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張林
  張林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張林 生平 :

2013年7月18日因為失學女兒張安妮維權,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後,8月22日正式逮捕,現羈押在蚌埠市第一看守所。
 張林在看守所內的身體健康狀況極為令人擔憂,左眼突然失明,病因不詳,申請保外就醫遭拒。據瞭解, 張林的左眼在突然失明後,經看守所的治療目前已有好轉。除此之外, 張林的雙腿特別是膝蓋日夜疼痛,夜晚無法入眼,白天不能走路。 張林的頸椎病也發展嚴重,導致其頭暈。

 張林(1963年6月2日-),出生於中國安徽蚌埠,男性,自由撰稿人及作家,89民運領袖和知名民運人士。


2013年11月4日星期一

 張林看守所內曾一度失明,案件進入起訴階段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3/11/blog-post_5667.html
 
(維權網資訊員子夕報導)本網獲悉,安徽省蚌埠市人權捍衛者 張林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一案,已經進入檢察院正式起訴階段。而 張林自7月18日被刑事拘留關押在看守所期間,左眼突然失明,病因不詳。
 
 張林在看守所內的身體健康狀況極為令人擔憂。據瞭解, 張林的左眼在突然失明後,經看守所的治療目前已有好轉。除此之外, 張林的雙腿特別是膝蓋日夜疼痛,夜晚無法入眼,白天不能走路。 張林的頸椎病也發展嚴重,導致其頭暈。
 
另外,針對 張林一案的調查,卷宗竟然達500頁之多,蚌埠警方搜集了數十名的證人以證其有罪,並於上週三遞交到檢察院進入起訴程式。
 
 張林因今年4月份為失學女兒維權,於7月18日被蚌山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8月22日被以同樣的罪名執行逮捕,羈押在蚌埠市第一看守所。
 
因關注 張林的女兒失學,維權網資訊員 周維林、異見人士 李化平等人都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被逮捕。近百名各地維權人士因此受到傳喚。
 
鑒於 張林在看守所內日益惡化的健康狀況,雖然此前的保外就醫申請遭到拒絕,但其親友仍希望有關部門允許其保外就醫。
 

 張林兩女兒成功離開中國 抵達三藩市。
2013-09-07
zhanglin.jpg
圖片:安徽異見人士 張林(右)與女兒張安妮和友人合影。(網路資料)
 
安徽民主人士 張林為失學的女兒呼籲遭到逮捕。 張林的兩個女兒,9月7號成功離開中國,來到美國三藩市。協助他們的姚誠被公安拘留。在美國幫助他們獲得簽證的朋友、《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向記者介紹了情況。
 
 張林1989年就因為支持民運被判刑兩年,後兩次被勞教三年。2005年因為參加 趙紫陽追悼會入獄四年。一直是國保監控的對象。
 
 張林的大女兒儒莉在合肥上大學。今年4月,他為了一家人住在一起,為小女兒安妮在合肥辦好入學手續。但是10歲的小女兒上了三天學就被國保帶走,在沒有監護人的情況下關了三個多小時,又和他爸爸一起關了20多小時,引起網友憤怒。各地律師和網友圍觀聲援,演講、絕食、燭光晚會活動沸沸揚揚,最後遭公安清場、抓人。
 
7月 張林被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介紹,當局要把他的小女兒送往福利院。
 
張菁:“他們這樣對孩子的目地在於威脅大人,威脅伸張正義的人。你們要搞民主、搞維權,那可能會威脅到你們孩子的利益。你們的孩子也可能就是這種下場。最後送福利院啊,或者怎麼樣的。”
 
張菁聯繫了美國《婦權無國界》創辦人瑞吉(Reggie Littlejohn),後者願意做安妮的監護人。她們又聯絡議員給美國國務院寫信,要求給安妮簽證到美國讀書。8月22號, 張林剛寫完委託書就被正式逮捕。.
 
