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楊崇
  楊崇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楊崇 生平 :

 楊崇,江西九江籍,維權人士。1983年,就學湖口縣武山中學讀初中,1986年,就學湖口縣文橋中學讀高中。父母雙亡。2012年年初在廣州因舉牌要求官員公開財產,4月初刑拘後一直下落不明,家人證實他被當局翻舊賬,以3年前干犯的,被控“非法砍伐林木”罪,判囚1年,4月28日開始服刑。目前關押在江西湖口縣看守所。

 

 



 

廣州舉牌籲高官公示財產的 楊崇出獄 網友迎接遭毆打

2013-03-21  

m0321-xl2.jpg

圖片:左二為 楊崇。(受訪人李小玲提供)

在廣州,去年4月示威要求政改及胡錦濤公示財產被以“非法砍伐林木罪”判刑的 楊崇日前出獄。他透露,當局在獄中以增加刑期相要脅,不准他上訴。幾名去迎接他出獄的網友遭便衣毆打,一人失蹤。

 楊崇是去年4月1日在廣州天河區示威呼籲胡錦濤帶頭公佈個人財產、溫家寶進行政治改革的十幾位參與者之一。他遭當局刑拘不久後“被失蹤”,後以“非法砍伐林木罪”被判刑一年, 楊崇3年前捲入濫砍伐木案,不過主嫌從未遭到判刑,案件也早已結束,當局被指故意找個罪名對他進行報復處罰。而其他幾位參與者湖南維權人士肖勇、廣東惠州人 黃文勳、廣西桂林人歐榮貴後來都被當局以其它刑事罪名進行起訴。

 楊崇週四出獄當天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說:

“早上五點鐘,管教幹部來找我說我家裡人來接我了。誰知道是國保帶著我們村支書過來了,問了我家裡的情況。九點鐘的時候,我外甥把我接到我大姐這裡來了。”

當天,數名自發去迎接他的網友在九江湖口縣看守門口遭到數十名便衣和國保毆打,網友“熊睿”失蹤。

網友“江西新余李學梅”發帖求助說:“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湖口難道是法外之地?今天南昌網友毛雲峰,熊睿專門驅車前往九江湖口縣看守所迎接去年在廣州上街舉牌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的 楊崇勇士,在湖口當地被一群不明身份的歹徒毆打,手機也被搶奪,網友熊睿失蹤,報警沒有人理睬。”

自發去九江接 楊崇出獄的廣州維權人士李小玲週四向記者講述了被打經過:

“他( 楊崇)是今天早上5點被國保送到了他村長那裡,把他教育了一番就走了。我們不知道,就準備在看守所門口準備接他,我們買了鮮花和鞭炮。我們剛到不過5分鐘,就來了三、四十個人,就打了我們7個人,還有一個小孩。動手的是便衣,有十幾個員警就把他們圍住來打我們。北京的周莉被他們打在地下了,手機被搶了。江西九江的遊貴有十幾個人圍著他打,掐他的脖子。陳茂森被打到地下用腳踩,我們都是在網上認識的。”

 楊崇還告訴記者,他在獄中遭到當局威脅,以增加刑期來要脅不許他上訴,而他的家人也遭到國保恐嚇,不敢前往探視,也不許為他請律師上訴。他說:

“卻沒想到他們把我以前的事情翻出來,而且當時森林公安也知道那個事情不是我幹的,那個案子也一直沒動。我以為2005年的案子早就過去了,我是被冤枉的。上訴的理由也是做無罪辯護的,因為裡面的供詞都不是事實。(去年)12月21日,中院的人來找我逼我撤訴,他也告訴我,他知道這個案子不是我幹的,說得模棱兩可讓我撤訴。我不想撤訴。他就說,不撤訴可能要拖到你的刑期滿還要拖。上訴也沒有什麼好的結果,就撤訴吧。那時候離出獄還有三個月時間。我在裡面聯繫不到任何人,國保找了我家裡的人,周圍的人都很害怕,我大姐都不敢來看我。我讓家裡找律師,他們沒有請。後來 劉萍找了九個月才找到我家,幫我找了律師,但是律師來了,我已經撤訴了。”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忻霖的採訪報導。


2012年12月30日星期日

郭春平:廣州舉牌五君子之一 楊崇側記

中國有句古話“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意思是說:要想加罪於人,不愁找不到罪名。指隨心所欲地誣陷人。還有一句古話“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意思指:某人、某集團的用意,天下人都明白。現在,這兩句成語,用到 楊崇身上,再合適不過了。

在從2012 年4 月,失去消息8 個月之後,曾數次在廣州街頭舉牌追求民主的民主維權英雄 楊崇終於有了消息。

據到江西九江湖口縣 楊崇老家尋找他的 劉萍、劉嘉晴得到的消息, 楊崇被當局以“ 濫伐林木罪” 判刑一年。目前關押在江西湖口縣看守所。但親人家屬沒有收到任何法律文書!

