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董如彬 (網名:邊民)
  董如彬 (網名:邊民)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董如彬 (網名:邊民) 生平 :

2013年9月10日淩晨, 董如彬 (網名:邊民)被昆明市公安局五華分局刑事拘留,理由是其涉嫌「虛報註冊資本」。10月16日被雲南警方以涉嫌「虛報註冊資本」、「非法經營」和「尋釁滋事」等罪名批捕。董如彬是在中共以打擊「網路謠言」為名的專項整治活動中被抓的。他因在網路上參與針對公職人員濫用職權或公權力不作為等一些敏感事件而成為公共意見領袖之一。民眾認為,他的被捕,是中共當局加強官家撒謊、造謠的壟斷權而已。
 

大陸網路名人“邊民”被雲南警方批捕


中國網路名人“邊民”被雲南警方以涉嫌虛報註冊資本、非法經營和尋釁滋事等罪名批捕。(網路圖片)
【大紀元2013年10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萬方綜合報導)中國網路名人“邊民”被雲南警方以涉嫌虛報註冊資本、非法經營和尋釁滋事等罪名批捕。“邊民”是在中共以打擊“網路謠言”為名的專項整治活動中被抓的。他因在網路上參與針對公職人員濫用職權或公權力不作為等一些敏感事件而成為公共意見領袖之一。民眾認為,他的被捕,是中共當局加強官家撒謊、造謠的壟斷權而已。
 
大陸網路名人“邊民”被中共當局批捕
中國網路名人“邊民”被雲南警方批捕,成為中國最新被抓的微博大V。雲南警方稱,本名董如彬的“邊民”涉嫌虛報註冊資本、非法經營和尋釁滋事等罪名。
“邊民”是在中共近期打擊網路謠言行動繼“秦火火”、“薛蠻子”之後被抓捕的又一網路名人。2008年“邊民”被雲南《生活新報》評為“雲南省十大網路牛人”。 他在微博上有四五萬名粉絲。
 

“邊民”在微博上有四五萬名粉絲。(網路圖片)
 
9月10日淩晨,“邊民”被昆明市公安局五華分局刑事拘留,理由是其涉嫌虛報註冊資本。
董如彬於2011年6月創辦雲南邊民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工商資料顯示,其公司註冊資本100萬元,經營範圍為“承辦會議及商品展覽展示活動;企業形象設計”等。官方媒體報導稱,被拘後的“邊民”在與律師肖冬至會見時承認未足額注資。因為當時註冊資本可分期繳納,加上工商代辦公司想多賺點工商代辦費,所以沒有補注。
“邊民”因關注一系列公共事件成為公共意見領袖之一
“邊民”因關注雲南“躲貓貓”事件、“小學生賣淫案”、“發改委官員聚眾淫亂”以及最近昆明安寧石化項目等一系列中國矚目的公共事件,而成為互聯網上較為活躍的公共意見領袖之一。
2009年2月20日,雲南省委宣傳部組建“躲貓貓”事件線民調查委員會,參與事件的調查,“邊民”是委員會副主任兼發言人。該事件最終以看守所警方、檢方瀆職人員被判刑、撤職而告終。“邊民”在網路上的知名度和影響力,也得到進一步證明。
據《南方都市報》報導,有中國民眾質疑“邊民”遭拘捕是因言獲罪。有民眾到五華拘留所探視“邊民”表達聲援,還有民眾在網上質疑,對“邊民”被指控“虛報註冊資本”不認同,民眾認為有些地方已經不需要登記註冊資本,而昆明警方以此拘捕“邊民”,顯然別有用心。
 

中國網路名人“邊民”被雲南警方以涉嫌虛報註冊資本、非法經營和尋釁滋事等罪名批捕。(網路圖片)
 
民眾質疑“邊民”遭拘捕是因言獲罪
時評人吳若愚在博客上表示, “邊民”的微博粉絲不過區區四萬多,充其量只是個 “小V”,但邊民在廣大網友心目中的印象卻極其深刻。他是因跟蹤報導四年前雲南“躲貓貓”事件而出名的,那次事件導致以看守所警方、檢方瀆職人員被判刑、撤職。後來“邊民”又追蹤報導了2009年的昆明“小學生賣淫案”、2011年昆明“發改委官員聚眾淫亂”等多起全國矚目的公共事件。最關鍵的是,“邊民”的每一次爆料和報導,所針對的都是公職人員濫用職權或公權力不作為等的一些敏感事件。
吳若愚報料說,在雲南著名媒體人尹鴻偉的網易博客中,有一篇題為《網友邊民依法實名舉報雲南省公安廳網路安全總隊副總隊長謝正勇被騰訊微博禁言7天》的博文。這篇文章貼了“邊民”新浪微博的一篇長篇微博,講述了2012年8月下旬“邊民”和“尹鴻偉”被雲南省公安廳網安總隊副總隊長謝正勇約談的事情。約談的原因是“湄公河慘案”即將在昆明審理,希望他們在這期間不要發佈任何違法言論,否則,公安機關將採取進一步措施。
《網友邊民依法實名舉報雲南省公安廳網路安全總隊副總隊長謝正勇被騰訊微博禁言7天》的博文。(網路圖片)
 
