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陳克貴
  陳克貴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陳克貴 生平 :

 陳克貴於2012年11月30日被法庭判囚三年零三個月。

陳光福:判決書離實事有多遠?

流氓嘴臉的再次暴露:之所以用“再”字,是因為2006年曾暴露過一次。那是對 陳光誠的所謂公開審判。就 陳克貴案始末,確需還原幾點事實真像。

1 ,緣起:2012年4月20日, 陳光誠從重兵把守的自己家裡冒死突出重圍,後輾轉進入美國大使館。一個星期後,當局發現圍困物件脫逃。這對某些當權者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

2 ,聽來的消息:4月26日中午9點半左右,克貴的母親任宗舉在村口聽到一個陌生人在打電話:'' 光誠家裡只有袁偉靜和老太太,光誠不見了。‘’她把這一消息電話告知正回家途中的我。

3 ,夜半翻牆入室者:盡管如此白天還是相安無事的過去了。夜裡12點左右,照顧發高燒的孫子後,剛息燈躺下的我聽到院外汽車刹車的聲音,敏感的知道將有不速之客到來,迅速起床穿衣。但還是慢了一點,剛穿好褲子的我便被眾多翻牆入室者粗暴的用未來的及穿的褂子包上頭,雙手反剪綁架走了。據說在庭審過程中法庭認可是翻牆進院,大門是從裡面拿開的,又說是屬於個人行為。事實上是從裡面破壞大門門鎖。房門是用力推開的也任可。但需要強調的事實是用腳踹開的。證人王運慶的證言一二分鐘便出來了,從正面證實動作之神速。張健在證詞中講:“向陳光福說明來意,是因 陳光誠以非正常方式進入美國大使館需協助調查”。這純屬鬼話,是人都沒聽到。

事實是:  這第一批人是沂南縣公安局經濟偵查大隊的工作人員,隊長薛克偉在內。但都沒穿制服,沒有認何法律手續。手法:土匪綁架,接下來是長時間的酷刑。

4 ,斬魔之劍 :綁架走了我之後,事隔不久(大約20分鐘後)又有張健帶領眾多帶著洋搞把的不明身份人員闖入我家無任何法律手續便同時對個個屋開始翻箱倒櫃,搜查我家,搶走了家中的現金,手機,通訊錄等一堆物品,並對克貴媽進行毒打,且砸壞了電視機,縫紉機,傢俱,並將多個上鎖的抽屜撬壞。克貴被闖進來的土匪用木棍對他進行 群毆,從裡屋打到外屋,從屋裡打到院子裡,期間數次被打倒,臉上,脖子上,胳膊上,腿上等多處被打傷。克貴向母親呼救,克貴的母親抱住可貴想保護他,克貴說:“媽媽,我都快被人打死了,你還抱著我。”此時,這些毫無人性的暴徒抓住克貴媽媽的頭髮便開始暴打。在這種再不反抗就會被打死的極其危險之時,克貴順手拿起菜刀但並未馬上還手,此時 張建喝令帶來的眾多打手說:“把他控制住!”打手們便蜂擁而上,克貴萬般無奈只好揮刀自衛。但他們的這次打、砸、搶在庭審中被美其名曰‘’找手機‘’。

事實:張健帶人二次侵入住宅是行非法搜查,打砸搶之實。且不說被砸壞的電視機、縫紉機。且看克貴媽媽的創傷性肩周炎,還有被抵抗斷的洋鎬把,克貴身上的多處創傷。也不說我平常使用的兩個手機和克貴媽媽的手機,克貴的手機被搶,單從被撬壞的書桌和本來上鎖的抽屜內的現金、物品、資料都不翼而飛,難道還不是打、砸、搶都占全了嗎? 面對不法侵害,血氣方剛的少俠為了活命,終於亮出了正義之刀。群魔亂舞中擒賊擒王。正當防衛,上天懲惡。抗暴保家,何罪之有? 張建的手機也是此時才掉的,所以 張建說這次來是為了找手機是與事實相悖的謊言。另外,我被酷刑時,沂南縣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局長馬成連曾給我說:“你兒子砍人了。”我問:“在哪裡砍的?”馬說:“在你們屋裡。”我當時就說:“不是在大街上就好。”所有他們的這些罪行,安裝在我家院子西南角的高清攝像頭都應有記錄。

