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20120913 巴桑拉毛
  20120913 巴桑拉毛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20120913 巴桑拉毛 生平 :

巴桑拉毛:康結古多(今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玉樹縣)退休幹部,中共黨員,62歲。2012年9月13日,為抗議玉樹震後重建時,房屋被官員強拆之黑幕,在北京上訪時,於住建部門口自焚。她被燒成重傷,至今仍在醫院治療。她自焚的消息被嚴密封鎖,直至三個多月後才被披露。
她的女兒是玉樹州民族歌舞團副團長邢萍,因反對拆遷已被撤職。2012年12月底,在網上發表題為“玉樹災區重建光環下陰影”和“權勢滔天家破人亡,玉樹災後重建怎能大發國難財”的網文,披露母親自焚抗爭和全家人所遭遇的不公。
據介紹,巴桑拉毛是在玉樹州政府工作了三十多年的老幹部,中共黨員,其夫漢人,曾是軍人,離休老幹部,已故。
當地官員掩蓋巴桑拉毛自焚事件,稱其有精神病。

 

巴桑拉毛

去年(2012年)的九月十三日,一位玉樹州的藏族女性在北京自焚。

自焚者名叫巴桑拉毛,時年六十二歲,是青海玉樹的退休幹部,當天下午,為抗議玉樹縣災後重建總指揮——吳德軍書記強拆民房,於北京住建部門口自焚。目前她重度燒傷仍在醫院治療。但消息一直被封鎖,直到三個月後才遭披露。

巴桑拉毛,在玉樹州人民政府工作了三十多年,丈夫是一位軍人,女兒是西藏玉樹州民族歌舞團副團長,名叫邢萍,也因反對拆遷被撤職。

萍近日在中國黨風廉政建設網和貓撲網,實名舉報玉樹重建問題,撰寫題為<玉樹災區重建光環下陰影>和<權勢滔天家破人亡,玉樹災後重建怎能大發國難財>的網文,披露母親自焚抗爭和全家人所遭遇的不公,引發數百萬網民關注。

延伸閱讀:

西藏玉樹婦女巴桑拉毛自焚抗議當局強拆民房

玉樹退休幹部、藏人老婦去年9月抗議震後強拆自焚

舉報玉樹重建黑幕被撤職警告


 

去年玉樹自焚事件近日得到確認

2012年9月13日下午,一名叫巴桑拉毛的西藏康區結古多玉樹縣(現青海省玉樹州玉樹縣)藏人,在北京住建部門口自焚,抗議中國政府在玉樹實施的災區重建規劃項目。
自焚者名叫巴桑拉毛,六十二歲,是玉樹的退休幹部。 9月13日下午,巴桑拉毛跟女兒去北京住建部申訴青海玉樹州政府以所謂災區重建規劃為名,強拆民房事宜,並在北京住建部門口自焚抗議。
目前,她因重度燒傷仍在醫院治療。但消息一直被封鎖,直到三個月後才被披露。
在巴桑拉毛自焚之前,為了抗議中共政府在西藏康區結古多實施的所謂災區重建規劃項目,玉樹縣還發生了一起自焚事件。那是在2012年6月27日下午兩點左右,西藏康區結古多玉樹縣結古寺下方的街道上, 70多戶藏人家庭展開示威遊行,抗議中共當局強行沒收藏人原有的土地,這時,藏人德吉曲宗為抗議當局的橫行霸道,當場自焚,但立即被警方強行帶走,至今生死不明。


西藏玉樹婦女巴桑拉毛自焚抗議當局強拆民房

【西藏之聲1月3日報導】為了抗議中共政府在西藏康區結古多玉樹縣境內實施的所謂災區重建規劃專案,近日又暴露有一位叫巴桑拉毛的藏族老人點火自焚。

2010年4月14日在西藏康區結古多玉樹縣境內發生特大地震災害,導致至少2690多人身亡,隨後在西藏三區僧俗民眾、中國國內外愛心人士的積極回應和慷慨捐助下,中共當局開始著手實施所謂的重建規劃項目,但卻不時遭到災區民眾的反對和抗議。

