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殷錫金
  殷錫金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殷錫金 生平 :

2013年6月22日深夜因營救黑監獄受害人被刑事拘留,8月6日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批准逮捕。現羈押在無錫市第一看守所。

 

營救無錫黑監獄受害者的 丁紅芬等多名維權人士被逮捕(圖)

2013年8月10日
(維權網信息員王冬見報道)8月6日,因營救黑監獄受害人而被刑事拘留的無錫維權人士 丁紅芬、 沈果冬、 殷錫金、 瞿峰盛等4人相繼被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執行逮捕。 丁紅芬被羈押在無錫市第二看守所, 沈果冬、 殷錫金、 瞿峰盛3人被羈押在無錫市第一看守所。
 
6月22日深夜, 丁紅芬、 沈愛斌、 瞿峰盛以及無錫維權人士20余人到無錫市錫山區安鎮東郊商務賓館(黑監獄),將五位黑監獄受害人(82歲的周靜娟-許海鳳的婆婆)-、75歲的丁永金- 丁紅芬之父、72歲的丁國英- 丁紅芬的姑姑、丁紅祥- 丁紅芬表弟、楊劍豔-丁紅祥之妻)營救出來;並把7個黑監獄看守者交給接到報警而趕來的員警。
 
然而,次日淩晨2點許,突然來了一夥穿著“特勤”制服的人,將剛剛被營救出來的5人中3人再被抓走,只有周靜娟和丁國英被維權人士掩護下逃脫。
 
隨後,營救黑監獄的維權人士有近20人相繼被抓走或強迫失蹤失蹤,其中包括 丁紅芬及其丈夫沈果東、 瞿峰盛及其妻子楊劍豔、許海鳳、施高洪、華曉平、吳萍,鄭炳元、殷白妹,沈軍、王曉萍、殷白妹、丁紅祥( 丁紅芬親弟)、丁永金( 丁紅芬爸)等人。
 
黑監獄的危害性遠遠大於勞教制度,它不僅沒有時間限制,更是任何一名政府人員都可以任意設置黑監獄,隨意關押、軟禁上訪人員,有的可以冠以“法制學習班”,有的則沒有絲毫說法。無錫當局隨意關押上訪人員,抓捕營救黑監獄的維權人士,一度引起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和極大憤慨。維權網曾就無錫當局如此公然大肆抓捕維權人士,庇護黑監獄,非法侵害公民基本人權的惡劣行徑表示強烈譴責和嚴正抗議!
 
“維權網”在聲明中強烈要求:一、立即釋放參與揭露黑監獄、營救被非法關押公民的所有維權人士和黑監獄受害人,追究打擊報復維權人士的部門及人員法律責任;二、採取實際措施清理和廢除江蘇省無錫市及全國各地的黑監獄和一切違憲違法、侵犯人權的場所,嚴格禁止一切非法剝奪公民人身自由的設施,依法追究設立黒監獄的相關部門及人員的違法侵權責任;三、切實開啟以維護人權和人的尊嚴、約束公權力為指向的憲政民主改革,使中國公民真正享有自由、平等、人權、公平、正義等普世價值,使中華民族早日邁進民有、民治、民享的文明發展之路。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3/08/blog-post_6268.html
 

滕彪律師發起“強烈要求釋放 丁紅芬等公民、立即取締黑監獄的呼籲書”

8/21/2013 
對華援助協會 
 
 丁紅芬的拘留通知書
2013年8月19日,律師滕彪發起、33名律師連署簽名“強烈要求釋放 丁紅芬等公民、立即取締黑監獄的呼籲書 ”。
 
據悉,無錫訪民 丁紅芬等人多次因上訪被無錫關押在黑監獄,6月22日深夜, 丁紅芬等人營救被關黑監獄的訪民,而後在員警眼底被帶走,失蹤多日。
 
8月7日, 丁紅芬家屬收到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的逮捕通知書。 丁紅芬等人於8月6日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執行逮捕,羈押在無錫市第一、二看守所。
 
