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4月30日
杯葛官方代表的假對話

 

1989年4月30日  星期日  吳仁華

北京高校新出現的大字報集中譴責4月29日袁木等人與學生的“對話”。北京農業大學貼出署名“校自治會”的大字報,抨擊對話“是一種愚弄、欺騙全國人民的行為”,強烈要求在平等、公開的情形下對話,學生代表必須代表廣大同學意見。

北高聯一些負責人在各高校加緊活動,提出:5月4日前,由各校學生民主選舉的學生代表團與中共中央和國家領導人對話,政府若不同意,將舉行更大規模遊行。

上午,北大研究生會監委會發佈公告:根據校研究生會章程修正案(草案)第1、3、7、9、10、11、14、18、19、23條的有關規定,校研究生會監委會委員17人聯名提議,於1989年4月29日19時30分召開了監委會。到會監委認為:上屆研究生會做了大量的工作,但在這次學運中猶豫不決,領導不力,引起廣大同學不滿。鑒於目前形勢緊迫,決定今天上午召開臨時研究生代表大會,對現任研究生會主席團投信任票。代表證每個宿舍一張,共304張。上午9時,召開臨時研究生代表大會,到會代表244人。投票結果,241票同意罷免

研究生會主席團,299票同意選舉參加北大籌委會的研究生成員作為研究生會臨時主席團成員。表決有效。要求校研究生會主席團在12小時內移交權力。稍後,北大校方宣佈不予承認。

下午,北京市委書記李錫銘,北京市長陳希同等人在北京市委二樓會議室與北京市屬17所高校的29名學生對話。該對話會由官方一手操控,受到北高聯的杯葛。

國家教委向各省、市、自治區教育部門和國家教委直屬高校發出通知,要求認真組織學生收看4月29日袁木對話的錄影,組織廣大幹部、師生學習《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指出當前工作重點是引導廣大學生充分認清這場鬥爭的性質,統一認識,不承認並堅決取締一切學生非法組織。

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結束對朝鮮為期一周的正式訪問,上午10時乘火車回到北京。他在月臺上同前來迎接的李鵬握手,互致“幸苦了”的問候。喬石、田紀雲、溫家寶等人也到北京站迎接趙紫陽回京。

李鵬《六四日記》稱:下午4時,去紫陽同志處。他同意明天開常委會研究學潮。總的講,他主張緩和的方針,嘴裡說不變。實際上,我擔心他為求得妥協,要承認團結學生會。遊行也要使之合法化。

李鵬《六四日記》稱:趙紫陽從北京站回到家後,鮑彤(趙紫陽秘書、政治局常委會秘書、中共中央委員)立即就到他那裡,送上趙紫陽在五四青年節講話稿。鮑彤還按照趙紫陽臨行前的佈置,密切掌握學潮情況,還找一批趙紫陽的“智囊”、“精英”研究形勢。

下午3時,趙紫陽主持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討論五四學生可能舉行大規模遊行示威的預案。會議決定:屆時對天安門地區實行交通管制,以保證亞洲銀行年會開幕式的順利進行。對學生遊行要進行勸阻,動員機關人員、居民不上街,不參加流行。會議上出現爭論。

李鵬《六四日記》稱:上午,我和王瑞林同志(鄧小平辦公室主任)通了電話,要他向小平同志報告:“五•四”青年節期間,在北京可能出現更大的遊行。

上海一些高校出現呼籲五月四日上街遊行的大字報,還有的學生秘密串聯,籌備五月四日的遊行。中共上海市委要求各校在五月一日前後抓緊做工作,一律不承認學生非法組織,勸說學生不要罷課,要採取一切措施勸阻學生上街遊行,要避免流血事件。

4月27日以來河北省一些高校大字報明顯增多,有抨擊四二六社論的,有發洩不滿情緒的,有抨擊党和國家領導人的,有呼籲學生行動的。河北大學一份大字報稱:如果五月四日北京有行動,必將會出現河北大學的

旗幟,請有血性、有良知的同學五月四日淩晨務必在河北師大附近等候行動。

21時,浙江大學600多學生在杭州植物園集會,有的學生演講呼籲學生五月四日遊行。集會上打出了“五四科學和民主促進會”的旗號。事後經校方施加壓力,集會發起者同意今後不參加或不組織不利於安定團結的活動,並宣佈“五四科學和民主促進會”流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