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4月18日
學生靜坐提七點要求

 

1989年4月18日 星期二  吳仁華

零時,北大逾千名學生走出校園遊行,3時行至釣魚臺賓館時人數增至3千。有外國記者和外國使館人員隨行觀察。1時30分到達中國人民大學停留了一會,近千名人民大學學生加入,沿途又有清華等校學生加入,彙聚了近萬人,大部分學生稍後在途中陸續散去。

北大遊行隊伍前列打著長10米、寬4米的白綢布橫幅,上書“中國魂”、“永遠懷念耀邦同志”,落款是“北京大學部分師生暨校友”。學生一路高喊“民主萬歲”、“自由萬歲”、“打倒官僚”等口號,齊唱《國際歌》。10多名學生高擎用笤帚蘸煤油製作的火把。淩晨4時30分許,遊行隊伍進入天安門廣場,集結在紀念碑下,將“中國魂”橫幅搭在紀念碑上。一名學生爬上紀念碑浮雕高喊:“我們這次行動完全是自發的,和學生會沒有任何關係。我們現在已選出了學生代表,準備和政府進行交涉。”

清晨,在人民大會堂前靜坐的數百名北大學生要求全國人大常委以上的領導出面接見,提出7條要求:一、重新評價胡耀邦的是非功過,肯定其民主、自由、寬鬆、和諧的觀點;二、徹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對蒙受不白之冤的知識份子給予平反;三、國家領導人及其家屬年薪及一切形式的收入向人民公開,反對貪官污吏;四、允許民間辦報,

解除報禁,實行言論自由;五、增加教育經費,提高知識份子待遇;六、取消北京市政府制訂的關於遊行示威的十條規定;七、要求政府領導人就政府失誤向全國人民做出公開檢討,並通過民主形式對部分領導實行改選。這七條要求經過在場學生的討論,北大法律系憲法學博士生、研究生會主席李進進等起了作用。

7時30分,北大歷史系學生王丹見靜坐學生越來越少,就給北大物理系副教授、方勵之妻子李淑嫻打電話。李淑嫻隨後在北大三角地貼出大字報《天安門前傳來的電話》,希望學生前去聲援。這是事後被中共認定為學運黑手的方勵之夫婦與學運發生關係的唯一一件事。

8時,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信訪局局長鄭幼枚等邀請郭海峰、王丹等學生代表進入人民大會堂,接受了《請願書》。郭海峰、王丹等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領導人出來對話,鄭幼枚說領導人出面要有一定程式。學生代表稱這次對話不能令人滿意。

下午5時30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劉延東和全國人大代表陶西平、宋世雄會見了靜坐學生的代表郭海峰等人,郭海峰等遞交了《致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請願書》(主要內容即7條要求)。

零時30分,北京航空航太大學千余名學生出校門遊行,一路上高喊“民主萬歲”、“自由萬歲”、“團結起來,振興中華”等口號,到達北師大時大喊“北師大學生下來”,響應者不多。淩晨2時30分被趕來的北航校領導和教師勸阻返校。

下午2時,中央民族學院、北京經濟學院等校逾千名學生舉著旗幟,抬著花圈遊行到天安門廣場,加入人民大會堂前北大學生的靜坐行列。中央民族學院遊行隊伍打出“公開評價耀邦功過”、“公開耀邦辭職真相”橫幅。

下午6時55分,人大、北大、北京理工大學3千多名學生從人大校門出發,打著“繼承耀邦遺志,推進民主進程”橫幅,拿著花圈,向天安門廣場進發,大部分學生騎自行車。晚8時,騎自行車的學生隊伍到達廣場,步行的學生陸續抵達。

21時,人大、北大、中國政法大學等校逾千名學生遊行到天安門廣場,與在人民大會堂前靜坐的北大學生匯合。到了晚9時,廣場已聚集一、二萬人,在人民大會堂外靜坐的學生已彙集到紀念碑前,紀念碑前擠滿了人。

晚22時50分,兩千余名學生和圍觀群眾從天安門廣場轉往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的所在地中南海的新華門,高聲呼叫,要求與國務院總理李鵬對話。並以

北大學生提出的7條要求作為請願內容。有記者在現場目擊,無人使用暴力,無人受傷。

晚上,國務院總理李鵬前往胡耀邦家中慰問。胡耀邦親屬表示,希望喪事從簡,追悼會的規模並不重要。他們再次向李鵬轉達了胡耀邦在世時的一點希望,胡耀邦說:希望中央對我的工作做出結論,當然,如果不做我也不勉強。

下午,兩名南京大學、河海大學學生到江蘇省公安廳申請集會,他倆說,南京大學、南京師範大學、河海大學、東南大學、南京建工學院、南京化工學院、南京藝術學院和南京機械工業專科學校將有一萬多學生4月19日下午1時在鼓樓廣場舉行悼念胡耀邦活動。

從淩晨開始,陝西省西安市部分高校學生將悼念活動由校園推向社會。零時40分,西安交通大學和陝西機械學院二千多名學生遊行到新城廣場。1時30分,學生們進入位於新城廣場北部的陝西省政府大樓呼呼口號。從3時20分開始,學生們分批返回學校。

中午12時30分許,西北大學、陝西師範大學等校一千多名學生來到新城廣場集會。在廣場中心的國旗杆上升起一個花圈。13時30分許,西安市南郊的西北政法學院4百名學生到西安烈士陵園舉行悼念活動。

上午,國務院國務委員、北京市市長陳希同簽發了北京市政府給國務院的報告,報告稱:北京高校學生悼念胡耀邦活動從4月17日開始出現升溫趨勢。據市委教育工作部今早的統計,北京已有26所高校的學生自發舉行各種形式的悼念活動。校內張貼的悼詞、挽聯、大小字報共計7百多份。

國家教委副主任何東昌簽發國家教委向部分省市教育部門和委屬高校發出的《通知》,《通知》指出:在進行悼念胡耀邦活動時出現了一些值得注意的情況和苗頭。少數人由於對當前一些問題不滿意,想借機發揮。也有校內個別別有用心的人想借此把矛頭指向黨和政府。

截止4月18日,有關部門提供給中共中央領導人參考的海外十幾篇主要評論中,只有美聯社的一篇報導提及了上海學生的悼念活動,其它的報導仍然局限在北京。

英國《泰晤士報》社論說:中國領導人不能不感受到學生們悼念被罷免總書記職務的胡耀邦一事的象徵意義。本周的口號要求民主和法治、譴責專制和腐敗,再一次針對活著的領導人而不是已逝者,再次出現了悲哀混合著不滿情緒的混亂。

美聯社報導:“今天,學生們的遊行逐漸變得越來越帶政治性,要求政府對他們提出的七條要求做出

答覆。學生代表李進進說:官僚們會嘗到人民的力量。他說,學生們想同全國人大常委會負責人談談要求,而且不會要求立即作出答覆,可他們不敢出來。” 

 

李進進:記 “八九”年第一次有組織的靜坐
http://blog.boxun.com/hero/lijj/4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