有民眾發帖質疑,“剛剛在CCTV-13上看到新聞報導裡看到的是邊民如何在網路上興風作浪,中飽私囊的,這就奇怪了,不是以他“虛假註冊資本罪”逮捕的嗎,怎麼通篇都沒提到這個罪?這就是‘欲加之罪,何愁無辭?!’”
整肅網路實質是加強官家撒謊、造謠的壟斷權而已
還有民眾表示,“(中共)人家就沒打算造就一個不謠的社會。整肅網路實質是加強官家撒謊、造謠的壟斷權而已。”
與抓秦火火同天的8月19日,31省宣傳部長集體表態向互聯網動武——“亮劍”,搶佔輿論制高點,有黨媒還喊出不給普世價值任何空間。
甚至近日軍隊也罕見表態,要像保衛上甘嶺一樣守護意識形態領域的新陣地——互聯網。
“邊民”曾在微博上說:“運動式、指標式收拾線民,河南拔得全國頭籌哦。雲南也要完成指標的吧,‘邊民’是幾號目標?”他對中共當局打擊網路名人的嘲諷之詞,不幸言中。
 

網絡名人“邊民”董如彬涉嫌虛報注冊資本罪、非法經營罪和尋釁滋事罪被批捕

2013年10月16日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北京10月16日電 記者16日從中國公安部獲悉,近日,在全國公安機關集中打擊網絡有組織制造傳播謠言等違法犯罪專項行動中,雲南公安機關經縝密偵查,依法查處雲南網絡名人“邊民”董如彬涉嫌虛報注冊資本、非法經營、尋釁滋事犯罪案件。董如彬已于日前被檢察機關依法批準逮捕。
  犯罪嫌疑人董如彬,網名“邊民”,男,1962年出生,雲南省西雙版納人,大專文化,當過中學教師,曾因參與走私和聚眾賭博被公安機關處罰,後從事網站編輯、論壇管理員等職,2011年6月創辦雲南邊民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先後在國內多個網絡論壇發表聳人聽聞的帖文賺取人氣,2008年被雲南《生活新報》評為“雲南省十大網絡牛人”。
  2013年8月底,昆明公安機關在查處一起治安違法案件時,根據涉案人員主動揭發,獲取了雲南邊民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股東涉嫌虛報注冊資本的犯罪線索;循線偵查發現,犯罪嫌疑人董如彬于2011年6月在沒有真實出資的情況下,夥同他人虛報注冊資本金人民幣100萬元,欺騙工商部門注冊登記成立該公司。9月10日,董如彬因涉嫌虛報注冊資本罪被依法刑拘。
  公安機關進一步查明,2011年以來,董利用其網絡名人身份,夥同他人承接、策劃、組織操縱了“尋甸黃四狼”“宣威癌症村”“航空界大佬風流死”等一係列以攫取經濟利益為目的、捏造事實的網上惡意炒作,非法獲利數十萬元人民幣,涉嫌非法經營、尋釁滋事等犯罪。
  專案組介紹,經多次炒作牟利,董如彬已形成了一套完整模式:接受炒作委托後,首先雇請或安排網絡寫手編造事實主帖和評論主帖;然後安排技術人員購買一些“馬甲”、雇傭一些“水軍”頂帖、跟帖造勢;之後董如彬適時發表評論,並邀約一些“網絡推手”和知名博主參與評論,吸引傳統媒體跟進報道,使之迅速成為網絡熱點,以達到非法獲利目的。
  為不斷提升影響力,以獲取更大經濟利益,董如彬在各種社會熱點問題中扮演“意見領袖”,不惜損害人民利益、抹黑國家形象。湄公河“10‧5”案件偵查、起訴和審判過程中,董如彬長時間在網上編造散布虛假信息,發表大量嚴重歪曲事實的言論,宣稱“湄公河慘案不是販毒案、刑事案而是政治陰謀案”等,故意混淆是非、擾亂視聽、誤導公眾,產生了極為惡劣的社會影響。據不完全統計,湄公河“10‧5”案發生以來,董如彬共在網上編造傳播相關不實言論443條,僅其中5條虛假信息即被轉發4852次、評論4194條、點擊31.5萬次。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legal/2013-10/16/c_117748750.htm
 

