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阿里木江.依米提
  阿里木江.依米提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阿里木江.依米提 生平 :

 阿里木江.依米提,2008年1月11日被以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拘留,後被捕,被起訴。他的維族基督徒妻子古里努爾和當地維族基督徒都曾經被警方審問,問的全是信仰方面的問題。阿里木江案2009年11月26日作出一審判決後,阿里木江提起上訴。3月16日新疆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維持喀什地區中級法院一審判決阿里木江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
北京律師李柏光受阿里木江委託提出申述。李柏光律師認為:阿里木江這個案件雖然從罪名看是「向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但這個案件的本質還是一個宗教自由案件。這個案件也是中國最近30年來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權利受到危害最嚴重的案件,判這麼長的有期徒刑。

日期生平年表
1973年6月10日
時間軸

 
新疆維吾爾族阿里木江先生,因信仰基督教並從事教會工作,遭到喀什地區政府中腐敗勢力集團的陷害,逮捕入獄,判刑15年。他的妻子古麗努爾和兩位年幼的孩子,迫切呼籲各方力量幫助,伸張公義。敬請關注!
m0822-qlp.jpg

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維吾爾族基督徒教會領袖阿里木江•依米提宗教迫害案

美國•對華援助協會    2009年12月16日—2010年4月14日
 
一、前言
 2009年12月7日,北京市共信律師事務所的李敦勇律師, 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喀什市接到法院的通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定性為“非法任意拘押”的新疆維吾爾族基督徒阿里木江先生,被喀什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 刑15年(最高量刑),罪名是“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秘密”(屬絕密級),判決書的日期是8月6日。
本文通過全面回顧分析阿里木江一案,根據事實證據,說明這是一宗典型的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受到中國政府侵犯的案件,“洩露國家秘密”只是新疆政府打擊基督教而偽造的罪名。
 
二、案件發展經過(除了直接注解說明,本文參考來源一律 是根據“對華援助協會”的報導等資料)
1、阿里木江,身份證號碼6501-0419-7306-1047-12,1973年6月10日出生於新疆哈密。中專畢業,原烏魯木齊 市天山區居民,被捕前為喀什市居民。1995年從伊斯蘭教改信為基督教。妻子古麗努爾,兩個孩子,長子9歲,次子3歲,現居住烏魯木齊市。
 
2、自2002年,阿里木江在2000年成立的英國投資的企業新疆佳爾豪氏食品有限公司工作,擔任喀什地區分公司經 理,負責公司在疏勒縣(或漢城)的果園。2007年9月10日,該公司英國負責人被“喀什市民族宗教 事務委員會”認定:“在喀什地區非法從事宗教滲透活動,在維吾爾族群眾中傳播基督教, 散發宗教宣傳品,發展基督教教徒(參看市民宗委2007年9月10日文件)”。接著,9月13日,“喀什市民族宗教事務局”認定:“阿里木江•依米提自2002年以來,以工作名義,在喀什地 區非法從事宗教滲透活動,在維吾爾族群眾中傳播基督教,散發宗教宣傳品,發展基督教徒(參看喀什市民宗局2007年9月13日文件)。”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統戰部《關於加強基督教、天主教管理工作的通知》(注:可能是1999年底下發的檔)中的第二條規定:“不允許在信仰伊斯蘭教、 喇嘛教的少數民族中發展教徒。不允許在邊境地區發展教徒(參看市民宗委文件,同上)。”
 
3、2007年11月19日,另一位維吾爾族基督徒,阿里木江的朋 友,新疆和田市(古於闐)的吾斯曼•依明先生,被和田國家安全局以涉嫌洩露國家機密罪刑事拘留。吾斯曼依明1972年10月27日生,大學本科畢業,身份證號:6532-2219-7210-2708-13。吾斯曼的妻子努爾古麗,長女8歲,次女7歲。根據和田地區勞動教養工作管理委員會,於2007年11月27日下發的“和勞教字(2007) 94號勞動教養決定書”可知:“吾斯曼依明1998年3月至2004年4月 在外資企業新疆太平洋農業資源開發有限公司洛浦縣分公司工作期間,協助外國人從事違法活動。吾斯曼依明的以上犯罪活動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根據國務院《勞 動教養試行實施辦法》第十條第一款規定,決定對吾斯曼依明實行勞動教養兩年。根據法律勞教人員吾斯曼依明在實行勞動教養決定以前拘押的8天一併計入勞動天數。執行期限為2007年11月27日至2009年11月18日。根據法律,勞教人員符合在勞教場所以外實施條件的可以在勞教場所外執行。”(該公司系美國投資:參看自由亞洲電臺普通話特約記者丁小的錄音採訪文字報導:2008年4月16日)
吾斯曼當年在浙江省義烏市一家外貿公司工作,2007年7月被傳喚回新疆監視居住,直到11月被刑事拘留。2007年9月,美資企業太平洋農業資源開發有限公司被政府關閉(阿里木江也曾經在這個公司工作過),根據喀什市民宗委9月10日的認定告知書,認定該公司美國負責人“在喀什地區從事非法宗教滲透活動”,並驅逐出境。根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工商行政管理局的聽證告知書(浙工商外聽告[2007]51號),2007年9月20日下發,可知:“你公司自2000年10月9日 成立以來,以公司名義在維吾爾青年群體中非法傳播基督教,並輸送、散發、製作基督教宣傳品,和田市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認定:你公司在和田地區實施非法基督 教傳播、滲透活動,已嚴重違犯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法規、屬情節惡劣,嚴重危害國家安全和社會政治穩定,依據《中華人 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百十一四條的規定,我局擬對你公司作出吊銷營業執照的行政處罰決定。”
吾斯曼不服判決,於2008年3月11日委託代理人杜利安(北京市中銀律師事 務所律師)和委託代理人梁小軍(北京市易行律師事務所律師),向和田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該院於2008年4月16日,以涉及國家機密為由,秘密開庭審理了本案。2008年5月5日,該法院駁回所有訴訟請求,維持勞教兩年的原判。[參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田市人民法院行政判決書(2008)和市行初字第2號]
 
4、2008年1月12日,喀什市公安局以“涉嫌煽動分裂國家” 和“向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兩項罪名,將阿里木江刑事拘留。2月20日經檢察院批捕,關押在喀什市看守所至 今。阿里木江的第一位律師,北京億嘉律師事務所張凱於2月25日從北京到喀什,卻被新疆國家安全局以此 案涉及“國家機密”為由,拒絕他與阿里木江會面。
 
5、2008年4月18日,梁小軍律師在看守所會見阿里木江。阿 裡木江表示,自己是無辜的,罪名是捏造的,荒唐的。他說:“他們從頭到尾問的全部是 關於宗教信仰的問題,但是最後給我扣了一個這麼大的帽子,我太冤枉了!”(參看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普通話“心靈之 旅”節目主持人張敏女士2008年5月7日的錄音採訪文字稿)
 
6、2008年5月27日,喀什地區中級人民法院以涉及國家機密 為由,對阿里木江進行秘密開庭審理,不允許家屬旁聽,北京市的道衡律師事務所的梁小軍律師和共信律師事務所的李敦勇律師出庭為阿里木江辯護。當天晚上,法 庭宣佈該案“證據不足”,退回當地公安機關補充偵查。
 
