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宋澤
  宋澤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宋澤 生平 :

2013年7月12日夜在北京失蹤,8月16日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批准逮捕,關押於北京第三看守所。

 宋澤,又名宋光強,80後,大學學歷,因協助 許志永開展新公民運動被捕,家中父母都是生活貧困的農民。


 宋澤本名宋光強,1985年出生於湖北襄陽一個山村,小時侯夢想成為俠客行俠仗義走遍四方,2010年畢業于中南財經政法大學,主修國際政治專業,同時輔修金融學專業,獲得法學和經濟學雙學士。 宋澤因為同情百姓的苦痛,受八九運動的感召,投身公民運動,並成為“公盟”的成員,即陽光憲政社會科學研究中心活動負責人,主要負責給訪民發放衣服及被褥等工作,也參與遭黑監獄關押訪民的關注與救治,最近他還參與救助 陳光誠的侄兒 陳克貴等家人。今年5月初,他因為探訪黑監獄,幫助訪民,被北京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之後轉為監視居住,連律師也不知道他目前的下落。據知情者透露,此次 宋澤被拘留的導火索重要原因就是參與救治 陳克貴家人。
2012年12月4日解除半年的監視居住後,被警方送回父母的家中,但仍被限制言論、行動自由,甚至不允許他接、打電話。

2013年8月20日星期二

 宋澤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逮捕

(維權網資訊員華新報導)6月12日晚上,湖北籍維權人士 宋澤在北京被多名國保抓走,當晚即被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衛分局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刑事拘留,羈押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

 宋澤被抓後,因其親屬都在湖北襄陽老家,加之北京當局故意以郵寄的方式郵遞刑拘通知書令消息滯後,故無法為其聲援及委託律師,後家人收到通知書才委託北京張磊律師介入,外界才得以知道其下落。

7月31日和8月15日張磊律師前後兩次前往第三看守所會見 宋澤。據律師觀察瞭解, 宋澤在看守所精神及身體狀態良好。在看守所 宋澤告訴律師,自去年他被刑拘取保獲釋後行事一直很低調,沒有參與舉牌活動,沒有上街、也沒有在網上發表言論,因此疑惑聚眾一罪從何而來。

8月19日上午10點,張磊律師接到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檢察官電話通知,告知 宋澤(宋光強)“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一案已於8月16日被正式批准逮捕。

張律師表示, 宋澤沒有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的犯罪行為,所以根本沒有犯罪,也不能定其它罪,希望當局能夠依法調查真相,無罪釋放 宋澤

 宋澤,本名宋光強,1986年生,湖北襄陽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雙學士,公盟志願者,參與被遭黑監獄訪民的關注與救治,主要負責給訪民發放衣服及被褥等工作,也曾參與救助 陳光誠的侄兒 陳克貴及家人。2012年5月5日, 宋澤被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羈押在北京豐台區看守所,隨後被以獲取保候審的方式獲釋,獲釋後 宋澤曾被軟禁在湖北老家。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3/08/blog-post_4521.html


2013年7月12日夜,在北京失蹤至今,所有親友都無法與其聯絡。劉衛國律師等人在會見被捕維權人士的過程中,查實到失蹤數日的 許志永的朋友 宋澤先生(維權義工)也被刑拘在了,關在北京第三看守所,陳建剛律師還在北京第三看守所給 宋澤存入了100元生活費。

如果知道每個公民都有發自人性深處的本能的同情心、正義感與責任感之後,我想每個普通的公民腦海裡都會發生有某些變化,會像我一樣深深地印在自己記憶裡,揮之不去:1999年,第一次聽說89年學潮的大屠殺,腦袋懵了一天。我在想我讀大學是為了什麼?-- 宋澤

[最新消息 2013.8.19]
維權網 ‏@weiquanwang  @青石律師 上午,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檢察官電話通知我, 宋澤(宋光強)已於上週五(8月16日)被批准逮捕,罪名是"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


 宋澤監視居住期滿後仍被限制言論、行動自由(圖)

 宋澤(網路圖片)

2012年12月27日(維權網資訊員孫雨報導)湖北襄陽籍維權人士、公盟志願者 宋澤,於今年12月4日解除半年的監視居住後,被警方送回父母的家中,但仍被限制言論、行動自由,甚至不允許他接、打電話。

