軋愛國
年0月0日 ~ 年0月0日

 

131  軋愛國,男,22歲,北京待業青年。6月3日晚與同事去公主墳途中,被戒嚴部隊的子彈擊中頭部,死於301醫院,診斷為“腦幹貫通傷”。火化後葬於天津老家。父軋偉林,母張振霞。



 

 

天安門母親: 張振霞、軋愛國的母親

 

張振霞的證詞——“六·四”遇難者軋愛國的母親

軋愛國,男,1967年1月10出生,遇難時22歲;生前待業;89年6月3日晚22時中彈,腦幹貫通傷;骨灰安葬于老家天津。

89年6月3日,我孩子出去買肉回來,叫我給他包餃子吃,隨後他就找他的女朋友出去買鞋,說明天出去玩。萬萬沒有想到,他這一出去就再也沒有回來。

6月3號的夜裡,政府的軍隊真的開始殺人啦!槍子滿天飛。我當時在公主墳,我要去找孩子,可人山人海,到哪兒去找啊!於是我就先回到家裡。第二天是6月4日,孩子沒有回來,那可怎麼辦呢?家裡只有我一個人,於是我就找來孩子的同學和朋友,求他們到各大醫院去找,我自己也出去找。我去到海軍醫院,人家說只管查活著的,死了的就不管查。看來死了的就沒有地方找了!慘無人道!難道集體給燒了?我到水利醫院、304醫院、人民醫院都去找了,特別是人民醫院,那裡屍體都沒有地方放了,就用袋子裝了放到車庫裡邊,什麼樣的慘狀都有啊!大人、小孩、青年人、男的、女的,都看不清臉啦!我費了半天勁還是沒有找到我的孩子。這一天又過去了。到了5日那天,我說去301醫院看看吧,結果我的孩子還真的在那兒,躺在冰櫃裡,醫院保存的還很完整,醫生說是腦幹貫通,沒有搶救過來。等他們告訴我的時候,我昏死過去好半天。我那天真活潑的孩子,就這樣被他們活生生的槍殺啦!他們殺死了那麼多中華兒女,是誰家的人誰不心疼啊!執政者犯下了血腥罪行,他們就是千古罪人遺臭萬年。孩子的骨灰起先存放在八寶山骨灰堂,每年的清明節、“六·四”祭日我們都去看孩子。記得在91年,我和老伴還有孩子的女朋友一起去看孩子,我們只不過在那兒坐了一會,公安人員就把我們帶到派出所去了,審問我們,想把我們三人驅散,怕我們鬧事;最後又叫我們看彩電,給什麼“三五”牌煙吸,真不知他們存什麼心。他們做了虧心事心虛,我在地上用樹枝寫了幾句話“紙筆千年會說話,子孫萬代要報仇!”他們就問我們向誰報仇?我說誰殺了我的孩子我就找誰報仇,到最後不了了之,就把我們送回家了。

我家以前是個歡樂的家庭,我看著我的兩個兒子別提多高興啦,他們都有女朋友,彼此可好著呢。自89年“六·四”後,我們全家生活得就沒有任何意思了,簡直是度日如年,我的神經受了刺激,半年沒有上班,得了神經性高血壓;我的丈夫得了心臟病快十年啦,我們熬過了一個又一個痛徹心肺的時刻,度過了一個又一個艱辛困苦的歲月。現在我想開了,如果我要是死了,誰還給我兒子申冤?我還要保重身體活下去,我要和他們評理!我就不信世界那麼大就沒有說理的地方,我要和他們抗爭到底,討回人間的公道,要不我對不起那含冤于九泉的兒子!

孩子的骨灰在八寶山存放了三年後,我們送回老家去了,我這裡有301 醫院的醫生證明,還有死亡報告單和死亡診斷書,證明槍傷腦幹貫通,還有我兒子的照片。當時的血衣、手錶、身份證,我看著難受就都燒了。

張振霞  1999.2

 


軋愛國的母親張振霞  天安門母親的記憶

1989年六月三日晚,天安門發生的六四民主運動讓張振霞的一家四口少了一個成員,她的兒子軋愛國。

故事發生在當日的下午,張振霞正在家中為客人准備當晚的晚餐,她給了正在下棋的兒子五塊錢,讓他到市場上買一點食物回家。兒子很快就把事辦好,將食物帶來家,然後他跟媽媽說,他要和同學一同遊行。張振霞看到窗外真的有很多人遊行,於是對兒子說,好吧,但早點回家。