2012年6月27日下午兩點多鐘,在西藏康區結古多玉樹縣結古寺下方的街道上, 70多戶藏人家庭成員開展示威遊行活動,抗議中共當局強行沒收藏人原有的土地時,40歲左右的婦女德吉曲宗無奈選擇自焚,抗議當局的蠻橫做法,之後被警方帶走,至今生死不明。

時隔2個多月後,2012年9月13日下午,又有一位叫巴桑拉毛的身著藏裝的老人,在北京住建部門口點火自焚,抗議中共當局強拆民房,目前她重度燒傷仍在醫院治療。但消息一直被封鎖,近日才被暴露。

自焚藏人巴桑拉毛的女兒、西藏玉樹州民族歌舞團副團長邢萍近日在中國黨風廉政建設網和貓撲網,實名舉報的玉樹重建問題,撰寫題為“玉樹災區重建光環下陰影”和“權勢滔天家破人亡,玉樹災後重建怎能大發國難財”的網文,揭發母親自焚和全家人所遭遇的不公對待,並引發中國國內數百萬線民的關注。

邢萍表示,母親叫巴桑拉毛,當年62歲,在玉樹州人民政府工作了三十多年,父親是一名軍人,為了抗議玉樹縣災後重建總指揮——吳德軍書記的強拆民房的手段,母親在去年9月13日自焚。

邢萍指出,2010年發生地震,玉樹縣紮曲北路157間房屋沒有受到大損壞,經國家鑒定98%加固後繼續可以使用,但是災後重建總指揮吳德軍書記,不顧當地居民的9次聯名請願,強行拆除,重建商住區和別墅。

邢萍指,她家是437平方米的房屋,當局僅賠償約80平方米的房屋,如要蓋大一點,要自費建其他部分。她還披露去年4月10日,當地再發生4.1級地震時,新建的廣播電視大樓建築突然倒塌,造成多人死傷,以及原設計抗震8級的學校、醫院,部分建築物發現裂縫等工程品質和層層轉包問題。

結古鎮一藏人表示,房屋拆掉後,巴桑拉毛被迫到北京上訪,但被當局說她有精神病,邢萍被開除職位,在國營單位工作的其他兄弟受到牽連。

而中共官方喉舌《央視網》報導,中共玉樹州官方回應稱,強拆邢萍家住宅是依法執行重建規劃,不存在違法、違規強拆問題。對此,線民則反駁說,把問題都推給了重建規劃,那要是規劃錯了呢?強拆是很常見的,震後強拆,更有理由了。並批評央視網的新聞報導太不敬業和無法信任。



玉樹退休幹部、藏人老婦去年9月抗議震後強拆自焚

唯色按:讀到自由亞洲1月2日報導<舉報玉樹重建黑幕被撤職警告>,驚訝得知在去年(2012年)9月13日,62歲的玉樹州退休幹部巴桑拉毛,在北京住建部門口自焚。她被燒成重傷,至今仍在醫院治療。

這位自焚的退休幹部是玉樹州民族歌舞團副團長邢萍的母親。自焚原因是抗議玉樹震後重建時,房屋被官員強拆之黑幕。而邢萍也因反對拆遷被撤職。

邢萍近日在中國黨風廉政建設網和貓撲網,實名舉報玉樹重建問題,撰寫題為“玉樹災區重建光環下陰影”和“權勢滔天家破人亡,玉樹災後重建怎能大發國難財”的網文,披露母親自焚抗爭和全家人所遭遇的不公,引發數百萬線民關注。雖然原帖已被刪,但都被線民及時轉載,所以我現在還能看到。

巧合的是,12月31日也即新年元旦前夕,有“中國影帝”之稱的溫家寶總理,去玉樹考察地震災後恢復重建情況。據官媒報導,溫家寶讚歎:“今天我再一次到玉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個欣欣向榮的新玉樹拔地而起。”而且溫家寶還穿上了藏裝,雖然這錦緞藏裝上有龍的圖案,不似藏裝更似龍袍,溫家寶的藏裝秀顯然是在打親民牌。

