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福元
年0月0日 ~ 年0月0日

166  張福元,男,66歲,京籍,共軍302醫院退休工人。6月3日晚下班後去親戚家串門。晚外面釋放瓦斯彈,屋離馬路(西長安街)近,到門口去看個究竟,軍隊朝胡同口的人群開槍掃射,張的右腰部中彈。送進積水潭醫院後死亡。妻劉乾口述錄像。


 

口述历史(之六):六四遇难者张福元 - Testimony

六四遇难者张福元的遗孀刘乾 - 口述历史录像
Testimony by June 4th victim Zhang Fuzhi's wife Liu Qian

打死這麼一個老人有什麼道理?

1989年6月3日夜晚,張福元老人去西城區豐盛胡同內大沙果胡同他表叔家串門,恰好碰上戒嚴部隊到處開槍殺人,他也就只好留宿在表叔家,心想等外面局勢平穩了再回自己家裡。

第二天淩晨,他被戒嚴部隊施放的催淚瓦斯熏得實在難以忍受,打算去院子外面透透氣。結果,他前腳剛跨出院門就中了子彈。子彈打到了他的腰部,他還掙扎著回到院子裡對他表叔說:“打著我啦!”說著就不行了。親戚們趕忙截了一輛救護車把他送往積水潭醫院,但還沒有等到抵達醫院就咽氣了。

張有四個兒女,當他們趕到積水潭醫院急救室的時候,父親已被送進太平間凍上了。兒女們發現,父親腰椎處中了一彈,然而遺體上只有子彈進的眼而沒有出的眼,子彈在體內沒有出來。醫院能做的,只是給家屬開具一個死亡證明,證明張死於槍傷。一個無辜的生命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打死這麼一個老人有什麼道理?沒有什麼道理,也不需要什麼道理。因為所有的道理都在下令開槍的那幾個獨夫手裡。獨夫們早就說過“不惜死20萬,換20年穩定!”那就是他們的道理。有了這個道理,還有什麼事情不敢做的呢?你偏偏要在戒嚴部隊施放催淚瓦斯的時候到外面去透氣,不是自找嗎!

(丁子霖執筆 20040423)

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the%20truth%20and%20victims/Authentic%20records%20of%20visiting%20the%20victims/authentic_2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