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劉本琦
  劉本琦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劉本琦 生平 :

2012年7月18日,被以「煽動顛覆政權罪」刑事拘留,2013年6月5日開庭。關押在青海格爾木市看守所。
 劉本琦的妻子劉英去年同時期,被以“煽動暴力抗法”為由勞教一年,五歲孩子由外婆照顧。

 

我是堂堂正正的民主人士,根本沒有犯罪,是那些為中共跑腿的人在犯罪,在知法犯法。

- 劉本琦

中國民主黨成員 劉本琦先生,生於1968年農曆8月27日,湖北紅安人。畢業于軍方的重慶通訊學院,所學的是“通訊電子技術”專業。畢業後在西北邊疆部隊服役,服役時間長達十幾年。

 劉本琦先生從部隊轉業後,被安排在青海省西寧聯通公司。作為一名服役12年的轉業軍官, 劉本琦並不習慣也不喜歡這份工作,他拒絕到被分配的單位上班。 劉本琦先生放棄了這份許多人都羡慕的工作,決定自謀生路。從此,走向了新的人生道路,開始探索諸多社會問題。

軍校畢業又從軍十幾年的 劉本琦先生,其思想非常活躍,他對當前中國的政治、經濟、民生等社會問題有十分直接的、深刻的見解。主張非暴力政治,宣揚自由、民主、和平與理性。在各種不同的民眾群體中公開發表言論,自由表述社會真相、傳播常識。 劉本琦先生理解並宣導中國民主黨武漢重要領導人秦永敏先生提出的執政黨必須信奉普世價值、實現民主轉型的“全民和解”理念。

2012年7月18日, 劉本琦先生因言獲罪被中共青海格爾木市公安局抓捕並關押

http://cdpwu.org/en/mofei_list.asp?id=15367


民主鬥士 劉本琦已經於6.5開庭

6/10/2013 

2012.7.18因言獲罪的 劉本琦已經於2013.6.5開庭。

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yzzjwyh/201306/Article_20130610005456.shtml

五號是格爾木市看守所的接見日,異議人士 趙海通在路上給這裡的郭律師打了個電話,他說 劉本琦今天開庭。 趙海通問:是不是在德令哈海西中級法院?他說“是的”。好不容易才等來一個接見日, 趙海通打算去完看守所後再去德令哈。給本奇送完東西後和看守所的員警聊了聊,他說:一般都是德令哈的法官到格爾木開庭的。看來官方律師的話,也不可全信。 趙海通趕快打的去格爾木市法院,一問,原來是在地下室的審判庭開庭。

 趙海通在門口聽了聽,果然是本奇的案子!

 趙海通見了格爾木市和德令哈的檢察院、法院的官員沒有回避,發現他們出出進進,並沒有驅逐的意思,更出人意外的是,法官先生和檢察官中午吃飯時,居然讓 趙海通帶飯, 趙海通趕忙在法院附近找到一家飯店,先開票交錢交代要打包,又到旁邊一家鹵製品店稱了一斤鹵肉,又買了一大堆營養飲料。

因為兩個法警也沒有吃飯,所以 趙海通買了好幾份。

有了法官檢察官先生和法警的好感, 趙海通抓緊時間和 劉本琦海闊天空了一會。

格爾木是小地方,人心都是肉長的,本奇鐵骨錚錚不畏強暴追求民主事業,也贏得了各方面的好感,因此,可以看得出來一般司法人員對 劉本琦其實敬畏有加。

鐵骨錚錚的 劉本琦數次拒絕了律師事務所提供辯護的提議, 趙海通聽了一部分他的自我辯護,覺得還是很不錯的。

 趙海通說:“本奇讓我轉告對所有關心、關注他的網友的感謝!”

