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郝致京
  郝致京 相關圖片

祝枝弟 郝義傳:寂寞寄哀思 無淚悼京兒一樁險成“失蹤者”的歷史紀實

鏗鏘集訪北京電影學院教授郝建 (郝致京堂兄)

黃慈萍:紀念我的同班同學郝致京
其他六四死難者 :

郝致京 生平 :

編號 0006 姓名  郝致京 性別 男 遇難年齡 30 家庭所在地 安徽馬鞍山市
生前單位、職業 中科院科技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助研,88年曾訪美
遇難情況
89.6.3.晚11點多,在木樨地左胸中彈,死於復興醫院。家人於7月4日才找到屍體,骨灰安葬在北京西郊萬安公墓。
家庭情況 郝結婚不到一年,遺孀已赴美再嫁。父,郝義傳,馬鞍山鋼鐵公司顧問、教授級高級工程師,已離休。母,祝枝弟,馬鋼婦產科大夫,已退休
地址 安徽省馬鞍山市雨山山南村14棟402室 郵編 24301
電話 0555-2887487 (H)

006  郝致京,Hao Zhijing,1959年生,男,安徽馬鞍山市人,中國科技大學研究生院畢業,中國科學院科技政策與管理科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88年曾訪美。1989年6月3日晚11時50分左右,在北京木樨地不幸遇難,左胸中彈,死於復興醫院。家人於7月4日才找到屍體,骨灰安葬在北京西郊萬安公墓。

六四遇難者 郝致京的父母郝義傳、祝枝秀口述歷史錄影


祝枝弟 郝義傳:寂寞寄哀思 無淚悼京兒一樁險成“失蹤者”的歷史紀實

 郝致京,1959年生,我們的獨生子,中國科技大學研究生院畢業,中國科學院科技政策與管理科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1989 年6 月3 日晚11 時50 分左右在北京木樨地不幸遇難。

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時,我們身在馬鞍山的父母十分關注北京的形勢。二十年後的今天,我們再次面對那慘痛的往事,摘錄一些當年的日記和實況,以安撫我們那近乎麻木的心靈。

6月6日:兒媳鄭茵從北京來電話“謊報”

鄭茵,北京外國語學院畢業,任職中聯部西歐局,87年與京兒結婚,婚後寄住在中聯部機關大院宿舍。

6月19日:給鄭茵電話,囑即來信詳告近況,適鄭茵外出,由同事轉告。

6月23日:再給鄭茵電話。鄭茵稱郝建已專程來馬面陳。

郝建,侄子,北京電影學院教師。下午3點鐘,郝建和京兒的同事孫玉麟到馬。

他們帶來了鄭茵的信,摘錄如下:

親愛的爸爸、媽媽:請原諒我獨自保守這個痛苦的秘密15天整。京京是6月3日晚攜相機出門的。當時我剛做了人工流產,所以未能出去。京京沒有想到,所有人都沒有想到,事情會發生這麼殘酷的變化。這不僅是個人,也是國家和民族的悲劇。到現在為止,京京所裡的同志已找遍幾乎所有的醫院,基本可以排除傷亡的可能,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被抓了。這次郝建和老孫去看你們,就是為了告訴你們具體情況。希望爸爸、媽媽一定要堅強,保重身體……抹乾眼淚,好好等著京京重新回到我們的身旁……

上述情況完全出乎我們的意料,最壞的事情終於發生了!驚詫之餘,冷靜分析之下,當務之急是儘快獲知人的下落,建議郝建、孫玉麟立即返京,繼續抓緊查找事宜。6月25日:郝建、孫玉麟二人返京。

他們走後,痛定思痛,心中實在放不下這塊沉重的石頭,預感將有不測。決定親自去北京參與此事,並邀約一位可以協助查找工作的朋友同行。6月27日:義傳等二人赴京。

6月28日:抵京。鄭茵到車站接,入住中聯部招待所。幾位局長旋即來所看望,表達關注之情。

6 月29日-7月3日:處於各方慰問接待中,查找工作進展緩慢。

7月4日:應邀到京兒單位會見樊副所長等領導。所方介紹了查找經過,出動多少人,查了多少醫院……等等。會上該所党辦郝主任無意中談到在復興醫院曾出現有 郝致京名字的傷亡名單,當時做了一些核實工作,認為可能是同名同姓,未再引起重視。我聽到這一重要情節,極為震驚,當即表示不能輕率做此結論,一定要循此繼續追查下去。

會後返回住處,立即商定次日復興醫院查找事宜。

7月5日:兒媳鄭茵、侄兒郝建和京兒單位的同事等一早急不可待前往復興醫院。在一位熟悉醫生陪同下,通過仔細核查,上午10點左右在一個大冷凍櫃內找到京兒遺體。據病歷記錄醫生轉述護送來的群眾說,當晚11時30分左右京兒在木樨地現場拍照時遭到便衣人員黑槍,群眾急送醫院搶救20分鐘後不治身亡。遺體上的衣物、鑰匙、中聯部出入證等均可確認。

最殘酷的現實終於水落石出,一直承受折磨煎熬的我,幾乎崩潰!

稍後,中科院科技政策與管理科學研究所黨委喬書記、中聯部幾位元局長獲知消息先後來訪,表示哀悼,協商善後事宜。

據瞭解,復興醫院為慎重起見,遲遲未將遺體轉移處理,等待認領。他們在危急關頭較好地保存了傷亡名單、搶救檔案和個人遺物等,為家屬認領創造了有利條件。否則,我們不僅見不到京兒遺體,還將釀成一樁“失蹤者”的歷史懸案。果如此,做父母的不僅將惶惶不可終日折磨一輩子,更不知將何以了此殘生!衷心感謝復興醫院這一善舉!