兩個女兒到南京與母親會合,三人把自己的手機放在朋友家,然後悄悄去了上海。朋友帶著這些手機逛街,讓合肥公安以為女兒們是和媽媽在一起。但是大女兒在上海發了兩個郵件給她的朋友,公安追蹤到他們待的旅館。一直為《中國婦權》在中國做義工的姚誠是 張林的朋友,因為協助母女三人被公安帶走。幫助開旅館的人都受到盤問。好在他們的護照已經委託朋友先藏起來。通過張菁的聯繫又取回護照。
 
張菁:“表送上去後,第二天,領館的人帶她們進入領事館,把手續全部辦好,給了她們簽證。昨天,送她們上飛機。確定她們上了飛機、離開了中國,才走。這兩姐妹從此以後改變了命運。”
 
大女兒過些時候將來到紐約與親戚團聚。安妮將留在三藩市跟瑞吉在一起。
 
張菁:“今天早上瑞吉告訴我,她已經幫她們兩個買了健康保險,有什麼不適應要看醫生的話,她們已經有了保險,不用擔心。都安排的非常好的。瑞吉還會帶他們去買衣服。”
 
張菁感慨的說,姚誠用他的自由換來兩個孩子命運的轉折、一輩子的自由。他們會繼續為姚誠和 張林呼籲。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ml-09072013224415.html

 
中國異議人士 張林的兩女兒抵達美國
 
美国的女权无疆界组织主席瑞洁和安妮、张儒莉在旧金山国际机场(女权无疆界组织提供)
美國的女權無疆界組織主席瑞潔和安妮、張儒莉在三藩市國際機場(女權無疆界組織提供)
 
09.07.2013
華盛頓 — 中國安徽異議人士 張林的兩個女兒日前抵達美國,受到女權無疆界等人權組織的歡迎。她們輾轉離開中國的細節正在逐漸浮出水面。
 
設在美國的女權無疆界組織主席瑞潔9月7日東部時間中午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異議人士 張林的兩個女兒,妹妹安妮和姐姐張儒莉,離開中國上海後已抵達美國西海岸城市三藩市國際機場,目前正在機場海關地區辦理相關手續。
 
正在機場等候的瑞潔女士對美國之音說:她本人以及所有關心這對姐妹的人,期待她們順利到達美國,開始新生活,並且希望能為他們的成長提供協助。她稱,“這是一個大喜日子,一個姐妹倆改天換地的日子”。
 
美国的女权无疆界组织主席瑞洁和安妮在旧金山国际机场(女权无疆界组织提供)
美國的女權無疆界組織主席瑞潔和安妮在三藩市國際機場(女權無疆界組織提供)
 
瑞潔說,協助 張林兩女兒前來美國的,除了女權無疆界組織外,還有中國的婦女團體,以及一些中國異議人士,例如胡佳等。另外,美國政府也予以了協助。三藩市海關人員向瑞潔保證,將儘快把 張林的兩個女兒交給瑞潔。
 
 張林是中國安徽蚌埠異議人士,1980年代以來多次因發表文章和參加民運活動而被判刑和勞教, 張林還因在網上發表文章於2005年7月被中國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5年徒刑。很長一段時間以來, 張林的兩個女兒因受到父親的牽連,在上學等問題上受到多方磨難,有異議人士甚至為這兩姐妹爭取上學權而絕食絕水。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zhang-lin-daughters-us-20130907/1745309.html
 

2013年8月31日星期六

人權捍衛者 張林向辦案單位申請取保候審

(維權網資訊員華新報導)8月30日上午8點左右,北京著名律師劉曉原在 張林妹妹和女兒安妮及合肥民主人士尹春博士的陪同下前往蚌埠第一看守所會見 張林
 
通過律師會見瞭解,目前 張林精神狀況還好。但是他在看守所非常擔心兩個女兒的境況,尤其最擔心女兒安妮沒人監護,也無法上學。 張林告訴律師,前段時間員警提訊他時提及過取保候審,因考慮兩個女兒無人監護撫養的實際情況,他已向辦案單位申請取保候審,希望辦案單位能考慮兩個女兒無人撫養的現實情況及自身多痼疾需要醫治,給予人道關懷予以取保批准。
 
會見結束後,劉曉原律師又在 張林家人的陪同下到蚌埠蚌山分局刑警一中隊轉交 張林申請取保候審的申請書。
 
今年4月為失學女兒安妮維權, 張林遭當局秋後算帳,7月18日被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羈押在蚌埠第一看守所。7月22日, 張林委託律師申請會見,會見當天律師口頭向辦案單位提出取保,次日郵遞書面申請。7月29日律師收到蚌埠蚌山分局不與釋放的通知,通知內容稱 張林有危害社會秩序的現實危險,決定不予變更 張林的強制措施。8月22日, 張林“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一案已由檢察院批准逮捕。
 