“邊民”董如彬涉3宗罪 曾模仿電影情節造謠
2013年10月17日
來源:央視 

http://v.ifeng.com/include/exterior.swf?AutoPlay=false&guid=0168d4a1-14a3-494f-af53-db569bc74a9f

“邊民”董如彬涉3宗罪曾模仿電影情節造謠
 
經蓓:來關注網路大謠,今天我們要認識一個新人物,董如彬,這個名字大家可能會覺得比較陌生,但是如果說起他的網名邊民,也就是那個因為在雲南躲貓貓事件中,擔任過線民調查委員會副主任和新聞發言人身份的線民邊民,是不是經常上網的觀眾就會有一點印象。
 
可就是這位,當年應該說是推動了躲貓貓事件真相浮出水面的這麼一個人,怎麼會因為涉嫌虛暴註冊資本罪、非法經營罪和尋釁滋事罪被檢查機關依法批准逮捕了呢?其中一項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收人錢財,替人發聲。
 
在網上發佈了大量的虛假不實言論,這樣的行為您是不是也會覺得有些耳熟呢?比如前一段時間我們報導過的(00:00:52),他發佈了723動車事件中,外籍人員獲高額賠償,張海迪擁有日本國籍等大量的不實言論,還有炮製中石化非洲牛郎門的傅學勝,這些人炮製謠言的背後隱藏著怎樣追名逐利的罪惡勾當,他們為了讓自己進行炮製的謠言迅速傳播,所使用的招數裡又會有著怎樣的共性,同時他們利用了線民的哪些心理,來讓自己的謠言得以迅速擴散呢?
 
解說:傳播謠言心理分析,抓住線民懷疑心理,寧信其有,不信其無,是一部分線民對於網路言論的態度,而這樣的心理就為網路謠言的炮製者利用了,通過不信任加大謠言的傳播,這樣的心理也被董如彬抓住了,他利用電影《讓子彈飛》的熱映,炮製了一個現實版的鵝城惡霸黃四狼的故事,那是2011年3月,昆明某企業法人找到董如彬,委託他對和自己有過矛盾的黃氏四兄弟進行惡意炒作,條件是9萬元。
 
4月初,董如彬召集了他的炒作團隊一起商議,如何進行網路炒作,一番討論下來,他們決定借用當時熱映電影《讓子彈飛》的情節,把昆明尋甸說成現實版的鵝城,把黃氏四兄弟說成現實版的黃四狼,策劃將黃氏四兄弟炒作成稱霸一方的黑惡勢力。
 
杜某某(邊民雇傭的網路寫手):因為最開始邊民(董如彬)拿出資料的時候,就是說他是言之鑿鑿地,他很確定尋甸有這麼一個惡霸,然後我們出於對他的信任,所以說也就不加考慮就相信了,覺得可以通過這個過程獲得一些名氣,而且當時邊民(董如彬)還聲稱,這樣活兒都是不會白乾的,還可以獲得一定的經濟收入。
 
解說:其實不管是董如彬,還是他的這些同夥都很清楚,這完全是他們自己杜撰的,為了讓這個杜撰的故事看起來更具有真實性,他們還把昆明市公安機關曾經打擊過的一個叫紅星幫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與黃氏四兄弟聯繫在一起,一口咬定,黃氏四兄弟是紅星幫的成員,編造了嚴重失實的當今雲南現實中的鵝城尋甸黃四狼和他的同夥們。
 
尋甸黃家是竇娥還是麻匪等文章,並通過互聯網進行了發佈,炮製了所謂黃四狼事件,紅星幫黑社會,現實版黃四狼,這些吸引眼球的說法,一下子勾起了線民的獵奇心理,讓這些造謠帖迅速傳播開來。
 
韋慶旺(中國人民大學心理學系助理教授):由於在日常生活中有一些偶然的不公平,不合理的現象的一些認識,然後他們就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這樣的現象尤其體現在一些他們對社會的一些基本的信念有一個基本期待的事情上,比如說認為(00:04:07)是一定會逃跑的,或者說大部分官員都是腐敗的,其實這些是偶然的現象,或者說不一定是普遍的現象,但是他們仍然是可能迎合他們一些部分的期待,所以比較容易相信謠言。
 