7、2008年9月12日,針對阿里木江的案件,聯合國“人權理 事會非法任意拘押事件處理工作組”作出決定,並頒發2008年第29號文件,認定阿里木江被中國政府非法任意拘押的事實成立。檔中的第15條清楚指出:“阿里木江•依米提先生僅僅是因為其宗教信仰和宗教活動而被逮捕和拘押。在聯合 國的《世界人權宣言》的第18條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第18條中,認定了宗教自由的權利。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了這兩個條約,但是並沒有遵守。他的關押也抵觸了聯合國大會1981年11月25日通過的《消除任何形式的宗教信仰歧視 和不容忍》的決議中的第36/55條。”文件還在第17條中總結說明:“阿里木江先生的自由被 剝奪屬於(非法)任意拘押,直接抵觸《世界人權宣言》中的的7,9, 10, 11 (1), 12和18條……”
 
8、2009年3月31日上午10點左右,有目擊者稱阿里木江被送往喀什農三師醫院,向圍觀者呼喊自己在看守所被打;檢察院給律師的答覆是例行身體檢查。4月21日,李敦勇律師在看守所見到阿里木江,詢 問送醫院一事,阿里木江表示不允許談論此事。
 
9、2009年7月11日,喀什地區檢察院以(2009)刑訴地65號的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阿里木江•依米提向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去掉了上一次庭 審的“涉嫌煽動分裂國家罪”)。7月28日,由喀什中級人民法院第二次秘密開庭審 理,並再次以涉及國家機密為由,拒絕阿里木江的妻子和母親旁聽的要求。梁小軍和李敦勇律師出庭辯護。當庭並未宣佈審理結果。
律師梁小軍對此次審理評論說:“第一,是證據的問題,按 《刑事訴訟法》,證據必須經過當庭出示、質證,才能作為證據使用,否則不能作為證據使用。當庭有些證據沒有向我們展示,或者沒有充分展示。我們認為他們提 交的證據不充分,而且有些證據違反法律規定,從法律的刑事要件來說,不滿足證據的要求。還有,‘鑒定結論’的問題,按法律規定必須有人簽字……”
李敦勇律師對此評論說:“一是,從形式上不符合 ‘鑒定’的形式;再一個,從內容、實質上也不符合,因為定為‘絕密‘‘的話,是‘一旦洩露會造成特別的損失’,但是既然說他‘已經洩露出去了’,但是沒有 造成任何損失,這本身說明鑒定為‘絕密’就是有問題的。……阿里木江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什麼秘密,他都覺得很荒唐。他說,是‘絕密’的話,告訴他什麼國家 秘密,因為如果是他洩露的,這個秘密對他來說就不屬於秘密了,就應該告訴他。但是他們也講不出是什麼秘密。”
傅希秋會長認為,這是“以刑事化所謂‘洩密’罪名,行宗教迫害之實的個 案”。
(以上三位元的評論內容,參看自由亞洲電臺普通話“心靈之旅節目”主持人張敏女士的錄音採訪報導:2009年8月9日。 下列網址可以閱讀報導內容和下載錄音檔全文: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xinlingzhilyu/a-08092009122213.html?searchterm=None)
 
10、2009年8月6日,喀市地區中級法院秘密判決阿里木江有 期徒刑15年,罪名是“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按絕密級量刑)。10月27日,喀什該法院通知阿里木江的妻子古麗努 爾和律師李敦勇,聲稱已經在看守所向阿里木江宣讀判決書,並將判決書寄給北京的李敦勇,同時拒絕向古麗努爾透露判決結果。
 
11、2009年10月29日星期四下午2點到4點,美國國會的蘭托斯人權委員會,就中國法制問題在國會山舉行專門聽證會。來自中國的維權律師江天勇、張凱、戴金波作證,其中張凱律師特別提到阿里木江因基督教信仰被政府迫害一案。
 
12、2009年12月7日,從北京趕到喀什的李敦勇律師得知,阿里木江被以“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提供一項國家絕密資訊和一項不可擴散情報)判刑十五年。阿里木江不服,已經提 出上訴;其律師正在代理。
李敦勇律師說:“這一判決結果遠遠超過當初的預料。” 李敦勇律師認為“中心環節就是(保密局)‘鑒定’,很荒唐,在形式和 內容上都有問題,連鑒定人簽字都沒有。內容上,不符合實質要件。按照‘絕密’定義, 一旦洩露,會給國家造成重大損失,但他‘洩露’了這麼長時間,沒有任何損失。當時有關方面已知他所謂‘洩密’,還放走了那個(‘洩密’對象當事的)外國 人,這證明根本不叫‘絕密’。”
梁小軍律師說:“我認為阿里木江沒有洩露任何秘密,只要推翻‘保密局 鑒定結論’就可以了。下一步肯定是上訴到自治區高院,我們要就鑒定結論的真實性、合法性進行辯論,爭取把這個‘鑒定結論’推翻,案子就有轉機了。”(本部分參看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普通話“心靈之旅”節目主持人張敏女士2009年12月7日的錄音採訪文字稿)
 
13、2009年12月9日,美國駐中國的新大使洪博培先生,在北 京大使館會見了江天勇、李方平、張凱、王光澤和戴金波五位維權律師,就中國和世界人權問題交換了意見。律師們特別提到新疆維吾爾族基督徒阿里木江最近遭遇 的嚴厲判決,以及山西臨汾教會受到的血腥鎮壓和拷打虐待的情況。
 
14、根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喀什地區中級法院(2009)喀中刑初字第88號刑事判決書可知:
“2007年4月16日,被告人阿里木江•依米提接受喀什市民族宗教事務局調查談話後,2007年4月20日上午前往美國人格裡高裡•柯本在喀什市東湖社區得住處,向格裡高裡•柯本供涉提國家秘密的偵察保衛工作的有關情況,以及民宗部門調查其與格裡高裡•柯本等人從事非法宗教滲透活動得的情況。2007年5月16日下午,阿里木江•依米提再次到格裡高裡•柯本的住所,與格裡高裡•柯本交換了各自被執法部門調查談話的內容,向格裡高裡•柯本彙報了被執法部門調查的從事非法宗教滲透活動得人員情況,以及部分接收調查人員得表現。並商討應對辦法。”
“證人塞都拉艾斯卡爾、卡斯木江分別證實,2007年4月20日上午北京時間12時25分左右和2007年5月16日,親眼看到在疏勒縣罕南力南力克鎮經營果園的阿里木江•依米提去了東湖社區22號樓的外國人庫爾班江的房子。”
這位美國人“於2008年5月10日因涉嫌非法進行傳播基督教滲透活動,已被喀什市公安局作出取消在中國居留資格決定書,限於2008年5月31日前離境。”
根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喀什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庭審的內容可知,該法院認定阿里木江洩漏國家秘密(絕密級)的證據是:阿里木江曾經兩次到當地的一位美國基督徒商人的家裡,談論自己被民族 宗教事務局調查非法傳播基督教的事情。這位美國人已經因“涉嫌非法進行傳播基督教滲透活動”,於2008年5月被喀什市公安局驅逐出境(注:只是涉嫌)。
這就是所謂阿里木江洩漏國家“絕密和情報”的證據:即見到他所認識的這位元美國基督徒,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新疆喀什境內,交流溝通關於地方民 宗部門對於他們兩人“在喀什地區非法從事宗教滲透活動,在維吾爾族群眾中傳播基督教,散 發宗教宣傳品,發展基督教徒”的認定。(參看本文第2條中類似的事件性質認定檔)
 
15.2010年3月16日,新疆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通過不開庭審理,維持了喀什地區中級法院一審判決,阿里木江被判十五年徒刑,剝奪政治權利五年。阿里木江弟兄仍然被當局以“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以“絕密”級別量刑)判刑十五年的阿里木江案二審裁定維持原判。
 