5 ,荒唐的證據:還記得06年 陳光誠案判決書的第9條證據是證人劉長生的證言。他證明看到陳光軍在案發現場砸車,事實是:這一晚劉長生在300多裡外的緇博打工。陳光軍也打工在臨沂。而砸車事實發生在東師古村。對 陳克貴案的證人證言大多是利害關係人,或者說同是侵害者,蛇鼠一窩,例如證人王運慶是雙堠鎮的副書記----。這些人的證言根本不具備法律效力,不值一駁。而任宗舉(克貴的母親,不識字)的證言,則是在:‘’叫你簽你就簽,不簽就讓你死在這裡。反正你沒有人權了‘’的恐嚇之下,違心的按下的手印。就像楊白老的手印也確是他本人的無異。其實,她說:“這都是他們編的,我從未說過這樣的話。”克貴離家後,由身著制服的公安,黨政官員,雇來的流氓所組成的混合編隊第三次闖入我家將正在給孫子喂藥的 陳克貴的媽媽抓著頭髮從床上脫下來進行報復性毆打。此時,克貴媽媽不斷喊: “救命啊,救命啊,打死人了。”瘋狂的暴徒們邊打邊說:“我叫你喊救命,我叫你喊救命……”這喊聲鄰居們都聽到了。所謂克貴的自述不難看出是一點點誘問拼湊的。若克貴所說屬實, 張建不應該只是被砍20餘刀,顯然克貴的供述既不符合實事,也不是本人的意願。這漏洞百出的供述,法院採納且克貴若真的當庭認可,背後隱藏的東西就多了。就拿 陳克貴說“當時 張建和他帶領的人都空著手。”這樣的自述來說就不符合事實。用來打陳可貴的洋鎬把都被打折了, 陳克貴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供述呢?

6 ,公開開庭:庭審中,有媒體打電話問沂南法院 陳克貴案開庭情況,發言人講是公開開庭,歡迎旁聽、採訪。事實:作為 陳克貴父親的我,母親的任宗舉是在中午10點半後聽指定律師透露了下午兩點開庭的消息。便立即趕 往沂南縣法院,1:30到達法院準備旁聽。但宋奎遠律師告訴我:“卷裡你是證人”。我說:“我是克貴的父親,我是要旁聽的。”宋說:“你進不去”。我說: “我要求下看”。但剛走到縣法院大門口,便被眾多便衣警察圍住,我理解的拿出身份證說:“我是克貴的父親,我是來要求旁聽克貴案開庭的。”有兩個官員模樣的人說:“你上這邊等著”。等了半個多小時,除了10多個看守我的便衣沒有見到法院的人。因擔心克貴媽著急,便聽從安排來到法院外馬路對面和克貴媽會和,發現她周圍也有10多個便衣。之後便被控制在國保的車裡,只要我們一下車,便衣們便會說:“下來幹什麼,快上車,快上車……”。就這樣在眾多便衣的圍困之中等了三個多小時,始終沒見法院的人出面。法院對面有肩負使命的上百名便衣警察,就在克貴案子庭審結束後我聽到警笛聲,想抓緊透過車窗玻璃看一看警車上的兒子,但瞬間我們乘坐的國寶車被便衣圍的嚴嚴實實。就這樣庭審結束了,我們也未能 走進法院一步,何來公開,焉有公正? 

據悉,不僅沂南通往法院的路口全都設卡,對行人和車輛進行檢查,就連沂南縣城方圓幾十公里之外的通往沂南縣的路口也設了路卡。對外地車輛進行檢查。當地的相關人士都受到官方“關照”。就連北京的胡佳也從29號晚起被限制出門,直到庭審結束。

7 結論:1 民窟再窮,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2 有言:蛇蠍纏身應還招,我佛慈悲亦懲惡。3我國法律規定:公民住宅受法律保護……

對 陳克貴的審判即是對公平,正義的審判。對 陳克貴的判決即是對法律的踐踏,對人權的蹂躙。它本身彰顯了中國法制的倒退。好在厲史是人民創造的,天地之間有桿秤,那秤砣是老百姓。水能載舟亦覆舟。這樣淺顯的道理,難道只有普通百姓知道嗎?