其餘兩人的拘留通知書:
 
 

數十位維權律師連署聲明

作者:九州歡樂
2013-08-20 
 
數十位維權律師星期一發表連署聲明,要求釋放被關黑監獄的10多名無錫訪民、要求取締黑監獄並且嚴懲利用黑監獄打壓公民自由的犯罪者。
 
數十律師呼籲取締黑監獄
 
星期一滕彪、劉曉原、梁小軍、李方平等數十名維權律師發出連署聲明,要求當局釋放被關押在黑監獄中的無錫訪民 丁紅芬、許海鳳、 沈愛斌等十多人。據律師們調查瞭解,無錫黑監獄的場所達一百多家,包括黨校、軍事基地、普通中學、體育館、研究所、賓館、酒店、倉庫,還有廢棄的房屋等都有設立的黑監獄。訪民沈志華在被關押的357天中被轉換過11處地點。
 
維權律師滕彪:這個黑監獄現在愈演愈烈,並不是外界壓力不夠,而是整個體制性的原因。因為中國的司法制度包括新聞不自由以及非常非常多的冤案,只能通過上訪的途徑解決。這些上訪者在當局看來是給維穩造成壓力,以前有收容遣送制度將他們遣送回去,現在沒有這樣的制度就只能用黑監獄,把他們關起來。
記者:計畫用什麼樣的方式向當局提出呼籲呢?
滕彪:我們一般通過網路以及媒體來公佈,來讓大家有進一步討論。這次要求取締黑監獄的呼籲書是結合了具體的案件,就是無錫的 丁紅芬這些人,因為他們被刑事拘留,還有的被批准逮捕,所以我們也希望公眾關注這個案件。
 
這份聲明呼籲“中央政府立即取締無錫黑監獄,責令無錫當局立即釋放 丁紅芬、許海鳳、 沈愛斌等被關押者;立即取締全國範圍所有的黑監獄,釋放目前仍然被囚禁黑監獄的所有受害人!按照“非法拘禁罪”嚴懲利用黑監獄的剝奪公民人身自由的犯罪者,從而使黑監獄這種踐踏人權和法治的現象得到有效遏制。
 
訪民解救被禁錮者反遭刑拘
 
律師們聲明中提到的訪民 丁紅芬等人曾于月前連同20多人前往一處黑監獄撬開鐵門解救出了82歲的訪民周靜娟以及 丁紅芬的74歲的父親等五名被拘押者。他們向公安機關報警後當局人員對現場人員進行了控制,之後又將他們抓捕,其中7人的家屬收到刑事拘留通知書,罪名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
 
律師們認為 丁紅芬等人構不成擾亂社會秩序,只是擾亂了無錫黑監獄的秩序。他們是與非法拘禁犯罪現象作鬥爭,是值得表彰的正義行動,何罪之有。
 
福清紀委爆炸案中被冤枉關押12年的受害者吳昌龍的姐姐吳華英曾多次上訪而被關押在久敬莊等黑監獄。吳華英向本台表示:這個黑監獄的產生跟我們當下的司法制度是有關係的,一方面應該來說我也是深受黑監獄之害,我是很希望要取締,如果按照司法公正以及法律的話黑監獄是不應該存在的,一方面叫我們去上訪卻又製造了這樣的制度。對於上訪中央對地方有考核,有時候我們會聽到說什麼零上訪。
 
“黑監獄”這一形式的關押場所已經變成專門用來控制關押訪民的場所,變換的名目有許多,如學習班、收容遣送中心等。北京就有知名的黑監獄如久敬莊、馬家樓等,這裡常年關押的訪民來自全國各地,各地維穩辦再由此處將其接送回原籍。
 
不少人指出,關押黑監獄的行為比勞教更具隨意性,未經合法程式審判就能將人關押,受害者通常都無法獲得正常的司法救濟途徑。
http://jiuliyougancheng.blogchina.com/1590264.html
 