2012年7.18, 劉本琦在網上抨擊政府不當行為,呼籲在中共18大期間到北京履行公民責任義務,被格爾木當局以“煽動顛覆政權罪”刑事拘留,十天后,其妻劉英也因為 劉本琦聯繫律師橫遭抓捕,此後, 劉本琦在看守所關押至今,劉英則被勞教一年。由於無罪可認, 劉本琦態度強硬,堅貞不屈,為此在獄中受到很多折磨。

言論自由是天賦人權,也是中國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力,批評政府的不當行為是公民在為國盡責, 劉本琦無罪,而且是一個負責任的愛國公民。不僅如此,他還曾在國家軍隊裡為國效勞17年,因此,格爾木當局如此迫害一個把青春完全獻給了這個國家的國防事業的復員軍人,是全體中國軍人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的。由於中國軍隊一直“絕對服從党的領導”,他也曾同時長期為中共賣命,格爾木當局如此殘酷的迫害 劉本琦是典型的恩將仇報! 劉本琦僅僅因為幾句網上言論,就從去年7.18被羈押至今而且被以刑事罪名起訴,其妻劉英更無端受牽連,幼子劉家瑞也流離失所,其因言獲罪家破人亡的慘狀,在“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國尚屬首例。

 劉本琦案沒有當庭宣判,因此各方正在施加壓力要求法院當局判處無罪並將 劉本琦立即釋放。2013.6.8


 趙海通青海探訪被以“煽顛罪”刑拘的 劉本琦

http://www.canyu.org/n73332c12.aspx

民生觀察工作室2013-5-16消息:今天上午,新疆籍民運人士 趙海通去青海格爾木市看望了 劉本琦及他的兒子劉嘉瑞,並且給他們送去了一些錢物。本工作室電話聯繫了 趙海通先生,卻無人接聽。據 趙海通以前告訴本工作室,由於他常常遭到警方的電話監聽,所以,每在他出行的敏感時期,他基本都是不接聽電話的。


 劉本琦在獄中堅貞不屈,斷然拒絕律師幫助

[日期:2013-04-19]       來源:參與   

(參與2013年4月19日訊)2013.4.19上午十點鐘,由北京彭建律師委託的江律師前往清海格爾木,到看守所會見了民主俠客劉本其。

這一次,格爾木當局一改以往完全拒絕律師會見 劉本琦的違法作為,居然非常慷慨的讓律師和 劉本琦做了長達兩個小時的會見,但是,這是否是為了杜絕社會的議論之口,在事前知道結果的情況下特意做的安排不得而知。

出乎江律師的意料, 劉本琦見到律師以後,立即斷然拒絕接受律師的幫助。

江律師說,如果 劉本琦接受他的代理,他就會在格爾木待下去,一直等到開庭,這期間可以幫 劉本琦處理一些事務。

 劉本琦說,他自己的事情他最清楚,他沒有任何罪過,當局的審判也絕不會公開進行,他根本不需要律師說什麼話。

談到獄中的生活, 劉本琦說伙食很不好,他找獄警反應,獄警都不理他。

 劉本琦雖然十分憔悴、瘦削,但精神面貌非常好,沒有任何萎靡之態,相反,仍然一如既往情緒高亢嫉惡如仇,說起話來中氣十足信心百倍。

此外,因為格爾木靠近西藏,律師特意訊問案情是否和西藏有關,對此 劉本琦斷然否認——他連犯法的事都沒有做,只不過是經常打電話發短訊慷慨激昂的指責當局對漢族人自己的胡作非為,怎麼扯得上和西藏有關?

律師已經得到當局的暗示,告訴 劉本琦說,大丈夫能屈能伸,只要 劉本琦願意認錯,就沒有多大事了。

但是,堅貞不屈的 劉本琦還是不能接受以委屈自己認錯的作法換取早日出獄。

見無法說動 劉本琦,律師臨走時撂下話:“你不接受我的幫助我也沒有辦法,我給你一張名片,到你想通了的時候你就給我打電話吧。”