解說:傳播謠言心理分析,抓住線民獵奇心理,網路謠言之所以能傳播開來,這在很多程度上是利用一些線民求新、求奇和求意的心理特點,一般來說,公眾任務嗯之的私生活,熱門事件和一些所謂秘聞,常常是網上謠言,會關注的重要話題,而謠言製造者正是迎合了人的獵奇心理。
 
2013年5月,雲南一家企業的原負責任錢某因對法院判決不滿,以8萬元的費用委託董如彬對法院判決進行網路炒作,接受委託後,為了更加的聳人聽聞,吸引眼球,董如彬等人,竟將雲南機場集團有限公司,因心臟病去世的原負責人作為靶子,他集錦(音)誇張之詞,捏造撰寫了雲南航空界大佬之死,億萬家財盡付風流帳的帖聞,稱這位負責人之死,是被紀委調查嚇死。
 
企業內部狗咬狗咬死,春藥過量,馬上風等等,隨後董如彬又安排團夥的其他成員,用購買的馬甲ID,掀開帖聞在網上發佈,然後動用網路團隊進行轉發,跟帖,評論,進行炒作,該帖聞點擊量超過九萬次。
 
侯鵬(犯罪嫌疑人):或者人物公眾性也好,什麼都敢說,什麼都敢炒,什麼都敢拿出來斷章取義,甚至是採取一些虛假,一些跟傳統道德嚴重相抵觸的言論,進行公佈,給活著的人或者死去的人,實際上在某種程度上絕對是完全是摸黑的。
 
解說:董如彬等人編造這位負責人所謂的秘聞,所謂的私生活來贏得線民的眼球,就充分利用了線民的獵奇心理,同樣,我們再來看傅學勝,傅學勝,2012年12月底,傅學勝因參與中石化某專案招標失利,心懷不滿,為洩憤報復,把矛頭對準了中石化,他花了數天時間炮製,並在網上發佈俄羅斯豔女門續集,中石化再暴非洲牛郎門的造謠誹謗網帖。
 
帖中寫到,為了取得武漢以西70多台色譜儀的大單,安捷倫中南區銷售經理王女士,專程到北京拜訪了中石化國事招標投標處的女處長張某,在為女性富豪開設的牛郎店,張姓女處長接受了兩位非洲牛郎的幸福,隨後讓安捷倫公司低下中標,在短短四天時間內,這篇文章被轉發了幾十萬次,迅速成為了網路熱點。
 
曹忠平(上海市公安局網安總隊隊長):因為他是中標,在項目的中標失利以後,為了使對方的中標公司,醜化對方中標公司的形象,醜化中石化的形象,必須把招標的專案能夠通過造謠,這麼一件事情來破壞項目的招標,結果達到他能夠中標的這麼一個個人目的。
 
解說:於是傅學勝結合在境外網站上看到的,國外牛郎門事件的報導,杜撰了這篇中石化女處長接受非洲牛郎性賄賂的網帖,並發表在20多家網站上,傅學勝利用性賄賂這樣所謂的香豔醜態小道消息極大的引起了線民的關注,這同樣利用了線民的獵奇心理。
 
韋慶旺:都有一些獵奇的心理,比如說求新,求新,求異,這些一個典型的體現,就是體現在對個人私生活的關注,就像上面的案例裡面一樣,其實在把他加一個身份,就是往往是公眾人物,或者是一些有權有勢的人,他的一個隱私,這種挖掘的,以誇張的手法,就是想讓他這個新奇性會更加的吸引線民的眼球。
 
解說:傳播謠言心理分析,抓住線民恐慌心理。面臨突發性的危險事件時,人們本能的應急反應便是震驚和恐懼,事實上,一些網路謠言就經常依存與一些與線民生活相關,或者重大災難性事件中,如瘟疫、地震、食品安全,世界末日傳言等,我們來看邊民董如彬,是怎樣利用線民的恐慌心理?
 
