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吾爾開希
  吾爾開希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吾爾開希 生平 :

 吾爾開希,原名吳爾凱西·多萊提(維吾爾語:ئۆركەش دۆلەت、拉丁維文:Örkesh Dölet,1968年2月17日-,中華民國姓名為 吾爾開希多萊特),維吾爾族,出生於北京市,新疆伊寧人,是八九學運的領導成員,與 王丹、 柴玲等同為當時學生領袖之一。於北京成長,亦曾在新疆接受三年教育。現持中華民國國籍,定居於台灣台中市。[1]至今仍遭中共政府通緝。

 吾爾開希 擔心後半輩子是被人主宰和安排

北京師範大學出了一位領袖人物,在領導學生時信心十足地拿起揚音器演講,大力鼓動學生的情緒,帶領遊行隊伍突破軍警圍堵。他膽色過人,能夠連任兩屆北高聯的主席不倒,他的名字叫 吾爾開希

跟他做訪問時,他抽着駱駝牌香煙。他說:「我的名字在新疆語的意思是駝峰」。學潮期間,中外記者都找他做訪問,他成為這場運動的明星。

叫他先介紹自己。他說這問題已回答得滾瓜爛熟了。「我二十一歲,生於北京。爸爸是新疆地區編撰委員會副主任,是幹部、作家、翻譯家及研究家,算是文人名人,但毫無政治背景可言。媽媽是一個普通的知識分子,現在做編輯工作,仍留在新疆。而我爸爸現時則在北京黨校工作。」

四二七大遊行出發前,他寫了一封遺書給他的媽媽。他說:「我父母希望我能做一個頂天立地的人,對這次學運,都是天下父母心嘛!他們都想我平平安安,在這基礎下,也希望我能有所作為,成為一個比較出色的人。」

假如給抓了,會很傷父母的心啊!他說:「我爸爸已對我說,行動策略首要先考慮自身安全為主,其他的應該可按照自己的主意行事。但父母還曾一再強調要考慮他們,因為若一旦出事了,他們肯定會傷心,所以對我來說,也多多少少會有點顧慮和構成壓力。」

五四遊行前幾天,他隱匿起來了。他說:「這與上述考慮有點關係,但主要是為了保存自己到五四,可以舉行大規模的行動,而不想自己有任何不測。我從來都沒有害怕,躱起來只是考慮到學運及同學,因為萬一有不測,會對學運及父母造成沉重打擊,所以我不得不保護自己。」

現時,他沒法知道危機是否已經過去,但他相信自己隨時會有可能被抓去,而且秋後不算帳大概是沒有可能的。他說:「將來肯定會出事,視乎大小而已。現在我也沒有太多時間為自己考慮將來,我只想自己在未出問題之前,努力幹好該幹的事情。」

有否作好任何犧牲的打算?他說:「最大的犧牲是自己的前程,因為將來我可能無法按自己的意願來選擇生活,哪怕是坐牢,判五年、十年、二十年也好,往後的日子還屬於自己的。但假如自己的後半輩子是被別人以有效的辦法來主宰和安排,對我來說,是最大的犧牲。」

死亡呢?「二十歲就完成,那已不錯了。我所寫的遺書,也不代表甚麼,因為據當時的情況,很難估計會否失去自由和生命,所以要作最壞的打算。」

他承認自己的理論水平不夠高,學潮過後,學運仍將永遠不停地形成下去。在學潮稍為平靜後,他會與曾經積極參與學潮的人,好好坐下來為這次學生運動寫文章。

問他最崇拜的人是誰?他答:「貝多芬。我愛聽交響樂,特別欣賞第五及第九交響樂,尤其最喜歡的是合唱《快樂頌》中那種天下大同的思想境界,我非常崇拜貝多芬和他的音樂所體現的崇高理想。」

「還有呢,我也很崇拜林肯,因為一百多年前,美國還不那麼文明,還存在很落後和不公平的黑奴政策,當時林肯的貢獻不僅僅是解放黑奴,還在人類史上的人權運動,將人權和個體解放的思想大大的提高,所以我對林肯比較崇敬。」

個人的理想是甚麼?「要能不停地奮鬥就可以了!」他認為自己可能成不了政治家。

對中國的期望呢?「我常想,中國應該是一個美麗的國家,應該是富強的、民主的,每個人能夠按照自己的意願來選擇政治、經濟等各方面的社會生活方式。這樣的一個國家,我常常用美麗這個詞,我希望中國是一個美麗的國家,現在這美麗還缺少很多東西。」

學潮令 吾爾開希成熟了很多,他覺得自己的分析和觀察能力都有提高,學潮帶給他最大的感受是「團結的力量」。作為學生領袖,覺得自己是否有這方面的才能?他說:「我們搞的是一場民主革命運動,民主體制是不需要領袖的。這場學生運動是有一種自發的、客觀的力量存在。我只是曾經作領導者之一而已。」

擔任北高聯的主席,有何期望?「我希望北高聯可合法地存在。目前大陸的法治仍然很不健全,中央定的調子就是法,說非法就是非法,至於非甚麼法就無從知道了。」

學潮應朝向哪個方向發展?「應該要穩紮穩打,部部為營。現時,我們的學生運動,已經將民主思潮打開了一個缺口,將來民主意識將會更大地拓開。以後,他們會繼續進行校園的民主改革,而剷除腐敗,打倒官倒等口號,還會保存下來。我們學生的能力是有限的,將來的運動,應該走向與工農相接合的道路。但是,現在的歷史時機還未成熟。」

 吾爾開希,曾經被批評為高傲、衝動。他說:「我並不高傲,可能是個人因素,應該是太自負吧!說我衝動,我會盡量克服的,但我很有信心,將來我可以成為一個名人的。」

這次學潮是歷史性的,他沒想到會這麼快自己便成名了,所以他的確表現得有點沾沾自喜。記者提醒他,還要在很多方面下工夫,他點頭同意,說:「是的,作為名人,一定要加強自身修養,我須要在這方面有所提高。也許,這一次我是糊裡糊塗地成名了,但也許我的知名度會更高,那時候就不會那麼容易讓人家一眼就挑出毛病來。不過,現在我被人看出的毛病,也可能就是我可愛之處吧!」

北師大曾經有一張大字報貼出來,是批評 吾爾開希的:「你不要在反特權中搞特權,不要在爭民主中不要民主。」

前一陣子的學潮,他經常坐轎車出入飯店,抽名牌香煙,多次召開中外記者會。對大字報給他的抨擊,他說沒有看見過,他很不屑地自辯說:「我用是自己的錢,犯不着別人來管,我也不是行使特權。在民主進程,同學站出來代表其他人說話,一些人的民主就可能要被犧牲了。」

他的秘書女友程真一直陪伴着他,她補充說:「其實我們在學潮中也貼了很多錢出來,我把自己準備去外國留學的錢都拿出來用了,搞完這次運動後,大抵政府也不會給我出國留學的機會了。」

[Visit: 2772]
Tags : 吾爾開希 | 八九學潮 | 學生領袖 | 學運 | 人物專訪 |

相關文章: 共 2 篇

<< 李碧雲 李蔚>>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