所以我在臉書上對此的評論是:

溫又在打親民牌,作親民秀。溫去青海最有名的地方——玉樹,且在中共歷史上,是中共最高層當中穿藏裝的第一人。這個動作不但是想安撫藏人,也是想蒙蔽外界。但是這個絕無僅有的藏裝秀,得到了藏人的民心嗎?微博上,年輕藏人用藏文寫微博,含蓄地說:“你代表著什麼?我和兄弟姐妹很著急”、“在中國古裝電影裡,國王就這麼穿”。我們都知道皇帝穿新衣是什麼意思,溫影帝穿新衣而且穿的是新藏衣,我們也明白這意味著什麼。

從2009年2月27日至2012年12月9日,在整個藏地有97位境內藏人自焚,僅青海省藏區就有23位藏人自焚,其中黃南州最多,有16人自焚;而玉樹州3人自焚——玉樹縣1人、稱多縣2人。溫以“考察地震災後恢復重建情況”為名去玉樹,與藏人自焚是有關係的。“考察”只是理由,安撫藏人與蒙蔽外界才是目的。

聯繫到近期在青海開展的“反自焚專項行動”,依然是中共治藏政策的“老手法”繼續:一手大棒,一手紅蘿蔔,恩威並重,又唱紅臉又唱白臉,依然玩弄的是中國古老文化中的“三十六計”。溫家寶的“宗教是一種文化。藏區很多群眾信仰佛教,政府也創造了好的條件。寺廟一定要純潔,僧侶們要守戒規,在社會上樹立起好的形象”,都是煙霧彈,也是中共在解釋藏人自焚時的托詞,——自己做的一切都好,不好的全是境外“達賴分裂集團”幹的。如此而已。

但顯然,關於自焚藏人的數位需要改了。整個藏地不是97位藏人自焚,而是98位;青海省不是23位藏人自焚,而是24位;玉樹州不是3人自焚,而是4人,其中兩人是玉樹人,且都是女性,在玉樹鎮自焚的。而且,這起發生在北京的藏人自焚,在隱瞞三個多月後才曝露,會不會在境內藏地可能還有自焚發生,但因消息被嚴密封鎖,而不為人所知呢?或有可能,以身浴火的自焚抗議藏人並不止98人。

下面轉發<玉樹災區重建光環下的陰影>和<權勢滔天家破人亡,玉樹災後重建怎能大發國難財 >兩篇網文。

玉樹災區重建光環下的陰影

來源:http://www.dflzjs.com.cn/nhtml/20121226/28919.html#PageIndex

發佈日期:(2012-12-26)

轉自:20013-01-02

2012年9月13日下午,北京,一位身著民族服裝的老太太在住建部門口點燃了自己。她是誰?什麼樣的悲憤讓她做出如此極端的舉動?這背後又有什麼隱情?

她是在玉樹州人民政府工作了三十多年的老幹部,名叫巴桑拉毛,今年62歲,一個老八路的遺孀,這天她是跟女兒邢萍去住建部申訴青海玉樹州政府強拆了他們家房子的事情,就在女兒邢萍到前面問路的時候,她點燃了自己。

邢萍是玉樹州民族歌舞團的副團長,也是一名中共黨員。玉樹在經歷了那場大地震之後,在黨中央的關懷之下,災後重建工作有序展開。沒想到,玉樹縣的紮曲北路卻引發了另外的一場“地震”。所不同的是,前一場地震,那是天災,而後一場“地震”則屬於人禍。確切的說,是典型的以權代法、違法行政之果。

邢萍家住玉樹縣紮曲北路。他們家的房子在地震中受損情況並不嚴重,屬於經過修補、加固,還可以繼續居住的房屋。這所房子總共有437平米。邢萍的父親是一位老革命,離休之前也是一位老幹部。

1998年為了照顧老幹部及其家屬,當地政府出臺了一項優惠政策,邢萍的母親通過抓鬮的方式,購買了這塊宅基地的使用權。可是由於父母都已經退休,難以申請銀行貸款,在這種情況下,全家人就以邢萍的名義,向銀行申請了蓋房子的款項,房屋名義上也就歸到了邢萍名下。

