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陳平福
  陳平福 相關圖片
其他人物 :

陳平福 生平 :

 

我一直在思考著,如何才能有尊嚴地活下去。艱難地活著,不僅僅是像豬一樣有吃有喝。我不是豬,我活著,有思考必定會有思想、有表達、有理想、有追求。活著是為了做有意義的事,當然不是下跪和上訪,更不是自焚和麻木。-- 陳平福 

 

劉曉原: 陳平福“煽顛”案撤回起訴

    12月14日上午, 陳平福“煽顛”案在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再次開庭,法院裁定准許蘭州市人民檢察院撤回對 陳平福案起訴。

    蘭州市檢察院在起訴書中指控,2007年7月至2012年3月, 陳平福在網易、搜狐、新浪等多家網站,用博客或微博發表、轉載《向埃及人民學習,我們不想再忍受花言巧語的愚弄》、《不當奴化教育的幫兇》、《中國特色——領導創造思想》、《抗拒民主和法制,全民族都是輸家》、《我在自己的祖國被自己的僕人欺負》等34篇文章。起訴書認為, 陳平福通過互聯網攻擊黨和政府,詆毀、誣衊國家政權與社會主義制度,其行為觸犯了《刑法》相關規定,應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據媒體報導,今年55歲的 陳平福,大學文化程度,甘肅皋蘭縣人。他原是皋蘭縣一家國企學校的數學教師。2005年,他遭遇了一連串的生活打擊。先是企業倒閉導致失業,繼而又生了一場大病,負債累累,孩子又要上大學,生活難以為繼。不得已,他來到省城蘭州,靠拉小提琴賣藝為生,卻多次遭遇當地政府救助站的“驅逐和羞辱”。2012年6月27日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皋蘭縣公安局監視居住。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daf0ea0102e71j.html


 陳平福,男,1957年3月1日出生於甘肅蘭州市皋蘭縣。因企業破產失業,流落街頭拉小提琴賣藝謀生,遭蘭州救助站鐵籠囚車捉拿凌辱,外地打工又遭公安跨省遣返。

這是一個呼籲還 陳平福自由的博客網站。http://free-chenpingfu.blogspot.hk

 

網路連署呼籲書:支持 陳平福 反對文字獄

簽名連結: (谷歌文檔)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viewform?formkey=dFZobnVaSXVRQkZCdGRGQ1JKWURJN0E6MQ

或發電郵至 freechenpingfu@gmail.com

@xiaocao07: 艾曉明工作室博客(4): 網路連署呼籲書:支持 陳平福 反對文字獄


網路消息:甘肅省蘭州市中級法院於9月4日開庭審理了 陳平福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被起訴人 陳平福,失業教師。 陳平福在網易、搜狐、新浪等多家網站上發表和轉載過若干博文,如《向埃及人民學習,我們不想再忍受花言巧語的愚弄》、《不當奴化教育的幫兇》、《中國特色領導創造思想》、《憤怒抗議有關部門剝奪我打工掙錢謀生的權利!》等等。起訴書認為, 陳平福通過互聯網攻擊黨和政府,詆毀、誣衊國家政權與社會主義制度,其行為觸犯了《刑法》相關規定,應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甘肅榮慶律師事務所何輝新律師當庭為 陳平福做無罪辯護。何輝新律師認為,首先,中國《憲法》第35條規定公民“ 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 陳平福在互聯網發表文章,有的是根據自己的遭遇撰寫的,有的是轉載的;其目的不過是為了表達“對現狀不滿,發洩心中的不快”。文中沒有“造謠、誹謗”的內容,他是在履行《憲法》賦予一個公民對政府的監督權。這如何能被認為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其次,政府不等於國家,公民批評政府工作人員、乃至批評政府,不等於要顛覆國家政權。

我們支持何輝新律師所做的 陳平福無罪辯護詞,我們還認為,蘭州檢察院針對一個普通公民行使表達權的行為予以惡意起訴,令人震驚,駭人聽聞。這是一起典型的以言治罪的案例,它對全社會發出了恐怖信號:新的一輪文化大革命、新的一輪文字獄將拿普通公民開刀了。這件事發生在中共十八大召開前夕,尤其具有不平凡的意義。這是公然挑戰憲法賦予公民的神聖權利,也是挑戰即將上任的新一屆中共領導團隊:十八大之後,每一位中國公民的言論自由權將會遭遇何種處境?

回顧歷史,在當代中國,發生過難以計數的以言治罪悲劇。繼反胡風運動之後,1957年的反右派運動,以言治罪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給整個國家和人民帶來深重的災難。1966年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同樣是從以言治罪開始。在今天的互聯網時代,在新媒體和資訊技術得到廣泛應用的中國社會,如果發表和轉載網文即涉嫌犯罪,這在全世界呈現了一個什麼樣的大國形象?又將開啟一個規模何其廣大的政治迫害時代!

