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4月23日
罷課爭自由反官倒

1989年4月23日 星期日

上午,趙紫陽找胡啟立、芮杏文談話,特別強調了他的關於處理學潮的三點意見,並說,“對於這次學潮,新聞輿論一定要堅持正面報導為主的方針。”下午,趙紫陽按既定方案乘坐專列出訪朝鮮,李鵬、喬石、田紀雲到北京火車站送行。

14時許,人民大學校園貼出《中國人民大學博士生宣言》:一、完全支持北京高校學生提出的7條建議,堅決支持學生及社會各界人士的愛國民主運動。二、即日起博士生全部罷課。三、“集體領導、集體決策造成的失誤(李鵬語)應以集體辭職,來表示“集體負責”(李鵬語)的誠意。四、強烈要求75歲以上黨政軍領導全部辭職。五、反對暴力,保護人權,軍隊不應參加和干預國家事務。六、中國共產黨活動經費不得由國庫負責。七、解除報禁、新聞自由,允許民辦報刊、電臺和電視臺。八、由社會各界人士成立廉政委員會,清查黨政領導層中腐敗現象,立案審查高幹子女親屬的非法經商活動,並將結果公佈於眾。

由副總編輯孫長江主導,《科技日報》在第一版刊登了該報記者集體采寫的“風一程雨一程壯歌送君行”,報導了21日晚、22日學生遊行、悼念活動情況。這是官方媒體首次突破禁區的舉動,得到學生及各界好評。

北大、北京科技大學等校一些青年教師宣佈罷教。一些高校的大字報提出:“全市高校實行總罷課”,“不達目的決不上課”。有的還提出,“實行全國總罷課”。

10時,清華少數學生試圖搶佔校廣播站,遭到校方阻止。北大學生也搶佔校廣播站,遭到學校領導的嚴厲批評後退出。晚20時,人民大學學生佔領了校廣播站,由於校方提前轉移了廣播設備,學生無法播音又退出。北大生物系學生沈彤在他鄰近北大三角地的宿舍拉起了廣播線,建立有史以來學生運動的第一個廣播站。

晚,由劉剛聯絡的北京21所高校數十名代表在圓明園開會,成立了學生自治組織“高校臨時委員會”,後改名“北京市高等院校學生自治聯合會”(簡稱“北高聯”)。詳情見劉剛《1989年“高自聯”成立的前前後後》 http://is.gd/bv9zgf 圓明園會議選舉政法大學政治系學生周勇軍為北高聯第一任主席,常委有王丹、吾爾開希、馬少方(北京電影學院夜大劇作班學生)、臧凱等。

下午,劉剛由政法大學研究生龔自忠帶到我的宿舍,劉剛知道我(吳仁華)在政法大學學運中的情況,

我當時不認識他,也不認識龔自忠,劉剛請我出席圓明園會議,參與學生組織,,我說我是教師,身份不合適,名不正言不順。學生自治組織在成立之初就有教師參與,容易被當局抓住把柄。我教的研究生浦志強出席了圓明園會議,劉剛動員他擔任主席,浦回答能力不夠。浦的養父母在農村,年事已高,只有他一個孩子。浦說我曾叮囑他不要出任主席,我記不得了。但我叮囑過他,為了父母,注意自身安全。

《科技日報》突破禁區的報導在北京各界引起極大反響,早上起就有許多人打電話到該報,認為說了公道話。但孫長江表示,他們並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只是一種職業道德的表現,盡了新聞傳媒應盡的職責。該報記者亦表示,並不感到自己報紙的報導特別好,只感到有些報紙的報導特別不好。事件是真實的,他們的態度是真誠的。

李鵬《六四日記》稱:上午11時,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家教委主任李鐵映打電話給李鵬,說北京各學校學生情緒激動.醞釀明天罷課,希望趙紫陽主持聽彙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北京市委書記李錫銘也給趙紫陽打電話,要他推遲訪問朝鮮。趙紫陽告李鐵映,已委託李鵬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工作,向他彙報吧。(李鐵映、李錫銘與李鵬一樣,都主張對學運採取嚴厲手段。)

晚8時30分,李鵬去楊尚昆處,分析形勢。楊尚昆也認為形勢在發生變化,鼓勵李鵬去找鄧小平。李鵬要楊尚昆一起去,楊同意了。

晚上,李鵬在批閱大批檔和簡報的同時,不斷接到公安,安全,教委負責人關於各地學生動態的電話,電報。


 

19890423大陸西安和長沙紛起學生暴動事件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y5JcyLx2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