一家人始料未及的是,災後他們住的這一片區域被重新規劃成商住區,當地政府無視這些房子還能夠繼續使用的現實,下令要全部拆掉。

與邢萍家同住在玉樹縣紮曲北路的還有157戶人家,大多是兩層框架結構的新房,玉樹震後經國家權威部門鑒定98%以上的房屋為加固後可以繼續使用。而且當地居民也曾九次聯名請求政府保留原建築,這樣既符合國家災後重建政策,也可節省重建費用。

居民們的請求猶如泥牛入海,絲毫沒能阻擋強拆的步伐,不拆者,要麼被以莫須有的罪名勞教,要麼給予黨紀政紀處分。玉樹縣災後重建總指揮、縣委書記吳德軍態度強硬地對邢萍說,你們一家必須搬走。但是政府給出的補償條件卻不公平的離譜。他們家原來是437平米的房子,但政府卻只肯給他們家一個80平米的房子;如果還想要就得自己出錢購買。

聽了政府給出的這一條件,邢萍一家當然不願意了。這時候,縣委書記吳德軍就給邢萍施加壓力了。他說,如果不服從大局,就要給她政紀、黨紀方面的處分。

邢萍的房子,名義上是她的,其實是全家所有,這幾年全家所有的收入都還了建房時的貸款,至今尚無還清。父親生前怕身後房屋財產糾紛,曾囑託子女們,此房處置權歸母親,所以要想拆遷,必須經得母親同意。邢萍反復去做母親的工作。可是她老人家,根本就不同意。為了免遭黨紀政紀處分,邢萍只好向法院遞交了一份“民事起訴書”,要求和自己的母親脫離母女關係。這一行為受到全家的一致指責。母親咽不下這口氣,就離家出走了。

邢萍一家四處尋找,也沒有母親的下落。在這期間,玉樹州紀委、監察局還是做出了對邢萍的處理決定,不僅撤銷了她的副團長職務、而且還給予了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在這個雙重打擊之下,邢萍也病倒,住進了西寧的醫院。

2012年8月24日,邢萍的妹妹來電話告訴她,媽媽打電話來了。她們萬萬沒有想到,母親已經去了北京。不管怎麼說,總算又有了母親的消息,邢萍可以稍稍寬心一些了。

9月7日上午,邢萍突然又接到了電話,說,他們家已經被圍上,馬上就要被強拆掉了。由於家裡沒人,其父靈堂還在家中。邢萍不知所措,急忙給在北京的媽媽打電話。媽媽說,如果她保不住爸爸的靈堂、保不住這個家,她就在北京自焚,並讓邢萍將此話轉告給有關領導。邢萍被媽媽的話嚇壞了,急忙給領導打電話、發資訊,因為她太瞭解媽媽的性格了,母親決定的事情向來是說一不二的。邢萍一邊與吳德軍書記溝通,請求他出面阻止媽媽。一邊急忙買了當天去北京的火車票。邢萍第二天下午,趕到了北京。她告訴母親,要相信黨和政府會給他們一個公平的說法。

在她耐心勸說下,媽媽心態有了好轉。她馬上給吳德軍書記發去了資訊,彙報母親的情況。沒想到,竟然得到了一條這樣的資訊:“可以上訪,這樣就死心了”。媽媽得知了資訊內容,大受刺激。她說:“我保不住這個家,保不住我們的房子,我連一個老八路的靈堂都保不住,我沒臉去見你們的爸爸了,你不要再勸我了,我真的死心了……”

9月13日下午,無奈之下,邢萍只好陪著母親去住建部申訴有關他們家的遭遇。沒想到,在她前去問路的時候,母親竟然就在她身後自焚了。幸好,當時有許多人在場,及時對老人實施了救助,才保住了一條命下來。

