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4月17日
學生自發悼胡

1989年4月17日 星期一 吳仁華

從下午起,北京高校學生悼念胡耀邦的活動從校園比較有規模地擴展到天安門廣場,而全國各大、中城市悼念胡耀邦活動的規模也日益擴大。

下午1時許,中國政法大學6百餘名師生在青年教師陳小平、熊繼甯、吳仁華的帶領下出了校門,沿著二環路走向天安門廣場。這是八九民運第一次遊行。詳情見吳仁華題為《八九序曲:中國政法大學四.一七遊行》文章,http://is.gd/2vdYlW

參加4月17日遊行的一些中國政法大學學生後來成為學生運動骨幹,如浦志強、北京高校學生對話團團長項小吉、北高聯首任主席周勇軍、北高聯首任秘書長王志新(公安部通緝的21名學生領袖之一)、王志清(公安部通緝的21名學生領袖之一,六四事件後至今下落不明)。

下午4時20分許,逾30名北大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紀念碑獻花圈,宣讀了簡單悼詞,此後,一部分北大學生前往胡耀邦家敬獻花圈。5時整,紀念碑前共有9個花圈,署名分別為:北航部分學生、北大師生、北師大師生、中國社科院全體研究生、一個政法幹部。

晚7時多,有二、三千人自發聚集在天安門廣場紀念碑前悼念胡耀邦,紀念碑北側放著7個花圈。晚8時多,悼念活動形成高潮,不斷有人(多為學生)輪番登上紀念碑臺階朗誦悼詞等,旁聽者不斷報以熱烈掌聲。直至18日零時仍有二、三百人不願散去。

夜晚,上海的華東師範大學近千名學生走出校門,打著“悼胡公”、“沉痛悼念耀邦先生”等橫幅,並攜帶兩個花圈,前往中國紡織大學、上海交通大學串聯,沒得到多大反應,于翌日淩晨3時悄然返校。晚10時許,復旦大學數百名學生從校園出發,11時許抵達同濟大學,聚集逾千人前往上海市政府、市人大常委會所在地,要求市政府領導接見,至翌日淩晨4時許散去。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連夜主持召開市委緊急會議,決定以市委、市政府名義發佈關於胡耀邦追悼活動的通告。通告提出,為確保上海的生產、工作、學習、生活秩序,維護安定團

結大局,規定各種悼念活動應在本單位進行。強調警惕個別壞人乘機挑起事端,破壞安定團結的局面。

晚9時20分,天津的南開大學逾千名學生走出校門遊行,一路高唱《國際歌》、《國歌》和《我們的隊伍向太陽》等歌曲,高呼“打倒獨裁”、“打倒專制”、“民主萬歲”、“自由萬歲”等口號。

連日來,湖南的湘潭大學、湖南師大、國防科技大學、中南工業大學等校學生以各種形式悼念胡耀邦。晚10點許,湘潭大學聚集逾千人,唱著《國際歌》走出校門,至翌日淩晨2時許有3百多名學生到達湘潭市委、市政府。

中國人民大學出現署名“北大、清華、人大、師大部分師生”的《幾點建議》,主要內容:挽聯、花圈向天安門廣場集中;成立北京學生治喪委員會;廢除專制政治;建立民主政治新秩序;對十年改革中的重大失誤做出檢討,責任者引咎辭職。

香港《虎報》題為《據認為胡耀邦逝世會激勵改革派》的報導說:“要求民主和人權的運動的勢頭日益增大,隨著五四運動70周年紀念日的臨近,其勢頭會進一步擴大...北京大學生在舉行悼念胡耀邦的活動時可能會自發地組織要求擴大民主的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