16.一審判決後,北京京鼎律師事務所著名的維權律師李柏光先生擔任阿里木江的辯護律師,卻被拒絕參與二審。對於二審的維持原判,李柏光評論說:“阿里木江這個案件,雖然從罪名看是‘向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但這個案件的本質還是宗教自由案件,也是中國最近三十年來可以說是因為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所遭受到的比較最沉重、厲害的一種處罰。所以我想這裡邊肯定不是像起訴書、判決書上說的那麼簡單,還是有很多宗教政治因素在裡邊。確實大家都說這是中國三十年來最嚴重的案件,判這麼長的有期徒刑。”
(參看自由亞洲電臺張敏4月7日的報導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alm-04072010174712.html?searchterm=None)
 
三、總結
從上述的事實和案件發展經過可以看出,新疆喀什當局為了能夠對阿里木江•依米提先生的基督教信仰自由進行迫害,通過將有類似背景的其朋友吾 斯曼•依明先生抓捕並迅速定性判 決,逐漸將“非法宗教滲透活動、在維吾爾族群眾中傳播基督教”的罪名,轉換成“涉嫌煽動分裂國家”和“向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兩項罪名,最後將阿里木江定性為“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 家秘密罪”,並按‘絕密級’量刑,判處最高刑期15年。同時,為了達到這種非法迫害的意 圖,喀市當局嚴重超期關押阿里木江,反復拖延案件,其間還恐嚇律師和家屬,從未允許家屬會見阿里木江。
此外,阿里木江的那位維吾爾族基督徒朋友,也是因為信仰基督教的緣故被和田政府勞教兩年的吾斯曼先生,已于2009年11月18日出獄。期間受到殘酷的體力和心理折磨,勉強存活下來。
對華援助協會的負責人傅希秋牧師,強烈譴責新疆喀什政府,並嚴正要求中國政府,立即允許阿里木江與他的妻子、孩子和母親見面, 立刻無條件釋放阿里木江這位“維漢兩族的和平使者”,並依法懲處相關的官員,從新疆和中國穩定的大局出發,依法慎重處理這起教案,保護各民族的宗教信仰權利和自由。 (對華援助協會 chinaaid.net)
http://freealim.com/the-community/the-joomla-community(完)

釋放阿里木江--阿里木江的母親和妻子的代禱請求

http://youtu.be/os_eg_QMhJA
 
阿里木江是一個新疆的維吾爾族基督徒,2009年12月家屬接到通知,他因為傳播福音被判入獄15年. 
 
阿里木江的妻子的代禱視頻: 
http://www.screencast.com/t/ZGQ0NDNkZDU
 
Unable to display content. Adobe Flash is required.

阿里木江妻子的代禱信 

親愛的弟兄姊妹: 
你們好!我是阿里木江?依米提的愛人古麗努爾。     
阿里木江?依米提(以下簡稱阿里木江)1995年得蒙神的揀選並接受耶穌為救主,成為新疆一千二百萬伊斯蘭教背景的維吾爾族當中極少部分的基督徒之一。 2007年9月新疆喀什市民宗局下發了阿里木江在喀什地區傳播基督教的認定書。2008年1月11日被喀什市公安局拘留,長達兩年之久懸而不決,直到 2009年11月25日被喀什中級法院追加了一個莫須有的罪名重判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 
 
弟兄姊妹們得知阿里木江被抓的消息以後迫切的代禱,使我很感動。非常感謝你們兩年來一直不間斷地為阿里木江及我們的家庭所奉上的如此真誠的禱告,是你們的禱告托著阿里木江及我們的家庭堅強並且奇跡般地走到了今天。 
 
度過了這難熬的兩年,我們也經歷了很多痛苦,一直到2009年12月我們的心都是懸著的,我們的神經也是時刻緊繃著的。其間,多少次我都覺得沒有力量,軟 弱的幾乎爬不起來了,但是神通過羅馬書5:2-5節告訴我:“我們又借著他,因信得進入現在所站的這恩典中,並且歡歡喜喜盼望神的榮耀。不但如此,就是在 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 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我相信這都是神聽見各位兄弟姊妹的禱告,而賜給我新的力量與信心,讓我繼 續依靠主變的更加堅強、勇敢。 
 
阿里木江被關押的這兩年,我們所經歷的是信主十年多來都未曾經歷的,但我們從中學到的“功課”也是如此。 
 
自從信主以來,雖然我深知主在(馬太福音7:13、14)的教導:“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 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也知道(馬太福音16:24):“於是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但是 我一直感覺或者可以說沉醉在有神同在的美滿、和睦、恩愛的生活中。而這件事以後,我不止一次得哭著問神,你不是最喜悅這樣的家庭嗎?為什麼要分開我們?甚 至兩年還不夠,又要再加13年嗎?每天晚上我會聽到大兒子這樣的禱告:“主耶穌你說過只要有兩三個人在一起禱告你就會答應他們的禱告,但是現在有那麼多人 一起為爸爸禱告,可是他還是不能回來。”他還對我說:“爸爸出事時我在放寒假,現在第三個寒假也快到了,爸爸怎麼還不回來,時間太長了。”我丈夫出事時小 兒子才1歲5個月,剛剛學會叫爸爸,現如今,小兒子已能流利的說出很標準的維語和漢語,當他喊爸爸的時候卻沒有人回應…… 
 
現在阿里木江的案子已在二審階段,這次判決將是終審判決。我和兩個孩子帶著期盼的心度過了兩年。看著孩子們日思夜想地盼著爸爸能早日回家,作為母親的我,真的不願意再看到孩子們那失望的眼神。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我懇切地希望你們能再一次地為阿里木江、為我們家庭奉上你們最熱切的禱告,來搖動上帝的手,改變這個現狀。 
 
最後,希望看到這封信的弟兄姊妹,不管用什麼方式都能夠把這封信的內容傳達給更多的弟兄姊妹,讓更多的人知道並為我們禱告!在這裡我要感謝所有一直以來關注我們並為我們禱告的弟兄姊妹們,願所有誠心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人都蒙恩惠。 
 
2010年1月18 日 
電子郵寄地址:gulinuer199@gmail.com
http://www.jonahome.net/bbs/dv_rss.asp?s=xhtml&boardid=24&id=53063&page=62
新疆阿里木江案难料 一推二拖三上交

維族傳道人阿里木江. 依米提被拘留(圖)

2008年1月17日
     
拘留通知书
    
拘留通知書    
 
新疆喀什市維吾爾族基督徒傳道人阿里木江. 依米提,於2008年元月12日被拘留
    
    對華援助協會新聞稿
    連絡人:傅希秋
    手機:267-205-5210
    電郵:info@ChinaAid.org
    網址:www.ChinaAid.org
    www.MonitorChina.org
    
    維吾爾族基督徒傳道人阿里木江在其家鄉被公安局拘捕,理由是他涉嫌危害國家安全。喀什是南疆最具維吾爾族特色的重要旅遊城市,居民大都信奉回教(伊斯蘭教)。元月12日,喀什市公安局在傳送給阿里木江家屬的維吾爾文拘留通知書中稱:根據《中華人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61 條之規定,我局已於2008年1 月12日 將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的  阿里木江.依米提 刑事拘留,現拘押在喀什市看守所。阿里木江的妻子也在當晚被員警帶走。
    
    有關人士正在繼續關注當局拘捕新疆基督徒的真正原因和處理結果。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08/01/200801170501.shtml
 

辯護律師就阿里木江•依米提被判15年有期徒刑致新

時間:2010-01-07
 
新疆自治區人大常委會:
新疆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
新疆自治區人民檢察院:
 
本人受上訴人阿里木江•依米提的妻子古麗努爾•米那木的委託,並受北京市共信律師事務所的指派,在阿里木江•依米提涉嫌為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秘密一案的二審中擔任其辯護人。本人將履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35條規定的辯護人的職責,根據事實和法律,依法維護上訴人阿里木江•依米提的合法權益。
 