2013年1月,雲南某房地產老闆在宣威市一樓板銷售一直不理想,怪罪於附近的一個火電廠,為了幫助這個地產項目提升行銷業績,迫使電場關停搬遷,董如彬精心策劃了聲東擊西,圍魏救趙的炒作策略,計畫找出一隻替罪羊當靶子,將一項蒸騰(音)樓盤銷售項目炒作成奪人眼球的輿論事件。
 
董如彬(犯罪嫌疑人)  :炒作這個事情要有一個切入點。
 
解說:董如彬所說的這個切入點,就是影響樓盤銷售的這個電廠,為了證明電廠是污染源,最開始董如彬準備拿當地最出名的特產宣威火腿來說事。
 
侯鵬:董如彬就提出了一個主意,用宣威火腿作為一個炒作點,認為宣威火腿的原材料,受到了污染,污染源,用宣威火腿作為一個話題,引申到宣威火電廠是一個污染源的事件當中去。
 
解說:但委託方認為,這種炒法太過分,沒有採納,於是不成,又生一計,很快董如彬找到了一個距離電廠20多公里,癌症高發的小村子,董如彬安排慕名追隨他的粉絲王某某假扮成村民,憑空杜撰了一篇煽情故事,名為《世界第一癌症村是怎樣煉成的?
 
許海江(昆明市公安局網安支隊大隊長):比如說有這個火箭發射(帳號),他發佈的炒作帖文就是叫《雲南癌症村成鬼村》,還有一個帖文叫做《雲南一癌症村成鬼村》,他所使用的馬甲號叫豹猞猁,還有一個就是,叫《奇葩法院斷案:魚被水淹死了》,這個所使用的馬甲號huytyt。
 
解說:不管是想要炒作宣威火腿受污染,還是炒作癌症村,董如彬都是想利用人們的恐慌心理,讓人們把罪魁禍首歸於火電廠,從而讓人們對火電廠的存在產生恐懼,認為火電廠會對人們的生活產生巨大的影響,從而最終達到讓火電廠關停或搬遷的目的。
 
 
韋慶旺:線民就有一種恐慌心理,就是在生活中人們或多或少有一些事實的接觸,然後產生一些恐慌心理,比如說確實遇到過食品安全的問題,確實遇到過生命安全的問題,然後這種恐慌的不確定性怎麼才能夠消除這種不確定性,如果有一個謠言產生,表明這個食品安全確實存在問題,好像是證明了自己的恐慌是有道理的一樣,因此包含恐慌的這種情緒因素的謠言就特別容易特別傳播,比如說我們宣威火腿被污染,在他們造謠者最開始的這種策劃裡邊,就是把食品安全的污染作為一種事實去傳播,那麼這裡就包含了迎合了人們的恐慌心理,然後讀到這樣一個謠言,就好像,那麼說我這個平時吃的東西這個火腿裡面是有問題,那跟他平時吃的時候這種擔心好像是印證了一樣,好像提供了一個證據一樣,那麼他就很容易相信他是真實的,然後傳播他。  
 

邊民董如彬個人簡介

歌德 | 2013-10-17 
 
董如彬,網名“邊民”,男,雲南西雙版納人,雲南網路文化協會理事、昆明作家協會理事,雲南《生活新報》網評論總監,網路寫手、專欄作家。
 
作為網路寫手邊民,曾堅持在“維誠網路”與各種馬甲不舍晝夜地辯論,對雲南本土BBS第一個黃金時期的形成作出貢獻。
 
2009年2月,曾作為“躲貓貓”事件線民調查委員會副主任,受官方之邀全過程參與對事件發生所在地晉寧縣看守所的調查,並飽受“體制內人士”的質疑。
 
“邊民”對涉及自己的攻擊報以“以牙還牙”的態度。緩和的回擊是:“你懷疑我的人品,我還懷疑你的智力呢”;猛烈的回擊是:“其他罵我的人,尤其是明知道調查過程中我無法上網來發帖而乘機對我人格、名譽進行攻擊的人。我表示噁心嘔吐和極度鄙視”。
 
網址:http://u.sanwen.net/subject/1559741.html

刑拘前被保安藉口撞車叫下樓
 
律師2013年10月12日稱,昆明警方以虛報註冊資本、非法經營、尋釁滋事3項罪名,向檢察機關提請批捕“邊民”,而檢察機關需在下週二前做出是否批捕的決定。“邊民”本名董如彬,2013年9月10日淩晨被抓,此前在“躲貓貓”、“小學生賣淫案”、“反對安寧石化”等事件中表現活躍。
 
刑拘前被保安藉口撞車叫下樓
 
“邊民”本名董如彬。拘留通知書顯示,他是在9月10日淩晨被昆明市公安局五華分局帶走的,後被羈押在五華看守所。早前就已獲得委託的律師肖冬至對南都記者說,他於10日15時在看守所會見了“邊民”。“其住在1-7號,由於早有思想準備,除了被剃光頭穿了黃馬甲外,精神狀態與平素無異。”
 