 張林被抓後,其兩個女兒面臨無人撫養照顧的境遇,小女兒再次面臨失學。目前 張林女兒暫由 張林的妹妹撫養,其母親正在為其安排學校。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3/08/blog-post_2008.html

2013年8月22日星期四

安徽蚌埠異見人士 張林已被檢察院正式批捕(圖)

(維權網資訊員華新報導)安徽蚌埠人權捍衛者 張林因為失學女兒維權于7月18日被蚌山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後,8月22日下午3點多鐘,家屬收到蚌山分局下達的關於檢察院正式逮捕 張林的書面通知書。

通知書上顯示:經蚌埠市蚌山區人民檢察院批准,我局於2013年8月22日11時對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的 張林執行逮捕,現羈押在蚌埠市第一看守所。

家屬通過瞭解得知, 張林目前提出要會見北京劉曉原律師,其次讓家人存些生活費和送些衣物。當家屬問及 張林頸椎病情加重現狀況如何,辦案單位工作人員回復在治療。家屬對此表示擔憂, 張林因長期坐牢患有勞改後遺症,經常反復發作,如果不治療病情很難控制。

據瞭解, 張林被抓捕的犯罪依據還是今年4月份“安妮失學維權事件”。本網資訊員還從知情人那裡得知,當局曾讓 張林簽下保證書就會釋放他,結果遭到 張林的強烈拒絕。


2013年8月22日星期四
 

人權捍衛者 張林一案已移交檢察院,女兒呼籲釋放爸爸(圖)

(維權網資訊員華新報導)7月18日,安徽蚌埠人權捍衛者 張林因為失學女兒維權而被蚌埠公安局蚌山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羈押於蚌埠市第一看守所。 張林被帶走當晚,員警對其所住旅館實施了搜查,並抄走 張林一台筆記型電腦、手機及隨身攜帶物品。次日,員警又多次到其住所搜查,又抄走一台臺式電腦。
 
7月22日上午,北京劉曉原、李方平到第一看守所會見 張林。據瞭解, 張林在看守所頸椎病加重,整夜因疼痛折磨無法睡眠。律師還瞭解到,辦案單位預審 張林時主要詢問 張林是誰組織策劃這次事件,是誰號召各地維權人士來合肥參與維權,誰出資經費來源等問題,審訊持續8個小時才結束。
 
7月23日,劉曉原向蚌埠辦案單位郵寄為 張林辦理取保候審申請書,7月29日蚌埠蚌山分局以 張林“有危害社會秩序的現實危險”為由駁回律師申請。
 
 張林“涉嫌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一案已於本月16日由蚌埠公安局報請檢察院批捕。依照刑訴法規定,檢察院在收到申請之日起一周內必須作出是否批捕決定。
 
8月22日,應是檢察院回復是否批准逮捕最後期限。8月21日 張林十歲未成年的女兒張安妮到蚌埠市第一看守所舉出“請釋放我爸爸,我要上學”的標語,呼籲當局無罪釋放 張林
 
據悉,近日曾為失學安妮維權的多位良心維權人士均遭不同程度的打擊報復,其中安徽維權人士姚誠、柴寶文,廣州維權人士天理、姚昌蘭都遭傳喚,而上海民主人士 李化平、北京維權人士 李煥君都因“安妮事件”被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目前獲知 李煥君已被逮捕。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3/08/blog-post_7141.html