注解:判決書中的所說聯防隊員就是黨委雇傭的地痞流氓。

2012年12月06日

于山東臨沂沂南縣東師古村

===========

 

 陳克貴手書“認罪伏法不上訴”,家人疑其遭受巨大壓力(圖)

(維權網資訊員歐蕊報導)本網獲悉:12月14日晚23:00時左右,陳光福收到一紙有兒子 陳克貴簽名和按有指紋手印的“認罪、伏判、不上訴,好好改造爭取獎勵”等的文字影本。

據瞭解,12月12日, 陳克貴家人委託的兩位律師和他的父親陳光福一起去沂南縣法院和看守所為他提起上訴,看守所拒絕律師會見 陳克貴確認上訴是他本人意願。

昨天(14日)晚上22:00點多,陳光福接到電話,讓他到所在的東師古村辦公室。約23:00點,沂南縣法院的兩位法官(趙遵濤、來海濱)和3個保安交給陳光福一紙 陳克貴手書並簽名和按手印的“說明”。上書:“我叫 陳克貴,男,漢族,現年33歲。我因犯故意傷害罪於2012年11月30日宣判。12月4日送達判決書。判決我有期徒刑三年零三個月。對上述判決,我從內心認罪伏法。也請我的父母放心,我堅定服從判決,不再上訴。 我等自己的判決生效後,我一定服從監獄部門的管理,好好改造,爭取政府獎勵。早日回家與家人團聚,做一個守法的公民”。

對此,陳光福表示:收到的這份有克貴簽名和手印的文字中,隻字未提家人聘請律師為其上訴的事,可以看出克貴不知實情。

目前正在美國紐約大學學習的 陳光誠表示:侄子 陳克貴“明顯是在強大壓力逼迫下,而且是照著對方稿子抄寫的。根據我在監獄的經歷,可以肯定地這樣說。如果當局對此有異議,就請國際機構來調查。案子如鏡,看清獨裁實質。”

另有消息透露:因 陳克貴的家人委託的幾位律師赴沂南縣為 陳克貴提起上訴,山東地 方政法委緊急組織公、檢、法、司聯合向 陳克貴施壓,逼迫 陳克貴按照他們的口徑抄寫了一份認罪服判不再上訴的聲明,連夜交給 陳克貴的父親陳光福。

 陳克貴正當防衛被判刑從一開始就是徹頭徹尾的冤案,這個冤案向世人昭示“依法治國、依法行政”在臨沂只不過是一句空話,中國司法已經在臨沂提前崩潰!

 

===========

 陳克貴上訴期屆滿法院阻撓申請 

因傷人罪被判監三年幾的山東人士 陳克貴,上訴期週四屆滿,家人為他提出上訴,但法院拒絕受理。家人表示會申訴到底。(姬勵思報導)

 陳光誠侄兒 陳克貴11月30日被判刑後,家人至12月12日才取得判決書。圖為判決書首頁。(照片由陳光福提供)

失明維權人士 陳光誠逃離山東家鄉期間,其侄兒 陳克貴因自衛誤傷搜捕 陳光誠的官員,上月底被法院以“故意傷害罪”判刑3年3個月,當時他在庭上表示不上訴,但家人懷疑他是在受壓,或被矇騙的情況下才作出這個決定。

 陳光誠大哥、 陳克貴父親陳光福,週三在律師陪同下,前往沂南縣法院,以近親的身份,為 陳克貴遞交上訴狀,但法院拒絕接受。律師又曾到看守所要求會見 陳克貴,亦遭拒絕。

陪同陳光福前往的北京律師丁錫奎,對本台粵語組表示,家人有權提出上訴,條件是要取得 陳克貴口頭或書面的同意,因家人無法見到 陳克貴,遂要求法院代為徵詢。丁錫奎說,法院有責任保障家人的上訴權,但法院拒絕。他們遂於週三當日把相關的資料郵寄給法院。

他說:“被告人被判刑,在上訴期內,他的近親屬,如果認為裁決不公,不管本人上不上訴,也可提上訴,但需經被告同意。現在是家人律師都無法見到他,法院有責任。我們要求沂南縣法院,他們認為被告表示不上訴,就不接我們的材料。”