據 宋澤的父親宋大全先生講,12月4號 宋澤被員警送回家後,警方口頭說一年之內不准離開本省,找工作要提前告訴他們,不能發表言論,不能接聽別人的電話,也不能給別人打電話。這樣的口頭規定為一年,到明年(2013年)12月5號 宋澤才可以離開本省。

 宋澤於5月4日在北京南站救助訪民時,被早已守候在此的警方抓走,分別受到北京市公安局及豐台分局的審訊,隨後被以“尋釁滋事”刑事拘留。37天后, 宋澤失蹤,家人及律師無法獲知他的下落,只知道他被監視居住了。

據本網多方瞭解到的情況, 宋澤被押出豐台看守所後,在被監視居住的半年時間裡,他被羈押在豐台區的某個派出所內,直到12月4日被員警送回家。

 宋澤的父母靠種地為生, 宋澤被送回老家後,父母為他的前途憂心忡忡。 宋澤今年27歲,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畢業,獲法學學士及經濟學學士學位。按當地的習俗,早已到了成家立業的年紀,而 宋澤卻因為關注、幫助弱勢群體維權而不得與外界聯繫,不得隨便離開家。為此, 宋澤的母親憂慮過度,人一天天消瘦,卻又無可奈何。

 宋澤曾在《給公盟的申請書》中寫道:做一個公民太痛苦。我強迫自己好好做一個普通人,只顧著自己過活,但是我發現這好難做到,看見路邊需要幫助的人,如果自己不伸出手去,過後就會很痛苦;看見身邊不平的事情,如果不站出去,就會有一種恥辱感;看見別人能夠對需要幫助的人幫到更多,就會責怪自己太沒有用,不能夠多做些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呢?為什麼做一個普通人,一個無能為力的人,一個隻能夠為自己而活的人,會這麼痛苦呢?後來才知道,這是做為一個最樸素的公民,來自于人性深處的本能的同情心、正義感與責任感的驅使。

然而,在中國,做一個有良知的人,做一個負有社會責任感的人,做一名人權捍衛者,又談何容易!正如梁曉軍律師在《尋找 宋澤》一文中說的那樣:員警肆意違法,公民權利難以依法保障,公民人身隨時有被失蹤的風險,也許是中國公民維權者不得不面對的現狀。



2012年5月15日 星期二

湖北維權人士 宋澤被控“尋釁滋事罪”

(維權網資訊員周月報導)本網通過多方瞭解獲悉,5月4 日下午3點左右,湖北省襄陽維權人士、公盟志願者 宋澤在北京南站等候一位求助者的約見時,被北京公安數位員警強制帶走,隨後 宋澤被押送到右安門派出所進行審訊。員警主要圍繞著以下三點來審問 宋澤:一、來北京市怎樣參與救治訪民工作;二、怎樣救治湖南郴州被黑監獄訪民;三、具體參與公盟的哪些活動及怎樣協助工作等,直到淩晨兩天審訊才結束。5月5日,北京市公安局以“尋釁滋事罪”將 宋澤刑事拘留,目前被羈押在豐台區看守所。

5月14日上午,北京人權律師梁曉軍接到 宋澤父親聘請律師的委託書。當天下午2點,梁曉軍律師來到豐台區看守所提交公函和會見申請書,但是辦案人員不在,其他工作人員回復說,警方要按照慣例履行審批,明日上午再過來。

5月15日上午9點半,梁曉軍律師再次來到豐台區看守所後,獲知辦案單位已經批准律師會見申請。上午10點,梁曉軍見到 宋澤本人,根據他的描述, 宋澤目前精神及身體狀況良好,並希望律師轉告外界,感謝大家的關注。

梁曉軍律師告訴本網資訊員, 宋澤所參與的公益活動都是合法行為,並不構成犯罪,當局應該對這種行為給予鼓勵和宣導,而不是非法打壓。

 宋澤:1986年生,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雙學士,公盟即陽光憲政社會科學研究中心活動負責人,主要負責給訪民發放衣服及被褥等工作,也參與遭黑監獄關押訪民的關注與救治,最近他還參與救助 陳光誠的侄兒 陳克貴等家人。據知情者透露,此次 宋澤被拘留的導火索重要原因就是參與救治 陳克貴家人。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2/05/blog-post_8011.html

[Visit: 1965]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7 篇

<< 李蔚赤贊 Tritsun>>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