維基: http://zh.wikipedia.org/wiki/ 張林

推特: @lin_lwy

 
 張林(1963年6月2日-),出生於中國安徽蚌埠,男性,自由撰稿人及作家,89民運領袖[1]和知名民運人士[2]。
 

簡歷

1979年9月, 張林以安徽蚌埠考區第一名的優異成績考取清華大學[3],曾擔任《清華大學歷史地理學社》社長[4],後肄業。於1986年辭去公職,在安徽、海南、雲南等地宣傳自由民主理念。
1989年, 張林因組織領導皖北市民和學生,支持和參與89民運,被判刑兩年;出獄後,又因在北京參與籌辦「勞動者權利保障同盟」,被勞教三年[4]。
1997年從勞教所出來後, 張林獲赴美簽證,前往美國[4];但因 張林立志要為民運事業獻身,於第二年即從美國闖關返回中國,準備繼續從事民運,結果回國第二天即被警察帶走,再次被判勞教三年[4]。
2005年, 張林因進京參加前中共領導人 趙紫陽追悼會,被冠以「煽動顛覆罪」入獄[2]。2007年, 張林因其30萬字的自傳體作品《悲愴的靈魂》,被獨立中文作家筆會授予「獄中作家獎」[3]。詩人王一梁對該書高度評價,表示單憑這本書就可使 張林入文學最高殿堂。
2009年3月,澳洲的《自由聖火》網站把2009年年度的自由文化獎之人權獎授予給尚在獄中的 張林[5]。同年8月, 張林獲釋出獄[3]。2012年7月, 張林在湖南會友途中,曾突然失蹤[1],後被證實是國保強制邀請「喝茶」。
2013年10歲女兒遭關押[編輯]
 
參見:張安妮
2013年2月27日下午 張林十歲女兒張安妮被四個國保從合肥琥珀小學帶走,被單獨關押3小時,後和 張林被關在一起,小安妮共被關押20個小時。後來, 張林父女被軟禁在安徽蚌埠。[6][7]
2013年4月6日至16日,律師援助團和網友圍觀團從全國各地來到合肥聲援張安妮復學,4月8日 張林父女被律師援助團和網友圍觀團從蚌埠解救到合肥, 張林和律師網友護送張安妮至琥珀小學,要求復學被校方拒絕,校方要求 張林提供警方的安全保證,顯然 張林無法提供。10日開始律師劉衛國宣布開始在琥珀小學絕食絕水24小時,絕食接力持續到16日被清場。期間有網友在廣場舉行燭光晚會,有網友在街頭為安妮單獨授課,還有網友在公安廳門前搭帳篷露宿,還有街頭演講等多種多樣的聲援活動[8][9]。
2013年4月12日,琥珀小學公開回應 張林,稱 張林未提供在合肥的暫住證、經商或務工證明等材料,張安妮不符合《安徽省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義務教育法>辦法》第二章第八條要求。對此 張林發表聲明給予反駁。[10]
2013年4月16日合肥聲援張安妮復學現場遭清場, 張林和女兒張安妮再被押回蚌埠。數百便衣參與行動,聲援的網友被警方帶走十餘人,當天有些被釋放,有些被戶籍地國保接回原籍。還有一些下落不明。[11][12]
2013年7月18日 張林被蚌埠警方帶走秋後算賬,次日被當局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
代表作:《悲愴的靈魂》[編輯]
 
1998年10月, 張林闖關回國打算繼續從事民運,又被判3年勞教。2001年從勞教所獲釋後, 張林開始撰寫《悲愴的靈魂》一書。該書由美國博大出版社於2005年出版,是一部自傳性質的作品,記述了作者的成長、奮進、受難與抗爭。全書有400多頁,約30萬字。
著名作家胡平發表書評[13],認為作者在該書中直抒胸臆,刻畫對於政治犯而言,比地獄還可怕的國內監獄,及在其中面臨生存的艱難、肉體的折磨、疾病的摧殘、精神的苦痛心靈的煎熬、靈魂的悲愴。在此惡劣環境下,正常人性會變得中毒、麻木和殘廢,即作者所說的勞改後遺症,這會嚴重摧殘一個人思考、閱讀和寫作能力。胡平認為作者清醒意識到勞改後遺症對自己的危害,以極大毅力自我治療;《悲愴的靈魂》不僅是作者奮鬥與受難的記錄,也是作者自我超越的證明[13]。同時,胡平認為該書使人們更理解自由的本質。作者為得到更多自由而一次又一次失去僅有的自由,初看是自相矛盾,特別是來美之後,既已獲得自由,何苦又冒險回去?胡平引用作家弗朗西斯•福山在《歷史的終結及最後之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的話:「人類的歷史,是建立在為了人性的尊嚴而鬥爭的原則之上。人類首要的追求是把人當人看,要求別人把自己作為一個人來尊重。人之所以為人,在於他有生存的勇氣,有能力去冒生命的風險去實現自己」。胡平認為《悲愴的靈魂》表達作者不甘屈服於強權,而捍衛自己尊嚴,顯示獨立自主意志,以不屈不撓的抗爭,證明了高貴的自由精神[13]。
台灣、香港資深政經評論家、著名專欄作家凌鋒 [14]在撰寫的書評《中國的悲愴與 張林的吶喊》[15]中,引用了一位中國樂評家對柴科夫斯基的傳世代表作《第六悲愴交響曲》時的評論:「它深刻表現處在沙皇反動統治下的他不滿現實、嚮往正義和歡樂,而又找不到出路的仿徨心情,他以極為成熟和發展了的交響樂手法宣洩了內心深處的、難以言喻的悲愴」。凌鋒稱作者此書給予他的感覺,與《第六悲愴交響曲》給那位樂評家的感覺相仿。凌鋒表示,看完全書,懂得作者的吶喊,不是他個人的吶喊,而是全國、全民族的吶喊,是全國﹑全民族「內心深處的﹑難以言喻的悲愴」。
 

