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葉偉航
  葉偉航 相關圖片

尹敏:寄思 懷念
其他六四死難者 :

葉偉航 生平 :

編號 0022 姓名  葉偉航 性別 男 遇難年齡 19
家庭所在地 北京市
生前單位、職業 北京市57中高三學生,班長,學生會幹部
遇難情況
89.6.3.夜,在木樨地中彈,6月4日凌晨2點多死於海軍總醫院,為該院第一號無名屍,身上三處中彈,一為右肩開放傷,一為右胸封閉傷,一為右後腦封閉傷。家人於6月5日找到屍體,骨灰安放在家中。
家庭情況 父,葉某,60多歲,公安部退休技術幹部,現在海南工作;母,尹敏,原為公安部大夫,現在中國引進報工作。葉有一兄長。
地址 北京市首體南路1號9門11號
郵編 100044 電話 88412082(H)

 

022   葉偉航,男,1970年2月10生於北京,遇難時年僅19歲零4個月;生前為北京57中高三•二班學生;於4日凌晨2時左右,在木樨地車站路北往東100米處宿舍樓前街心花園遇難,左臂貫通傷、右胸及後腦部閉合傷;骨灰存放於家中臥室。


 

尹敏證詞 - 遇難者 葉偉航母親

Testimony of Yin Min - Mother of victim Ye Weihang
 

尹敏的證辭 ── 遇難者 葉偉航的母親

 葉偉航,男,1770年2月10生於北京,遇難時年僅19歲零4個月;生前為北京57中高三•二班學生;於4日凌晨2時左右,在木樨地車站路北往東100米處宿舍樓前街心花園遇難,左臂貫通傷、右胸及後腦部閉合傷;骨灰存放於家中臥室。

89年6月3日晚9時,中國人民解放軍向手無寸鐵的北京市民開始了大規模的屠殺,全世界人民被這一慘無人寰的血腥屠殺而震驚!

我是醫生,當時我正在給一患高燒的小孩看病,我在患者家裡六樓看見對面我家兒子正在燈下複習功課,因為已進入緊張的高考複習階段,看到兒子那樣專心,我心中感到無限的安穩和自信,萬沒想到這一隔樓相望卻成為我們最後的永別!無奈這無情的槍聲震撼了年青的心靈,我孩子放下手中復習的語文課──《紀念劉和珍君》,於4日0點15分騎自行車離家前去木樨地(事後我的同事告訴我這個時間),6月4日凌晨2時左右,我兒子中彈後,由四個年青人輪換背着他送到海軍總醫院外科(日後外科大夫告訴我此情況)搶救。我兒子身中三槍,槍傷部位:左臂貫通傷、右胸及後腦部閉合傷;經大夫奮力搶救無效死亡,那年他年僅19歲!

鑑於當時的情況,我們無法確知兒子遇難的地點,但事隔幾月,我夢中夢見了兒子遇難的地方,為了證實,第二天上午我前去尋找,果然與我夢中情景相同──木樨地車站路北往東100米一宿舍樓前街心花園處,(現已拆除,已成立交橋),因此我便確定此處為我兒子遇難地。

兒子遇難後,我不忍心將他放在荒涼的土地上,為了相互慰藉孤獨的心靈,火化後,我把兒子的骨灰放置在我的臥室中,我可以經常與兒子聊聊心中的苦悶、思念之情,身邊發生的一切事情……。

我兒子在學校裡品學兼優,很受同學和老師信任,是班裡的一個好學生、好幹部。他是我們的希望,我們的未來。兒子突然離去,猶如晴天霹靂,我們的心在流血,親人陷入萬分痛苦之中。這樣沉重的打擊,我們難以承受,精神和心靈的創傷難以癒合。十年來,我們苦苦掙扎,為了給孩子討回公正,我們呼喚有良知的人們,運用法律來維護人間的正義;還歷史以本來面目,嚴懲殺人兇手,以告慰遇難親人的在天之靈!

尹敏1999.2.1

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the%20truth%20and%20victims/Testimonies/testimony_18.htm


尹敏:寄思 懷念

一、清明寄思

烏啼雀噪昏喬木,清明寒食誰家哭。

風吹曠野紙錢飛,古墓累累春草綠。

棠梨花映白楊樹,盡是生命離別處。

冥冥黃泉哭不聞,蕭蕭暮雨人歸去。

 

第十九個清明節,第二十年的死別。凝視著愛子偉航的照片,明亮的眼睛中我感到有一種渴望和哀怨,我知道他一定想要告訴我:“媽!我渴望自由,我的生命在自由的烈火中得到昇華!我不應該死,我還那麼年輕,但是罪惡的子彈奪去了我的生命!我再也不能為您們二老盡孝,原諒我的不孝,請您保重!”看著兒子的照片,心中哽咽著,我為沒有保護好兒子而深深地受到責難,心中留下無限思念和傷悲。似乎依然能夠聽到兒子生前朗朗地讀書聲,聲聲入耳,陣陣心痛。