據肖冬至的博客透露,10日淩晨,“邊民”被社區保安藉口車撞了,打電話叫至樓下,隨即遭警方控制。後者出示拘留證和搜查證後,扣押了其家中的筆記本、臺式電腦及U盤。“雙方互相配合,沒有發生過激行為。”
 
早在8月29日,“邊民”即發微博稱,當天數名男子突襲其辦公室並帶走三台電腦。他表示,自己才是邊民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若目標是公司,也該找我才對”。
 
工商資料顯示,雲南邊民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註冊資本100萬元,經營範圍為“承辦會議及商品展覽展示活動;企業形象設計”等。
 
當地警方刑拘“邊民”是因其涉嫌虛報註冊資本。肖冬至說,會見過程中,“邊民”承認未足額注資,因為當時註冊資本可分期繳納,加之工商代辦公司想多賺點工商代辦費,所以沒有補注。
 

 曾在“躲貓貓”等事件中表現突出
 
因為四年前發生在昆明的“躲貓貓”事件,“邊民”成為網路知名人物。2009年2月20日,雲南省委宣傳部組建“躲貓貓”事件線民調查委員會參與調查,“邊民”正是委員會副主任兼發言人。事件最終以看守所警方、檢方瀆職人員被判刑、撤職而告終。
 
此後,“邊民”在網上一直非常活躍。2011年7月,在南京市第五期領導幹部網路素養培訓班上,“邊民”還曾應邀為當地市級機關和區縣負責網路輿情的官員,上了一堂“網路意見領袖角色定位與網路評論實踐”課。
 
南都記者注意到,9月4日,“邊民”曾在自己的微博上列了一份“觸怒雲南警方之不完全記錄”。參照記錄以及相關報導可以看出,過去幾年,在包括2009年的昆明“小學生賣淫案”、2011年昆明“發改委官員聚眾淫亂”等多起全國矚目的公共事件中,“邊民”或曾質疑政府不當處置,或是成為爆料者。此次被刑拘前,“邊民”微博上關注最多的是昆明石化事件。
 
從“邊民”的新浪微博記錄中可看到,今年3月,“邊民”曾就此事發表“邊三篇”———《給昆明市民支招:如何對待安寧石化3合1項目?邊民有話可講》,參與相關話題的討論。
 
被刑拘後,微博上一度有網友質疑“邊民”是因言獲罪。而針對以涉嫌虛報註冊資本的理由刑拘“邊民”,昆明市公安局相關部門人士此前對媒體稱“不知情”,“如果五華警方覺得案情需要公開的話,他們會公開案件情況”。
 
南都記者昨日致電昆明五華公安分局經偵大隊,工作人員稱,不接受任何採訪。
 

網友質疑“選擇性執法”
 
微博記錄顯示,在質疑警方做法的同時,過去兩天,除了“邊民”的委託律師,陸續還有其他網友聞訊後前去五華看守所探望“邊民”,儼然成了一門行為藝術。昨日10時48分,網友“呼聲網杜偉”在微博中透露,他與兩名網友十點前去五華看守所看過“邊民”,“門衛要求帶拘留通知書,經費盡口舌”,爭取後得以進入,卻被告知只能送錢和衣服,結果“只得每人湊100元略表心意”。
 
實際上,在“邊民”被帶走的當天中午,另一位叫霍泰安的網友也曾去看過“邊民”。“既是出於對朋友間的關照,也是一種公民間的相互守望。”霍泰安昨晚對南都記者說。霍泰安也承認“邊民”的公司是“代辦註冊的”,但他認為,“代辦註冊”現象普遍存在,因為這是由眼下工商登記制度中一些不合理的規定所導致的,而以此刑拘邊民,“是選擇性執法”。
 
南都記者還注意到,也有網友就“虛報註冊資本”提出不同意見,認為在一些地方已試點公司註冊不再需要登記註冊資本,新版營業執照上沒了註冊資本、經營範圍等內容的趨勢下,昆明警方的做法讓人難以理解。“在有的地方是改革,在有的地方是犯罪。邊民到底犯了啥事?”
 
