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4月22日
學生下跪請願送別靈柩

 

1989年4月22日 星期六  吳仁華

上午10時整,中國官方按計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胡耀邦追悼會。國家主席楊尚昆主持追悼會,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致悼詞。追悼會開始前15分鐘,鄧小平到了,趙紫陽、李鵬、萬里、喬石等人先後迎上前去。在京的中共領導人傾巢而出參加追悼會。

有消息說,胡耀邦家人拒絕讓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薄一波、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副書記王鶴壽出席追悼會。薄、王在文革中作為“61人叛徒案”成員被打倒,文革結束後,時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的胡耀邦頂著巨大壓力為他們平反,但在86年底胡

耀邦被迫辭職事件中,薄、王忘恩負義,是主要作惡者。

11時40分許,追悼大會和向遺體告別儀式結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喬石、胡啟立,政治局委員宋平,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溫家寶,以及胡耀邦的夫人李昭和子女,護送胡耀邦靈柩前往八寶山公墓火化。12時零4分,靈車從人民大會堂出發,刻意避開廣場上數萬學生,沿長安街向西,13時零8分到達八寶山公墓,行程約15公里。長安街兩旁擠滿了送葬的民眾,許多建築物上也站滿了人。

胡耀邦家人在車上向沿途送葬的民眾頻頻招手,表示謝意。民眾也向他們招手慰問。胡耀邦的兒子胡德平將雙手放在胸前,,以中國傳統的方式感謝送靈的民眾。

較早時北京市政府宣佈,22日上午8時至中午12時,天安門禁止人車通過。淩晨2時,整條長安街東由北京飯店西至新華門西單一帶,每二十步便有一至兩名軍人,由昨晚8時30分許開始戒備,估計連同監視天安門廣場活動的公安,人數有三千名。

《李鵬六四日記》稱:淩晨3時,北京市公安局負責人出面與學生代表談判,為了保證追悼會順利進行,要求學生隊伍向東移動,空出大會堂東門外的汽車通道,以便參加追悼會的車輛通行。學生答應了。

《李鵬六四日記》稱:為保證追悼會的順利進行,軍委楊尚昆副主席下令緊急從北京軍區調兵力進京,從駐防保定的38軍抽調1500名兵力,一個團進駐中南海,其餘兵力佈置在中南海四周,保衛中央首腦機關安全。不帶武器,避免與學生發生流血事件。

徹夜守候在廣場的數萬學生又冷又餓,但秩序井然。清晨,學生與胡耀邦治喪辦公室交涉,要求派代表參加追悼會、靈車繞廣場一周等要求,均不獲同意。官方只同意讓學生停留廣場聽追悼會廣播。

包括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張敏在內的許多媒體人員以及知識界的許多人,也徹夜守候在廣場,關注學生的悼念活動,其中包括作家鄭義、電視片《河殤》的撰稿人遠志明、謝選駿。張敏等人21日夜曾去中南海送知識界的請願信,被扣在中南海門內的接待室。

上午10時,廣場上廣播宣佈追悼會開始,數萬學生全部安靜下來,自動肅立,跟著唱國歌,有的學生流著眼淚,氣氛莊嚴肅穆。在西長安街兩側沒能進入廣場的學生,佩戴黑紗、白花,舉著“耀邦,北大同學懷念您”、“政法大學致哀”等橫幅。

數萬學生希望送胡耀邦最後一程,得知靈車早已離去,學生激動、憤怒,隊伍開始湧向緊鄰天安門廣場的人民大會堂東門。有學生請願,提出三點要求:

一、請求靈柩繞廣場一周,讓同學們瞻仰胡耀邦遺容,再送胡耀邦一程;二、請求與國務院總理李鵬對話;三、希望公開報導當天的學生悼念活動。

12時50分,北大學生郭海峰、張智勇、政法大學學生周勇軍舉著請願書跪在人民大會堂臺階上,久久無人搭理。數萬學生及圍觀民眾深表同情,不時發出呼喊聲。大批武警和解放軍官兵在大會堂臺階下組成防線,廣場擠滿了人。

許多人說,“這些學生真可憐”,“人家都跪了那麼長時間,為什麼沒人理”,“當官的怕學生怕成這樣”。人群開始起哄警戒線上的武警,部分學生和民眾緩慢前移,與執勤武警和解放軍官兵發生摩擦。雙方推搡持續了15分鐘左右。

學生跪遞請願書、以及傳言李鵬會出面見學生但始終未出現,讓許多學生激動憤怒,政法大學研究生浦志強用手提話筒猛砸自己頭部,血流滿面。

13時50分過後,北大、政法大學、北航、人大等10多所高校逾萬名學生開始有組織地撤離,返回學校。據一位北大領隊學生說,學生代表沒有受到接見,也沒有人和我們對話。為了維護學生安全和國家大局,決定撤回學校罷課。

當天在人民大會堂周圍執勤的,除了武警北京市總隊,還有北京衛戍區警衛第3師第13團。第13團

是北京衛戍區主力部隊,八九民運期間三次奉命進京執勤,六四事件後被中央軍委授予集體一等功。

北京一些高校大小字報、傳單不斷增多。北大三角地貼出署名“天地”題為《轉述一位長者的忠告》的大字報,提出“為贏得成功,必須講究行動策略”、“各院校出兩人,組成談判小組,到政府請願”,“未見答覆決不收兵”。

北大另一張未署名的大字報稱:“當今的中國,到處充滿著骯髒,該是大清除的時候了。”“我們的學生運動要像當年‘打土豪、分田地’一樣,提出嚴懲貪官污吏,減輕百姓負擔。”

北師大貼出署名“師大青年教師自治會”的《運動向何處去----致廣大愛國學生》傳單,稱“目前,最迫切需要的是組織、宣傳、綱領,然後是強有力的行動”、“我們的策略只能是持久戰”、“我們最強硬的手段是罷課”,等等。

《李鵬六四日記》稱,上午,西安發生了嚴重的打砸搶事件,不法分子衝擊了省政府大院、省檢察院和法院。點燃了汽車、車庫和油庫,將大街上一家服裝店洗劫一空。中共陝西省委致電中央:陝西警力不夠,要求中央支援。中央軍委批准派4千名解放軍支援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