不堪監控, 張林帶著女兒安妮出逃外地/視頻

(博訊北京時間2013年6月18日 首發)
 
     張林的女兒安妮上學引發抗議聲援在合肥突然被清場,之後 張林父女從公眾視線“消失”,外界不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
    日前, 張林攜帶女兒安妮離開了安徽省,到某地錄下這段視頻,從中可以瞭解 張林父女的遭遇。目前不知道 張林父女到底落腳何處,但他們只有一個目標:自由!
 

 

 張林父女結束逃亡國保承諾放鬆監控

2013-07-03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dissident-07032013102000.html?encoding=simplified
上月帶女兒逃亡的安徽省蚌埠市民主人士 張林,于北京遭國保攔截遣返。 張林指國保答應不再阻撓女兒上學,並放鬆監控力度,認為是這次逃亡最大的收穫。(林靜報導)
 
 張林父女週一在北京一間酒店被蚌埠市國保截獲,即日被遣送回老家。途中扭傷腳的 張林,週三仍需要在家中休養,他接受本台訪問時指,決定這次逃亡是迫不得已,更指逃亡過程非常驚險。
 
 張林說:我和安妮一直受到軟禁和監控,沒有一點自由,我擔心女兒長期生活在這個環境下,會受到太多的傷害。我們終於找一個機會逃出去,但我們沒有帶身份證,只好坐長途車到南京,去過好幾個地方。但到福建蒲田時,行蹤被發現了,那天很緊張,差點出車禍,我們晚上開著車轉了十幾個彎。
 
其後, 張林和女兒輾轉到達北京,並投靠北京人大代表崔春婷。相信由於走漏風聲,北京及蚌埠國保週一找到 張林父女藏身的酒店地點,雙方展開長達兩小時的談判,最後 張林同意跟隨國保離開。
 
他說:保護我們的崔春婷女士,不單是人大代表,在北京社會更是一位大人物,她趕過來跟國保交涉,要求國保答應第一,不得向我們作打擊報復,第二,是不再阻撓安妮上學問題。而北京國保亦承諾督促有關部門,不再迫害我們。
 
 張林指,經歷二十多天的流亡之旅,雖未能成功帶女兒到安徽以外的地方展開新生活,但既然蚌埠國保答應不再阻撓女兒上學並放鬆監控力度,可算是這次逃亡最大收穫。
 張林:多少都有點成果,雖然一路上都戰戰兢兢,但至少我們嘗過自由的滋味,自由自在於街上不被人跟蹤。這次最大的成果是,現在樓下再沒有人每天看守著,還承諾不再阻撓,不管安妮以後到那裡上學。
 
蚌埠民主人士 張林多次受到當局打擊報復,其10歲的女兒安妮,也受到株連,她就讀合肥琥珀小學迫於官方壓力,今年4月突拒絕安妮繼續上學。數十名網友趕往合肥聲援時遭到警方帶走,其後 張林和安妮受當局嚴厲監控。
 

2013年7月19日星期五

安徽民運人士 張林被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3/07/blog-post_9326.html
(維權網資訊員夏菲報導)本網資訊員剛剛獲知,今天(7月19日)上午10點多鐘,安徽蚌埠人權捍衛者 張林被蚌埠當局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羈押在蚌埠市第一看守所。
 