7月6日:中科院副秘書長兼該所所長張雲崗等來訪,對京兒的不幸中彈,深表惋惜。對京兒做了不少溢美之詞的評語,決定成立專門班子處理後事。待善後處理完畢,所方將向父母單位通報有關情況。

我提出兩點意見:1、舉行追悼會;2、派人接京兒母親來京作最後訣別。

7月7日:所黨辦郝主任來,介紹追悼會準備情況,定於下週三在八寶山殯儀館舉行遺體告別。具體事務所方負責,由家屬出面舉辦。我理解他們的處境。

下午,中聯部李淑諍副部長來訪。表示關切慰問,同時談及兩點:1、北京此行避免了一樁歷史懸案,年輕人辦事有點毛糙;2、當晚不出去就好了!

7月10日:枝弟到京。極其艱難地對痛不欲生的母親通報了近日有關經過,眾多的人進行勸慰和安撫。

7月12 日:上午11時“ 郝致京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八寶山殯儀館舉行。主持人做生平簡介,靈堂肅穆、氣氛凝重、哀樂低沉,挽聯花圈,無聲哭訴。

京兒單位中科院系統、中國科技大學研究生院、中國科技大學在京校友、家屬暨親友等百餘人參加,京兒同事將追悼會全程做了錄影。

最困難的是向遺體告別,儘管事先做了許多工作,顧全大局、控制情感不可失態等等,但是做母親的一見到京兒遺體就迫不及待瘋狂般地撲過去了!……與會者無不唏噓動容,此情此景,沒齒不忘。

京兒喪事畢,我們情緒十分亢奮,一時無法接受這殘酷現實,在侄兒郝建處休整月餘後返回馬鞍山家中。

翌年5月去北京萬安公墓京兒墓前憑弔,允諾:待“六四”問題公正解決後再來告慰英靈。

二十年來,“六四”問題未能得到公正處理,我們的諾言也一直未能實現。

 

“六四”的一次愛國民主運動。學生們在沉痛悼念 胡耀邦逝世以及對他的錯誤處理表示不滿的悲憤情緒下,喊出了反對貪污腐敗,要求改革、要求民主的呼聲,此舉得到廣大北京市民和社會各界的廣泛支持和參與。學生們的熱情本應得到肯定,通過對話得到解決。可是政府當局卻冒天下之大不韙,悍然運用武力,血腥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和人民群眾,釀成近代史上罕見的學運大屠殺。

學生何罪?學生們的訴求迄今仍然是當今社會的痼疾所在。拍攝這具有歷史意義的鏡頭何罪?政府如此懼怕曝光,充分暴露其膽怯、理虧、色厲內荏的真面目。“六四”定性從反革命暴亂到動亂到政治風波,一再降格,力圖淡化濫用武力,屠殺無辜的罪責,妄想從人們心目中抹去“六四”陰影,這是癡心妄想!任何對公民權利的侵犯,對人的生命的踐踏,都必須受到譴責和法律追究,否則還奢談什麼建設現代法制國家!

“六四”被鎮壓下去了,國人心靈受到極大傷害,良知缺失了!如今人們深惡痛絕的貪污腐敗愈演愈烈,日益猖獗,大案要案層出不窮,直指中央高層,人們對此也見怪不怪了!

“六四”難屬已經經歷了二十年的慘痛折磨,不乏耄耋老人承受著老年喪子之痛,晚景淒涼,來日無多,我們迫切要求政府當局把“以人為本”、“民主政治”、“和諧社會”等口號切實付諸行動,重新調查並公佈“六四”真相、公正解決“六四”問題。當局有無勇氣公開頒佈“罪己詔”,承擔責任,啟動司法程式審理,以謝國人,我們拭目以待!

“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多麼美好的嚮往!我們也有一個夢,在有生之年親眼見到“六四”問題公正解決,還歷史以真實面貌,不再帶著遺憾走人!

此次撰文,打開記憶閘門,塵封雪藏多年的辛酸血淚往事,歷歷在目,傾瀉而下,一吐為快,替京兒申訴,為“六四”死難者討回公道,為“六四”難屬維護合法權益。唯此,中國的改革將邁入康莊大道,中華民族將坦然昂首面對世界!

祝支弟 郝義傳

 

抄錄幾則追悼會上挽聯:

(在當時政治高壓下,難能可貴地表達出真切心靈之聲。未能留下作者姓氏,請諒!)

 

三十年教誨,正圖兒四化效力

遽爾夭折去,晴天霹靂問蒼天

父母泣挽

 

一代精英赴地,忠魂化雨酹江河

兒路驕子歸天,英靈作風獵旌旗

 

靈秀出皖東,正見乘風展翅,獻年華,報國恩、家恩

魂魄散京西,欲呼停雲緩步,溫友情,慰你心、我心

 

同窗三載,惜故友塵旅短暫,歎人匆離去

共事四年,悼亡靈天路漫長,願君平安行

 

坦蕩蕩,良善品格銘千古

勤勉勉,進取精神勵友人

 

歲月消逝,然生命升騰永遠止息

人會故去,唯品格精神千古永存

 

悲訴英年怎去,哭有淚

痛問生命無價,憾無聲

 

英年早逝,綠葉白花苦留君

君去何速,黑紗伴淚慰忠魂

 

風大烈烈,悲問青焰何索君

蒼天茫茫,哭悼白雲寄英魂

 

郝君已孤獨的去,無愧腳下的大地

吾輩仍苟且的活,牢記肩頭的職責

[Visit: 1743]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4 篇

<< 孫彥昌孫彥昌>>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