丁錫奎說,家人週三才從法院取得 陳克貴的判決書,按判決書上的日期計算,週四是 陳克貴提出上訴的限期。他相信能在限期內提出上訴的機會很渺茫。但家人可以繼續申訴。

陳光福表示,判決書的內容牽強,多處自相矛盾。他說:“判決書的內容大部份都是顛倒黑白,例如他們說張健等人翻牆進我屋,是要找手機,但是他進來前手機還沒掉,難道他們有先見之明,知道進來後會掉手機,非常荒唐。”

陳光福說,家人堅決為 陳克貴平反,即使無法上訴,亦會繼續循其他途徑討回公道。他說:“以後還要申訴,上訪,還有控訴,還有很多途徑。這是法律賦予我們的權利,我們都要行使。”

山東雙堠鎮政府獲悉 陳光誠逃離山東後,鎮黨委副書記兼鎮長張健,帶同十多名人員,于4月26日深夜闖入 陳光誠大哥陳光福的住所,對其家人進行毆打,並大肆破壞屋內的物品。 陳光誠侄兒 陳克貴因自衛用刀砍傷張健後逃離住所。他其後被以“故意殺人罪”正式逮捕。當局強行指派兩名官方律師為 陳克貴辯護,又拒絕讓家人委託的律師介入。案件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時,罪名更改為“故意傷害”。案件上月30日審結,法官當庭宣判。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hen_kegui-12132012093714.html
 

圖片: 陳光誠和侄子 陳克貴的合影。(網路資料)

 陳克貴被判處三年零三個月有期徒刑

山東省沂南縣人民法院週五開庭審理 陳克貴被控故意傷害罪一案,當地時間傍晚,法庭宣判, 陳克貴被判處三年零三個月有期徒刑。作為父母的陳光福夫婦措手不及,被拒之門外,無法旁聽。

(德國之聲中文網)週五,盲人維權人士 陳光誠的侄子 陳克貴被控故意傷害罪一案閃電開庭。作為被告父母的陳光福夫婦卻被拒之門外,不能在庭審現場旁聽。知名維權人士胡佳北京時間下午17點45分左右在推特上發佈資訊稱, 陳克貴一案庭審已經結束,法庭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零三個月。

據胡佳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提供的資訊,陳家是在距離開庭時間還有四個小時的時候,才從代理律師王海軍那裡得知今天開庭的消息。根據法律規定,法院應該至少提前10天通知被告以及家屬。

兒子受審,父母被拒門外

Chen Guangfu, the eldest brother of blind Chinese activist Chen Guangcheng, recounts in Beijing May 23, 2012 the details of his torture and the authorities' reprisals against his family after Chen Guangcheng's flight last week to the United States. The brother of blind activist Chen Guangcheng has fled his village in northeastern China, evading a security clampdown to seek help from lawyers for his son who has been detained in a case that has become a rallying point among rights activists. Picture taken May 23, 2012. To match Interview CHINA-DISSIDENT/FAMILY REUTERS/David Gray (CHINA - Tags: CIVIL UNREST POLITICS)

 陳光誠大哥陳光福

在抵達法院之後,一些原本與法庭審理並無關係的公安人員出現在門口,將陳光福夫婦阻攔在外,稱他們倆被列為本案的證人,所以不能進去,要在外面等候傳喚。但是截至記者與胡佳通話時,並沒有法庭相關人員前來傳喚陳光福夫婦上庭作證。但即使是要作為證人,法院也沒有提前發出任何的通知。通過這樣一種手段來將作為被告父母的陳光福夫婦拒之門外,但山東沂南縣法院還自稱審理是"公開"的,"歡迎媒體記者採訪",胡佳認為司法機關的這種處理方式簡直就是"荒謬"的。

這一案件顯示,即使在 陳光誠離開中國,遠赴美國留學數月之後,當局對於其親屬的壓力絲毫未減。據維權人士胡佳透露,由於開庭時間是在美國的夜晚, 陳光誠無法第一時間將這一消息通知華盛頓國務院,因此委託胡佳在北京幫忙聯絡美國駐華大使館、歐盟使團以及歐洲國家駐華使館中一直關注 陳光誠以及 陳克貴命運的官員。胡佳說:"就是通過輿論,以及國際社會的外交管道,加大對中國政府的壓力。這個多多少少會給 陳克貴帶來一定的保障,而且當局在判決上肯定會有所顧忌。"