兒子高興地表示很快會回來。不過,這個他沒有實現對母親的這個承諾。從那天離家後,他就再也沒有回來。

當張振霞發現自己的兒子在晚飯過後仍未回家,感到非常擔憂,決定一家人一起出去找尋兒子的下落。他們家居住在西三環的邊上,靠近公主墳。所以她推測如果有戒嚴部隊在附近開槍,他們必定會聽見。不過她還是放心不下,和家中的客人騎著車嘗試找找兒子。他們約晚上8時半到達公主墳附近,看到整條長安街都擠滿人群,無法前進。他們開始焦急起來。突然那客人稱,他聽到槍聲。"砰"地一聲,一道光飛過,張振霞不相信自己所見的是真槍和子彈,還問自己,為什麼軍隊會對老百姓開槍?

她形容當時坦克車,解放軍的車一架一架在長安街上開著,戒嚴部隊的士兵拿著機關槍沖向人群,情況非常可怕。她心想,她兒子如果看到情況也應懂得逃命,因此她決定還是先和她朋友回去。

回家後,張振霞從其他人口中得知外面的情況越來越緊張,子彈在空中飛來飛去,兒子生死未卜,她作為母親怎能安坐在家中。結果她等候了一整夜,還是未有聽到任何消息。她心裏非常擔憂。

過了不久,她看見她的大兒子和他的同學開門進來,她鬆了一口氣,她馬上問大兒子為什麼到現在才回來,她大兒子稱因為當晚情況非常危險,他們要等到槍停下來才可以回家。

正當張振霞的心情定下來不久,她發現只見到大兒子,而二兒子軋愛國則還未回家。她想,必定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了。他們找來六、七位同學,一同到各大醫院裏尋找軋愛國的消息。他們第一站首先來到海軍醫院,醫院裏擠滿了人,找人的,受傷的,死去的,每處都是。醫護人員大聲說,只有還活著的才可以查出名來,如果死去的,醫院無法查詢。雖然醫院有這樣的安排,但張振霞仍然抱著一點希望,她靜靜坐著等候醫院方面的消息。當然,她最終得知的,是她兒子軋愛國已在屠殺中不幸身亡。

張振霞對兒子的想念並未有因時間而變淡,每年,她們一家都在軋愛國火葬的日子進行紀念。張振霞和她丈夫因為在紀念儀式中寫過"紙筆千年會說話,子孫萬代要報仇"的字條,因而受到了當地的公安注意。

不過,張振霞表示,她並不怕,因為她認為寫這字條不違法。但事情並非張振霞所想,因為她仍然生活在一個言論自由受到控制的社會。

當地的公安將張振霞帶走問話,張振霞對公安說,最好把她拉到鄧小平那裏,中央那裏,這樣她除了可以把心裏的說話講出來,還可問一個她一直想問的問題,就是他們為什麼要對老百姓開槍。張振霞覺得,如果她真的能問出答案來,就算要她死也是值得的。

張振霞一行三人被帶到警察所,受到的對待還不錯,不單有午餐吃還有電視看。不過,到進入正題時,有官員就問他們所寫的"紙筆千年會說話,子孫萬代要報仇"中的報仇,是要找誰報仇。張振霞大聲地回答,誰打死她兒子,她就會找誰報仇。而且她的情緒越來越激動,大聲反問公安,問他們誰會開槍,誰會用催淚瓦斯,誰會用水炮來驅散老百姓。

張振霞說,她現在什麼也不怕,她的兒子已經在因為政府壓制民主失去了生命,難到她現在還要跟著國家說話。她比喻說,如果有人的雞或豬被打死,也應得到賠禮道歉,這麼大的一個中國,打死了人家的兒子就連一聲道歉也沒有,事後又不讓死者的家人發表意見。

在發生了這次事件後,張振霞和她的家人受到干擾監控,特別是在六四紀念日前後和春節等日子,就會被當局監視。而剛剛在張振霞和家人記錄光碟前的一個月,有公安到他們家問他們是否給中央寫信,他們的回答是,這信並無任何特別的意思,只是希望中央重新審理六四案件,給一個公平的答復、合理的說法。

在場的公安瞭解事情後,對他們也表示同情,可是因為他們一定要跟隨上面的意思執行任務,所以對張振霞和其家人說"不要鬧事"後,就離去了。

事實上,在中國,有很多人的良知不敢表現出來,包括同情六四死難者和其家屬,到現在還是只能把他們憐憫和同情之心藏起來,相信他們要等到中國政府真正給六四一個交代後,才能得到釋放。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20040529 


天安門母親群體 訃告

http://www.64wiki.com/info/content.php?pid=1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