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朱更生
  朱更生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朱更生 生平 :

“六四”後被以“反革命放火罪”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朱更生捕前住北京市政府宿舍院,後搬至海澱區公主墳一帶。 朱更生一審被判處死刑,二審維持原判,最高人民法院覆核時改判為死緩。“六四”後,中央電視臺播放的6月3日夜的“暴亂”錄影中,天安門廣場上一輛坦克在燃燒,一個年輕人站在坦克上揮舞著旗子高喊著“我們勝利了”,這個年輕人就是 朱更生。 朱更生的父親原系國民政府秘書,文革時被迫害致死,是母親一手撫養了他和兩個姐姐。 朱更生的大姐在北京同仁醫院藥房工作。2006年, 朱更生的姐姐推著輪椅帶80多歲的老母親探監,母親告訴他,以後可能再也來不了了,盼著他早點回家------後來只有兩個姐姐輪流去看他。2011年4月19日獲釋,離開被囚22年的北京第二監獄的牢獄生涯。

 

參考文章:

六四重犯 朱更生在獄中被打殘,出獄後窘況/王寧

(博訊北京時間2011年8月16日 首發)

北京時間8月15日星期一下午5時許,博訊記者剛剛撥通了 朱更生先生的電話,似乎他還沒有搞清楚是誰在給他打電話,他就立即開了話匣子,而且是說個不停:“非常感激你們還沒忘了我!我不是孤單的,謝謝了!謝謝了… 我真的感激…”記者不得不打斷了朱先生反復說著的那些感激的話,說明是美國博訊新聞網在採訪。

他稍作鎮靜片刻,問清了記者的所在地紐西蘭,和博訊新聞網等情況就開始了談話。但是他的話還是滔滔不絕,一遍一遍重複著:“兒子要對母親盡孝,我每天在醫院陪著她… 當兒子的盡孝不多,就是還有一天我也要盡我的孝…”記者不得已需要隨時打斷他的話來獲得欲求的資訊。今天 朱更生先生說,不但身體致殘,也感到自己精神上把握不住,不正常。

 

 

被打的全身是病,性功能致殘。

 朱更生說:“剛被抓進去的時候公安局被軍管了。” 審問時經常被打,電棒、鋼絲套橡膠、步槍托和大頭鞋等,他說:“當時公安局被軍管了。一天被打六七次,根本不知道黑天跟白天。也不知道昏死的什麼時候審訊紙上被‘自己’簽了字”,“到現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簽的,因為從來就沒有承認過犯了 ‘反革命縱火罪’。”他說:“網路上說的有些不對。我上了坦克車,但是沒有實施行動,沒有點火或者打解放軍,那是他們(當局)強給我安上的。”“我告訴你,他們為什麼那麼打我呢,就是用武力使我認罪。” 朱更生今天對記者說他1989年6月3日晚上大約10點鐘登上了停在天安門前面的一輛坦克車。當時車內有軍人要他下去。他反復對記者說:“我確實沒有點車,也沒有在車上搞什麼,燒車的確實不是我。”

記者詢問 朱更生,軍警們都打他身上什麼部位,他說什麼地方都打。記者問:“打不打要害的地方,像性器官了什麼的?” 朱更生立即回答:“打呀!我現在怎麼說呢,這方面已經沒有了。”經確認,他仍然和普通男性在大腦裡有性的想法,但是器官上已經徹底被殘廢了。 朱更生說就是給打得,“當時都是昏死過去了,他們給澆涼水,醒來繼續審訊,繼續打,和電影上一樣的。”  朱更生一直未婚未育。

他說因為沒有收入,母親還住院,沒敢去醫院檢查,“要和腿都有大的問題,現在沒辦法看這寫病了,把老母親多孝敬一天都是最重要的,您明白吧?”他還說監獄裡沒有什麼醫療條件,不是非常嚴重要死的那種,只給幾個鎮痛片就了事。
 

86歲的老母親不認識兒子了

2011年4月19日,經過22年的牢獄生涯, 朱更生被北京第二監獄釋放了。“上午到的家。一進門她(86歲的老母親)開始不認識我,可能她的神志不太好了。我給她磕了三個頭,她馬上神志非常清醒了,就清醒了那麼一會兒,還說:‘兒呀,回來了!’”