閃電開庭為淡化輿論影響

Blind Chinese dissident Chen Guangcheng speaks at an event on Capitol Hill in Washington, Wednesday, Aug. 1, 2102, hosted by House Speaker John Boehner of Ohio, and House Minority Leader Nancy Pelosi of Calif. From left are, Rep. Christopher Smith, R-N.J., Boehner, Chen Guangcheng, and Rep. Rick Larsen, D-Wash. (Foto:J. Scott Applewhite/AP/dapd)

 陳光誠做客華盛頓

記者還聯繫了 陳克貴家人自己原先聘請的辯護律師丁錫奎的電話,但由於當局通過指定別的律師為 陳克貴辯護,丁錫奎已經被排除在案件的審理過程之外。丁錫奎對德國之聲表示,根據他先前跟陳家的聯繫,以及掌握的材料證據, 陳克貴應該是正當防衛。不過,陳光福夫婦事先對兒子被判刑的結果也有一定的思想準備。目前,丁正在聯繫陳家人,與他們就下一步的打算交流意見。

當局選擇週五這一天作為"突擊開庭"的日子,可謂煞費苦心。今天剛好是 陳光誠和陳光福的父親去世10周年的忌日,作為家中長子的陳光福必須要盡孝道,先去為老父親上墳。同時選擇在星期五下午開庭,臨近週末的時候,媒體曝光的程度又要小於平時。維權人士胡佳還提醒道,年底將至,今天庭審宣判之後, 陳克貴可能不服判決申請上訴,而等到西方國家都在忙著過聖誕度假的當口再進行二審宣佈判決,又會很大程度上減弱國際主流媒體對這一事件的關注度,淡化其影響力。很多人應該都還記得,中國知名異議人士、後來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 劉曉波,就是在2009年的耶誕節被宣判。

http://dw.de/p/16t7g

 

 陳光誠:侄子是自己的替罪羊

流亡美國的中國失明維權人士 陳光誠,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訪問時,批評中國當局將他的侄子 陳克貴定罪判刑,認為侄子是代他受過, 陳光誠認為當局意在懲罰他逃離軟禁並移居美國 。

 陳光誠說,中國當局想讓大家一直心存恐懼。他認為中國處理他的侄子陳可貴案子的方法,實際上只是延續了他的案子。 陳克貴遭判刑,成了他的代罪羊。

他表示,中國當局曾經承諾會保證他家人的安全,以及「針對家人和我在山東遭受的多年不法待遇展開調查。

 陳光誠在遭軟禁家中18個月後,今年 4月底逃離山東臨沂老家,藏身北京美國大使館一周,引爆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的外交風暴,他於5月19日偕妻兒抵達美國,結束了這場紛爭。

目前在紐約大學研究的 陳光誠在昨天的專訪中表示,中國別無選擇,必須改變,但他對當局是否願改變仍持懷疑態度。

據美國有線新聞網報導, 陳克貴的父親, 陳光誠的哥哥陳光福表示,山東省沂南縣人民法院昨天判決, 陳克貴在家中與地方官員衝突時「故意傷人」,判處三年多徒刑。稍早陳光福告訴CNN,「這項判決不公平」,他覺得「非常失望」。他又說, 陳克貴只是自衛,因為當時有人闖進他們家,毆打他們,並想把他們帶走。

 

中國: 陳克貴一案對中國的法制的考驗

允許失明維權者的侄子得以與家人接觸,自主選擇律師

20121015

當地政府用對待 陳光誠同樣的報復心態和對法律的輕蔑來對待 陳克貴。曾譴責當地官員的行為,並承諾針對他們對 陳光誠的侵權問題予以調查 的中央政府,現在應該立即干預並停止對 陳克貴的非法對待。

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

(紐約)-著名失明維權人士 陳光誠侄子 陳克貴一案已由山東省官員移交檢察院,人權觀察組織今天稱,由此可見,儘管在5月份時承諾對這些侵權行為進行調查,但事實上當地官員仍在不斷地對陳家進行迫害。10月12日, 陳克貴的家人才得知山東省沂南縣公安局將 陳克貴的案件移交到檢察院,為指控其“故意傷害罪”打下鋪墊。