應該說明, 劉本琦給中共當了十七年兵,在部隊裡作為搞通訊技術的義務兵他一向性格火爆口無遮攔,經常頂撞熟識的高官,人家知道他的個性,從來不為難他。這樣,回到地方後,他的快言快語卻成了惹禍的根苗,萬沒想到,這次更因為在2012年7月14日前後的一句話而惹下大官司——他在聽到人們對當局的不滿後,毫無顧忌的放言“反正憲法有遊行集會示威自由,18大的時候我們都到北京去遊行”,就為此,7月15日格爾木公安局就開始找他,隨後就為了替十八大維穩就把他抓了。

與此同時,還發生了有人冒用他的名義從格爾木往外發消息說“秦永敏將在湖北鄂州主持召開中國民主黨第一次代表大會”,不過,這件事格爾木當局找他時立刻被他這樣頂了回去:“這純屬栽贓!第一,如果是我發的,我肯定要事前征得秦永敏同意,並且和他一起發,第二,如果是我發的,我會向全世界公開發,不會只發一條,第三,如果我要做這事,沒有任何必要隱瞞,也不會害怕任何打壓。但是,我沒有做就是沒有做!”事後,當局也沒有再追問這件事。

因此, 劉本琦的全部所謂罪行,就是在往qq群發短訊時說了這麼一句話:“中國憲法規定公民有遊行示威自由,18大的時候我們都到北京遊行去。”

隨後,當局當時為了封鎖消息,居然在十天以後把探監時給他傳話的妻子劉英也抓去並且判了一年勞教!

這裡的原因,無非是當時的維穩模式要求地方當局提前消除任何可能有礙中共18大舉行的“雜音”!

顯然,在當時的維穩模式下, 劉本琦被抓捕是必然的,但是,不說什麼普世價值、公民權利,在已經毫無理由的關押大半年,並且把他妻子劉英也判了勞教一年的背景下,在時過境遷的今天,當局還有有什麼理由繼續關押 劉本琦並且把他送上法庭?

由於事情已經過去,現在是格爾木當局試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因此,在得知 劉本琦並不準備請律師後,反而一反從前不准律師見到他的做法,給律師見他大開方便之門,並且試圖通過律師說服他認個錯好給自己下臺階!

所以, 劉本琦拒絕律師幫助,憤怒的要自己辯護,正是他嫉惡如仇堅貞不屈的最好體現。

 劉本琦無罪,當局必須立即無罪釋放 劉本琦和他的妻子劉英並且給予賠償!

2013.4.19


 劉本琦“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書爆光 家人期待幫助

民生觀察工作室2012年7月20日消息:7月18日被帶走的民主人士 劉本琦被證實已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 劉本琦的妻子劉英已收到他的刑事拘留通知書。該通知書是由青海格爾木市公安局18日簽發的。通知書指 劉本琦已於7月18日16時因“涉嫌以造謠、誹謗或者其他方式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刑事拘留,現關押在格爾木市看守所。

 劉本琦原籍湖北黃岡,是一位熱心民主的人士,他曾經於2012.年2月在互聯網上發起了《中國自由公民拒絕獨裁宣言》的簽名活動,在互聯網上引起了一定的反響。

另外國內朋友倡議,由於 劉本琦入獄,目前,劉英只能靠每月100元的低保養活自己和孩子,故生活極為困難,何況還要去監獄照看 劉本琦,以及為 劉本琦打官司。這樣,劉英的具體困難,第一是必須維持生計,第二是必須尋找到可以為 劉本琦義務代理法律事務的律師,第三是以本人或者兒子劉嘉瑞的名義為 劉本琦辦理法律委託事務。這種情況下,她急需各方義士慷慨解囊.其農行卡號為:6228481940205601913 (劉英)   也急需人權律師為其提供法律援助,有願者可和她直接聯繫:劉英座機:09797223780手機:13519796576

http://msguancha.com/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5556


2012年7月20日 星期五

 劉本琦被控“煽動顛覆罪”刑拘後,家人生存陷入困境(圖)

(維權網資訊員王立報導)7月18日16時,湖北籍異議人士 劉本琦被帶走,次日家屬劉英得到通知, 劉本琦已被刑事拘留,罪名是“涉嫌以造謠、誹謗或者以其他方式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