上訴人阿里木江•依米提,男,維族,1973年6月10日生,身份證號為650104197306104712,中專文化,原英國賈爾豪斯食品加工公司喀什分公司經理,家住烏魯木齊市天山區勝利路12號3號樓604室,捕前住喀什市匯城社區(8-2)1單元601室。因涉嫌危害國家安全於2008年1月12日被喀什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08年2月20日被逮捕。2009年8月8日喀什地區中級人民法院以“(2009)喀中刑初字第88號”刑事判決書判處上訴人阿里木江•依米提有期徒刑15年。
 
辯護人認為,新疆喀什地區中級法院對上訴人阿里木江•依米提的判決所依據的事實和理由在法律上不能成立,喀什地區中級法院在一審中程式違法,其對上訴人阿里木江•依米提所作出的“(2009)喀中刑初字第88號”刑事判決書非法無效,應予撤銷。
 
 
事實和理由如下:    
 
一、新疆喀什地區中級法院判決阿里木江•依米提犯“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沒有事實依據。
 
(一) 上訴人不存在向境外人員提供國家秘密的客觀條件。 
 
阿里木江•依米提與美國人格裡高裡•柯本並無領導與被領導關係,不存在向他彙報自己因傳播其基督教信仰而受到喀什市民宗部門調查的情況。阿里木江•依米提作為普通公民,根本沒有條件和能力去獲取國家秘密,更不會知道相關國家行政機關對自己的調查和處理能成為國家秘密。
 
(二) 本案所涉的事項不屬於國家秘密,更不屬於國家絕密。 
 
    一審中被認定為所謂的國家秘密的相關事項是全世界眾所周知的基督教基本常識,把這種全世界眾所周知的基督教基本常識定為國家秘密,而且還是絕密級別的,屬於非法無效且為嚴重的惡意。從檢察機關的指控材料知道,那所謂的機密就是喀什民宗部門在調查維族公民中基督教發展的情況。對於基督教的發展,不僅是維族人,包括漢人和其他民族在內所有的信徒,只要是傳播和接受宗教的,都屬於國家統計的物件,這是正常合法而公開的事,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每年都在調查其國民的宗教信仰情況,否則怎麼知道美國基督教信徒占多少比例,天主教徒占多少比例呢?民宗部門調查其轄區的宗教信仰情況屬於它的職責,不僅新疆在調查,其他各省市都對這方面的事項在進行調查和關注,這不是什麼秘密,而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只是有的執法機關和執法人員違法執法,把常識升格為“國家秘密”,成為侵犯公民基本權利的根源。
 
    至於起訴書特別提到的民宗部門執法人員詢問阿里木江•依米提:“為什麼把耶穌稱為胡大?”、“三位一體是什麼意思”等等,這些更不能稱為國家秘密了。這裡面僅僅透露了兩種意思,一種是從正面講,說明民宗部門的這些人謙虛好學,不恥下問。何況這些問題確實對於不信仰基督教的普通人來說很陌生。從反面來說,僅僅透露的是民宗部門的人對基督教基本常識缺乏瞭解和不稱職,因為作為一個專門管理宗教事務的國家工作人員,竟然不懂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基督教裡面最普通的常識,這如何去管理宗教事務呢?如果把這種國家工作人員不稱職的狀況也列為國家秘密,那中國不成了國家秘密氾濫成災的國家了嗎?
 
至於起訴書提到公安外事、工商局和安全機關對宗教傳播和信仰進行調查等執法情況,和前面一樣,這都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國家機關履行正常的職責,根據《政府資訊公開條例》的要求,這些事務本應公開的,一方面把行政機關的行為置於公眾的監督之下,另一方面也是對群眾進行法治教育,告訴其怎麼做是合法的,怎麼做是非法的。如同美國媒體報導美國聯邦調查局正在調查華裔科學家李文和一樣,都是履行自己的職責,這種披露都不是什麼秘密,一些研究中國宗教問題的文章都可以找到哪些部門會插手管理宗教事務,外國人不需要他人專門提供就知道。中國執行什麼樣的宗教政策,都體現在相應的國家機關對宗教的執法狀況方面。我們的國家機關應該大力宣傳宗教政策,披露自己的執法情況,像外交部一樣定期舉行新聞發佈會,這樣才能讓國際社會瞭解中國的進步,否則外國人還停留在對古老中國的認識上面,例如在拉美國家一些人對中國有高速公路和飛機場竟然感到驚訝,這說明我們的資訊披露得還不夠。把行政機關正常的管理活動都當成國家機密,這是執法人員濫用職權的違法行為。
  
二、喀什中級法院判決阿里木江•依米提構成“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的證據——新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出具的那份《鑒定書》完全是非法無效的。
 
公訴機關提交了新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出具的一份《鑒定書》以證明阿里木江•依米提向格裡高裡•柯本透露的資訊是“國家絕密”。該《鑒定書》是一份非法無效的鑒定書,因為此《鑒定書》不符合鑒定的法定形式要件,同時此《鑒定書》的鑒定程式違反法律規定,鑒定結論超越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的許可權範圍。
 
首先,該《鑒定書》不符合《鑒定書》的法定形式要件。《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式規定(修正)》第二百三十八條規定:“鑒定人應當按照鑒定規則,運用科學方法進行鑒定。鑒定後,應當出具鑒定結論,由兩名以上具有鑒定資格的鑒定人簽名或者蓋章”。《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二百條規定:“鑒定由檢察長批准,由人民檢察院技術部門有鑒定資格的人員進行。必要的時候,也可以聘請其他有鑒定資格的人員進行,但是應當征得鑒定人所在單位的同意”。這說明鑒定人作為自然人,必須在鑒定書上簽名或蓋自己的人名章,否則如何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鑒定人在需要的時候應出庭接受質詢呢?總不能把單位搬過來讓一個單位出庭吧。本案提供的《鑒定書》沒有鑒定人的簽字或印章,無從知道做出此鑒定的人是誰,更無從知道鑒定人是否具備鑒定資格。因此,從形式上看,該《鑒定書》不是合法有效的鑒定書。
 
其次,該《鑒定書》沒有在法庭上經過質證查證屬實。該《鑒定書》到底對什麼內容進行了鑒定?該內容和本案的上訴人有沒有關係?如果不能對這些問題做出回答,則該鑒定書就沒有任何意義。《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58條規定:“證據必須經過當庭出示、辨認、質證等法庭調查程式查證屬實,否則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阿里木江•依米提一直否認自己曾說過公訴人提到的涉及所謂國家秘密的話。那麼這些話阿里木江•依米提到底有沒有講過?如果不是阿里木江•依米提說的,又是誰說的?這些疑問都應該通過相應的證據來解答,必要時應當進行語音鑒定,看是否是當事人發出來的聲音。一審以涉及國家機密為由拒絕就涉及國家秘密的證據內容進行質證,沒有法律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十二條規定:“在公開審理案件時,對於公訴人、訴訟參與人提出涉及國家秘密或者個人隱私的證據時,審判長應當制止。如確與本案有關的,應當決定案件轉為不公開審理”。此規定說明涉及國家秘密的證據不能在公開審理時出示,但必須在不公開審理時出示。本案不公開審理,則依法應當對所謂的國家秘密進行質證,否則不能作為定案的證據。
 