2012年4月末有官員半夜破門而入 陳克貴家,陳被指傷害了這些官員。自此, 陳克貴便遭到員警的拘留,並且不被允許與他的家人以及他選擇的辯護律師見面。在他的叔叔大膽從非法軟禁的家中逃離之後,員警對住在同村的 陳克貴家進行了突襲。

 “當地政府用對待 陳光誠同樣的報復心態和對法律的輕蔑來對待 陳克貴,”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說:“曾譴責當地官員的行為,並承諾針對他們對 陳光誠的侵權問題予以調查 的中央政府,現在應該立即干預並停止對 陳克貴的非法對待。”

在4月末, 陳光誠逃離了在家中遭受19個月的非法軟禁。在看守發現他已出逃後,大約20名看守於4月27日清晨時分闖入了在同村居住的 陳克貴的家。據 陳克貴被捕前所述,有一名未著制服的男子在未出示搜查令的情況下上前將他捉拿,這時陳為了自衛而拿起了菜刀。 陳克貴的母親說,在她的兒子砍傷毆打他的人之前,她目睹那名男子毆打他的兒子並且喊著:“把他往死裡打!”

在發生鬥毆之後, 陳克貴打電話向警方自首,但他隨後逃跑了並躲藏了幾日。在此期間,他的母親遭到羈押並被冠以 “藏匿罪犯”的罪名。 陳克貴最終被捕,並於5月9日被正式逮捕。員警將他關押在山東省臨沂市沂南縣拘留所,自此他一直被禁止與外界接觸。

5月18日,警方拒絕 陳克貴家人指定的律師與 陳克貴接觸,堅持稱隸屬於政府的法律援助中心已經為 陳克貴提供了律師。陳父斥責此安排是無法接受的,並擔心兒子在拘留所中已遭受了酷刑虐待。拒絕讓家人指定的律師代表被告的做法與 陳光誠的案子如出一轍,2006年 陳光誠在“故意毀壞財產”和“聚眾阻礙交通”指控的審理中也曾由同一法律援助中心指派律師。結果這些律師證實在他的庭審中並未盡責出力地為陳辯護, 陳光誠被判4年3個月監禁。

根據中國法律,檢察院必須在接受案件的至多一個月半月以內決定是否對該起訴進行審理。檢察院可以拒絕、修改指控、或是將該案送返警方要求進一步調查。儘管最初員警提出的“故意傷害”指控(刑法第234條)在表面上沒有“故意殺人”罪那麼嚴重, 陳克貴和他的家人一直堅稱自己的行為只為了自衛。

 “事實上, 陳克貴現已被剝奪了選擇自己律師的權利,這對他將面對接下來的一系列法律程式而言,並非吉兆,”理查森說。“司法系統對此案進行審理是合法的,但如果該過程中不考慮當地政府長期以來所進行迫害及非法行為,促成該事件的發生,該審理將非常荒謬。”

2012年5月,在 陳光誠逃入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尋求庇護後,美國和中國政府就陳的命運進行談判的時候,中國政府媒體報導稱,山東省臨沂市的地 方政府將對非法軟禁 陳光誠及其親人事件作出調查。後來陳證實一位中央政府特派官員曾向他作出此一承諾。但是時隔5個多月後,目前還沒有任何調查的跡象。沒有任何的公開信息表明有任何涉及非法軟禁的當地官員被撤職或者受到處分。在 陳光誠赴美後,對其家人的限制有所放鬆,但是他們仍受當局監控。

 “ 陳光誠激動人心的出逃讓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於中國如何對待異議人士,這讓中國政府極為難堪,”理查森說。“中國政府不但沒有讓當地政府為他們的非法行為負責,還繼續對陳家進行迫害。”

 

 陳克貴講述“故意傷人事件”真相(圖)

2012-12-04

山東盲人維權人士 陳光誠逃離東師古村又出走美國後七個月, 陳光誠的侄子 陳克貴被山東沂南縣法院以故意傷害罪判處三年三個月徒刑。法院不准 陳克貴的家人聘請的律師為 陳克貴辯護,人們也聽不到 陳克貴怎樣為自己辯護。海外著名中國人權關注人士葛洵,日前向記者傳來一段 陳克貴講話的音訊,人們唯有從這裡聽到 陳克貴講述事件的全過程。

