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g
石巖
  石巖 相關圖片
其他六四死難者 :

石巖 生平 :

編號 0105 姓名  石巖 性別 男 遇難年齡 27
家庭所在地 遼寧大連市
生前單位、職業 空政文工團演奏員
遇難情況
89.6.4.凌晨,頭部中彈,紅十字會救護車送至北京人民醫院時還沒有停止呼吸,後搶救無效死亡,於八寶山火化。
家庭情況 已婚。妻現已再嫁。石在大連的家中有年老體弱的父母,父,石峰,已退休,母,韓淑香;另有姐妹各一。
地址 大連市沙河口區敦煌路48-2號
郵編 116033電話 0411-4422658(H)
備注 大連市中山區紅星街48號,石晶收

 

105   石巖,男,27歲,遼寧大連人,空政文工團演奏員。6月4日淩晨,頭部中彈,紅十字會救護車送至北京人民醫院時還沒有停止呼吸,終搶救無效死亡,於八寶山火化。已婚,妻現已再嫁。石在大連的家中有年老體弱的父母,父石峰,母韓淑香


石峰、韓淑香的證詞——“六·四”遇難者石岩的父母

石岩:男,1962年8月出生于遼寧大連,遇難時28歲;生前為北京空政歌舞團演奏員;89年6月4日遇難於某一立交橋,頭部太陽穴中彈,右手有扭傷;遺體於八寶山火化。

石岩1978年考入北京解放軍藝術學院,1983年畢業後分配至北京空政歌舞團工作,他的家就住在歌舞團大院內。他89年6月4日遇難時只有28歲。因為我們不在兒子身邊,聽兒媳講:6月3日晚些時候,她發現石岩一直沒有回家,就到處去尋找,後來在北京人民醫院太平間發現了石岩的屍體,是頭部太陽穴中彈,右手有扭傷。當時有一位穿大衣的工作人員,因為有壓力不敢講真話,費了好多口舌,他才講出了一點情況,說石岩是在某一座立交橋上被槍打死的,是紅十字會急救中心給送到醫院太平間的,當時還沒有停止呼吸,後來,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因當時北京滿街都在打槍,是親朋好友冒著生命危險急急忙忙將石岩的屍體送到北京八寶山火化的。

現在家裡只有我們兩個老人相依為命,身邊無子女。我本人是高血壓、心臟病,我老伴股骨骨折,行走不便。十年來我們兩人艱難度日。

石峰、韓淑香  1999.2


遼寧大連──遇難者 石巖

 石巖,  男,  1962年生 , 遼寧大連人  ,畢業於解放軍藝術學院 , 生前在北京空政文工團  大提琴演奏員;  1989年6月4日淩晨頭部中彈,被紅十字會救護車送至北京人民醫院,因傷勢過重,搶救無效身亡,於八寶山火化,年僅27歲。  五年後骨灰送回老家大連,安葬在大連龍山紀念園。
 
「1989年6月4日共產黨一聲槍響,擊碎了這個家庭所有的夢想和希望。先後奪走了老人一雙兒女的寶貴生命。石岩遇難後,拋下新婚燕爾的妻子,他們幸福的生活剛剛開始,便被這無情的槍聲戛然而止。
石峰夫婦老年喪子喪女,兒媳新婚一個月喪夫,這人間悲劇這無情的災難誰能承受得起! 」
 
 
 
父親----石峰  原遼寧省大連市文化局藝術顧問及作曲,現退休;
 
母親----韓淑香  大連市中心醫院外科大夫,現退休;
 
大姐----遼寧省歌劇院大提琴手,現病休;
 
大姐夫----遼寧省國家安全局,離職;
 
二姐----大連外國語學院學生,已故;
 
 石巖1989年5月1日結婚, 妻子在中央電視臺工作。
 
這個家庭是個藝術之家,幸福美滿,令人羨慕。然而六四的一聲槍響,改變了一切。
 
我們到大連安排好住宿,立即和 石巖的母親韓淑香聯系,得知她陪老伴住在大連市中心醫院,便立刻到醫院看望。當我們走進病房,石峰老人昏睡著,手腳口鼻插著各種管子,為防止管子脫落,手腳被帶子固定在病床上。我們看到此景,眼淚不禁奪眶而出。韓大姐拍拍老伴說:老石啊,你睜眼看看是誰來看你了,是從北京來的,是 天安門母親的代表來看你了,這時只見老人家雙眼輕輕地動了一下,他似乎聽見了老伴的話,老韓又重複了兩遍,老人確實聽明白了,身體隨著動了一下,眼睛慢慢睜開,他看見我們極力想說什麽,嘴唇動了幾下,卻說不出來,由於疾病的折磨他已無法用語言表達,此時只見老人淚水順著眼角流了出來,他明白了我們是和他逝去的兒子有關,如同見到久別的親人一樣激動。只有淚水釋放了老人積壓心里多年的苦悶和思念之情。
 