第三,新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超越自己許可權範圍,違法認定了絕密級的事項。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守國家秘密法實施辦法》第十條規定:“對是否屬於國家秘密和屬於何種密級不明確的事項,依照下列規定確定:(一)絕密級由國家保密工作部門確定”。由此規定可以看出,新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根本無權對絕密級的事項做出認定。雖然一審法院可能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案件具體應用法律問題的解釋(最高人民法院法釋〖2001〗4號)》第七條“對於有關事項是否屬於國家秘密以及何種密級進行鑒定的,由國家保密部門或者省、自治區、直轄市保密工作部門鑒定”,從而認為新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有權確定絕密級的事項。但這種辯解是對法律條文的片面理解。任何法律條文都有隱含的大前提,也就是應用的範圍。具體到本條司法解釋,其隱含的大前提就是鑒定事項必須屬於該保密工作部門的鑒定範圍。否則如果簡單地按照字面理解,西藏自治區國家保密局也有鑒定本案所涉及事項的權利。相信沒有人會認為西藏自治區國家保密局有鑒定本案所涉及事項之密級的權利,因為西藏自治區國家保密局沒有地域管轄權,其對新疆相關事項的鑒定屬於越權鑒定。除了地域管轄權外,還必須具有級別管轄權。對於新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無權鑒定的事項,其應上報國家保密局鑒定,否則超越級別管轄權的鑒定將如同超越地域管轄權的鑒定一樣,成為無效的鑒定。
 
第四,被新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鑒定為“絕密”的所謂國家秘密,不具備法律規定的實質要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守國家秘密法實施辦法》第四條的規定,產生如下後果之一,應當列入國家秘密:“ 1、危害國家政權的鞏固和防禦能力;2、影響國家統一、民族團結和社會安定;3、損害國家在對外活動中的政治、經濟利益;4、影響國家領導人、外國要員的安全;5、妨害國家重要的安全保衛工作;6、使保護國家秘密的措施可靠性降低或者失效;7、削弱國家的經濟、科技實力;8、使國家機關依法行使職權失去保障。”對於前述七種情況,明顯和此案無關。對於第8種情況需要明確阿里木江•依米提的行為是否使國家機關依法行使職權失去保障。民宗部門、公安外事和工商管理局依法行政是國家法律賦予的權力,作為國家行政機關,他們有權對其管轄範圍內的事務依法進行調查並作出行政決定。只要法律沒有撤銷這些國家機關的職權,其依法行政就不會失去保障。同時,本案中也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阿里木江•依米提對外國人的談話使這些國家機關依法行使職權失去保障。一審判決書不僅認定為國家秘密,更認定為“絕密”,這更不符合實質要件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保守國家秘密法》第九條的規定,“絕密”是最重要的國家秘密,洩露會使國家的安全和利益遭受特別嚴重的損害。按照一審判決書的說法,本案涉及的所謂絕密內容已經洩露,被美國人格裡高裡•柯本帶出了國。但現實情況是,我國的國家安全和利益並未因阿里木江•依米提的談話內容遭受任何損害。因此,從結果來看新疆自治區的鑒定結論也是不成立的。
 
基於新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的此一《鑒定書》存在的違法性和結論的荒謬性,該《鑒定書》屬於非法無效,不應作為法院判決書定案的證據。
 
為此,辯護人請求新疆自治區人大常委會、新疆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和新疆自治區人民檢察院嚴格履行法定職責,對喀什中級法院的此一判決立即啟動法律監督程式,組成調查委員會,展開個案監督,以維護阿里木江•依米提的合法權利。
 
三、上訴人不具有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的主觀意圖,不構成“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的主觀要件。
 
(一)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的規定,構成“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需要行為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沒有標明密級的事項關係國家安全和利益。鑒於本案所稱的“絕密”事項並無事前標明,即未明確標示為國家秘密並明確密級,就需要考察阿里木江•依米提是否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該未標明秘密和密級的事項是否關係國家安全和利益。在本案中,即使阿里木江•依米提確實曾向美國人格利高裡•柯本談及自己被相關行政機關調查處理過,其談及的也是國家行政機關正常的執法行為,至多涉及到中國對於落實宗教信仰政策的情況,而這不會危害到國家的安全,也不會損害國家的利益,相反只會促進國家的利益,因為絕大多數發達國家信仰基督教,而對基督教的尊重只會讓中國與世界、人與人之間變得更加和諧。至於要求阿里木江•依米提判斷國家行政機關的執法行為是否屬於國家秘密,明顯超出了阿里木江•依米提作為普通公民的認知能力。即使阿里木江•依米提確有上述行為,但因他對於該行為並無主觀故意,也不構成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
 
四、一審程式嚴重違反法律程式
 
(一) 一審程式嚴重超期 
 
《中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八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公訴案件,應當在受理後一個月以內宣判,至遲不得超過一個半月”。在2008年5月27日阿里木江•依米提的案件正在審理過程中,法庭突然宣佈休庭,這一休就是一年多。直到2009年7月28日才恢復開庭,但開完庭後過了近4個月作出判決。這已不是一般的超期,而是非常嚴重的超期。
 
(二)本案沒有依法進行公開宣判 
 
《中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三條規定:“宣告判決,一律公開進行”。不管案件是公開審理還是不公開審理,但判決都必須公開進行。本案沒有當庭判決,那就是屬於定期宣判的判決。《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百八十二條規定:“定期宣告判決的,合議庭應當在宣判前,先期公告宣判的時間和地點,傳喚當事人並通知公訴人、法定代理人、訴訟代理人和辯護人”。但一審法院嚴重違反了該程式,不僅沒有公開宣判,而且在秘密宣判前,連辯護人都沒有通知。
 
(三)一審法院沒有依法將判決書送達給阿里木江•依米提的近親屬 
 
阿里木江•依米提的近親屬多次到法院索要判決書,但法院答覆說只有判決生效後才給家屬判決書。這種對現行法律的無知竟然出自法官之口令人感到震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百八十二條明確予以規定:“判決宣告後應當立即將判決書送達當事人、法定代理人、訴訟代理人、提起公訴的人民檢察院、辯護人和上訴人的近親屬。判決生效後還應當送達上訴人的所在單位或者原戶籍所在地的公安派出所。”該條明文規定判決書應給上訴人的近親屬,判決生效後增加送達的是上訴人所在單位或所在地派出所而非近親屬,否則,如果上訴人的近親屬都不知道判決結果,《刑事訴訟法》第180條規定的上訴人的近親屬的提起上訴的權利如何能夠行駛?
 
(四)一審法院違法認可不合法的鑒定,卻拒絕接受
 
 上訴人阿里木江•依米提及辯護律師提出的鑒定申請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百四十四條規定:“鑒定人應當出庭宣讀鑒定結論。”第一百四十五條規定:“向鑒定人發問,應當先由要求傳喚的一方進行”,這說明鑒定人應是作為專家的自然人而不是法人,否則鑒定人如何出庭接受質證呢?我國法院普遍認可要有鑒定人簽名的鑒定而不僅僅是鑒定單位蓋章,因為合法的鑒定人都屬於一個合法的鑒定單位,如果只需要鑒定單位蓋章就行了,那法律要求的簽名是不是就是多此一舉呢?一審中辯護律師當庭對這個本案的核心問題提出質疑而要求重新鑒定時,一審僅僅以擔心審期會再次延長為藉口而予以拒絕,而對其在開庭之後再次超期卻毫不在乎。可見一審僅僅支持不合理的違法。
 