而今,母親的病情一天天好轉,邢萍的心卻一天比一天沉重,她擔心母親身體的創傷痊癒了,心結未解,還會採取極端行為。

這幾天北京的氣溫零下十幾度,站在冰冷的街頭,眺望回家的路,路在,家沒了。本想舍去親情,聽“組織”的話,沒想到到頭來還是受到了黨紀政紀處分,現在是職務丟了,母親也燒傷了,想想自己所遭遇的一切,邢萍萬念俱灰,她說“要不是有一雙未成年子女的牽掛,再也沒有活下去的勇氣”。

讓邢萍始終想不明白的是,讓群眾和黨員必須“服從災後重建大局”就是一切都要拆倒重來嗎?明明是還可以繼續使用的建築,為什麼非要重新拆掉呢?為何某些地方官員敢於對國務院的規定置若罔聞呢?

《國務院關於印發玉樹地震災後恢復重建總體規劃的通知》規定:按照房屋受損程度鑒定結果,凡是能夠維修加固、符合安全條件的住房,不推倒重建,要抓緊開展維修加固工作。

在強行拆除了這157戶人家的住房之後,當地政府蓋起了商住區和別墅。這些別墅當然不會惠及廣大的群眾,而是給少數權貴們居住的。這樣的災後重建已然變味了!不僅違背了黨中央的相關政策,而且也有負于全國人民支援災區的一片愛心。這顯然是當地官員假借著災後重建的名義,為自己謀取不正當的利益。

災後重建,光環之下卻是黑幕重重。2012年4月10日已近完工的廣播電視大樓建築突然塌方,造成4人死亡10人重傷的嚴重事故;原本設計抗震級別8級的已建成學校、醫院,在4.1級地震時部分建築就出現了牆體裂縫;還有多條已經建好的公路被反復挖開重建。據知情人士講,有許多領導的親戚朋友都參與承包了一些工程,然後再轉包、三包,甚至四包給其他的建築單位。如此一來,建築工程的品質還能有保證嗎?這也就難怪為什麼重建後的建築會屢屢發生品質問題。

顯而易見,有些官員就是想借著“災後重建”來瞎折騰,從而大發一筆國難財。

邢萍一家在大地震當中沒有任何的人員傷亡,卻因為災後重建的緣故,幾乎要家破人亡了呢?拿起“災後重建”這張王牌,為所欲為,對於玉樹縣紮曲北路157戶居民來說,人禍豈不是猛於天災!(邢萍)

權勢滔天家破人亡,玉樹災後重建怎能大發國難財

轉自:http://forum.book.sina.com.cn/viewthread.php?tid=5317535

發表於2012-12-29 11:05 至1月3日,該帖被流覽  131,931 次,回復 30 次

2012年9月13日下午,北京,一位身著民族服裝的老太太,在住建部門口毅然決然地自焚了,雖然很多路過的群眾第一時間前去營救搶回了她的一條命,但重度燒傷的狀況另她只能朝不保夕地殘喘在病房……

到底是什麼樣的悲憤,讓她做出了如此極端的舉動呢?   

自焚的老人名叫巴桑拉毛,今年62歲,是一名在玉樹州人民政府工作了三十多年的老幹部,更是一名老八路的遺孀,在那場舉國慟哭的地震災難中,她和全家人萬幸中的萬幸熬了過來,然而在災後重建的希望時刻,她卻倒在了一場陰謀中,倒在了擔負數以萬計受災群眾巨大責任的玉樹縣災後重建總指揮——吳德軍書*記的手段中,乃至家破人亡……

事件起源于老人巴桑拉毛全家人居住的位於玉樹縣紮曲北路的房子,1998年,為了照顧老幹部及其家屬,當地政府出臺了一項優惠政策,老人巴桑拉毛因為配偶是一名老八路的幹部身份,通過抓鬮的方式購買了七分宅基地使用權,不過由於家境限制,所以全家人以老人巴桑拉毛女兒邢萍的名義向銀行申請蓋房款項。  

在2010年的那場地震災難剛剛過去不久,玉樹的另一場人為災難爆發了,與老人巴桑拉毛全家一起住在玉樹縣紮曲北路的157戶人家,雖然在地震中房屋並沒有受到很大的損失情況,只要稍加修補、加固就可以繼續使用,但在玉樹縣災後重建總指揮——吳德軍書*記的強令要求下全部拆除,無視這些房子還可以繼續使用的事實。   