2013年7月6日星期六

維權網聲明:廢除黑監獄,釋放維權人士和受害公民

本網從可靠管道獲悉,江蘇省無錫市地方當局為了控制權利受到侵害的公民上訪,違法將大批公民囚禁于當地的一些招待所、山莊、黨校和閒置房等“黑監獄”中,製造了大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權、信訪權等等惡性事件,嚴重激化社會矛盾,導致當地民怨沸騰。日前,無錫市多名維權人士在報警後一同前往當地一處“黑監獄”營救被關押公民,結果遭到當地警方事後大肆抓捕,現已確認有5人被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還有11人被警方抓走後至今家屬沒有得到任何法律文書。“維權網”就無錫當局如此公然大肆抓捕維權人士,庇護黑監獄,非法侵害公民基本人權的惡劣行徑表示強烈譴責和嚴正抗議!
 
7月5日,無錫市維權人士 丁紅芬家屬接到了無錫市公安局濱湖分局送達的濱公(東)拘通字【2013】499號《拘留通知書》,稱:“我局於7月3日將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的 丁紅芬刑事拘留,現羈押在無錫市第二看守所。”與 丁紅芬一樣,目前已經正式通知被刑拘的維權人士還有鄭炳元、 沈愛斌、吳萍、 瞿峰盛等,另有11人被警方抓走後,至今家屬尚未得到任何書面通知。
 
無錫當局此次大肆抓捕維權人士,起因是6月22日一批維權人士前往當地黑監獄營救被非法關押的上訪民眾之事。6月22日深夜23點50分左右,法律工作者倪文華和無錫維權人士 丁紅芬、 沈愛斌、 瞿峰盛等近30人一起到無錫市錫山區安鎮東郊商務賓館(黑監獄),撬開二道鐵門,打開樓層8個房門,將5位被關押于此的黑監獄受害人營救出來,同時將5個當時正值班的黑監獄看守交給接到報警趕來的員警。被營救出來的5位受害者分別是:82歲的周靜娟(許海鳳的婆婆)、75歲的丁永金( 丁紅芬之父)、72歲的丁國英( 丁紅芬的姑姑)、丁紅祥( 丁紅芬表弟)、楊劍豔(丁紅祥之妻)。當時,該黑監獄的一樓111號房間的房門沒有打開,裡面住著黑監獄的指揮者。參與衝擊黑監獄的維權人士要求來到現場的員警打開此門,查處黑監獄,但現場員警置之不理。
 
警方在調查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過程中,突然從附近的派出所等處調來50多個身份不明的人,對 丁紅芬、許海鳳等多人進行圍攻、堵截,並多次強行將他們綁架上車,但被在場的維權人士奪了回來。在場的維權人士不斷報警,卻不見員警增援。到次日淩晨一點多,現場突然來了50多名佩帶“特勤”標誌者,還有許多社會閒雜人員,共計有100多人,他們將 丁紅芬夫婦、 瞿峰盛夫婦、丁紅祥、丁永金和許海鳳綁等多人架上汽車帶走。6月26日,當日參與衝擊黑監獄的無錫維權人士吳平、 沈愛斌、施高洪、華曉平等人被無錫警方秘密抓捕;6月28日,沈軍、王曉萍等人也被秘密抓捕;7月1日下午,剛被營救出來的周靜娟、丁國英在北京被抓。至今,已確定被警方抓走的有 丁紅芬及其丈夫沈果東、 瞿峰盛及其妻子楊劍豔、許海鳳、施高洪、華曉平、吳萍、鄭炳元、殷白妹、沈軍、王曉萍、殷白妹、丁紅祥( 丁紅芬親弟)、丁永金( 丁紅芬爸),另有一位尚未核實姓名的維權人士于7月2日被警方從家裡帶走。
 