據瞭解,今天上午蚌埠當局數次到 張林前妻的住處猛烈敲門,用各種方式誘騙 張林女兒和前妻開門,但前兩次均遭到 張林前妻和女兒的拒絕。10點40分,當局第三次再次敲門,並聲稱是談論關於 張林事情時,其前妻才把門打開。誰知門剛打開就有數十個男女強行闖入,其中只有一個姓陶的局長和一個員警亮明身份。當 張林前妻要求一個身穿便衣的人出示證件時,他只介紹自是青年派出所所長,並態度囂張的對 張林的前妻說道“行了,我沒有必要向你出書證件,不要再糾纏。”隨後他們拿出一份刑拘通知書要求 張林大女兒張儒莉簽字,通知書上顯示 張林是被蚌山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場所秩序罪”拘留的,而拘留書上沒有標注拘留時間,後來 張林前妻發現產生疑問時,對方則寫了2013年7月10時。
 
為了自我防護 張林前妻使用攝像機將整個過程拍攝下來,而此時一名50歲左右身份不明的男子進來站在書架面前鬼鬼祟祟, 張林前妻上前詢問身份並拍照,結果此男抓住方草個胳膊開始暴力搶奪相機,後在方草強烈反抗下及其他工作人員的勸解下作罷。
 
而此時這位陶局長拿搜查令要求 張林前妻配合調查, 張林前妻表示房屋所有物品都是她個人的,拒絕搜查。最終警方說現在可以暫時不搜查,但是需要談論有關 張林小女兒張安妮撫養的問題說是 張林委託的,隨後叫進來一個居委會、婦聯和民政局的三個工作人員。方草表示自己沒有能力照顧孩子,婦聯則說他們有責任保護婦女兒童的權益會提供幫助,並告知監護人不在方草有責任有義務來撫養孩子,方草質問婦聯工作人員,張安妮被綁架時需要保護時你們在哪,對方無言以對。
 
經過方草的努力交涉,對方最終答應上午暫時不搜查。方草也向對方提出一個要求,希望下午三點帶著兩個女兒去看守所見 張林,想親自聽到 張林的委託,負責人稱回去向領導請示下午3點給通知。
 

RT @liu_xiaoyuan: 今天上午在蚌埠會見到了 張林。會見結束後,我們又去了偵查機關遞交手續,與辦案人員交換對案件看法 ,並提出對 張林取保候審。刑偵隊長說,他們會向上請示。
 
2013年7月22日星期一

安徽民主人士 張林家被查抄,家人遭受監控跟蹤

(維權網資訊員華新報導)7月19日上午,安徽蚌埠民主人士 張林的女兒張儒莉接到警方下達的 張林已被“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通知書,通知書上顯示羈押時間是7月18日, 張林被羈押在蚌埠市第一看守所。
 
7月19日上午,蚌埠國保多次到 張林暫住地前妻家中欲抄家,遭到方草的拒絕。當天國保還與方草討論要求其接受張安妮撫養權問題,儘管方草一再表示自己無力撫養,但國保說這是 張林的意思。隨即方草提出要求帶未成年女兒去見父親,並親自核實瞭解情況。國保說要申請領導批示,下午3點給答覆。
 
下午3點多鐘,蚌埠蚌山分局的局長再次帶著民政局、居委會、派出所等部門人員來到其家中。這次國保上門的意圖還是討論關於張安妮撫養權的問題,方草向國保說明自己無力撫養的幾個重要原因,國保瞭解情況後要求方草寫一個不能撫養的書面證明。方草通過諮詢律師瞭解,當局無權強迫自己寫下任何書面的東西,因此她拒絕了當局的不合理要求。而之前她提出要求會見 張林的事,當局一直未予回應。
 