那麼,拆除後的這片區域要用來做什麼呢?規劃為民服務的新建設?結論是否定的,在強行拆除了這157戶人家的住房之後,玉樹縣災後重建總指揮——吳德軍書*記在這一片區域蓋起了商住區和別墅,別墅是惠及廣大群眾的麼?還是給少數權貴們享受的?這樣的災後重建,到底是為民服務,還是以權謀私?     

而且,這157戶人家的房屋大多是兩層框架結構的新房,經國家權威部門鑒定98%以上在加固後是可以繼續使的,當地居民也曾先後九次聯名請求政府保留原建築,這樣既符合國家災後重建政策,也可節省重建費用,但在吳德軍書*記的控制下,所有群眾的請求不僅石沉大海,反而迎來了強拆的指令,若執意抗拒,甚至要被冠以莫須有的罪名進行勞教,甚至給予党*政紀處分,巴桑拉毛的女兒邢萍本來是玉樹州民族歌舞團的副團長,也是一名黨*員,但在這件事發生後,很快在吳德軍書*記的操控下,邢萍得到了非常不公平的處理決定,不僅撤銷了副團長職務、還給予了嚴重警告處分,讓邢萍在急火攻心之下一病不起,住進了西寧醫院。     

那麼,如果巴桑拉毛同意拆遷又會得到什麼呢?全家人居住的占地437平方的房子,卻在吳德軍書*記的授意下,只能補償一個80平方的房子,其他部分都要自己出錢購買,這樣的補償條件還算是補償麼?這是一場赤裸裸的剝削與壓榨。     

房子被強拆了,女兒病倒了,作為一名老八路的丈夫,連靈堂都無法保住,就要這麼魂飛魄散了,老人巴桑拉毛在走投無路之下,只能選擇了最為極端的方式,以自焚來結束這場惡夢……   

根據《國*務院關於印發玉樹地震災後恢復重建總體規劃的通知》中的相關規定:按照房屋受損程度鑒定結果,凡是能夠維修加固、符合安全條件的住房,不推倒重建,要抓緊開展維修加固工作。然而真正的玉樹又是如何呢?我們僅僅來看看在各種強拆下建立的雄偉建築吧,在玉樹縣災後重建總指揮——吳德軍書*記的“英明領導”下,2012年4月10日已近完工的廣播電視大樓建築突然塌方,造成4人死亡10人重傷的嚴重事故;原本設計抗震級別8級的已建成學校、醫院,在4.1級地震時部分建築就出現了牆體裂縫;還有多條已經建好的公路被反復挖開重建……     

這些說明了什麼,已經不言而喻了,我們是該佩服這種生財有道,還是佩服他們以權謀私的當權者的膽量呢?老人巴桑拉毛一家在大地震當中沒有任何的人員傷亡,卻因為災後重建的緣故,幾乎要家破人亡了,而對於玉樹縣紮曲北路157戶居民來說,哪一戶在淫*威面前不被迫屈辱地低頭呢?


 

舉報玉樹重建黑幕被撤職警告

2013-01-02

青海歌舞團副團長在党網舉報玉樹地震災區家園被強拆黑幕,及其母自焚抗爭經過,引起百萬線民關注。官方反駁是合法拆遷。(海藍報導)

玉樹結古鎮地震災民邢萍,上周在中國黨風廉政建設網,實名舉報玉樹重建問題,題為“玉樹災區重建光環下陰影”。另外,她在貓撲網貼上另一篇以“權勢滔天家破人亡,玉樹災後重建怎能大發國難財”為題的網帖,獲線民關注,截至週三下午,有二百九十多萬人流覽。