又據這兩日剛剛介入此案並在12 月26 日下午會見了 楊崇本人的王軍律師消息,他通過查卷得知, 楊崇先被廣州警方以非法集會拘留,後被移送到江西湖口縣以濫伐林木罪起訴。在八九個月期間經歷了一審二審和重審、重二審,家屬竟然沒收到一份司法文書, 楊崇在沒有辯護人的情況下經歷了四次審判! 楊崇一直堅持沒有實施所控罪行,定罪證據不真實。

從 楊崇被刑事拘留、逮捕、庭審, 楊崇的親屬竟然沒收到任何的法律文書!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當局為何關起門來審案?為何將自己制訂的法律視為無物?為何不尊重自己制訂的法律?為了陷害一個民主維權人士,為了避免輿論的壓力,那怕是自己制訂的法律,到了此刻,就把它當作一張廢紙了!

顯然, 楊崇因為一直拒絕認罪,遭受了維穩體系的嚴酷報復和非法判刑!這不由使我想起這個民主硬漢的點點滴滴。

初識 楊崇時,給我的印象,他是一個非常樸素的人。穿著很一般,喜歡帶一頂帽子。古銅色的臉上透出耿直與堅毅。是江西九江湖口縣人,高中畢業,從事建築裝修工作。住在廣州番禺區石壁的韋涌村。

 楊崇性格的耿直在飯桌上談論問題時,展露無遺。不僅嗓門大,而且總是一幅義憤填膺的樣子。開始接觸的人,還真有點不適應,他討論話題,發表意見時激憤的樣子,就像與人吵架。

這一點,在談論獨裁者的獨裁統治黑暗時,尤為明顯,講到激憤處時,胳膊揮舞,拳頭敲打桌面,恨不得把桌子給砸了。

在 楊崇耿直火爆脾氣的背後,卻是鐵骨柔情。有一次在與我們聊天時,他向我們講述網上報導的一個6 歲孩子跪地乞討養活受傷父親的故事。由於孩子的父親傷後致殘喪失勞動能力,迫於生計這名6 歲的孩子只得靠上街乞討度日。在 楊崇開口講此事時,聲音已經哽咽,在講到小孩子乞討後卻吃很少,懂事的孩子說擔心吃胖後,別人就不會同情他,會影響乞討無法養活父親時, 楊崇這位錚錚鐵漢,已是聲淚俱下,泣不成聲。

正是懷著一顆赤熱的正義之心, 眼歷一幕幕中共獨裁下的社會黑暗與腐敗,人權尊嚴被侵害與踐踏, 楊崇一次又一次勇敢地站在了廣州街頭,舉牌追求中國社會的民主。

2011 年 12 月 10 日,參加 “ 世界人權日” 宣傳活動。在廣州天河石牌橋地鐵口處,向行人宣傳人權、自由與民主。

2011 年12 月14 晚,參加“ 聲援烏坎、懲治腐敗、追求民主” 的散步活動。在廣州天河萬菱匯廣場,舉牌聲援烏坎人民維權。

2011 年 12 月 18 日下午,再次參加聲援烏坎、追求民主的活動。在廣州天河正佳廣場,被當局當場抓捕。(晚上被釋放)

2012 年2 月,到順德法院,圍觀旁聽聲援李碧雲。(李碧雲參選區人大代表,卻被當局以“ 破壞選舉罪” 起訴。)

一次次的街頭舉牌民主維權活動,撞擊著獨裁者脆弱的心靈與統治根基。 楊崇也因此屢遭廣州番禺國保的非法傳喚與打壓。

但信念堅定的 楊崇,又怎會因此而停止追求民主的腳步!

2012 年 3 月 31 日,勇敢無畏的 楊崇又一次走上廣州的街頭,在天河龍洞步行街,和歐榮貴、 黃文勳、羅守恆、肖勇等朋友一起,舉牌要求胡錦濤帶頭公佈財產、支持政改開放黨禁報禁、普選官員。此次街頭民主活動,經過媒體報導後,中外矚目,對於獨裁當局的打擊而言,不亞於一顆重磅炸彈。

獨裁當局虛弱的心靈,再一次被重撞。

每一次街頭的舉牌民主活動,都是對社會民眾的激勵與鼓舞;每一次街頭的散步民主活動,都是對名存實亡的“ 公民有遊行示威權” 的爭取!

獨裁者的恐慌,來自於被壓迫民眾的覺醒與行動。

獨裁者盛怒之下,做出嚴酷打壓。2012 年4 月初, 楊崇被廣州番禺國保抓捕,關押在番禺看守所。

4 月裡,我和眾多朋友們想盡辦法想找到 楊崇的家人,但未果。

5 月初,一起舉牌的其他朋友都有了確切消息,被刑事拘留一月後取保候審。但 楊崇一直聯繫不上。

12 月,當得到 楊崇的消息時,英雄已經身陷牢獄!聞聽此消息,不禁讓人憤怒於獨裁者的卑鄙與無恥!

與 楊崇一起遭到“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待遇的,還有舉牌五君子中的肖勇。肖勇被取保候審送回湖南老家後,被當局以莫須有的罪名勞教一年半。

秋後算賬,這就是獨裁者慣用的伎倆!