儘管主流媒體對這場審判沒有報導,儘管 陳平福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但是,在今天的網路時代,人們追求思想自由的意志勢不可擋,翻越防火牆的能力也空前高漲。 陳平福的名字和思想在網路上迅速傳佈,以至於有線民發出“我們都是 陳平福”的呼喊。蘭州檢察院對 陳平福的起訴書,激起諸多線民的憤怒、抗議和嘲諷。這場審判被認為“代表目前我國司法水準的全面墮落,公訴書狗屁不通”,“再有了判決,中國司法史的最差案件記錄就產生了。“”公訴人滿口‘打江山坐江山’的封建思想,卻硬要將一個苦於生計、街頭賣藝又屢屢被城管和救助站侮辱和收容,一心追求能有尊嚴自由地活下去,渴望這個國家變好且堅信她會變好的患有心臟病的55歲的白髮老人,以顛煽罪送入牢房。”“ 陳平福的命很賤,你就是殺掉他,也不過等於是按死了一隻螞蟻,但這並不能增添蘭州的光榮,恰恰相反。”“其實線民是抓不完的。你可以隨時按死一隻螞蟻,但你能按死所有的螞蟻嗎?”

姑且不論, 陳平福的所謂“有罪”言論,還都是在國內的網站上發表的,這些網站深受中共宣傳部控制。他們對言論進行嚴格篩選,反復過濾。由此倖存下來的 陳平福網文,居然還能成為“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證據;那麼,被這些網站遮罩、刪除的文章、微博,其作者豈非人人當誅! 陳平福有罪,那麼允許他發表文章、開設博客的網站該當何罪?那些網站的負責人,是不是協同犯罪,甚至是罪魁禍首?如此推論,根本應該追究允許互聯網進入中國的那些政府部門,如果沒有互聯網, 陳平福又何從獲取資訊並發表和轉發他人言論?!

如果說,上述推論是荒唐的;那麼,開審線民 陳平福就是一場司法鬧劇,目的是震懾、打壓那些關注現實並提出批評的意見人士。但是,就在此時此刻,互聯網上,海量的資訊在流動;無數線民以博文、微博的形式揭露現實危機,表達反腐訴求,譴責貪官污吏,揭露思想專制,呼喚民主憲政……這一切,不僅是行使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所保障的公民權利,而且是踐行中國政府莊嚴簽署的《世界人權宣言》。在這個具有普世價值的文本上記載著:

第十九條
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第二十七條
(一)人人有權自由參加社會的文化生活,享受藝術,並分享科學進步及其產生的福利。

我們必須行動起來,保衛 陳平福,反對以言治罪。因為,保衛 陳平福就是保衛我們每一位公民的權利,保衛此時此刻正在電腦前點擊鍵盤、移動滑鼠的每一位元線民的權利,保衛人們自由交流的權利,保衛人們自由獲取以及發表資訊的權利。

今天在中國,人們的言論空間比較起反右和文革的黑暗時代已經有了極大的拓展,這是如林昭、遇羅克等無數堅持自由思想者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但是,審判 陳平福,就是扭轉歷史車輪,退向那個並不遙遠的黑暗時代。更何況,在 陳平福之前,已經有了多項惡劣的先例: 譚作人調查川震豆腐渣工程和遇難學生名單被追究網文,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處五年監禁。“福建三線民”為遇難女性發帖鳴冤,被判誹謗罪獲刑;王荔蕻因聲援三線民被判“尋釁滋事”罪入獄。方竹筍、 任建宇因為若干微博言論甚至是在他人漫畫上加評論被勞教。近日來還有 朱承志因拍攝 李旺陽被自殺照片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批捕……

如果我們今天不站出來保衛 陳平福的言論表達權,那我們對自由民主的追求,對現實問題的揭露以及對公共事務的批評意見,同樣會被歪曲和妖魔化;以至於“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會像非典一樣流行開來,成為權勢集團打擊報復的手段,成為對批評者實施政治迫害的工具;文革時代肆意將不同意見者打成反革命的悲劇勢必重演。這是對整個社會肌體的致命打擊,是對公共良知的戕害;在這樣的人權災難面前,我們絕不能沉默。

我們呼籲,所有希望中國走向民主、開放和文化多元性的人們,所有希望我們的下一代不再生活在思想專制中的人們,所有關注中國民主轉型的學者、思想家、人權衛士、網路公民,大家都來參與網路連署,在“支援 陳平福,反對文字獄”的呼籲書上簽上你的名字。

簽名郵箱: freechenpingfu@gmail.com

http://aixiaomingstudio.blogspot.com/2012/09/blog-post_9.html?spref=tw

小提琴街頭賣藝, 陳平福訪談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xnXjoxS24A

[Visit: 1227]
Tags : | | | | |

相關文章: 共 43 篇

<< 陳永洲陳西>>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