 劉本琦被警方帶走後,妻子劉英目前只能靠每月100元的低保養活自己和孩子,還將要為 劉本琦請律師打官司,急需社會各界救助。其農行卡號為:6228481940205601913  劉英座機:09797223780手機:13519796576

據 劉本琦的朋友網名挪威森林的 李化平介紹: 劉本琦是湖北紅安人,生於1968年農曆潤8月27日。畢業于軍方的重慶通訊學院。學的是通訊電子技術。在西北邊疆部隊服役了十幾年。

轉業後, 劉本琦被安排在青海省西寧的聯通公司。作為一個服役12年的轉業軍官, 劉本琦並不習慣也不喜歡這份職業,他拒絕了被分配,自謀生路開始新的人生。

 劉本琦曾經在西寧開過電器維修店,只是做生意的方式與需要應對的機構太多,一身正氣的 劉本琦無法接受。

“在網上, 劉本琦非常活躍,其實他表達的方式非常之少,基本上不寫文章,而是在群裡大膽公開的言說真相與常識;第一時間打電話問候受難的同仁與他們的家人,同時通過電話責問作惡的員警”。 李化平在自己的博文上寫道。

據 李化平說:他們早就恨死他了,抓捕他的原因可能是,無非就是說誹謗呀什麼的,反社會主義反黨什麼的。“也有人說是因為他在網上發了某日開會的事,這個我一直無從證實”。 李化平告訴筆者。

 李化平認為: 劉本琦是一個軍官出身有點霸氣的人,也不怕事的,所以敢說,當局要搞人,只要看不習慣就可以了,先搞了你再說,慢慢找證據就是, 劉本琦這次完全百分百的因言入罪。

“ 劉本琦沒有任何現實的活動是事實,只是特別喜歡打電話罵那些國保,如某人失蹤,他會打電話到當地公安局長那裡去, 劉本琦總是第一個打電話質問的”。 李化平告訴筆者。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2/07/blog-post_990.html
 


 

2012年11月1日星期四

 劉本琦被以涉嫌“煽顛”刑拘,妻子劉英被勞教,五歲孩子失蹤

( 維權網資訊員林飛報導)近日本網資訊員獲悉,日前有網友前往青海省格爾木探視被關押的湖北籍民主維權人士 劉本琦,瞭解到繼2012年7月18日16時 劉本琦被刑事拘留後, 劉本琦的妻子劉英又被以“煽動暴力抗法”為由勞教一年,五歲孩子失蹤。

據近日網友去格爾木探視帶回消息:他去當地國保支隊詢問,國保支隊工作人員回答這位網友說,孩子是外公外婆在帶。但在兩位老人的家門口,這位網友見到門把手已經滿是灰塵,顯然已經長期無人居住,行蹤不詳。據鄰居說三個月前還見過他們家人,但現在早已不知蹤影。

這位朋友去給 劉本琦送了點衣服,想為他上點錢,但看守所說系統更新,無法上錢進去。

劉英於7月27日上午向朋友發短信說:他們雇傭了流氓想栽贓我,我不會上套,我擔心孩子,時刻要謹慎,我會小心,暫時還沒有對我下手!我會鎮定堅強,我的兒子,我和本琦為孩子求援!然後于當天晚上,劉英被格爾木的三個國保帶走。

據瞭解,當地沒有勞教所,只有看守所,要麼就是送去柴達木監獄。劉英如果不是在柴達木監獄就是一直被關押在看守所裡。

信息員致電 劉本琦的哥哥,據他哥哥說:曾經有個律師來找他簽委託書,但去見 劉本琦被拒絕會見,後來就一直沒消息了。 劉本琦哥哥也不知道孩子的下落。

網路作家挪威森林在博客上這樣描述 劉本琦

 劉本琦,湖北紅安人。生於1968年農曆8月27日(身份證的日子是1969年10月2日)。畢業于軍方的重慶通訊學院。學的是通訊電子技術。在西北邊疆部隊,服役十幾年。