邢萍在貓撲網的網帖指,去年9月13日,62歲母親巴桑拉毛,在北京住建部門口自焚,民眾立即把她送到醫院,她重度燒傷仍在治療。母親是玉樹州政府退休老幹部,老八路幹部遺孀﹐全家居住在玉樹縣紮曲北路,其房屋是政府優惠老幹部,由邢萍在銀行貸款建成。2010年發生地震,紮曲北路157間房屋沒有受到大損壞,經國家鑒定98%可使用,加固後可以入住,但在災後重建總指揮吳德軍書記命令下重建,當地居民九次聯名請求政府保留房屋﹐他郤把該區拆掉,重建商住區及別墅,邢萍質疑這是以權謀私,她拒絶強拆受處分,原任職玉樹州歌舞團副團長,被撤除職務及嚴重警告處分。

邢萍指,她家是437平方米的房屋,當局僅賠償約80平方米的房屋,如要蓋大一點,要自費建其他部分,家人不滿被剝削的拆遷賠償﹐但房屋最後亦被強拆,母親到北京上訪。

邢萍在網上同時披露去年4月10日,當地再發生4.1級地震時,新建的廣播電視大樓建築突然倒塌,造成死傷﹐原設計抗震8級的學校、醫院,部分建築物發現裂縫。

結古鎮藏民紮西表示,他早已聽說邢萍母親自焚受傷一事,她的父親是漢族老紅軍,一家有幾名公務員。房屋拆掉後,她的母親被迫到北京上訪,但被當局說她有精神病,邢萍被開除職位,在國營單位工作的兄弟受到牽連。紮曲北路的拆遷戶不滿,最後無奈接受,當局不准到政府上訪,只可到鎮上管轄各區的11個建委會解決。

他說:邢萍所說的事情,基本上是事實,但官方所說的事情有待查證。她的母親鎮上說是神經病,反正腦子是正常的,她是逼得沒辦法,鎮上不管,她跑到北京鬧去。她的弟弟及哥哥,都受到牽連。

紮西又指,目前結古鎮基本上所有建築物已建成,約八、九成入住重建房屋。部分房屋未完成驗收,由於天氣嚴寒,也提前讓他們入住。

另一藏民阿寶(化名)亦指,玉樹重建賠償是不管房屋多大,一律換80平方米房屋或用錢賠償。以他個人為例,他在紅衛路原本房屋約五百平方米,當局僅賠償14萬八千元,他選擇自建房屋,他要建回五百平方米兩層樓,費用約六十萬,其餘自己付錢,而且要由政府檢驗後,才可入住,邢萍的情況在玉樹縣很普遍。阿寶又指,他曾聽說有一幢重建的建築物,上次遇到地震時出現裂縫,那是學校的宿舍。

他說:好像有一次,具體我也不知道在那個地方,好像是家屬樓,學校的家屬樓。我們屬於自建的,就是自己來建,我蓋了六、七十萬元。

記者曾致電玉樹州政府,電話沒人接聽。

官方央視網報導指,就邢萍舉報,青海省政府新聞辦本週一(31日)召開發佈會,玉樹州政府副秘書長黃立明就網文作出回應﹐對邢萍指有關部門“以權代法、違法行政”強拆民房一事,官方回應稱,強拆邢萍家住宅是依法執行重建規劃,不存在違法、違規強拆問題。另外,網文中稱,邢萍家房屋約占470多平方米,政府只給他們安置80平方米的房屋﹐官方回應稱,邢萍家房屋建築面積409.7平方米,房房受損鑒定結論為輕微破壞,補強加固,拆遷補償45萬多元。巴拉桑毛和邢萍家的住房安置在紮曲北路居住組團A區,享有兩套安置住房,每套120平方米,共計240平方米。就新建的廣播電視大樓建築突然倒塌一事,官方則指,此說法背離事實。

本台早前報導,結古鎮藏民透露,青海省政府計畫地震後重建方案,徵用多條重要路段改建,預計鎮上有六成居民逾數萬人受影響。由於不少藏民反對該重建方案,曾多次上訪,前年春節後有所修訂,部分獲原區安置,仍有不滿,但當局不准上訪。

[Visit: 1503]
Tags : 西藏 |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20130118 珠確 Dupchok 20130118 珠確 Dupchok >>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