回首一年多來,廣州街頭民主活動的崢嶸歲月,不禁讓人感慨中華民族二千多年來之多災多難。能挺身而出,為中華民族的自由、民主而付出的人,尤為令人敬佩!

英雄的付出,我想民眾是不會忘記的。獨裁者陷害民主人士的卑鄙目的,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恰恰是弄巧成拙,民眾也不會讓獨裁者得逞的。

當我寫下這篇文章時,正值海上昇明月,天涯共此時之際。 楊崇,一個普通、簡單、耿直的街頭民主維權英雄,卻與我們隔窗相望!

只不過, 楊崇和眾多良心犯活在一座小監獄裡,而我們活在一座大監獄裡!

2012/12/29


舉牌要求官員公開財產 楊崇被判刑

2012-12-27

年初在廣州因舉牌要求官員公開財產,刑拘後一直下落不明的江西網友 楊崇,家人證實他被當局翻舊賬,以3年前干犯的罪行將他判刑1年。家人準備提出上訴。(文宇晴報導)

本台聯絡上 楊崇的大姐,她表示 楊崇被控“非法砍伐林木”罪,判刑1年,4月28日開始服刑。 楊崇的朋友最近幫忙找到律師協助,週三與 楊崇見過面。律師稱 楊崇堅信自己無罪。

楊大姐又說,至今家屬仍未收過任何 楊崇被判刑的通知書,他的罪名以及刑期,都是法院方面口頭向家屬作出的通知。她說︰“湖口縣法院安排的,我沒有見,只有律師見。說 楊崇身體還好,叫我們帶睡覺的綿被和錢給他。我也不知道麼辦,很擔心。”

記者問︰“ 楊崇被判刑的判決書,你們是什麼時候收到的?”

她回答︰“我們沒有收到,沒有判決書。”

記者向湖口縣法院致電瞭解,但電話一直沒有人接聽。

 楊崇三月底被刑拘後,一直下落不明,引發網友在網上呼籲,以及舉行“尋找 楊崇下落”的行動。江西省新餘市維權人士以及廣東網友劉嘉青等人,本月初時成功在 楊崇的家鄉九江湖口縣,聯繫到 楊崇的家人,得知他被關在湖口縣看守所。

劉嘉青說,他們到看守所打聽 楊崇情況時,被員警帶走問話。在被問話期間,員警把楊祟的判決書給他們看,判決書上的落款日期是11月22日。在被扣留約7個小時後獲釋,期間沒有受到任何暴力對待。

他說︰“沒有遇到暴力,當地國保對我們的態度也是挺好的。在詢問我們的時候,就把判決書給我們看了,這就是隨便找個罪名,然後才找證據的。我跟 楊崇不認識的,但我們都認同這些理念。”

關注事件的江西網友賴永獻說,由於 楊崇家屬一直沒有跟他們聯繫,直至有網友到當地才得知 楊崇已被判刑的事,於是立即協助家屬找律師介入。

賴永獻又說, 楊崇於3年前的確牽涉“非法砍伐林木罪”的案件,但當時主謀沒有判刑,本應案件也結束。他懷疑與楊祟的判刑,與十多名廣州的網友,因舉牌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的活動有關。

他說︰“可以肯定,因為當時他不是濫砍伐木罪不是主謀,主謀也沒有因此被判刑。他3月底上街,4月時其他人陸續出來了,他就被送回湖口。這麼明顯時間,找兩、三年前的罪名,然後其他(非法砍樹)人都沒事,就他一個人被判了1年,沒有任何其他理由,只有這個可能了。”

在廣州工作的 楊崇,一直非常關注大陸的民生及人權問題,曾於去年國際人權日上街宣傳,以及參與聲援烏坎的多次維權活動。因此,多次遭到當局警告和問話。

除 楊崇外,同時亦是廣州線民的湖南籍維權人士肖勇、廣東惠州人 黃文勳、廣西桂林人歐榮貴等5人,因參與了街頭舉牌支持政改,以及要求胡錦濤等帶頭公開個人財產後,陸續遭警方刑拘。其中肖勇被押送回鄉後,就被湖南當局處一年半勞教。


江西九江籍網友 楊崇4月舉牌至今下落不明 (圖)

(維權網資訊員張小東報導)今天著名維權律師唐荊陵今日(2012年10月24日)發佈尋人啟事:“廣州的江西九江籍網友 楊崇-----今年4月初在廣州龍洞街頭參與舉牌和派發傳單要求錦濤先生公開財產被捕後至今無消息。尋人!據聞廣州番禺一律師曾擔任其辯護,經多方接觸卻不肯提供消息,只好公開發表,請網友們幫忙。”

 楊崇:江西九江籍,維權人士。1983年,就學湖口縣武山中學讀初中,1986年,就學湖口縣文橋中學讀高中。父母雙亡。2012年4月初失蹤至今。

對於今年一些公民因舉牌表達自已主張的公民,遭當局肆意迫害,拘押、勞教、遣送等手段無所不用,對這些公民狀況本網將持續關注。

 

[Visit: 1497]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3 篇

<< 楊海龍楊雲彪>>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