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熊志明
  熊志明 相關圖片
其他六四死難者 :

熊志明 生平 :

編號 0075 姓名  熊志明 性別 男 遇難年齡 20 家庭所在地 江西省金溪縣
生前單位、職業 北京師範大學88級經濟系本科生
遇難情況
89.6.3.晚,遇難,據有關人士講,熊當時與班上一女同學躲進胡同口,女同學先遭槍殺,熊上前救援也遭槍殺,熊的遺體由其同學從熊所穿衣服辨認,由學校領回。
家庭情況 父,熊輝;母,張彩鳳,均為農民,50多歲。有兩個姐妹,大妹熊麗琴,都在家務農。弟熊建民,師專學生。
地址 父:江西金溪縣梭山巷1號
郵編 344800 電話 0794-5295570(呼)
備註 13097049152(熊建民手機)
備註 由熊建民轉:江西省金溪縣蘆河鄉蘆河中學

075  熊志明,男,20歲,江西金溪人,北京師範大學88級經濟系本科生。6月3日晚遇難。當時與班上一女同學躲進胡同,女同學先遭槍殺,熊上前救人也遭槍殺。遺體由其同學從熊所穿衣服認出,學校領回。父熊輝;母張彩鳳,均為農民。


《兒子到北京讀書,命讀沒了》探訪熊輝、張彩鳳夫婦

遇難者: 熊志明,男。遇難年齡20歲,北京師範大學經濟系本科生。 89年6月3日晚,據有關人士講, 熊志明與同班女同學躲進胡同口,女同學先遭槍殺,熊上前救助女同學也遭槍殺, 熊志明的屍體由同學辨認身上穿的衣服,由學校領回。
「這樣的殘酷是國家動用武力,朝著自己國家手無寸鐵的百姓開槍造成的。每一個受害家庭,每一位父母親失去孩子的痛苦,做為國家的統治者,當你們下令開槍時,你們的鐵石心腸造成了人世間多少家庭的悲劇!時隔二十五年了,政府依然沒有就當年的罪惡反省,依然動用公安系統力量對我們難屬進行監控,在中國的大地上不能自由地發出我們的聲音,不能自由地公開悼念自己遇難的親人,我們的親人被打死了,我們反到成了國家監控的罪人,這樣的手段對待國民,只有獨裁統治的國家才會出現。 」
 
 
我和郭麗英看望外地難屬的最後一站,是家住在江西省金溪縣 熊志明的父母熊輝、張彩鳳夫婦。
 
 
在北京時,我曾和熊輝的小兒子聯系,他在杭州工作,是一名數學老師。我讓他和他的父母親打個招呼,我們在近期會去看望他們。
 
我們是由湖北通山直接坐大巴到南昌,第二天再由南昌坐大巴去金溪。到南昌後晚上,接到熊輝小兒子的電話,問我們明天幾點出發,他准備坐晚上的火車由杭州趕回金溪,和我們到達的時間差不多,告訴我們在什麼地方下車,他會在那裡接我們。他能從杭州趕回來,真的很意外,不過也很高興,我們正擔心的是他的父母地方口音問題,溝通起來會有困難。
 
車到金溪已是中午,見到他,他把我們先帶到住宿的地方,放下行李後,領著我們去他父母家。父母家其實是他在幾年前貸款為他父母買的一個小院,小院裡有一座不大的兩層樓,一樓進門是一個與後院相通的堂屋,堂屋的兩邊各有一間臥室,父母和妹妹一家住在樓下,樓上出租給別人以補貼家用。父母原是金溪農村的農民,沒有收入,搬進縣城後,租金也是他們生活的來源,不夠兒子會再給他們一些。妹妹和妹夫接房屋裝修散工的活,有一個上中學的女兒。進了小院的大門,門口是一棵很大的柿子樹,這是熊輝搬進來後,自己親手種的,一到秋天碩果累累,很是喜人。樓前種了幾棵桔子樹及各式的花,旁邊自建了一間小屋,也把它出租了。
 
沿著小樓旁邊的小道或是穿過堂屋來到後院,後院是他家的廚房、衛生間,還有一塊十幾平米的菜地,種滿了蔬菜。熊輝夫妻倆自大兒子死後,篤信基督教,待人和善,大家如兄弟姐妹般。他家的院子向鄰居們開放,鄰居們也會到他家串門聊天。柿子樹底下經常有不同年齡段的孩子在樹下嬉戲玩耍。
 