(五)上訴人阿里木江•依米提合理懷疑鑒定系偽造,
 
     一審法院對此沒有認真核實和審查就認定 
 
2008 年5月27日開庭時辯護律師對喀什有關部門作出的鑒定的合法性等問題提出質疑,當時法庭休庭,次日就開出了落款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保密局的證明,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作出這種鑒定讓人懷疑。首先從喀什到烏魯木齊距離不近,2008年5月27號下午休庭,休庭的理由是對喀什鑒定機構合法性等提出了質疑,這說明在 2008年5月27日下午休庭之前該份材料就不可能送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保密局去,而在休庭後要決定送往烏魯木齊在審批上還有一段程式要走,不僅喀什方面要有一套審批程式,而且在新疆自治區保密局方面也有一套程式需要辦理,這都需要一定的時間。其次,在法庭上,阿里木江•依米提提出自己講話涉及到英語、維吾爾語和漢語,要找齊懂三種語言且是鑒定專家的人很不容易,公訴人開庭還說是新疆保密局全體成員集體鑒定的,那能在當日召集齊全體保密局成員更是不容易,幾乎是不可能。而且即使找齊了,專家們還要認識研究分析,分析後還要認真書寫鑒定結論,這鑒定結論不是小學生學寫作文,隨便寫就能寫好的,而要非常謹慎,詳細思考,細緻推敲才能寫的,既然是全體保密局成員集體鑒定的,那每個人都要仔細琢磨達成共識才能形成結論,這樣花費的時間就更多了。鑒定做出後還要領導審批才能蓋單位的公章,這整個過程絕不可能在一兩天就能做出的。否則就是草率的鑒定,更不能予以採信。對此種疑點重重的所謂鑒定,法院應該向自治區保密局核實,並要求參與鑒定的全體成員出庭接受質疑,這才能保證本案不是錯案,絕不能僅僅以為是某國家神秘機關提交的就相信其真實性。因此,不管是何證據,只有查證屬實才能作為法院定案的證據。如果涉及國家機密,人人都有保密的義務,但不等於這些機密就不能接觸。如果他們連法官的保密責任感都懷疑,那還有什麼值得信任的?
 
綜上所述,辯護人認為,本案判決書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的支持,法院在審理該案中,在程式上又嚴重違法。因此,喀什中級法院對阿里木江•依米提的有罪判決完全是非法無效的。辯護人請求新疆自治區人大常委會、新疆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和新疆自治區人民檢察院嚴格履行法定職責,依法、及時、客觀、嚴謹、公正地對二審法院審理本案展開法律監督,監督二審法院嚴格履行法定職責,認真查明本案事實和證據,依法宣佈阿里木江•依米提無罪。
 
此致
 
新疆自治區人大常委會。
 
新疆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
 
新疆自治區人民檢察院。 
 
具狀人:
 
阿里木江•依米提的辯護人:北京市共信律師事務李柏光律師 
 
發出時間:  2010年1 月7日 
 

辯護律師就阿里木江•依米提被判15年有期徒刑致北京中央國家機關的緊急呼籲!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
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 
 
本人受上訴人阿里木江•依米提的妻子古麗努爾•米那木的委託,並受北京市共信律師事務所的指派,在阿里木江•依米提涉嫌為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秘密一案的二審中擔任其辯護人。本人將履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35條規定的辯護人的職責,根據事實和法律,依法維護上訴人阿里木江•依米提的合法權益。
 
上訴人阿里木江•依米提,男,維族,1973年6月10日生,身份證號為650104197306104712,中專文化,原英國賈爾豪斯食品加工公司喀什分公司經理,家住烏魯木齊市天山區勝利路12號3號樓604室,捕前住喀什市匯城社區(8-2)1單元601室。因涉嫌危害國家安全於2008年1月12日被喀什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08年2月20日被逮捕。2009年8月8日喀什地區中級人民法院以“(2009)喀中刑初字第88號”刑事判決書判處上訴人阿里木江•依米提有期徒刑15年。
 
辯護人認為,新疆喀什地區中級法院對上訴人阿里木江•依米提的判決所依據的事實和理由在法律上不能成立,喀什地區中級法院在一審中程式違法,其對上訴人阿里木江•依米提所作出的“(2009)喀中刑初字第88號”刑事判決書非法無效,應予撤銷。
 
事實和理由如下:    
 
一、新疆喀什地區中級法院判決阿里木江•依米提犯“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沒有事實依據。
 
(一) 上訴人不存在向境外人員提供國家秘密的客觀條件。 
 
阿里木江•依米提與美國人格裡高裡•柯本並無領導與被領導關係,不存在向他彙報自己因傳播其基督教信仰而受到喀什市民宗部門調查的情況。阿里木江•依米提作為普通公民,根本沒有條件和能力去獲取國家秘密,更不會知道相關國家行政機關對自己的調查和處理能成為國家秘密。
 
(二) 本案所涉的事項不屬於國家秘密,更不屬於國家絕密。 
 
    一審中被認定為所謂的國家秘密的相關事項是全世界眾所周知的基督教基本常識,把這種全世界眾所周知的基督教基本常識定為國家秘密,而且還是絕密級別的,屬於非法無效且為嚴重的惡意。從檢察機關的指控材料知道,那所謂的機密就是喀什民宗部門在調查維族公民中基督教發展的情況。對於基督教的發展,不僅是維族人,包括漢人和其他民族在內所有的信徒,只要是傳播和接受宗教的,都屬於國家統計的物件,這是正常合法而公開的事,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每年都在調查其國民的宗教信仰情況,否則怎麼知道美國基督教信徒占多少比例,天主教徒占多少比例呢?民宗部門調查其轄區的宗教信仰情況屬於它的職責,不僅新疆在調查,其他各省市都對這方面的事項在進行調查和關注,這不是什麼秘密,而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只是有的執法機關和執法人員違法執法,把常識升格為“國家秘密”,成為侵犯公民基本權利的根源。
 
    至於起訴書特別提到的民宗部門執法人員詢問阿里木江•依米提:“為什麼把耶穌稱為胡大?”、“三位一體是什麼意思”等等,這些更不能稱為國家秘密了。這裡面僅僅透露了兩種意思,一種是從正面講,說明民宗部門的這些人謙虛好學,不恥下問。何況這些問題確實對於不信仰基督教的普通人來說很陌生。從反面來說,僅僅透露的是民宗部門的人對基督教基本常識缺乏瞭解和不稱職,因為作為一個專門管理宗教事務的國家工作人員,竟然不懂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基督教裡面最普通的常識,這如何去管理宗教事務呢?如果把這種國家工作人員不稱職的狀況也列為國家秘密,那中國不成了國家秘密氾濫成災的國家了嗎?
 
至於起訴書提到公安外事、工商局和安全機關對宗教傳播和信仰進行調查等執法情況,和前面一樣,這都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國家機關履行正常的職責,根據《政府資訊公開條例》的要求,這些事務本應公開的,一方面把行政機關的行為置於公眾的監督之下,另一方面也是對群眾進行法治教育,告訴其怎麼做是合法的,怎麼做是非法的。如同美國媒體報導美國聯邦調查局正在調查華裔科學家李文和一樣,都是履行自己的職責,這種披露都不是什麼秘密,一些研究中國宗教問題的文章都可以找到哪些部門會插手管理宗教事務,外國人不需要他人專門提供就知道。中國執行什麼樣的宗教政策,都體現在相應的國家機關對宗教的執法狀況方面。我們的國家機關應該大力宣傳宗教政策,披露自己的執法情況,像外交部一樣定期舉行新聞發佈會,這樣才能讓國際社會瞭解中國的進步,否則外國人還停留在對古老中國的認識上面,例如在拉美國家一些人對中國有高速公路和飛機場竟然感到驚訝,這說明我們的資訊披露得還不夠。把行政機關正常的管理活動都當成國家機密,這是執法人員濫用職權的違法行為。
 
二、喀什中級法院判決阿里木江•依米提構成“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的證據——新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出具的那份《鑒定書》完全是非法無效的。
 
公訴機關提交了新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出具的一份《鑒定書》以證明阿里木江•依米提向格裡高裡•柯本透露的資訊是“國家絕密”。該《鑒定書》是一份非法無效的鑒定書,因為此《鑒定書》不符合鑒定的法定形式要件,同時此《鑒定書》的鑒定程式違反法律規定,鑒定結論超越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的許可權範圍。
 
