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張瑾
  張瑾 相關圖片

丁子霖:姑娘那年才十九
其他六四死難者 :

張瑾 生平 :

編號 0015 姓名  張瑾 性別 女 遇難年齡 19
家庭所在地 北京市
生前單位、職業 國貿中心外事服務專業學校畢業生,國貿中心培訓班學員
遇難情況
89.6.3.夜12時多,與男友一起躲在民族宮附近的胡同裡,遭戒嚴部隊掃射,頭部中彈,6月4日凌晨死於郵電醫院。6月14日火化,骨灰安葬在太子峪公墓福南區第4排。
家庭情況 父,張俊生,北京市糧油進出口公司幹部,已退休;母,馬雪琴 北京西四樺偉服裝廠退休工人;姐,張瑤,姐夫,趙俊濤。
地址 北京廣安門外手帕口北街11號糧油公司宿舍5門203號
郵編 100055 電話 63497551

 

015   張瑾,女,19歲,國貿中心外事服務專業學校畢業生。89.6.3.夜12時多,與男友一起躲在民族宮附近的胡同裡,遭戒嚴部隊掃射,頭部中彈,6月4日凌晨死於郵電醫院。6月14日火化,骨灰安葬在太子峪公墓福南區第4排。


 

口述歷史(之十二):六四遇難者 張瑾 - Testimony

六四遇難者 張瑾的父母馬雪琴、張俊生 - 口述歷史錄影

Testimony by June 4th Victim Zhang Jin's Parents Mr. and Mrs, Zhang Junsheng and Ma Xueqing


丁子霖:姑娘那年才十九

在十五年前的那場殺戮中,有不少女性死於非命。到目前為止,我所知道的其中年齡最小的一位,叫 張瑾

在我的面前,放著她的兩張照片。

一張是 張瑾生前照的。她身穿火紅色的上衣,背靠在一輛小臥車上,那圓圓的臉,甜美的笑,洋溢著春的活力。誰見了都會喜歡。

一張是她遺體的照片。她那蒼白的臉,緊閉的雙眼,一頭散亂的烏髮,殷紅的鮮血從她頭部的彈孔中滲出……。誰看了也不忍再看第二眼。

在我們這個世界上,有許多美好的事物,那是造物主的賜與;有了它們,世界才有了意義,才值得人們留戀。然而,在我們這個世界上,同時又存在著許多邪惡,它們仇視生命、仇視人類、仇視一切美好的東西,它們使世界變得可憎可怖,它們使每一片土地沾滿血污。

姑娘那年才十九,正值豆蔻年華,卻象折斷了枝條的花朵那樣突然間枯萎了。

她是張家的幼女,是父母的一顆掌上明珠。她畢業於一所職業高中,遇難前正在一家著名的培訓中心接受從業前的職業培訓。她天性活潑、開朗,無憂無慮。象許多同齡的少女一樣,她有一位傾心的男友相伴,正沉醉於熱烈的初戀,世界在她的眼裡是那樣溫馨和富有詩意,她怎麼也不會想到在這個世界上還存在著仇恨與邪惡。

6月3日晚上,京城的青年男女懷著滿腔熱血和強烈的使命感紛紛走上了街頭, 張瑾和她的男友也一起來到了西單附近。這時,正遇上戒嚴部隊的瘋狂掃射,男友意識到情勢的危險,當即拉著她躲進民族宮旁的一條小胡同,卻又遭到了戒嚴部隊的追殺。據當時的目擊者說,在一陣亂槍中,她被一顆子彈射中了頭部,應聲倒在了男友的身邊,從彈孔冒出的鮮血濺滿了旁邊商店櫥窗的玻璃。在那禍從天降的一刻,她的男友發瘋似的沖進商店尋找棍棒要去同“大兵”們拼命,好不容易被周圍人群拖住勸阻了。當她的男友與民眾把她抬至附近的一個居民院子時,她已經氣息奄奄,說不出話來了。她被送到附近的郵電醫院,終因搶救無效,於6月4日淩晨停止了呼吸。

 張瑾的父母都是老實人。父親當了一輩子小公務員,母親是一個縫紉女工。面對這樣殘酷的現實,這對中年夫婦的精神幾近崩潰。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母親睹物傷情,無法耽在家裡,常常獨自一人無目的地在大街小巷轉悠,天黑了,夜深了,街上行人消失了,她仍然流連於街頭巷尾。我們第一次見面時,她對我訴說,她在那些日子象丟了魂似的,心裡空蕩蕩的,覺得沒有一個著落。

 張瑾的父親不善言詞,女兒離去後更是成天沉默寡言,然而內心卻悲憤難平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從1989年7月8日香港《文匯報》上赫然見到一條“香港中通社北京七日電”的消息,標題為“戒嚴之下坦然宣佈誤殺群眾後事辦妥,死者家屬未稱不滿”。文中稱,北京市政府副秘書長俞曉菘向記者透露:“北京‘六四’事件中被誤傷死亡的群眾,後事已作妥善安排。”俞稱,“對於確實屬於誤傷死亡的群眾之家屬,……撫恤金按每個死者家庭的不同情況核發,一般在一萬至兩萬元人民幣之間。對於死者的子女,政府則撫養至十八歲,並對死者家屬的生活進行了妥善安排。”俞表示,“至今為止,死者家屬還沒有對後事處理不滿意的。”堂堂一個中共官員,居然在公開的媒體上撒了這樣一個彌天大謊!老實人想事情總是那麼老實,他想他的女兒當屬於“誤殺群眾”,政府是要管的。於是他給北京市政府寫信詢問,但結果是石沉大海;他又寫了第二封、第三封……依然杳無音訊。他失望了,也清醒了。一個用謊言欺騙民眾的政府還能希望它做什麼呢!

但他把那份載有謊言的報紙剪了下來。他要留作歷史的見證。

那麼多年過去了,但我仍然珍藏著姑娘的那兩張照片。依然是那圓圓的臉,甜甜的笑,全身充滿青春的朝氣。我常常想,如果讓她活著,她一定會幸福的,因為這個世界本來就是為她(他)們而存在的。

十五年過去了,現在 張瑾的父親也已離開了人世。多少年來,張父思念他死去的女兒。他失去了歡樂,失去了對女兒的那一份愛憐,那與日俱增、無法排解的悲憤使他過早地罹患上多種疾病。數年前,他突患腦中風、胰腺炎、直腸癌等重症,幾度從死神那裡掙扎著活了過來。但是,即使在重病期間,他都沒有放棄要給死去的女兒討回公道的信念。就在他2004年去世之前,他在家中會見來訪的記者時,還一字一句把“六四”後北京市政府要員在香港喉舌《文匯報》上散佈的謊言說給來訪者聽,對方實在聽不清楚,他就讓妻子翻譯。他一定要把鬱積在心裡的話都倒出來。這是張父生命中最後一次發出的聲討。這年的10月,他含冤離開了他的妻子,他的家人,也離開了我們這個他曾經從中感受到溫暖和吸取過力量的“六四”受難者群體。(丁子霖執筆  20050104)

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the%20truth%20and%20victims/Authentic%20records%20of%20visiting%20the%20victims/authentic_31.htm

[Visit: 1786]
Tags : 天安門母親 | | | | |

相關文章: 共 1 篇

<< 張福元張衛華>>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