「六四」難屬《探訪紀實》_ 熊志明 http://youtu.be/ySG5z-4Wnbo 
 

午飯畢,熊輝夫妻倆人要去教堂做禮拜,我們回到住處休息,三四點鐘時再對他們夫妻倆人做采訪。
 
“今天我們來到這裡也是想看望您們,看看您們的生活怎麼樣,另外也想對當年89年六四大屠殺您的孩子 熊志明被打死的情況做一下了解。您們怎麼知道孩子出事了,是學校給您們打的電報嗎?孩子的後事是誰去的。”
 
“我們是端午節6月8號那天接到學校打來的電報,是大隊把電報給了我們,接到電報後,我們倆人心裡很難受。我們倆人是農民。沒有什麼文化,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他的弟弟妹妹又小。當年,小兒子才15歲,他的妹妹12歲,我們沒有辦法去,是他的爺爺和兩個侄孫替我們去的。”
 

“他是在什麼地方遭到槍擊,子彈打在什麼部位,送到哪個醫院,是自己去的還是和同學一起。”
 
“他的爺爺回來對我們說,他是在西單附近被子彈打中,打在頭部眼角太陽穴部位,送到郵電醫院。學校把他的屍體領回。他爺爺和侄孫是十四五號離開家到北京去的,沒有見到他的屍體,學校已經把他的屍體火化了,學校給了1500元安葬費。他是下午出去,好像有幾個同學在一起,後來都走散了,當時是不是和同學一起,我們也不太清楚。”
 
 “骨灰帶回來後,葬在老家什麼地方。”
 
“骨灰拿回來後,葬在老家了。我們供他讀書很不容易,我的大女兒當年18歲,家裡沒有條件讓她讀書只能供一個,她很小就輟學,在杭州打工,打工掙的錢給他讀書。讀書讀了半天,人給打死了。人死了不說,九五年時公安系統的人還來找過我們,要我們不要鬧事,不要到北京去,一共找了我們三次。”
 
   “ 六四大屠殺明年就是二十五周年了,國家遲遲不給解決,您們心裡肯定也是忘不掉這件事情,您們有什麼想說的把它說出來。”
 
   “我們沒有什麼文化,很多事情也不大明白,自己的孩子到北京只是去讀書,命沒有了,心裡真的是非常難過。我們參加簽名,是要國家給我們一個答復,讓我們明白自己的孩子究竟為了什麼被無緣無故地打死,我們要求國家對我們進行賠償。”
 
面對兩位心裡有話說不出來的老人,一輩子在農村面朝土地背朝天,辛辛苦苦地撫養著自己的兒女,渴望他們有出息,他們說不出來多少高深的道理,只是知道自己的大兒子到北京,國家的首都讀書,書沒有讀完,卻把自己的命給丟了。三年前,他們要小兒子陪著他們到北京看看丁老師,看看在北京的難屬,同時也想看看兒子在北京讀書的學校是什麼樣,這是他們第一次踏入北京,也是他們夢牽縈繞的地方,雖然他們說不出心裡想說出的話,他們的行動表達了他們心中永遠忘記不了兒子被無辜打死的那一刻的悲慘。
 
 
這樣的殘酷是國家動用武力,朝著自己國家手無寸鐵的百姓開槍造成的。每一個受害家庭,每一位父母親失去孩子的痛苦,做為國家的統治者,當你們下令開槍時,你們的鐵石心腸造成了人世間多少家庭的悲劇!時隔二十五年了,政府依然沒有就當年的罪惡反省,依然動用公安系統力量對我們難屬進行監控,在中國的大地上不能自由地發出我們的聲音,不能自由地公開悼念自己遇難的親人,我們的親人被打死了,我們反到成了國家監控的罪人,這樣的手段對待國民,只有獨裁統治的國家才會出現。
 
我不想再用任何語言說明,實物勝過語言。這就是當年 熊志明讀書用的書包和錢包,書包已用毛了邊,錢包是那麼的簡陋,裡面還裝著學校的飯票。他知道家裡很窮,沒有錢供他奢華,即使是用破了的書包只要能用就舍不得把它扔掉。他心裡有對祖國的愛,有對父母的孝心,這樣的孩子被一顆子彈打死,實在是太殘忍!
[Visit: 1513]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趙天仇翟順>>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