當天晚上六點多鐘,方草出門買菜時遭到多名國保的貼身跟蹤,方草質問跟蹤理由,他們只說是上面下令具體原因不知道。
 
晚上7點,蚌埠公安局國保支隊長帶領幾個員警再次抄家。方草質問國保 張林的手提電腦、手機及其它物品已被抄走,為何還要搜查。國保說例行公事,並承諾只拿走 張林使用的一台電腦就走。然而在抄完了一台電腦後,他們又問家中是否還有電腦都拿出來檢查。後來他們在安妮的房間內發現了方草所用的筆記型電腦,便以配合檢查為由要求帶走,遭到方草的拒絕。經過交涉,員警最終提出要求她打開電腦,查看相關登陸消息如果能證實是她持有就不會抄走。按照他們的指示方草打開一個個登陸記錄和流覽情況,但是他們還以各種藉口說不能證明使用者,然後詢問她是否登陸境外網站,還問使用電腦做哪些事。雖然方草做出回答,但是員警還是要求把電腦拿走,遭到方草的拒絕。據瞭解員警在抄家期間,多次趁方草不備偷偷詢問兩個孩子家中是否還有其它電子產品,他們還讓孩子將櫃門打開翻查。
 
據瞭解,自7月19日起, 張林的前妻和兩個女兒就遭到當局的監控跟蹤。當局每天派出多名員警輪班在樓下監視跟蹤。
 
安徽蚌埠民主人士 張林被抓後,引起外界的廣泛關注和聲援。很多民主人士和網友紛紛譴責當局肆意迫害異議人士的違法行徑,並強烈呼籲當局無罪釋放 張林
 

網友聲援安妮上學不是 張林組織策劃

2013-07-23 
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373417
安徽民主人士 張林被警方拘留後,23號,會見了劉曉原和李方平律師。兩位律師瞭解到,官方拘留 張林的罪名是組織策劃網友聲援安妮上學。網友表示,聲援是自發,而不是 張林策劃的。
 
李方平告訴記者,上午會見 張林,看到他身體不好,連夜審訊,不給休息,3、4天下來導致血壓升高,低壓140,頸椎病發,眼睛發炎。
 
這次警方突然將他從賓館帶到刑警隊,是為他呼籲女兒小安妮上學的事報復他。
 
李方平(錄音):還是送小安妮上學的事,說「他組織策劃,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他一概不認可,他沒有策劃也沒有組織,都是網友自發來的。而且他認為自己本身就是受害者,小安妮的問題至今沒有解決,現在反而又把他關進了看守所,等於他又一次深深的受到傷害。
 
但是依據法律,李方平認為官方的罪名不能成立。
 
而且劉曉原收到一些網友的微博,聲明他們根本不認識 張林,是自己來的。
 
(錄音):包括我今天微博發了消息,有一個網友跟帖,說他當時去圍觀,根本不認識 張林的,只是在網路上看到這個事件,網友對這個事件有不同的看法,或者去聲援,表達自己觀點去的,並不是 張林組織他們來的。
 
警方只是想找一個控制 張林的理由。
 
劉曉原分析(錄音):實際上(官方)是想找一個理由控制他,並不是 張林涉嫌什麼犯罪,如果 張林涉嫌犯罪,為什麼當時(警方)沒給他任何處罰?我今天給他們刑警隊長提出來了,他只是說,當時我們要調查取證。他的說法我認為是不成立的,因為當時他抓了這麼多人,都做了筆錄,如果要供出他的話,早就應該對 張林採取一種強制措施嘛。
 
劉曉原說,當時聲援的網友並沒有擾亂公共秩序。
 
(錄音):當時網友的圍觀、聲援都是理性和平的,並沒有擾亂學校外面公共場所的秩序,因為學校還在正常的上學。他們的目地就是為了找一個法律上的藉口來控制他的自由,因為現在刑拘以後,到時取保候審,取保候審一年期限之內他說不能離開當地的,要經過辦案部門的同意。
 
合肥琥珀派出所員警從學校帶走安妮,首先違法,也是事情的起因。但是合肥員警沒有受到法律追究。
 
劉曉原(錄音):當然員警沒有任何權力帶一個未成年的孩子,何況這個孩子只是個上學的問題,哪怕孩子刑事犯罪,要把孩子帶走,也要有家長在場。14歲以下的孩子如果有這些犯罪,也是不要承擔刑事責任的,何況她只是在那上學。他們都是一條線來的,誰可能去追究他們這方面的責任呢?
 
李方平也表示,官方不追究違法員警,只是迫害 張林是不公正的。
 
 張林告訴律師,他委託北京西城區的一位人大代表崔春婷作女兒安妮的監護人。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田溪採訪報道
[Visit: 2195]
Tags : 六四良心 | 人道援救 | 良心犯 | | |

相關文章: 共 7 篇

<< 陳克貴郭泉>>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