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九年,開槍鎮壓學運之後兩個星期,中共公布了廿一名首要通緝犯名單,但讓中共難堪的是,列名通緝要犯的廿一名學運領袖,最終居然有十五個成功逃離中國大陸。協助這些學運領袖脫逃的,是一項後來被稱為「黃雀行動」的營救計畫,而具有黑道關係的香港商人陳達鉦,則是這項行動的幕後主要執行者。

據《多維新聞網》報導,上月廿七日陳達鉦悄悄飛到美國,廿九日即在陳一諮的陪同下,被迎進嚴家其位於紐約布魯克林區的家中。陳一諮是原中共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所長,嚴家其則是原社科院政治所所長,兩人都是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重要智囊,也都在「六四」中扮演重要角色。他們兩人,都是透過陳達鉦的營救,才得以脫離中國大陸。

港商幕後操盤 具黑道背景

為了歡迎人稱「六哥」的陳達鉦,嚴家其夫人高皋為陳達鉦準備了一桌的佳餚,拿出了珍藏的XO,而不抽菸的嚴家其則陪著菸癮很大的六哥,抽了他這輩子的第二十根香菸。

關於自己十八年前的逃亡過程,嚴家其在他《生命樹的分叉》一書中說道,「我無法從開車的司機、快艇駕駛員那裡了解到什麼情況,一路上,他們完全不理睬我們,並不關心運送的人是誰。在我逃出中國後,我仍想弄清楚逃亡過程」。

事實上,當年的營救行動,原來並沒有名字,一直到一九九一年,主事者之一、香港知名諧星岑建勳在接受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採訪時,才靈機一動,引用「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來形容一九八九年的那次緊急行動。

大飛快艇 走私船變急救艇

說起這次營救行動,六哥說:「我們從支聯會(香港民主團體)得到了需要救援人員的名單,聯絡地址和電話,我們的手法就是用快艇把他們帶到香港。」

據了解,陳達鉦當時得到了一些擁有快艇朋友的支持,這些被稱為「大飛」的大功率快艇,當年主要用於走私大陸緊缺的商品。除此之外,這些人還熟悉如何在南中國海上避開警方的搜索。

陳達鉦說,整個救援過程是得道多助,其中涉及他人的方方面面,因時機未到,不便講出來,他當時負責從支聯會獲取資料,然後分派給底下的小兄弟。當時,他們的努力,延伸到了全中國大陸,從華南到華中、華北,一直到西北。據估計,「黃雀行動」共救出約二百名大陸人士,而由陳達鉦直接經手營救的,就達一三三人。

散盡家財救人 美英法協助

據指出,營救行動從一九八九年六月開始,但該年年底就因為一次行動失敗,導致陳達鉦兩名小兄弟被捕而停止。為了營救這兩名小兄弟,陳達鉦與中共高層密會並達成協議,不再從事類似行動,然後兩名小兄弟才獲得釋放。

對於自己的妥協是否招致「投降」的批評,陳達鉦並不在意,因為至少兩名小兄弟因而獲得釋放。他說:「不救他們出來,我如何在江湖上做老大?」

另據了解,這項「黃雀行動」,至少在民運人士從北京至廣東的路程安排上,美國中央情報局及英國、法國情報單位,在其間都提供了部分助力。

陳達鉦是由中國大陸至香港的生意人,為了營救中國大陸民運人士,他傾家蕩產,用了二、三千萬元港幣去救人,這些錢不但用於安置小兄弟,也用於收買大陸貪官。此外,據其友人陳志雄表示,陳達鉦曾經親自開快艇三十多個小時到海南島,與當地黑社會人士接觸,並將當地民運人士帶回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