報社主編有權決定可以報導什麼,或不報導什麼。不一定事事都要請示。

趙紫陽:“我看這幾天的新聞,放開了一點,對遊行作了報導。沒有什麼不好的反映嘛。新聞公開程度增加一點,風險不大。”胡啟立、芮杏文于當天下午向北京主要新聞單位主要負責人作了傳達。

下午3時,項小吉等四名學生代表將北京23所高校學生署名的《北京高校對話團請願書》送達中辦、國辦信訪局,要求將請願書遞送給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和國

務院,5月8日得到答覆。中辦、國辦信訪局局長鄭幼枚、全國人大信訪局局長陳文煒出面接待。

李鵬《六四日記》記載:楊尚昆來對我說,趙紫陽要改變動亂的定性,認為定性高了。尚昆不同意他的觀點。趙又退而求其次,提出要淡化關於“動亂”的提法。尚昆擔心我和趙紫陽在會上發生正面衝突,認為這不利於團結。我對尚昆說,實際上趙紫陽早已淡化了對動亂的定性,但我絕不能同意在淡化的口號下改變對動亂的定性。趙紫陽提出要去見小平,並要求尚昆同去。尚昆推辭了,他對趙紫陽說,小平的想法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對動亂定性不可能改變。

青海民族學院學生會宣佈,自今天起全體罷課,要求青海省主要領導出來與學生對話。

《紐約時報》、美聯社、法新社今日不約而同都就中國傳媒界的“大突破”作了專題報導,鹹認中國新聞界似乎已突破了“瓶頸”,“新聞要講真話”或即將在中國實現,同時也顯示了中國在控制輿論方面的政策可能有所改變。

《紐約時報》說:中國官方報紙在對學生民主示威運動故意漠視了兩周之後,週五在北京學生大規模示威遊行的報導上,顯示出一種新鮮的開放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