1989年6月4日共產黨一聲槍響,擊碎了這個家庭所有的夢想和希望。先後奪走了老人一雙兒女的寶貴生命。 石巖遇難後,拋下新婚燕爾的妻子,他們幸福的生活剛剛開始,便被這無情的槍聲戛然而止。
 
石峰夫婦老年喪子喪女,兒媳新婚一個月喪夫,這人間悲劇這無情的災難誰能承受得起!
 
 
 
 
 石巖遇難後,這個家庭發生了徹底地改變,厄運接踵而至。當時在北京外國語大學學習的二姐和大姐夫婦共同處理弟弟的後事,面對這悲慘的情景,痛失親人的悲傷,二姐的精神受到嚴重地刺激,後來,又承受不了來自社會的各種壓力和歧視,無法擺脫的殘酷現實,在絕望中結束了年輕的生命,以此了卻人世間的悲涼和煩惱。大姐夫因處理 石巖的後事回來後被單位解職,大姐感到此事對丈夫的影響如此之大,考慮到丈夫的前途,大姐做出了最大犧牲,相濡以沫的夫妻為此而離了婚。幾年後大姐患腦瘤被迫離開了歌劇舞臺。這個家庭由此而變得支離破碎。這殘酷的現實對於一個家庭是多麽沈重地打擊,禍不單行,雪上加霜。老父親在備受折磨和極度痛苦中終於倒下臥床不起。
 
父親年老多病本應是兒女盡孝的時候,但一雙兒女過早地離開人世,唯一的大女兒又患病,這個重擔就落在76歲的老伴肩上。這兩位老人長期在醫院吃住,有家不能回,可想這種生活狀況是多麽艱難,內心是多麽痛苦。凡是有良知的人見到此情此景無不為之動容。
 
老父親長期處於半昏迷狀態。當老伴問他想不想兒子時,他雖輕輕地搖了一下頭,眼淚卻禁不住流下來。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那是他唯一的兒子,白發人送走了黑發人,老人心中的苦悶可想而知。
 
 石巖遇難,孩子們沒有告訴父母,一直隱瞞了五年,怕父母接受不了這殘酷地現實,經不起打擊,便慌稱被單位外派屬軍事秘密。五年來兒子杳無音信父母便產生了懷疑,就給在北京的兒媳打電話詢問,兒媳實在忍不住了,將憋悶在心中多年的苦楚及實情告訴了婆婆。父親得知後,本就內向的老人無法壓抑心中的痛苦,為排解心中的苦悶,經常到海邊去哭訴,在這強大的精神壓力下,病倒了,繼而疾病纏身,直到現在臥床不起。
 
後來在父母的要求下兒媳將 石巖的骨灰送回大連。歷經五年的陰陽之隔, 石巖終於回到父母身邊回到闊別已久的家鄉。
 
第二天我們在 石巖母親陪同下去祭奠 石巖。在他的墓地前我們代表 天安門母親獻上一束鮮花,灑上一瓶清酒,點上一柱菊香,寄托我們的哀思,願長眠在此的 石巖安息吧,你的父母為你而堅強地活著,雖然絕望在逼近,但是還有一絲希望在前方,等待昭血的那一天,含笑九泉。
 
回到北京後一直牽掛石峰的身體狀況,得知石峰老人仍在住院,可喜的是神智較前有所清醒。因為老人心中有期盼,祈願這位老人早日康複,保佑他能等到兒子伸冤的那一天。
 
六四大屠殺已近25年,父母雙方單位一直都不知實情,只知道 石巖在國外,父母不是不想說,只是因為社會壓力和岐視,兩位老人已經沒有能力再承擔這些了。只有將思念 痛苦 壓力 及一絲希望深深地埋在心底。這就是六四難屬的現狀。
 
通過這次探訪,這個家庭的情況64前後反差極大,每當想起都令人窒息,心情無法平靜。兩位老人相依相伴苦度余生,在風燭殘年中等待,等待那一絲希望的到來。
 
這個家庭的遭遇令人難忘,難屬的現狀令人擔憂。
[Visit: 1625]
Tags : 六四亡靈 | 天安門母親 | | | |

相關文章: 共 0 篇

<< 田道明任文聯>>
© 2012 64wiki 支持我們 | 關於我們 | 聯絡我們