 朱更生的母親主要是老年性癡呆症和體質病變。他出獄後每天守候在母親身旁,在病房裡打了個床來陪伴意識已經不是很清醒的老母親身旁。由於母親已經不能咀嚼,他不得不將病號飯放在自己嘴裡咀嚼後再為給母親,他說:“就跟她原來喂我一樣。”另外,他的母親大小便也失禁,所以他一步也離不開母親。老人家是國營工作人員退休,有不多的退休金,但是醫藥費只給報銷50%,另一半自己掏腰包。他說還有兩個姐姐,沒有其他親人了。50多歲的大姐有腿病,需要拐杖行走,二姐的兒子又剛剛有了嬰兒,所以他就肩負起照顧母親的責任。他再三說要多盡孝了,22年不能給母親幹什麼。

 朱更生剛被釋放時,母親還沒有長期住院。他就四處找工作。雇主一律要他出示派出所開的無犯罪證明。他說:“我不但去了派出所找他們,還還和他們抗爭,每次都是拿著被子褥子去,去了三次,他們就給我出示了拘留證,說可以按照擾亂辦公扣我,一想老母親我就忍了。”他強調的口吻說:“沒有那個無犯罪證,根本找不到工作。”他說朋友給買了手機還給充了值。 朱更生被反革命的六四之前是從事服裝生意的小老闆,他說那時每天可以賺到100多塊錢。六四時的大學畢業生月工資還不到100塊。

北京維權女傑劉沙沙今天說 朱更生人很厚道。她自己也是靠一點贊助來生活的,不過正在聯合朋友們幫一下 朱更生,他確實非常的艱難。

 朱更生今天對記者還說:“知道大家都是不容易,國外、美國也是經濟危機。困難是不少,人還活著就行了,不愁,不愁。”他不要記者對於他自己的困難進行報導。他說:“老媽住院也就不用租房了。”記者聽了想到他22年大牢後的今天不但身體被打殘多病,還沒有任何家當,空空兩手。而且還沒幾個人知道他當年因為奮勇參與阻擋戒嚴部隊的坦克車而坐牢22年的事蹟。

今天經過 朱更生的核實,22年前的6月3日晚,24歲的 朱更生因參與阻止進入廣場的坦克車,經一審、二審判決,以“反革命縱火罪”判處死刑,經過兩年多的死牢生涯等待,最後由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變為“反革命破壞罪”而改判為死緩。期間, 朱更生曾以絕食抗議對他強加的指控。他至今不承認那個縱火,而且還是反革命的縱火 (革命縱火是怎樣的?),當局也一直沒有證據說 朱更生那天放火點燃了革命的坦克車。

一位已經退休了的北京一所大學的副教授對記者說:“他( 朱更生)可是六四坐牢最長時間的了吧?你說說,它坦克機槍來打學生市民是革命的,他 朱更生上了坦克車就是反革命的,這怎麼說呢?我看那時沒有他們出來阻擋,那死的人就更多了。”

六四時出於義憤、攔截軍車、被處死刑的 朱更生,在等待處決期間,因為證據不足奇跡般地改判死緩。但是在獄中身體受了很大的損傷,22年監禁出獄後很難適應社會,和年邁多病的母親住一起,生活困難。記者通過側面獲得了 朱更生的銀行卡:6212250200000537900 中國工商銀行北京分行阜成門支行,  朱更生。以便有好心人提供幫助。

據記者與 朱更生核實,目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大牢裡因為六四民主運動被誹謗成反革命的還有 李玉君和 苗德順仍然在北京附近的獄中,他們均在一年左右的時間刑滿。據悉, 李玉君幾乎被折磨成了傻子和重症精神病人。

聯絡王寧先生:66889966z@gmail.com

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1/08/201108160154.shtml

[Visit: 2771]
Tags : 六四良心 | 反革命縱火罪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朱宇飆任拉成>>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