手捧著潔白的骨灰,手在顫抖,一個朝氣蓬勃的青年竟成為一杯骨灰。十九朵白色的馬蹄蓮散發著淡淡的清香,十九歲的青春年華停留在那一瞬間。雖已度過二十年,但一切好像就在昨天。真是心如刀絞,淚如雨下,每年的清明和六四忌日,都在這無情的事實面前倍受煎熬。因為兒子的死至今無人承擔責任,無人來安慰說聲對不起,我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期盼,我恨自己的無知,無知到相信共產黨不會對手無寸鐵的百姓開槍,結果我的愛子身中三槍倒在十裡長街上。殘酷的現實令人心寒。

永失愛子之後,我不忍心將他的骨灰葬在冰涼的土地上,捨不得讓他去經受寒冷和酷暑的煎熬,更是為了慰籍做為父母的那顆孤獨而飽受創傷的的心。我將他安放在家中,我們用愛築起一個天堂,讓他的靈魂永遠陪伴著我們。爸媽愛你!我的兒子!如果你在天堂有靈的話,知道父母已經為了你的死,飽受了二十年的傷痛,至今未果。我們也愛自己,生理和心理留下永遠的傷痕和心理障礙需要排解,我們要好好地活著,直到“六.四”得到公正的那一天。

我經常接到這樣的短信:“尹敏,請你轉告咱們的兒子,他又多了一個阿姨和叔叔想念他,願他在天國永遠快樂!也望你為了兒子好好地保重自己。我們由衷佩服你的堅強,你的無畏!”我看到這些發自肺腑的祝福,冰涼的心得到絲絲暖意。我知道,我不孤獨,因為有千千萬萬的同胞和我站在一起,我增強了好好活下去的勇氣和力量。我要笑著面對人生,不管一切如何,我要用我的勇氣去得到正義,因為兒子在陪著我,在看著我,在支持著我。

我堅信“六.四”一定會得到公正的解決,親人一定會昭雪,願在天堂的兒子睜大雙眼靜觀這世界的千變萬化。

讓無限的思念隨風捎給天國的孩子們,親人的希望象永不熄滅的明燈!我們在苦難的路途上堅韌不拔奮勇前進。

二、尋找有良知的解放軍戰士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的大屠殺已近二十年,在思念自己兒子的同時,浮現在我眼前的還有一群解放軍戰士的身影。

那是六月四日臨晨三點鐘左右,血腥的大屠殺充斥著整個北京城,當時,我和一位陳姓的朋友正站在離家很近的白石橋大街上。那一晚,千萬市民夜不能寐,集聚在大街上觀察局勢的變化,關心著學生們的命運。不斷地有人從長安街方向帶回來震驚人們心靈的壞消息,還有人從木樨地撿回來大約有5釐米長的子彈和小燈籠樣的炸子,群眾憂心忡忡……。

忽然,聽到從首都體育館方向傳來陣陣急促而整齊地腳步聲,大家一陣慌亂,四處躲藏。這時,有一個年輕人大喊:“大家不要怕,是沒有武器的解放軍戰士。”大家這才從不同方向蜂擁到白石橋將他們圍住。我和那位陳姓朋友跑在前面,我看見大約有三十多名解放軍戰士,稚嫩的臉上滿是汗水,眼神中露出一片茫然。我急忙上前拉住一個個子不高,清瘦但很英俊的軍官的手說:“你們不能開槍打學生,你們的槍呢?”年青的軍官說:“我們沒想到會命令我們真的對學生和市民開槍,而且會打的這麼慘,我們不想開槍,於是我命令戰士把槍仍在了祖家街(民族文化宮後面),然後帶著戰士跑了出來。”聽了他的話後,大家心情非常激動,激昂地喊著:“解放軍萬歲!”當我還想再問他們準備到哪裡去時,這些戰士已經迅速向香格里拉飯店方向跑去。

他們走後,大家議論著,這才是老百姓心目中真正的解放軍戰士,他們沒有用他們手中的槍去殺害學生和市民,是好樣的!但是這些戰士的下場可能會很悲慘,因為他們屬於臨陣脫逃,會受到軍事法庭的嚴厲處置,大家不禁為他們將來的處境擔憂。

這些年來,他們當時的形象一直刻在我的腦海裡,這些人應該是受到大家尊敬的人,他們是有良知有人性的戰士,由於他們的覺悟,使多少人逃過了這場劫難,免於死傷。但是,他們的情況又會是如何呢?是否受到了軍事法庭的處置;年青的軍官可能被槍決;有的戰士可能長期在押;或被發配到條件惡劣的邊遠地區服役;或出獄後一無所有回鄉務農,消沉在茫茫人海中苦度人生……。

我千萬次地問:“你們在哪裡?呼喚你們重見天日,勇敢地站出來,向自己的同胞說出真相,也為你們當時的壯舉討回公道。因為你們是有覺悟的戰士,有良知的中國人,亦可稱之為英雄!

尹敏

寫於2009年4月

《 天安門母親網站》首發

[Visit: 1338]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3 篇

<< 楊振江董琳>>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