多年來,無錫地方當局為了控制當地被強拆戶、失地農民、司法冤民、下崗職工、複轉軍人等等權利被侵害者的上訪,而廣設非法囚禁公民的黑監獄。今年3月,倪文華先生和無錫市的維權人士就曾一起把李梅芳從設在無錫市錫山黨校的黑監獄中營救出來。但無錫地方當局不思悔改,照舊肆意設置黑監獄,大量製造訪民和維權人士強迫失蹤和任意羈押事件,連八旬老人和3歲兒童也不放過。弄得當地人心惶惶,民怨沸騰。當然,無錫黑監獄只是中國遍地黑監獄的一個縮影。長期以來,全國各地政法機關在“維穩”的旗號下,大肆揮霍納稅人的稅錢,廣設黑監獄,任意剝奪上訪公民和維權人士的人身自由,有的長達數年之久。由於黑監獄完全超越法律之外,沒有任何監督機制,裡面的看守人員對關押者肆意污辱、毆打、搶劫等等嚴重傷害公民身心的事件經常發生,甚至還發生強姦、傷害致人死亡等等特大惡性事件。
 
無錫地方當局廣設黑監獄及大肆抓捕衝擊黑監獄、營救被關押者的維權人士的惡劣行徑,嚴重違反《世界人權宣言》第三條“人人有權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第五條“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第九條“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拘禁或放逐”;第十九條“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也違反《人權捍衛者宣言》第1條“人人有權單獨地和與他人一起在國家和國際各級促進、爭取保護和實現人權和基本自由”;第2條“1.每個國家負有首要責任和義務保護、促進和實現一切人權和基本自由,除其他外,應採取可能必要的步驟,在社會、經濟、政治以及其他領域創造一切必要條件,建立必要的法律保障,以確保在其管轄下的所有人能單獨地和與他人一起在實際享受所有這些權利與自由”;第12條“1.人人有權單獨地和與他人一起參加反對侵犯人權和基本自由的和平活動。2.國家應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確保主管當局保護每一個人,無論單獨地或與他人一起,不因其合法行使本宣言中所指權利而遭受任何暴力、威脅、報復、事實上或法律上的惡意歧視、壓力或任何其他任意行為的侵犯”;還違反中國《憲法》第三十三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第三十七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經人民檢察院批准或者決定或者人民法院決定,並由公安機關執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體”;第四十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對於任 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有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對於任 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的違法失職行為,有向有關國家機關提出申訴、控告或者檢舉的權利……對於公民的申訴、控告或者檢舉,有關國家機關必須查清事實,負責處理。任何人不得壓制和打擊報復”;並且與中國政府一再宣示的“依法治國”、“構建法制社會”的政策相背離。
 
“維權網”強烈要求:
 
一、立即釋放參與揭露黑監獄、營救被非法關押公民的所有維權人士和黑監獄受害人,追究打擊報復維權人士的部門及人員法律責任;
 
二、採取實際措施清理和廢除江蘇省無錫市及全國各地的黑監獄和一切違憲違法、侵犯人權的場所,嚴格禁止一切非法剝奪公民人身自由的設施,依法追究設立黒監獄的相關部門及人員的違法侵權責任;
 
三、切實開啟以維護人權和人的尊嚴、約束公權力為指向的憲政民主改革,使中國公民真正享有自由、平等、人權、公平、正義等普世價值,使中華民族早日邁進民有、民治、民享的文明發展之路。
 
維權網
2013年7月6日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3/07/blog-post_6574.html
 

無錫維權人士闖黑監獄解救受害者反被刑拘

7月11號,北京維權律師劉曉原在經過重重阻力後,終於在無錫市看守所見到了當事人 丁紅芬。 丁紅芬向其講述了自己被綁架的經過,以及在被非法關入黑監獄的十天裡所承受的殘酷虐待。
 丁紅芬告訴劉曉原律師,2013年6月22號晚, 丁紅芬與 沈果冬、 沈愛斌、許海鳳、 瞿峰盛等二十多人來到無錫市錫山區安鎮東郊商務賓館(黑監獄),將82歲的周靜娟(許海鳳的婆婆)、75歲的丁永金( 丁紅芬之父)、72歲的丁國英( 丁紅芬的姑姑)、丁紅祥( 丁紅芬表弟)、楊劍艷(丁紅祥之妻)成功營救出來,並把七個黑監獄看守人員交給當地警方。但沒想到的是,無錫公安趕到後,反而聯合黑保安將 丁紅芬等人綁架,並先後投入三個黑賓館中非法關押,還有黑保安24小時貼身限制人身自由。劉曉原律師說:
 
