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4月28日
抗議撤銷欽本立總編輯一職

 

1989年4月28日  星期五  吳仁華

北京各高校學生雖然經歷了昨天10多小時的遊行,非常疲累,但精神非常振奮,都在談論四二七遊行在避免流血的情況下得以成功進行,沿途又得到數十萬北京各界民眾的支持。四二六社論所造成的恐怖氣氛一掃而空。

北京許多高校繼續出現一些大字報。不少大字報稱:“27日的遊行勝利了”,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今天,首都北京各大報紙對“四.二七”學生遊行作了比較客觀、公正的報導,這是胡耀邦逝世以後對學生遊行第一次比較客觀、公正的報導。學生和社會對此反應良好。中央電視臺更在午間的全國新聞聯播中以頭條報導了四二七學生遊行情況。

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閻明複在全國青聯成立40周年紀念座談會上說,民主建設、廉政建設不是靠上街遊行、喊口號所能實現的。作為中國青年的組織,全國青聯應當發揮青年精英的作用,深入學生,積極對話,反映他們的正當要求。

《人民日報》以社論的名義發表了國務院發言人袁木題為《維護大局,維護穩定》的文章,說:“中國需要穩定,當前壓倒一切的大局是保持社會的穩定。無視這個大局,背離這個大局,只能給民族和國家帶來災難。”

國家教委向教育系統發出第6個《通知》,說,“當前北京局勢仍很複雜,一些學校不時出現大小字報,蠱惑人心。特別是還有相當一部分幹部、教師的思想認識還沒有統一起來。國家教委與北京市領導人是李鵬的主要支持者。

上午,中共北京市委召開全市高校校長、黨委書記會議,會議一開始先由北大、清華、政法大學、人民大學、北師大等校負責人介紹學運情況。陳希同對平息學潮作了進一步安排:一、各學校回去要總結經驗,根據《人民日報》4月26日社論精神,找出差距。二、要千方百計爭取中間群眾,要做耐心的思想工作,同時也要同學生開展理論鬥爭。三、勸阻學生不要上街,分化削弱他們的力量。四、解散非法學生組織。五、積極分子也應貼大字報,把他們的大字報蓋住。

下午,李鵬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會議儘管沒有出現大的原則分歧,但對一些具體問題的處理卻有不同的看法。會議認為,應該抓住時機,與學生進行對話。

清華貼出署名“清華人”的《對話11條》,提醒學生把重點轉向研究對話的先決條件,並提出了對話內容的建議:1、關於貪官污吏和官倒問題;2、教育經費、教師待遇問題;3、新聞自由、新聞立法問題;4、學生運動性質問題;5、公正評價胡耀邦問題。

北大貼出無署名大字報《幾點建議》,提示學生“對話的依據是憲法和北大學生先前提出的7條要求,要達到目標,必須對7條有明確答覆;正確評價此次運動,反對稱之為動亂;承認學生自治組織的合法性”。

20時許,北高聯召集北京20多所高校的30多名學生代表在政法大學教學樓平臺召開會議,討論決定了6個問題:1、各高校不能單獨與政府對話,必須以整個聯合會的名義,平等對話,由真正的學生代表對話。對話的時間、地點、政府出面人員都要得到學生的認可。2、專業性的藝術院校、外語學院明天可以複課,其他學校繼續罷課到五四。3、由於擅自決定取消四二七遊行,撤銷周勇軍主席職務,經無記名投票,選舉吾爾開希接任主席,原則是7天一換屆。6、爭取聯合會的合法地位。4、29日,聯合會在北師大繼續開會,商討與政府對話的內容。5、是否還要遊行,今後一切行動都看政府的態度。6、爭取聯合會的合法地位。

中共上海市委整頓《世界經濟導報》的決定引起知識界一些人的強烈不滿。嚴家其、包遵信、蘇紹智、許良英、張顯揚、吳祖光、于浩成、李南友、戴晴、蘇曉康等30餘人,連署《捍衛新聞自由--致中共上海市委的公開信》,抨擊上海市委整頓《世界經濟導報》的決定。

傍晚,《中國青年報》已有李大同等88名編輯和記者簽署一份慰問電文,電文稱:“謹向一向為我們所敬重的世界經濟導報及欽本立同志致意!真實的新聞永存!”《中國日報》亦有75名編輯和記者簽署了另一份電文慰問欽本立,並向《世界經濟導報》同仁表示敬意。該電文稱:“威武不屈,欽總樹天下報人風範;真理不死,導報是十年改革先鋒。”

李鵬《六四日記》稱:“上午,我主持了國務院常務會議之後,去萬里同志處,徵求他對下一步處理動亂的意見。我又去尚昆同志處,他認為局勢仍然緊張,已調入北京的38軍部分武裝力量還不能撤回。下午3時,我再次召開常委碰頭會議,研究下一步制止動亂的措施。大家充分肯定四•二六社論的作用。準備採取的措施是“穩定北京,繼而穩定全國,團結黨的骨幹力量,爭取中間群眾。”

下午2時30分,南開大學、天津大學、天津師範大學、天津紡織工學院、河北工學院、天津輕工學院等校約五千多學生上街遊行,抗議四二六社論。

美國白宮發言人在評論北京學生四二七遊行時說;“布希總統信仰言論自由與集會權利的原則,這一原則正在那裡(北京)得到證明。”“我們希望這一示威將繼續保持和平形式,也希望中國當局對之採取克制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