首先,該《鑒定書》不符合《鑒定書》的法定形式要件。《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式規定(修正)》第二百三十八條規定:“鑒定人應當按照鑒定規則,運用科學方法進行鑒定。鑒定後,應當出具鑒定結論,由兩名以上具有鑒定資格的鑒定人簽名或者蓋章”。《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二百條規定:“鑒定由檢察長批准,由人民檢察院技術部門有鑒定資格的人員進行。必要的時候,也可以聘請其他有鑒定資格的人員進行,但是應當征得鑒定人所在單位的同意”。這說明鑒定人作為自然人,必須在鑒定書上簽名或蓋自己的人名章,否則如何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鑒定人在需要的時候應出庭接受質詢呢?總不能把單位搬過來讓一個單位出庭吧。本案提供的《鑒定書》沒有鑒定人的簽字或印章,無從知道做出此鑒定的人是誰,更無從知道鑒定人是否具備鑒定資格。因此,從形式上看,該《鑒定書》不是合法有效的鑒定書。
 
其次,該《鑒定書》沒有在法庭上經過質證查證屬實。該《鑒定書》到底對什麼內容進行了鑒定?該內容和本案的上訴人有沒有關係?如果不能對這些問題做出回答,則該鑒定書就沒有任何意義。《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58條規定:“證據必須經過當庭出示、辨認、質證等法庭調查程式查證屬實,否則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阿里木江•依米提一直否認自己曾說過公訴人提到的涉及所謂國家秘密的話。那麼這些話阿里木江•依米提到底有沒有講過?如果不是阿里木江•依米提說的,又是誰說的?這些疑問都應該通過相應的證據來解答,必要時應當進行語音鑒定,看是否是當事人發出來的聲音。一審以涉及國家機密為由拒絕就涉及國家秘密的證據內容進行質證,沒有法律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十二條規定:“在公開審理案件時,對於公訴人、訴訟參與人提出涉及國家秘密或者個人隱私的證據時,審判長應當制止。如確與本案有關的,應當決定案件轉為不公開審理”。此規定說明涉及國家秘密的證據不能在公開審理時出示,但必須在不公開審理時出示。本案不公開審理,則依法應當對所謂的國家秘密進行質證,否則不能作為定案的證據。
 
第三,新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超越自己許可權範圍,違法認定了絕密級的事項。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守國家秘密法實施辦法》第十條規定:“對是否屬於國家秘密和屬於何種密級不明確的事項,依照下列規定確定:(一)絕密級由國家保密工作部門確定”。由此規定可以看出,新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根本無權對絕密級的事項做出認定。雖然一審法院可能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案件具體應用法律問題的解釋(最高人民法院法釋〖2001〗4號)》第七條“對於有關事項是否屬於國家秘密以及何種密級進行鑒定的,由國家保密部門或者省、自治區、直轄市保密工作部門鑒定”,從而認為新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有權確定絕密級的事項。但這種辯解是對法律條文的片面理解。任何法律條文都有隱含的大前提,也就是應用的範圍。具體到本條司法解釋,其隱含的大前提就是:鑒定事項必須屬於該保密工作部門的鑒定範圍。否則如果簡單地按照字面理解,西藏自治區國家保密局也有鑒定本案所涉及事項的權力。相信沒有人會認為西藏自治區國家保密局有鑒定本案所涉及事項之密級的權利,因為西藏自治區國家保密局沒有地域管轄權,其對新疆相關事項的鑒定屬於越權鑒定。除了地域管轄權外,還必須具有級別管轄權。對於新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無權鑒定的事項,其應上報國家保密局鑒定,否則超越級別管轄權的鑒定將如同超越地域管轄權的鑒定一樣,成為無效的鑒定。
 
第四,被新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鑒定為“絕密”的所謂國家秘密,不具備法律規定的實質要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守國家秘密法實施辦法》第四條的規定,產生如下後果之一,應當列入國家秘密:“ 1、危害國家政權的鞏固和防禦能力;2、影響國家統一、民族團結和社會安定;3、損害國家在對外活動中的政治、經濟利益;4、影響國家領導人、外國要員的安全;5、妨害國家重要的安全保衛工作;6、使保護國家秘密的措施可靠性降低或者失效;7、削弱國家的經濟、科技實力;8、使國家機關依法行使職權失去保障。”對於前述七種情況,明顯和此案無關。對於第8種情況需要明確阿里木江•依米提的行為是否使國家機關依法行使職權失去保障。民宗部門、公安外事和工商管理局依法行政是國家法律賦予的權力,作為國家行政機關,他們有權對其管轄範圍內的事務依法進行調查並作出行政決定。只要法律沒有撤銷這些國家機關的職權,其依法行政就不會失去保障。同時,本案中也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阿里木江•依米提對外國人的談話使這些國家機關依法行使職權失去保障。一審判決書不僅認定為國家秘密,更認定為“絕密”,這更不符合實質要件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保守國家秘密法》第九條的規定,“絕密”是最重要的國家秘密,洩露會使國家的安全和利益遭受特別嚴重的損害。按照一審判決書的說法,本案涉及的所謂絕密內容已經洩露,被美國人格裡高裡•柯本帶出了國。但現實情況是,我國的國家安全和利益並未因阿里木江•依米提的談話內容遭受任何損害。因此,從結果來看新疆自治區的鑒定結論也是不成立的。
 
基於新疆自治區國家保密局的此一《鑒定書》存在的違法性和結論的荒謬性,該《鑒定書》屬於非法無效,不應作為法院判決書定案的證據。
 
為此,辯護人請求全國人大常委會、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嚴格履行法定職責,對喀什中級法院的此一判決立即啟動法律監督程式,組成調查委員會,展開個案監督,以維護阿里木江•依米提的合法權利。
 
三、上訴人不具有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的主觀意圖,不構成“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的主觀要件。
 
(一)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為境外竊取、刺探、收買、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的規定,構成“向境外人員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需要行為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沒有標明密級的事項關係國家安全和利益。鑒於本案所稱的“絕密”事項並無事前標明,即未明確標示為國家秘密並明確密級,就需要考察阿里木江•依米提是否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該未標明秘密和密級的事項是否關係國家安全和利益。在本案中,即使阿里木江•依米提確實曾向美國人格利高裡•柯本談及自己被相關行政機關調查處理過,其談及的也是國家行政機關正常的執法行為,至多涉及到中國對於落實宗教信仰政策的情況,而這不會危害到國家的安全,也不會損害國家的利益,相反只會促進國家的利益,因為絕大多數發達國家信仰基督教,而對基督教的尊重只會讓中國與世界、人與人之間變得更加和諧。至於要求阿里木江•依米提判斷國家行政機關的執法行為是否屬於國家秘密,明顯超出了阿里木江•依米提作為普通公民的認知能力。即使阿里木江•依米提確有上述行為,但因他對於該行為並無主觀故意,也不構成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
 
四、一審程式嚴重違反法律程式 
 
(一) 一審程式嚴重超期 
 
《中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八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公訴案件,應當在受理後一個月以內宣判,至遲不得超過一個半月”。在2008年5月27日阿里木江•依米提的案件正在審理過程中,法庭突然宣佈休庭,這一休就是一年多。直到2009年7月28日才恢復開庭,但開完庭後過了近4個月作出判決。這已不是一般的超期,而是非常嚴重的超期。
 