【錄音】「她是7月3號被刑事拘留,說她『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實際情況是, 丁紅芬的父親和其它幾個訪民在北京上訪被抓回來關在一家賓館,他們( 丁紅芬等)找到了以後,組織了些維權人士去把他救出來。他們把那些看管訪民的人員抓起來了,打了110報警,說這些人是『非法拘禁』。後來轄區派出所的來了,他們並沒有把那些據說是保安公司僱用的人員抓起來,反而把 丁紅芬等人銬起來了。他們在羈押期間遭到了看管人員的暴力;看管她的都是些男人,也監視她睡覺啊、上洗手間。」
 
無錫訪民鄭瑞新告訴記者,習近平上臺後,他們的人權狀況並沒有些許好轉。現在無錫當局綁架維權人士的力度似乎更甚,搞的人心惶惶。
 
【錄音】「一共關進去好多人,總共有十五、六個人吧。恐嚇、騙都是有的,他說你什麼什麼,你跟他對抗啊、不服氣啊,他就不給你吃飽。進去以後,人還沒有到,那個床就給你拆掉了,叫你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有時候躺那地上也不允許,就是叫你24小時坐在凳子(小圓凳)上,我就坐了三天。」
 
對於無錫公安的行為,劉曉原律師指出, 丁紅芬等人營救黑監獄中的受害人是理應得到鼓勵的正當行為,而真正擾亂社會秩序的,恰恰是那些執法犯法、以權亂法的公職人員。
 
【錄音】「據這些上訪的訪民反映,無錫這些年來對上訪人員,特別是去北京上訪的,抓回來以後很多被以辦『法制學習班』為名,限制他們的人身自由,不允許回家。警方是知道這樣的事情的,那麼警方不把涉嫌非法拘禁的、保安公司雇請的人員抓起來,反而把他們抓起來,我可以說這完全是枉法了。」
 
據悉,7月3日與 丁紅芬一同被濱湖區公安分局非法刑拘的維權人士包括:丁永金、 沈愛斌、沈軍、殷白妹、 沈果冬、黃涵清等16人,其中有7人已經被刑拘。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記者傅明 愛欣採訪報道。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371815

無錫黑監獄受害者朱琪珍、 殷錫金講述“法制學習班”魔窟經歷

  无锡黑监狱受害者朱琪珍、殷锡金讲述“法制学习班”魔窟经历

    朱琪珍老太  

    自“七一”被關押在無錫被康包裝材料廠黑監獄中的朱琪珍、 殷錫金兩位受害者,在關押了22天身體出現嚴重問題後被當局放出,他們說在這個黑監獄裡共關了4上訪維權者,目前還有任菊秀和其中有個姓張的女訪民還沒放出。   

    朱琪珍和 殷錫金講述:黑監獄環境惡劣,每天輪流審訊受盡折磨、吃的不如垃圾,晚上不讓睡覺休息。張女士承受不了折磨,在黑監獄敲破窗戶用玻璃自殺,幸好被朱和殷看到阻止了。而看押他們的崇安區信訪局、政法委、崇安治安大隊的人每天賭博,吃飯上館子,抽的都是軟中華,喝的是五糧液。   

    目前,在江蘇省無錫市大約還有70餘位“七一”上訪維權者被囚禁在所謂的“法制學習班”黑監獄中,急需要國際社會和人權組織的關注。   

    朱琪珍電話:15190234755。

     殷錫金電話:15190260472。   

    (此資訊由權利運動人權活動者緊急熱線項目編輯)

 

[Visit: 1234]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孫德勝師濤>>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