美國三藩市華人葛洵是《自由光誠》博客網站的創辦人。中國還有更多遭受人權迫害的人需要關注,因此近來葛洵將《自由光誠》網站改名為《良心中國》。葛洵傳來的這段音訊,便是《良心中國》的義工編輯雅雪女士錄下的。她與 陳克貴通話的時間是4月26日 陳克貴離家兩小時後。

4月20日, 陳克貴的叔叔、盲人維權人士 陳光誠成功逃離囚禁他的東師古村。

根據 陳克貴講述,4月26日,當地沂南縣中共雙堠鎮黨委副書記張健帶著一幫人翻牆和踹開門強行進入 陳光誠的大哥、 陳克貴的父親陳光福家尋找 陳光誠。這幫人手執鎬把子,肆意打爛陳家的物品,毆打 陳克貴與他的家人。

事件後, 陳克貴逃離家中,打電話報警。此時雅雪接通了 陳克貴的手機。

 陳克貴說:“他們半夜,大約兩小時前,他們翻牆進來、踹門進來,我看見了張健。我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些什麼人,因為他們沒有任何的手續,我帶了兩把菜刀想防衛。不是我先動手,他們上來就要控制住我,我不得不反抗,我怕他們抓住我,打死或者打暈。”

 陳克貴接著說:“我不知道家中會怎麼樣,我爸他年紀大了。我現在很無助。我希望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對法律徹底灰心了。我希望法律能為我合理的辯護,我是正當防衛,我是在我自己的家裡正當防衛。”

 陳克貴表示,他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叔叔 陳光誠了,他並不知道 陳光誠逃離東師古村。

他說:“因為村子裡面沒有人能接觸到 陳光誠。 陳光誠在屋子裡面,院子裡平時坐了很多人。門兩邊都有攝像頭。 陳光誠的事情完全是法律之外運作的,我真想問一下中國到底有沒有法律。”

葛洵在與記者談到這段音訊和 陳克貴被判刑時說:“ 陳克貴是非常典型的正當防衛行為。 陳克貴是 陳光誠出逃事件的受害者,說明政府不僅是迫害 陳光誠本人和直系親屬,而且迫害範圍越來越大。當地作惡的這些人,他們才是應該得到法律制裁的對象,而不是採取正當防衛的 陳克貴。”

事發經過

2012年4月26日大約半夜的時候,當局在發現 陳光誠從監禁的家中逃走之後,沂南縣政府官員和政府雇傭人員20多人,闖入 陳光誠的大哥陳光福( 陳克貴的父親)住宅中,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就開始毆打陳光福夫婦。 陳克貴驚醒後,拿著刀從房間裡走出來,結果遭到毆打。出於純粹的自衛, 陳克貴用刀傷了三位政府人員。這一違法夜闖民宅的行動持續到次日淩晨。目前, 陳克貴被關押在沂南縣看守所。

原始資料:與 陳光誠侄兒陳可貴通話的錄音

今天下午大概一點半左右(北京時間是星期五淩晨1:30左右),我(@yaxuecao)在推上看到一條推,說雙堠鎮鎮長陳健帶一群人闖進 陳光誠大哥的家,帶走了 陳光誠大哥,在試圖抓住大哥的兒子陳可貴時,陳可貴出於自衛,用刀砍了那群人。此時他已報警,正在村外等員警來。那條推提供了陳可貴的手機號碼。

我抓起電話打了那個號碼。我沒指望真的會打通,因為我想員警說不定已經把他帶走了,或者他的線忙。結果居然打通了。以下是他的音訊。 我錄完後,他又說了一會兒,我就又錄了一段,所以有兩個音訊:

第一部分:

http://soundcloud.com/freecgc/2012-04-27-01-yaxue-cao-1-2

第二部分:

http://soundcloud.com/freecgc/2012-04-27-02-yaxue-cao-2-2

可下載,望傳播!

[Visit: 1537]
Tags : 西藏 | | | | |

相關文章: 共 19 篇

<< 陳希同張林>>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