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5月5日
亞銀會議期間學生罷課和遊行

 

1989年5月5日星期五

北京市教育部初步統計,北京高校已有80%的罷課學生今日起複課。清華上課率達到80%。人民大學應有59個教室有課,其中54個教室有學生上課。北大只有

50%學生上課,原因是北大籌委會昨晚廣播緊急通知,號召北大學生繼續罷課。

19時,近千名北大學生在三角地進行辯論。部分學生認為,要堅持罷課,中央給學生定性的帽子不摘掉就要堅持罷課。22時,近千名北大學生在校內遊行。

北師大學生自治會負責人吾爾開希昨晚宣佈,5月5日繼續罷課。北師大很多學生受他影響,今日沒有複課。

中共高層處理學運的工作已由訪問朝鮮回來的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主持。而“緩和、對話”四字基調則為趙紫陽所奉行的原則。此前,中共討論對付學運措施的高層會議,都是由李鵬主持的,具體事務則由胡啟立和喬石負責。趙紫陽對學運的看法,與李鵬等部分領導人本來就不一樣,他並不認為此次學運是一次嚴重的政治動亂。故在他全面主持學運事務後,確定了一系列緩和緊張氣氛氣氛的措施,包括放寬中國傳媒對學運的報導。

北京學生有一連串爭取民辦傳播媒介的行動,北大學生自治會主辦的電臺“民主廣播站”已經開始無線廣播,而北高聯主辦的報紙《新聞導報》,亦衝破當局的重重阻擾,順利出版第二期。中共當局對《新聞導報》的出版設置了重重障礙,指令任何印刷廠不得接受《新聞導報》的印刷業務;任何有影印機的單位、個人不得複印《新聞導報》,所有的新聞機構均不得向《新聞導報》

提供任何可以利用的材料和傳播的機會。目前,《新聞導報》電腦排字、油印形式出版。每次印刷一千份左右。每期四版,一版、二版為要聞和政論,三版是文學作品,日前主要刊登悼念胡耀邦的挽聯、詩歌,四版為新聞提要,包括外電對學運的報導。

“高校學生對話代表團”首次正式舉行會議,團長項小吉表示,代表團在組織上與北高聯並無聯繫,成員絕大部分非北高聯成員他們希望能經常與政府保持對話,第一次對話內容為學生運動問題、深化改革問題及中國憲法問題等。項小吉表示,對話代表團在組織上與北高聯為兩回事,因為代表團是各高校通過合法民主正常管道推選出來的,為各方所接受,是有廣泛代表性的學生組織,希望與政府進行對話座談。對話團的副團長是北大生物系學生沈彤,另有多名常委,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博士研究生江棋生是其中之一。

李鵬《六四日記》記載:下午,政治局委員,中央組織部長宋平來我處,他對當前局勢極為憂慮,認為目前的動亂是長期自由化思潮氾濫的結果。晚上,何東昌來談高校的反映,果然不出所料,趙紫陽在亞行講話發表後,北京市機關和高校都認為中央方針變了。

青海民族學院五百名學生于11時再次走出校門,遊行到青海省政府門口,15時30分學生逐漸散去。

逾百名深圳的新聞工作者今日以個人名義聯名致電北京和上海,向昨日參加遊行的北京新聞工作者和上海《世界經濟導報》總編輯欽本立致敬,並強烈要求中共上海市委撤銷對《世界經濟導報》的錯誤處理。

昨日約200人中國留學生、在美人員從聯合國附近廣場遊行到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示威,有人舉著“魏京生無罪”、“李鵬下臺”、“鄧小平退休回家抱孩子”、“結束中共專制統治”等標語,倪育賢、艾未未等人要求見領事館人員遞交請願信,被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