目前,網友的探訪讓當地看守所更改了相應要求。網友“周重林”昨日表示,“下午去看‘邊民’,想著看不到人,送點茶或煙錢總可以吧,但均遭拒絕,說只有親屬可以”“邊民”的委託律師證實了這一點。
 

“炒作先找爆點”
 
警方透露,董如彬在網上成名後,開始利用名聲,做一些以經濟利益為目的而策劃炒作的事。
 
董如彬向警方供述,每次炒作過程,起先需要一個“爆點”來切入。這些“爆點”需要是能夠吸引眼球的話題。如果沒有這些“爆點”,後面的炒作就會很無力。
 
董如彬自稱有一套炒作牟利模式:首先雇請或安排網路寫手來編造事實主帖和評論主帖;然後安排技術服務人員購買“馬甲”、雇傭“水軍”來頂帖、跟帖,進行造勢;之後董如彬本人適時“出面”評論,邀約“網路推手”和“知名博主”參與,必要時請傳統媒體介入,使之成網路熱點。
 

案例1 炒作四兄弟為“黑社會”

據警方透露,2011年3月,昆明某企業法人,因與黃氏四兄弟有矛盾,找到董如彬,出資9萬元,委託董炒作黃氏四兄弟。
 
董如彬與其團隊,借用電影《讓子彈飛》的情節,把昆明尋甸說成電影中的“鵝城”、把黃氏四兄弟說成現實版的“黃四狼”,並將黃氏四兄弟與昆明警方此前打掉的“洪興幫”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聯繫在一起,稱黃氏四兄弟是其成員。
 
他們在網上發佈《當今雲南現實中的鵝城(尋甸黃四狼和他的同夥們)》的文章後,董如彬又安排人撰寫文章,稱黃氏兄弟不是“洪興幫”成員,使前後兩種截然相反的觀點形成交鋒,吸引線民持續關注。
 
同時,董如彬自己發帖,並把上述文章轉載到自己的微博裡,指向“黃氏四兄弟就是黑社會”。
 
炒作過程中,董如彬等人發表相關帖文36篇,總點擊量48萬次,並引起雲南某報引用帖文內容跟進報導。此後,黃氏四兄弟以侵犯名譽權起訴該報社,法院判決報社敗訴並道歉。


案例2 “搞臭”州委領導收了17萬
 
警方查明,2012年8月,在西雙版納經營房地產的某公司法人孫某找到邊民,商談以17.3萬元為條件,由董幫其“炒作”,“搞臭”西雙版納州委原主要負責人。
 
董如彬團隊策劃:“發動線民互動,形成有規模的輿論形態,倒逼主管部門應對處置。我方目的是通過網路炒作搞臭某某機關和某某的名聲,對上級紀委和黨政主管施壓。”
 
事件引起雲南省紀委調查,調查不屬實後,相關部門勸誡董如彬不得“不顧客觀事實誹謗他人”,董繼續發表相關網帖。


案例3 提“癌症村”抹黑火電廠
 
今年1月,雲南某房地產老闆在宣威市的一樓盤銷售不理想,怪罪於附近原有的一個火電廠。
 
接受委託後,董如彬想用“宣威火腿”原料被該火電廠污染為“爆點”炒作。委託方覺得拿全國知名品牌炒作太過分沒採納。
 
董如彬轉而將目標鎖定在距離樓盤20多公里外的一個癌症高發的小村子。
 
董如彬安排剛應聘到公司的王某某以“癌症村”村民的口吻杜撰一篇文章《雲南第一“癌症村”是怎樣煉成的》,後又授意其公司聘用的網路寫手段某某從“專家學者”的角度,撰寫了《世界第一‘癌症村’形成的罪魁禍首》的虛假帖文。
 
董還以“協力廠商”的身份在微博上轉發上述帖文並發表不利於火電廠的評論。這次炒作,總點擊量超過15萬次。董如彬等人非法獲利10萬元。


案例4 用死人說事欲影響判決
 
2013年5月,雲南某航空企業原負責人因對法院一起判決不滿,以8萬元的價碼委託董如彬在網上進行炒作,意圖影響二審判決。
 
接受委託後,為迅速吸引眼球,董以委託人的原上司、雲南機場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負責人劉某(2013年3月因呼吸迴圈衰竭病故)為“爆點”,進行關聯炒作,以此引出這起判決。
 
