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撼雷
年0月0日 ~ 年0月0日

 

135  楊撼雷,男,19歲,北京流芳賓館廚師班學員。6月3日晚,與同學一起去換月票,後一起去北京飯店。4日淩晨,在南池子南口脾部中彈,送協和醫院,因失血過多死亡,三、四天后,從協和領回遺體火化,骨灰存放在家。


“六‧四”遇難者楊撼雷的父親楊大榕的證詞

 
楊撼雷﹐男﹐1970年3月24日生﹐遇難時19歲﹔生前為北京流芳賓館廚師﹔6月4日凌晨﹐于北京飯店西南池子附近遇據醫生說﹐如果搶救及時是不會死的﹔可是從夜間一﹑兩點鐘到第二天早上才被路過的人送到醫院﹐那時已死了很長時間了。
 
--楊大榕難﹐左下腹脾臟部位中彈。
 
6月3日下午﹐撼雷說要出去換月票﹐我們家長再三囑咐他一定要速去速回﹐因為現在外面很亂。可他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我們等到晚上﹐沒有回來﹐等到第二天﹐還是沒有回來﹐等到第三天﹐也沒有回來。我和他母親到處尋找﹐到處打電話﹐找遍了親戚朋友和他的朋友同學﹐都說沒有見到。一直到第七天﹐6月9日那天﹐他的一位同事到我們家來問小雷回來沒有﹖我們問他﹐你見到撼雷了嗎﹖他說﹐6月3日那天楊撼雷買完月票就去了他家﹐晚飯也是在他們家吃的﹐吃過晚飯後他們倆就出來(他的同事在朝內南小街祿米倉一帶住)﹐當時已是晚8點左右﹐路上也沒有公共汽車﹐人很多﹐大家都朝東單方向走去﹐他們也隨著人群走到東四後又向南走去﹐不覺走到北京飯店前邊﹐回也回不來﹐走也走不了﹐就這樣在那裡大約耽了4個小時。忽然人群騷動﹑槍聲四起﹐大家一齊向後亂跑﹐他們倆從此沖散了。
 
我們聽了他同事的敘述便到協和醫院去查找﹐果然查到了﹐但看衣服顏色好像不對﹐醫院醫生說﹐你們不看他衣服已經被血染了嗎﹖槍傷部位在左下腹脾臟部位。據醫生說﹐如果搶救及時是不會死的﹔可是從夜間一﹑兩點鐘到第二天早上才被路過的人送到醫院﹐那時已死了很長時間了。
 
撼雷死後﹐他母親一天哭好幾次﹐我總覺得這孩子沒有死﹐像出了遠門﹐在大街上看到了與他年齡一樣的孩子總想他又回來了﹐就這樣一連幾年。現在﹐我和他母親都已退休﹐兩人每月加起來800元的退休費勉強度日。
 
楊大榕 1999.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