(二)本案沒有依法進行公開宣判 
 
《中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三條規定:“宣告判決,一律公開進行”。不管案件是公開審理還是不公開審理,但判決都必須公開進行。本案沒有當庭判決,那就是屬於定期宣判的判決。《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百八十二條規定:“定期宣告判決的,合議庭應當在宣判前,先期公告宣判的時間和地點,傳喚當事人並通知公訴人、法定代理人、訴訟代理人和辯護人”。但一審法院嚴重違反了該程式,不僅沒有公開宣判,而且在秘密宣判前,連辯護人都沒有通知。
 
(三)一審法院沒有依法將判決書送達給阿里木江•依米提的近親屬 
 
阿里木江•依米提的近親屬多次到法院索要判決書,但法院答覆說只有判決生效後才給家屬判決書。這種對現行法律的無知竟然出自法官之口令人感到震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百八十二條明確予以規定:“判決宣告後應當立即將判決書送達當事人、法定代理人、訴訟代理人、提起公訴的人民檢察院、辯護人和上訴人的近親屬。判決生效後還應當送達上訴人的所在單位或者原戶籍所在地的公安派出所。”該條明文規定判決書應給上訴人的近親屬,判決生效後增加送達的是上訴人所在單位或所在地派出所而非近親屬,否則,如果上訴人的近親屬都不知道判決結果,《刑事訴訟法》第180條規定的上訴人的近親屬的提起上訴的權利如何能夠行駛?
 
(四)一審法院違法認可不合法的鑒定,卻拒絕接受
 
 上訴人阿里木江•依米提及辯護律師提出的鑒定申請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百四十四條規定:“鑒定人應當出庭宣讀鑒定結論。”第一百四十五條規定:“向鑒定人發問,應當先由要求傳喚的一方進行”,這說明鑒定人應是作為專家的自然人而不是法人,否則鑒定人如何出庭接受質證呢?我國法院普遍認可要有鑒定人簽名的鑒定而不僅僅是鑒定單位蓋章,因為合法的鑒定人都屬於一個合法的鑒定單位,如果只需要鑒定單位蓋章就行了,那法律要求的簽名是不是就是多此一舉呢?一審中辯護律師當庭對這個本案的核心問題提出質疑而要求重新鑒定時,一審僅僅以擔心審期會再次延長為藉口而予以拒絕,而對其在開庭之後再次超期卻毫不在乎。可見一審僅僅支持不合理的違法。
 
(五)上訴人阿里木江•依米提合理懷疑鑒定系偽造,
 
     一審法院對此沒有認真核實和審查就認定 
 
2008 年5月27日開庭時辯護律師對喀什有關部門作出的鑒定的合法性等問題提出質疑,當時法庭休庭,次日就開出了落款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保密局的證明,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作出這種鑒定讓人懷疑。首先從喀什到烏魯木齊距離不近,2008年5月27號下午休庭,休庭的理由是對喀什鑒定機構合法性等提出了質疑,這說明在 2008年5月27日下午休庭之前該份材料就不可能送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保密局去,而在休庭後要決定送往烏魯木齊在審批上還有一段程式要走,不僅喀什方面要有一套審批程式,而且在新疆自治區保密局方面也有一套程式需要辦理,這都需要一定的時間。其次,在法庭上,阿里木江•依米提提出自己講話涉及到英語、維吾爾語和漢語,要找齊懂三種語言且是鑒定專家的人很不容易,公訴人開庭還說是新疆保密局全體成員集體鑒定的,那能在當日召集齊全體保密局成員更是不容易,幾乎是不可能。而且即使找齊了,專家們還要認識研究分析,分析後還要認真書寫鑒定結論,這鑒定結論不是小學生學寫作文,隨便寫就能寫好的,而要非常謹慎,詳細思考,細緻推敲才能寫的,既然是全體保密局成員集體鑒定的,那每個人都要仔細琢磨達成共識才能形成結論,這樣花費的時間就更多了。鑒定做出後還要領導審批才能蓋單位的公章,這整個過程絕不可能在一兩天就能做出的。否則就是草率的鑒定,更不能予以採信。對此種疑點重重的所謂鑒定,法院應該向自治區保密局核實,並要求參與鑒定的全體成員出庭接受質疑,這才能保證本案不是錯案,絕不能僅僅以為是某國家神秘機關提交的就相信其真實性。因此,不管是何證據,只有查證屬實才能作為法院定案的證據。如果涉及國家機密,人人都有保密的義務,但不等於這些機密就不能接觸。如果他們連法官的保密責任感都懷疑,那還有什麼值得信任的?
 
綜上所述,辯護人認為,本案判決書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的支持,法院在審理該案中,在程式上又嚴重違法。因此,喀什中級法院對阿里木江•依米提的有罪判決完全是非法無效的。辯護人請求全國人大常委會、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嚴格履行法定職責,依法、及時、客觀、嚴謹、公正地對二審法院審理本案展開法律監督,監督二審法院嚴格履行法定職責,認真查明本案事實和證據,依法宣佈阿里木江•依米提無罪。
 
此致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
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 
 
具狀人: 
 
阿里木江•依米提的辯護人:北京市共信律師事務李柏光律師
 
發出時間:  2010年1 月7日
http://gongfa.org/html/gongfaxinwen/201001/07-829.html
 

October 9th, 2007 in Xinjiang

關於對阿里木江.依米提在喀什非法從事宗教滲透的認定告知書 

接群眾舉報,並經我局調查證實"阿里木江.依米,男,維吾爾族,哈密人,身份證號650104197306104712,現任新疆佳爾豪氏食品有限公司總代理及喀什地區分公司負責人,負責管理由公司出資在疏勒縣罕南力克鎮博亞克其格勒村開辦的果園.阿里木江.依米提自2002年以來,以工作名義,在喀什地區非法從事宗教滲透活動,在維吾爾族群眾中傳播基督教,散發宗教宣傳品,發展基督教教徒.其行為嚴重違反以下法律規及相關規定"
違反〈〈宗教事務條例〉〉第二十條:“非宗教團體、非宗教活動場所不得組 
織、舉行宗教活動,不得接受宗教性的捐款”的規定,第四十三條:“非宗教團體、非宗教活動場所組織舉行宗教活動,接受宗教性捐贈的,由宗教事務部門責令停止活動”第四十五條:“假冒宗教神職人員進行宗教活動的,由宗教事務部門責令停止活動”的規定; 
二, 違反中央統戰部〈〈關於原則上不允許基督教教徒在家庭進行宗教活動規定的說明〉〉([1984]1166)“任何宗教組織和教徒都不得在宗教活動場所之外宣傳宗教和傳播宗教,更不允許跨區進行聯絡活動”的規定〈〈關於制止第385號]第三條“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轉運,散發非法入境的宗教書刊,宗教宣傳品”,的規定,第四條,“未經人民政府政府主管部門批准,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舉辦基督教神學院(校,班),進行培訓傳道人員的活動”的規定,第五條“不得在國內進行秘密聯絡,建立非法組織,發展成員活動”的規定;
違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統戰部《關於加強對基督教和天主教的管理工作的通知》([1990]31號),《自治區黨委辦公廳,自治區人民政府半公廳轉發自治區黨委統戰部,自治區宗教事務局關於進一步加強我區基督教,天主教管理工作的意見的通知》(新黨辦[1992]42號)的規定。
  根據我局調查取證所獲得的大量證據,現任定;阿里木江  依米提在咯什地區從事非法宗教滲透的行為,嚴重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法規。現告知:阿里木江  依米提立即停止非法宗教活動,接受有關部門依法處置。
被告知人 
  告知時間  2007,9,24
  執法人  麥麥提XXX
 見證人  張勤 
喀什市民宗局
二00七年九月十三日
http://monitorchina.org/ch_show.php?id=5881

 

 

[Visit: 1434]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5 篇

<< 金安迪阿赤仁波切 Adril Rinpoche>>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