轉業後, 劉本琦被安排在青海省西寧聯通公司。作為一個服役12年的轉業軍官, 劉本琦並不習慣也不喜歡這份職業,他拒絕了被分配,自謀生路,開始新的人生。

在網上, 劉本琦非常活躍,其實他表達的方式非常之少,好少寫文章,主要在各種群裡大膽公開言真相、說常識;總會第一時間打電話問候受難的同仁與他們的家人,打電話責問作惡的員警。

自軍校畢業,從軍十幾年的 劉本琦,主張非暴力不合作,理解並宣導秦永敏先生提出的“全民和解”概念。結果現在被以涉嫌煽動顛覆罪刑拘。


 

2012年11月13日

烏魯木齊網友趙通海成功見到 劉本琦孩子

(維權網資訊員劉飛報導)11月13日上午 10點左右,從烏魯木齊趕到格爾木去探望 劉本琦及其家人的熱心網友趙通海(網名:公平的國際法庭,電話:15099375092)衝破種種阻礙,終於見到 劉本琦的孩子劉佳瑞,並與孩子合影留念。本網資訊員與趙先生聯繫時,他正在火車上,因此暫時沒能拿到合影照片。

趙通海告訴本文資訊員:他是於11月7日到達格爾木的,並於當日到看守所成功給 劉本琦送上錢和衣物。但當地公安拒絕向趙通海提供 劉本琦孩子和妻子的具體情況,以致讓趙先生在格爾木呆了一個星期才完成自己的夙願。

趙通海說:今天他去到 劉本琦居住的居委會去打聽,居委會還是拒絕提供,經過交涉最後居委會主任才告訴他, 劉本琦的孩子在鐵路學校的學前班上學, 趙海通順利的在學校見到了孩子,並在孩子的帶領下找到了他外婆移居的地方。

另外,趙通海還瞭解到: 劉本琦的妻子劉英被關押在西寧女子勞教所,因經費原因,趙通海沒有來得及去探望 劉本琦的妻子,但據他說:劉英的哥哥從格爾木看守所取回好多衣服,都是網友們自發寄的。

據瞭解,趙通海今年二月份因言論曾被行政拘留。在今年六四之前,又因為在網上發言被刑事拘留一個月,在看守所他的代號是100號。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2/11/blog-post_3142.html?spref=tw


 

2012年12月28日星期五

 劉本琦“煽顛”案“退偵”,年後律師才能閱卷

(維權網資訊員林飛報導)異議人士 劉本琦的弟弟易清華致電本網資訊員稱:週三(26日) 劉本琦的律師從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檢察院獲悉, 劉本琦的案子已經退回格爾木公安局補充偵查。

易清華說:律師來了三天,但一直無法見到 劉本琦,起先是到格爾木檢察院訊問,格爾木檢察院說是已經移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檢察院,於是,律師又乘車到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但州檢察院上午沒有接待,說是有事情,下午才接見了律師,但告訴律師案件已經退偵,只有等再次移送回來後才能閱卷了。

 劉本琦律師只好回北京,等下次來在設法見 劉本琦,據易先生說,律師並不知道這次是第幾次退偵,雖然律師交了委託手續,但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和格爾木的檢察院和公安機關,均未通知律師任何情況,所以就 劉本琦案件實在所知不多,具體這是第幾次退偵,什麼時候逮捕的,是哪一級檢察院批准逮捕的,這些情況律師現在都還不知道。

易清華是 劉本琦的養父的兒子,他們從小生活在一起,雖然沒喲血緣關係,但比很多親兄弟更親。

有關劉本奇案詳細報導請點擊本網相關報導:【 劉本琦被以涉嫌“煽顛”刑拘,妻子劉英被勞教,五歲孩子失蹤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2/11/blog-post_8992.html】

易清華電話:13971378615

 

[Visit: 1583]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19 篇

<< 趙慶鄧志波>>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