董如彬結合從委託人處聽到的不實資訊撰寫帖文《雲南航空界大佬之死:億萬家財盡付風流賬》,稱已故劉某之死是“春藥過量,馬上風”等,並稱劉某生前有違法違紀問題等。


案例5 歪曲湄公河慘案提升名氣
 
警方稱,為不斷提升自己的影響力,以獲取更大的經濟利益,董如彬熱衷於在各種社會熱點問題中“扮演”意見領袖,不惜抹黑國家形象。
 
湄公河“10•5”慘案發生後,在案件的偵查、起訴和審判過程中,董如彬宣稱“湄公河慘案不是販毒案、刑事案而是政治陰謀案”等。
 
據不完全統計,“10•5”案發生後,董如彬共在網上編造傳播相關不實言論多達443條,僅其中5條虛假資訊即被轉發4852次、評論4194條,點擊達31.5萬次。
 
董如彬供述:炒作這個案件,發表一些不實言論採用諷刺和調侃的語氣,可引起線民更多關注,提升本人的知名度。
 
董如彬對公安機關坦陳,“對參與湄公河慘案偵破的民警名譽、情感的損害,真誠表示道歉,對給閱讀我這些言論的粉絲和讀者帶來的負面影響,我也說聲對不起,本人願意對此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http://u.sanwen.net/subject/1559741.html

知名雲南網友邊民被拘 曾在躲貓貓事件中表現突出

[日期:2013-09-13] 來源:法廣  作者:周西
 
據《南方都市報》今天(9月12日)的報道,10日淩晨,“邊民”被小區保安藉口什麼“車被撞了”,打電話叫至樓下,隨即便遭到警方控制。後者出示拘留證和搜查證後,扣押了其家中的筆記本、臺式電腦及U盤。“雙方互相配合,沒有發生過激行為。”早前就已獲得委託的律師肖冬至對南都記者說,他於10日15時在看守所會見了“邊民”。“由於早有思想準備,除了被剃光頭穿了黃馬甲外,精神狀態與平素無異。”
 
當地警方刑拘“邊民”是因其涉嫌虛報注冊資本。肖冬至說,會見過程中,“邊民”承認未足額注資,因為當時注冊資本可分期繳納,加之工商代辦公司想多賺點工商代辦費,所以沒有及時補注。工商資料顯示,雲南邊民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注冊資本100萬元,經營範圍為“承辦會議及商品展覽展示活動;企業形象設計”等。“邊民”本名董如彬,因為四年前發生在昆明的“躲貓貓”事件,“邊民”成為了網絡知名人物。
 
2009年2月20日,雲南省委宣傳部組建“躲貓貓”事件網民調查委員會參與調查,“邊民”正是委員會副主任兼發言人。事件最終以看守所警方、檢方瀆職人員被判刑、撤職而告終。此後,“邊民”在網上一直非常活躍。南都記者注意到,過去幾年,在包括2009年的昆明“小學生賣淫案”以及2011年的昆明“發改委官員聚眾淫亂”等多起全國矚目的公共事件中,“邊民”或曾質疑政府不當處置,或者是成為爆料者。
 
此次被刑拘前,“邊民”微博上關注最多的則是昆明石化事件。從“邊民”的新浪微博記錄中可看到,今年3月,“邊民”曾就此事發表“邊三篇”———《給昆明市民支招:如何對待安寧石化3合1項目?邊民有話可講》,參與相關話題的討論。被刑拘後,微博上一度有網友質疑“邊民”是因言獲罪。微博記錄顯示,在質疑警方做法的同時,過去兩天,除了“邊民”的委託律師肖冬至,陸續還有其他網友聞訊後,紛紛前去看守所探望“邊民”,以致於此舉儼然成為了一種行為藝術。
 
網友川人轉載的這篇報道又說,實際上,在“邊民”被帶走的當天中午,一位叫霍泰安的網友就曾去看過“邊民”。“既是出於對朋友間的關照,也是一種公民間的相互守望。”霍泰安昨晚對南都記者說。霍泰安也承認“邊民”的公司是“代辦注冊的”,但他認為,“代辦注冊”現象普遍存在,因為這是由眼下工商登記制度中一些不合理的規定所導致的,而以此刑拘邊民,“是選擇性執法”。
 
南都記者還注意到,也有網友就“虛報注冊資本”提出不同意見,認為一些地方已在試點公司注冊不再需要登記注冊資本,在新版營業執照上沒了注冊資本、經營範圍等內容的大趨勢下,昆明警方的做法讓人難以理解。“在有的地方是改革,在有的地方卻是犯罪。邊民到底犯了啥事”?此外,目前網友的頻繁探訪也讓當地看守所更改了相應的探視要求。
 
網友“周重林”昨日表示,“下午去看望‘邊民’,原本想著即便看不到人,送點茶或煙錢總可以吧,但均遭到拒絕,說只有親屬才可以”,“邊民”的律師肖冬至也證實了這一點。
http://www.canyu.org/n80172c12.aspx
 
[Visit: 1175]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達瓦倫珠、強巴、強巴列謝、格南董良傑>>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